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六章 剑破石碑
    映入眼前的,是一块石碑。

    高七尺,宽五尺,厚一尺。通体漆黑,微微透的金属光泽。

    在上面,纵横交错上百道剑痕,或凌厉或粗犷,密密麻麻,犹如蛛网。

    吴姓老者拔出剑来,剑刃凹凸不平,剑尖几乎被磨平,可剑身依旧雪白,同时还给人一种古怪的凌厉之感。

    只见他挥手一剑,在地面画出一条笔直的直线,鼓起的劲风卷起积雪,这些积雪翻腾的落入山崖,露出了下面青黑的地面,却是一块石台。

    原来,这块石碑镶嵌在这小小的石台上,石台很小,方圆不过五尺。而且石台又立于悬崖边,一不小心,从石台落下,那就是当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这里的风尤其的大,卷起漫天之雪,忽左忽右扑打过来,扯起了吴姓老者满头的灰白长发,疯狂乱舞。

    “丫头,上来试试!”

    吴姓老者的声音穿透了呜呜的狂风,传入采薇的耳中。

    “啊!”采薇双眼睛盯着这小小的石台,眼皮狂跳。

    “光感悟不动手怎么行,上来试试,用剑击这石碑。”

    “我……”采薇小脸发白,一咬牙,挪动的步子小心翼翼的朝着那边走去。

    两人错身而过,吴姓老者低沉的声音在采薇耳中响起:“这石碑,有一处弱点。”

    采薇站在了石台上,这一站上去,便立刻发觉了不对劲。

    这石台,滑的吓人,就像是踩在冰面上一样,连站着都困难。而周围狂风摇拽,更是不敢提气轻身,生怕一个重心不稳就被吹翻下去。

    同时,这冰冷的狂风刀子般击打着她的脸颊,让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胸口也变得沉闷,呼吸急促,更别提找出石碑的弱点了。

    采薇站在上面,过了几个呼吸,别说拔剑击石,就连站都站不直。

    “丫头……”鬼哭刚要提醒,就被吴姓老者制止。

    吴姓老者道:“我的剑,不仅能开山裂石,击杀妖怪,还能斩破心魔。关键的是,这一剑,得靠自己。”

    心魔,两个字沉甸甸的压在鬼哭心头。

    采薇这一路,面对了太多不应该是她面对的敌人,导致她的心魔开始蠢蠢欲动。若是因为心魔而得道,那么她的身躯将会被心魔所占,成为妖魔,到时候,问题可就大了。

    采薇在石台上挣扎,她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可心中的恐惧,犹如一座大山,死死地压住了她,让她挪不开脚,直不起身,拔不出剑。

    泪水,从眼角滑落。

    我可真没用,她心中不甘。

    同时,一个声音响起。

    是啊!你真没用,注定追不上他的背影。既然你这么没用,不如交给我吧!让我来。你我本是一体,等我追上了他的脚步,我们和他一起浪迹天涯,嘻嘻嘻……

    采薇,本来心动了。

    是啊,自己不行,交给她的话,她肯定能行。可是,一想到她要跟鬼大哥在一起,采薇心中的火焰又开始涌动。

    哪怕她就是另一个自己,也绝对不行!!!

    又是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一股无形的力量,挣脱了束缚。

    “啊!”

    她一声轻喝,挥出了一剑,在黝黑的石碑上,划出一条白线,擦出一流火花。

    这一剑的姿态很别扭,连尚未学剑的外行都不如。可是这一剑,却击破心中的束缚。心魔发出不甘的惨叫,潜伏下去。

    一股狂风突来,采薇脚下打滑。

    鬼哭心头一惊,刚要上前,却被吴姓老者按住:“等等……”

    采薇以手撑地,在边缘处,以半跪的姿态停了下来。

    她抬起了头,重新站起,身躯笔直,就犹如一柄出鞘利剑。

    吴姓老者的大笑:“剑胚半成。”

    只等她击破石碑,便是剑胚大成之时。

    采薇垂下眼眸,眼皮挡住风雪。近在眼前的石碑不甚清楚,上面的剑痕也恍恍惚惚。

    她深吸一口凉气,阴凉刺骨,在体内炸开,鼻头发红,忍不住又落下了一滴泪。

    然后,出剑。

    叮!

    石碑上一朵火花溅起,采薇脚下一个趔趄,身躯一晃,差一点又一次摔倒。

    她抬起手,抹掉了脸上冰冷的泪水,缓缓收剑回鞘,做出了一个拔剑式的姿态。

    鬼哭努力的瞪大了眼睛,将眼睛撑大了那么一丝,仔仔细细的观察的采薇。

    刚见面时,采薇还是一个稚嫩的女孩。

    后来,这一路走来,变成了一个努力长大的女孩。

    到了现在,看着她一点点蜕变。鬼哭有一点预感,当她彻底击碎那块石碑的时候,就是她长大的时候。她将变得独立,不再小鸟依人,不再要自己张开双翼悉心照料保护,帮她挡风遮雨。

    莫名的,心里酸酸的。但脸上,忍不住展露笑容。

    “呛”的一声,利剑出鞘,笔直的刺在石碑上。没有火花绽放,只是剑尖微微的刺进去了一点。

    这一剑很快,非常标准的一记拔剑直刺。采薇的手很稳,缓缓的退后一步,又一次收剑回鞘。

    尽管这一记直刺无功而返,可看着采薇的一举一动,鬼哭和吴姓老者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慈父般的笑容。

    伴随着采薇一记又一记的直刺,两人的笑容也越来越夸张。

    采薇的剑越来越快,手越来越稳,出手越来越果断,双眸也越来越明亮。

    第三十四次直刺过后,她猛的停了下来,闭上的双眸,静静回忆着每一次直刺的手感,回忆的每一次那石碑传来的微弱反馈,思考着其中的区别。

    风越来越急,被卷起的雪越来越浓,采薇的风情若隐若现。

    猛然间,她动了。

    睁眼,拔剑,呛!!!

    长剑嗡鸣,余音不绝。

    笔直的剑身没入石碑,不在锋利的剑从石碑后面透出。

    一剑,贯穿!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伴随着一道道裂缝扩散,整个石碑顿时轰然破碎。

    原来如此!

    采薇终于知道传说中的那位吴姓剑客,是如何硬生生的在大山之中开出一条道的了。

    就在此刻,变故突生。

    大地晃动,积雪崩塌。大片大片的裂缝在脚下蔓延,整个石台,一股巨力掀飞出去。

    采薇一声惊呼,大黑马腾空而起接住了她。紧跟着,头顶一暗,翻腾的石台朝着采薇和大黑马就砸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