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魔法朋克 > 第八十三章 为所欲为
    帝云归看着她:“你先说说自己是什么意思?”

    椒月曾经说过,莉薇尔是她在演艺事业上的学姐与前辈,而此刻,莉薇尔则充分展示了自己这方面的惊人业绩。

    这位先前风情万种非凡迷人的大美女在被椒月毫不留情曝光她是银样镴枪头之后,此刻她果断转换形象,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可是能够有效抵制美女的诱惑的方法,最有效的莫过于自己比对面的美女都要好看。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本少爷照镜子都能把自己美得窒息,还看得上你们这些胭脂俗粉?

    所以帝云归丝毫不吃她这一套。

    莉薇尔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眨的就好像是受惊的小鹿:“这个,我的那点不成熟的小意思,我想我即使不说,云兄你也肯定清楚。”

    帝云归叹了口气,让开一步:“我很纳闷你怎么会沾上这么一个牛皮糖。”

    轩一也叹了口气:“我也很纳闷。”

    这样说着,轩一看向对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叶雅的赌约已经奏效了。”

    是的,叶雅成功用自己的一个承诺为赌注,赌回来了轩一的那一天的为所欲为的时间。

    “是啊,我也很信守诺言的啊。”莉薇尔爽快说道,然后她默默伸出食指在心口上点了点啊,就好像是一个告白前的羞涩少女。

    “我只是,我只是。”

    少女的声音怯懦而绵软,让人听着就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

    “我只是看着兰夜行公主抱你,感觉超羡慕。”

    “能不能让我这样抱你一下下。”

    “作为交换,我可以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对我为所欲为。”

    小姐姐,我怎么感觉怎么都是你赚啊。

    轩一默默想到,然后摇了摇头:“如果哪天我在受伤连战都站不起来,你在考虑这件事情好了。”

    “你真的对我这个提议不感兴趣吗?”莉薇尔感到不可思议:“不是说青春期男生都是充满X苦闷的吗?我这种条件你都不感兴趣吗?”

    “你没听到椒月那个小妖精说吗?”

    “我还是X女好吧。”

    “你怎么都不会吃亏好吧。”

    “你该不是传说中的青春期X冷淡吧!”

    你一定不会想到其实那天夜里椒月所扮演的钱樱就睡在我身边,我都没动过心。

    我们之前还亲过嘴儿呢。

    再往后,那天夜里我抱着叶雅走了一百多里路,最后和一个昏睡的美少女睡在一个房间里,她还让我给她解衣服。

    我给你说,叶雅的锁骨,那个PRPRPRRPRPR。

    我也没动心好吧。

    当然,说不动心是假的,即使以轩一这样的魔崽子的标准来评价,轩一也是动过心的。

    但是正因为动过心,他才会给予慎重。

    虽然说对于少年而言,他其实连不作恶这条最基本的道德准则都不能满足。

    但是——不作不必要的恶这一点,轩一却始终坚持。

    纵然是五十步笑百步。

    但终究我没有跑那最后的五十步。

    轩一只能再度摇头。

    他其实对莉薇尔没有太多恶感,即使是在椒月惊天大爆料之前,他对莉薇尔也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如果她是敌人,那么轩一会想方设法地将其杀死,一枪将其射一个透心凉。

    但如果是盟友的话,轩一也会愿意和她并肩作战。

    因为所有人中,只有轩一最清楚莉薇尔的定位,与其说她是所谓的情报贩子,摇摆人。

    其实叫她雇佣兵最合适不过。

    只为利益和自己的愉悦而行动。

    其实如果是旁时,轩一其实并不介意和莉薇尔随行,毕竟很多时候,他和莉薇尔的相似度要远大于和叶雅的,和莉薇尔相处其实才更有所谓队友的感觉。

    只是现在不行。

    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太过薄弱,对于叶雅轩一可以将自己最脆弱的那一面展现给对方,因为叶雅已经证明过她有多么值得信赖,但是莉薇尔不行。

    这是去争夺一方镇守的道路,莉薇尔虽然自称对镇守不感兴趣,但是当镇守兵器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谁能担保自己能够克制住这种欲望?

    唯一能克制的就是绝对的实力,如同艾玛·克劳夫特,椒月,或者星九那样的实力。

    而即使是椒月,当时他不一样也蠢蠢欲动了吗?

    所以轩一无法信任对方,也根本不会相信她口口声声所说的喜欢。

    喜欢这种情感,是最虚无缥缈也最容易背叛的东西了。

    莉薇尔惨然点了点头,失魂落魄地转身一步一步离开,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失恋之后还被狗熊擦过屁股变成灰色的小白兔。

    她一步一步走开,可是一直走到身影消失在森林遮蔽的尽头,她也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挽留。

    轩一望着她消失的方向,看着帝云归:“请你帮个忙好吧?”

    帝云归点了点头:“我知道是什么忙。”

    “那多谢了。”轩一道谢道。

    帝云归笑了笑,然后伸手。

    轩一静静和这个丰神如玉俊美如女子的家伙握手。

    对方的手温暖而坚硬。

    并不像猴子那样是毛茸茸的手。

    “如果可以的话。”帝云归说道:“我真希望你这种家伙能多活一段时间。”

    “我也很想。”轩一点头说道。

    然后帝云归转身向着莉薇尔方才走去的方向而去,边走边抬手一样。

    一道白色的云气如同长鞭一样甩出。

    就好像在驱赶羊群。

    在下一瞬间,莉薇尔的声音焦躁响起:“你就不能当做我不存在,让我安心地尾行吗?”

    果然——椒月从莉薇尔那里学过表演。

    轩一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去。

    他与帝云归一左一右。

    一南一北。

    他向北,一路向北。

    这片土地重归寂静,只有虫鸟的啁啾。

    当一切再寂静下来的时候,有人按住了那头死去的巨熊的头颅。

    她慢慢念动往生咒,然后便有无尽的光华从巨熊身上升起。

    往生咒是净化肉体,解脱灵魂的咒语,也能为杀人者净化杀人纠缠的业力。

    蓝发的少女看着巨熊一点点燃烧殆尽为雪白的火焰,连灰烬都不曾留下,方才虚弱地笑了笑。

    然后她重新披上那件隐形的斗篷,向着轩一离开的方向慢慢漂浮而去。

    “你不知道吗?”

    叶雅静静在心中轻语。

    “我可是曾经。”

    “最肆意妄为,无法无天的九公主。”

    “的继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