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十章 李玉曰鬼
    “妹子叫啥名?”杨老五嘿嘿笑道。

    “林采薇。”采薇红着脸答道。

    “好名字啊,一听就有文化,不像我,叫……”说到这里,杨老五卡壳了,被人叫了一辈子的杨老五,所以,我叫啥来着?

    杨老五懵逼了,他问鬼哭:“安小子,我叫啥来着?”

    鬼哭也有些懵逼:“不是叫五叔吗?”

    “p的个五叔,我是我的本名。”

    “你不知道?”

    “忘了。”

    叔侄俩面面相觑,采薇通知一声笑了,大黑马也发出嘲笑的嘶鸣,大嘴从行李箱中探出头来,好奇的观望。

    “不扯了。”杨老五有些沮丧:“我听有人说,你现在牛逼大发了,还改了个名字叫鬼哭,是不是有这回事?”

    “是。”

    “为啥改名啊?”

    “杨安这名不吉利。”

    “怎么不吉利。”

    “死了爹娘,死了老婆,自个儿还差点死了,五叔,你说吉不吉利。”

    杨老五点头:“确实不吉利。”

    若是别的地方,改个名字,那就是天大的事,更别提连姓也一同改了。但在这里,根本不是多大的事。

    这里走出太多太多大侠了,有很多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别说改了姓名,就是改头换面的都有,也不差鬼哭一个。

    “对了,光顾着说话了,还没料理这五个家伙呢。”

    一扭头,五个强盗已经晕了,看到鬼哭和采薇后吓晕的。

    还记得那一天,大雪纷飞。他们一群兄弟走的那一条道半天没人过,冻的不行,去那废弃的庙里歇歇脚,结果就撞见了鬼哭和采薇。

    老大见到采薇,惊为天人,就要动手。然后,采薇拔剑了。

    采薇的剑术还有很多缺点,最大的缺点就是身体跟不上,导致很多技巧施展不出。但对付一群半耕半盗的喽罗,却已经足够。

    一人一剑,瞬间就倒下了三个,其中一个就是冲的最快的老大。

    然后,20多个强盗哭喊连天,被因为他们的话而恼羞成怒的采薇追杀了七八里路,最终只剩他们五个逃出生天。

    没想到,却在这里撞见。

    于是,一个二个全被吓晕了过去。

    “哎呀,都晕了?不过也好,免得挣扎。”说着,杨老五抬起头来:“安小子,帮个忙呗。”

    两个,被杨老五挑着,三个,到了马背。至于柴火,被扔到了路边,区区柴火,哪有这几个人值钱。

    几人沿着羊肠小路前行,前往县城。杨老五走在前面,边走还边说:“安小子,你可不知道,现在这些人,一个就值六两。”

    “六两?怎么卖这么高了。”

    杨老五高兴的说:“还不是李玉那小子,自从他当了县令,帮我们找到渠道,好多东西,都能卖出更高的价格。你还别说,读书还真有点用。”

    鬼哭神情古怪:“当在我们这里当县令,穷县?”

    “可不是嘛。”

    “他不是在参加科举吗?”

    “科举,据说是遇到了什么事,没考过就回来了。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回来后就是不肯读书了。不过也好,被我们摁到了县令的椅子上后,似乎认命了,认认真真的当个县令,你还别说,他当县令还挺厉害的,什么东西都弄得规规矩矩的。”

    鬼哭问道:“前任县令呢?”

    “那主意就是那个老糊涂蛋出的,卸掉县令这个职务过后,那个老糊涂蛋一家子高高兴兴的跑了。”

    鬼哭了然:“原来如此。”

    采薇一脸古怪:“为什么,他居然连县令都不当了?”

    鬼哭解释道:“当得不痛快呗,他在这里就是当个雕塑,什么都做不成。一旦不合咱们老少爷们的心意,半夜就提着剑把他从家里揪出来一顿暴揍,你觉得他还喜欢当这里的县令吗?”

    采薇倒吸一口凉气,这民风……有点彪悍啊!想象着那幅画面,不由得为历代县令默哀。同时,也算是知道鬼哭一身实力是怎么来的。

    在这种地方长大,而且身手是同龄人中拔尖的,实力不高才怪了。

    “对了,安小子。”杨老五问道:“我听说你似乎也在那什么南混过,你知不知道李玉那小子究竟出了什么事。”

    “这个我倒是知道。”鬼哭说:“他日了鬼了。”

    “日了鬼了。”杨老五一脸诧异:“就为这个?”

    “关键是他不知道那鬼很可能是男的。”

    “噗!”杨老五在前面差点岔气:“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当时他在鬼村,就是我给救出来的。”

    保密?不存在的,给谁保密都不会给李玉保密。至于原因嘛,问杨安去。

    几人进了城,杨老五大呼小叫。一会儿吹嘘自己如何一挑五,一会儿又扯着鬼哭告诉人们当初那个安小子回来了。

    到了县衙门前,鬼哭把三个强盗从马背上扔了下来,然后摆脱了叔叔阿姨的纠缠,带着采薇狼狈不堪的离去了,他才没工夫去见李玉这个曾经和他齐名的家伙。

    杨老五则留在原地吸引火力,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谈论李玉日了鬼的事情了。

    等李玉出来,刚好就听到杨老五添油加醋的描绘着李玉在考场外吐血大喊‘日了鬼’的情形。

    顿时,李玉脸色惨白,四肢抖动。他很想把杨老五大卸八块,让他从此彻底闭嘴,但可惜对方是他长辈。虽然两个村子经常打架,而且还是打群架,拿剑互殴的那种,可也是平辈打架,而且并不出人命,双方都有克制。

    平日不打架的时候,还能在一起喝酒吹牛打屁。所以杨家村的长辈,自然也是李家村的长辈。

    “玉小子来了!”

    突然有人兴奋的大叫,团团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道:“玉小子,那日鬼是什么感受?”

    “玉小子,玉小子,你当时喷的血真的有三丈高吗,是怎么喷出来的?”

    “玉小子,男鬼和女鬼究竟有啥区别啊?”

    这一刻,李玉好想夺路而逃,但是,四面八方全是人,想逃也逃不掉。

    简直,绝望!

    “玉小子,你是不是喜欢男人啊!”

    顿时,一片寂静。

    周围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用力抱住身前,抓紧衣服拢了拢,纷纷匆忙离去。一群大妈少妇双眼放光,却也被自家男人拖走。

    看着瞬间不见了人影的大街,这一刻,李玉好想死。不过,在临死之前,他想知道,究竟是谁把这件事传出来的,他要杀了他!

    不对,还有一个人没走,目前的罪魁祸首杨老五。

    李玉咬牙切齿的问:“杨五叔,你为什么没走?”

    杨老五紧了紧衣领,瑟瑟发抖的道:“这里有五个强盗,处理一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