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巨型山精
    清晨,有雾。

    雾大,三步之外,一片茫茫。

    鬼哭等一行三人,行走于此。林中有露水,颗颗滴落,清脆有声。空气微微冷冽,带着丝丝寒气,吸入鼻中,顿时困意仿佛冰雪消融。

    铃铛轻摇,一声声悠悠铃声荡漾开去。

    在林中,一只高大如熊的巨型山精用力的抽着鼻子,看向路上晃动人影轮廓,眼中露出贪婪。

    一声声仿佛猿啼狼叫的嚎叫声此起彼伏,叽哩呱啦的杂音夹杂在其中。

    生锈的镰刀,断柄的锄头,削尖的木棍,一群半人高的山精叽叽喳喳的叫着,在大王的一声声催促下,双眼通红的拿着这些杂七杂八的武器一拥而上。

    一声声嘈杂的呐喊声中,一群小矮子脸上挂着小丑一般怪异的笑冲浓雾中冲了出来。

    很突兀,但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面露惊讶。当鬼哭的铃铛响起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看着冲出来的小矮子山精,采薇松了一口气。她每一次面对那些妖怪的时候,总是吃亏,只有遇到山精的时候例外。

    这些小矮子,妖气稀薄,体型瘦小,力量欠缺,虽然有妖气相辅,但依旧是弱鸡,一个农民可以打三个一点也不夸张。

    采薇拔出了青锋剑,然后,这群小矮子山精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脸色大变,那时刻挂着的怪异笑容变成了恐惧的表情。

    他们看到了,一个和他们大王一样大的家伙,扛着一根又黑又长的大铁棒,站在那里,就像一尊山岳。

    山精们手忙脚乱的刹住了车,然后又被身后的推了个踉跄,被逼着前行。

    一道黑影冲了出去,瞬间到了一群山精面前。

    这是鬼哭,他正巧需要陪练,这些家伙就自己冲出来了。

    长刀出鞘,雪亮的刀光切开重重浓雾。

    下一刻,刀光一顿,鬼哭大步前行。

    然后,血光冲天,炸出一片朦胧血雾,与白色的浓雾交织在了一起。一同冲天而起的,还有凌厉的妖气。

    一声声凄厉的叫喊响了起来,后面的山精听到了前方撕心裂肺的叫喊,原本就胆小的他们顿时被吓到了,因为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惧更增几分。

    然后,这群数量数百的山精士气崩溃,四散而逃。

    巨型山精发出沉闷的咆哮,迈开腿来,向前挤去,将脚下混乱的山精踢得四处乱飞。

    接着,他就看到了一个朝这边疾奔而来的身影。

    手中,成人胳膊粗的木棍呼啸而起,在上面,一颗颗野兽的牙齿镶嵌,这是一根真·狼牙棒。

    鬼哭感受到了呼啸的风声,刹那间,脸上一片微微刺痛。他猛的低头,然后就感觉一个粗大的东西呼啸而过。

    长发乱舞,带起束在头上的布条。

    看不清对手更进一步的动作,也不清楚对手具体的身高,鬼哭只能凭经验本能出手,一刀划过。

    紧接着,他眉头一皱,抽身飞退。

    刀尖划破肚皮,巨型山精只感觉肚子一凉,低下头来,肚皮上出现了一条血线。

    然后,皮肉翻卷,露出了里面厚厚的脂肪。

    他脸上那怪异的笑容渐渐消失,又惊又怒,大步朝着飞退的鬼哭追了过去,嘴里还发出一声又一声意义不明的吼叫声。

    轰!

    胳膊粗的狼牙棒砸在鬼哭脚尖前的地上,地面泥土翻滚,风声呼啸,数片枯叶飞舞。

    鬼哭后退的身形猛的一顿,像一支利箭,猛然前冲。

    巨型山精只看到眼前人影一闪,鬼哭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慌乱的扭头寻找,眼角的余光看到,鬼哭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双方错身而过,巨型山精大腿血花绽放。

    他皮糙肉厚,这点伤还能扛住,笨拙的转过身。鬼哭回头,侧耳倾听。

    四周显得有些安静,只有一声声悠扬的铃声在此回荡。

    巨型山精单手举起了狼牙棒,下一刻,腹部的伤口和大腿的伤口同时炸开,血雾朦胧。他惨叫一声,半跪在地。高举的胳膊,也垂落下来。

    山精,一个古怪的种族。他们每个成员,都是妖,都拥有妖气,可以说是天生的妖怪。按照常理来说,他们的血脉绝不简单,但他们的上限和下限,都低的可怜。

    这巨型山精,就象征着山精的上限,可其实力,空手的情况下居然也就和普通的熊差不多。

    而其妖气,也就只能把和他体型悬殊的普通人吓一跳,把小孩吓哭,不过具体起效用的是他们本身那可怖的面容还是妖气,那就说不清了。更多的,还是用来震慑自家小弟。除此之外,再无他用,更不用说像鬼哭一样用来辅助进攻了。反倒是一些体型很小的山精在妖气应用上更有天赋,比如说用于逃跑。

    伤口,因为附着在上面的妖气爆发,被大面积撕裂。血液,更加汹涌的喷涌而出。

    巨型山精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缓缓靠近的鬼哭,双手撑地,单脚发力,发出最后绝死一击。

    然后,他真的死了。

    沉重的身躯,重重的砸在地上。一条巨大的伤,几乎贯穿了他的身躯。

    血液、内脏一同喷出,浓烈的血腥味,让原本惊慌不已的山精们更加恐惧,慌乱逃窜,一溜烟就纷纷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片沙沙的树叶摩擦声。

    鬼哭抬起了手,摸了一下肩头。

    一道巨大的伤口出现在了这里,刚才,巨型山精的一扑,他没能完全躲过去。

    而他脸上的布条,也被那个山精的指甲勾走,一双眼睛,又重新见到了天日。

    因为眼睛过于狭窄,对于突然的明亮,他没有什么太多的不适。

    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血。

    青筋暴起,皮肤泛红,口中发干,心脏砰砰直跳。眼珠上,眼皮下,一根根血丝交错相连,很是狰狞。

    鬼哭连忙闭上了眼睛,遮住了眼中血光。喘着粗气,把刀夹在腋下,迅速的摸出了一包花生,打开,将一把花生塞进嘴里,咔嚓咬碎,用力的咀嚼着,止住了牙痒。

    他一边吃着一边摸黑前行,靠着记忆,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嗅着熟悉的味道,他嘴角微微翘起,不过,总感觉有些不对,怎么安静的这么过分。

    他连忙睁开了眼,然后,他看到了巍然而立的猛虎道人。

    此时此刻,他头顶的斗笠已经不翼而飞,一张脸上,满是恐惧。大颗大颗的汗水滴落,将皮毛湿透。

    而采薇,也如临大敌,双目直勾勾的看向前方。

    鬼哭吸了一口凉气,此时此刻,铃声已经停止,但他们依旧这样,难道,有某个强大的对手甚至强大到了让铃铛根本无法察觉。

    鬼哭觉得脖子有些僵硬,一下一下的扭过头来,然后,他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