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鬼哭狼嚎
    刀,被拔了出来。血,也从伤口处飚了出来。采薇满脸染血,双手骨节惨白,伏低身体,惊慌不已的看向窗口。

    砰!

    木门仿佛被巨力击中,重重的颤了一下。鬼哭又一次刺出手中长刀,一头野狼再次被隔着门刺穿。

    血腥味,在小木屋中弥漫。鬼哭的脸上,一根木刺扎进脸颊中,鲜血渗透,划过脸颊,到了嘴角。他舔了一下嘴唇,满口的血腥味,脸颊蠕动,用力的磨着白森森的牙。

    “哗啦”一声,地板被一颗硕大的狼头撞破,它张着血盆大口,疯狂的朝着里面咬了进来。

    采薇一声尖叫,跳了过去,双手高举宽刃短刀,用力劈下。

    鲜血喷溅,她用力的拔出了卡在狼头中的刀,双眼泪花闪动,脸上还带着温度的鲜血滑过光滑的脸蛋,到了尖尖的下巴,一滴滴的滴落下来。

    狼眼中的疯狂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硕大的狼头顺着破洞处,滑到了地板下面,消失不见。

    鬼哭看了一下地板上的破洞,低喝一声:“让开!”

    采薇连忙退开,疯婆子更是蜷缩成了一团,努力的将自己塞到墙角。

    鬼哭一把抓住了床,将床掀翻,盖住了地板上的破洞。

    又有一头狼企图从窗口扑进来,就在它到窗口处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双惊慌犹如小鹿般的眼睛。

    硕大的狼头,张大了嘴,从窗口处探了进来。然后,被一把宽刃短刀一刀砍进了脑门。

    采薇整个人已经红了,她抽泣着拔出了刀,而这头可怜的野狼,在窗外跌落在地。

    呜呜的风声再一次传入耳中,鬼哭一把拽过采薇,一支狼牙箭和采薇擦身而过。

    砰!

    门被撞开了,一头凶悍的饿狼扑了进来,一脚踩到了躺在地上装作自己是一个裤腰带的大嘴。

    大嘴猛的扭动着抬起身来,一圈一圈的缠绕住了饿狼的一双前腿。饿狼刚刚做出一个扑的姿态,然后就摔倒在地,被一把宽刃短刀砍破了脑壳。

    一群野狼扑向了门口,一双双血盆大口,从门口处探了进来。鬼哭一把掀起了桌子,凶悍的砸向门口。

    轰!

    门口破碎,一片碎木纷飞中,一群野狼凌空飞舞,浑身是血的摔倒在一片青翠的草地中。

    一只野狼顶着纷飞的木头扑了过去,背一把长刀从中一分为二。

    大片大片的血液喷溅出来,凌空炸成一片朦胧血雾。

    鬼哭半跪在地,胸前急促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贪婪的嗅着血雾,眼中血光不断闪烁,满脸都是挣扎。

    他突然发出一声闷雷般的咆哮,一群围着木屋的野狼顿时被吓得屎尿齐流,夹起了尾巴哀嚎着惊慌逃窜。

    屋中,采薇三人如遭雷击,脸色一片煞白,浑身紧绷,不能动弹。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从白狼将军体内传出,他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一片小木屋,看着那一群被吓得屁滚尿流的野狼,不由得舔了舔嘴唇,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然后,收回了弓,缓缓的拔出了刀。

    屋中,灶里的火,还在徐徐燃烧。

    采薇三人,脸颊缓缓的恢复了血色。

    鬼哭深深的吸了一口夜色中的凉气,猩红的双眸愈加浓烈。他不敢回头,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些野狼身上。

    野狼们在五丈开外徘徊,当鬼哭的眼神横扫过来的时候,它们纷纷扭过头去,避开和鬼哭直接对视。

    鬼哭踹开狼尸,一步一步从木梯上走了下来,越过狼群,看向远方的白狼将军。然后,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白狼将军。

    前方的野狼,不敢阻挡,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也有狡猾的野狼,偷偷的绕到了鬼哭后面,蹑手蹑脚的爬向了木屋。

    采薇双手紧握短刀,看着那些野狼,惊慌的眼中闪过决然。

    眼看,这些野狼就要摸进来了。原本一直缩在墙角的疯婆子突然出现在了门口。看到门口的疯婆子,野狼们一步步的退却了。

    白狼将军双脚一夹,胯下白狼缓缓的迈开了步子。

    鬼哭看着缓缓而来的白狼将军,摆好了架势,等待着他的前来。

    白狼速度一点点的加快,到了鬼哭面前的时候,就已经由原来的悠闲散步变成了快步急奔。

    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一条摇拽的刀光被拖得老长。

    叮!

    几点火星在半空炸开,鬼哭的肩头,衣袍破开了一条口子,有鲜血飞溅而出。

    白狼跑动了起来,悄无声息,却速度飞快。

    白狼将军坐在白狼背上,甩掉了战刀刀口上的血迹,注视着鬼哭,寻找着破绽。

    鬼哭呼吸急促了几分,眼中猩红更甚。

    白狼将军骑在白狼身上,借着白狼的速度,四处游走,飘忽不定。就在他一晃而过的时候,猛然间突然发动攻击,巨大的白狼一扑而至。

    原本站在原地的鬼哭,五官突然模糊,变成了一片黑影,被巨大的白狼扑成碎片。

    而鬼哭本身,出现在一步之外。

    鬼影步!!!

    狼背上的白狼将军,高举战刀,发出呜呜的呼啸。

    一道短促的白光,仿若反射的月光的秋水。一道洪亮的白光,却仿佛挂在天边的弦月。

    两道血花飞溅,相互平行,几乎同时在刀光上绽放。

    两道身影,交错而过,相互背对而停。

    飘落在半空的鲜血洒落,在地上却汇聚在了一起。

    几片零星的甲片落地,鬼哭发出一声闷哼,耳中传来冤魂的一片惨叫。在他的胸口,冤魂铁甲被劈开,扭曲的甲片颤颤巍巍的挂在上面,中间破开一条大口,露出了里面血肉翻卷的伤口。

    白狼皮毛抖动,一条笔直的血线出现在它身上。从它腹部右侧下方,一直拖到了后大腿。伤口不深,却很长。附着在上面的妖气,尤其难缠。

    白狼尝试着挪动了一下步伐,就不得不将右后腿抬起,难以再次跑动。

    鬼哭深吸了几口气,伤口蠕动,然后紧紧的压在了一起,流血止住。

    而那头白狼,伤口虽小,却血流不止,那些留下来的血,此刻已经在地上形成了一滩。

    鬼哭缓缓的回过身,甲片摩擦,沙沙作响。

    白狼将军下了狼背,拍了拍白狼的脖子,然后手掌拂过白狼的伤口,顿时,不断喷涌的血液喷血量少了许多。然后,他提着刀看向鬼哭。

    猩红与惨绿,四目相对,鬼哭露出了嗜血的微笑,白狼将军露出了兴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