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八十九章 鬼船
    乘着破浪舟,很快就跨过了200步的海域,洪见水带着人回到了天宝号上。

    众人迎了上去,老甲问出了大家最想问的问题:“怎么样?”

    洪见水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靠上去。”

    天宝号靠了过去,带着钩子的跳板将两艘船牢牢的并在了一起。

    伴随着夜色的降临,这是破破烂烂的船也开始发生变化。原本破损的地方,变得焕然一新。船的两端的灯笼,开始亮起红光。甲板上,也燃起了篝火。一些半透明的船员,浮上了甲板,直勾勾的打量着众人,全是贪婪。

    突然,小鱼被吓的哇哇大叫。在他身后,钻出一个头来,面容苍老,看得出来是个老鬼。他在小鱼的脖子处,用力的嗅了嗅,脸上挂起了怪异的笑容:“啊!活人的味道,年轻,充满活……”

    话还未说完,他便浑身僵住了。

    鬼哭扭过头来,斗笠下的双眼,让他感觉如芒在背,似乎有一柄巨剑悬挂在头顶,原本轻盈的身躯沉重无比,不敢有进一步动作。

    老甲一把拽过小鱼,把小鱼挡在身后。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老鬼“嘎嘎”的干笑两声,重新沉入甲板之下。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微微响动了一下,顿时,甲板上所有的鬼怪浑身一阵,眼神漂移,变得彬彬有礼起来。

    在船舱的入口处,洪见水停下了脚步,猛然回头:“我需要几个能镇住场子的人。”

    正确的说,怎么镇得住鬼场子。

    鬼哭前走两步,到了洪见水身边。洪见水点了点头,刚才他虽然没回头,但是知道,鬼哭有某种手段,能震慑这群鬼怪。

    “我也来。”金毛卷发大汉说道:“我会佛门狮子吼。”

    嗯,他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了,震慑鬼怪的效果好的一逼。

    洪见水脸上挂着笑意,他也有手段对付这些鬼怪,但是相比起来,这二人看起来似乎更加靠谱。

    一个仅靠眼神和铃铛,就能让这群鬼怪收敛。而另一个会佛门狮子吼,更是让他心中大定,没有再比佛门更擅长用直接的手段对付鬼怪的了。

    其余人留在甲板上,洪见水、鬼哭和金发卷毛大汉进入了船舱。

    通道两旁,挂着火把。火焰燃得很旺,但道路依旧昏暗。

    前方一个端着烛台的矮鬼带路,三人在后面跟着。

    这通道似乎很长很长,一直走一直走,但就是走不到尽头。

    咚!

    金发卷毛大汉猛的停了下来,鬼哭和洪见水一同跟着停了下来。矮鬼回过头来:“干什么呢,跟上啊!”

    金发卷毛大汉脸上露出的狰狞的笑容,粗声粗气的说:“狗日的,敢耍你爷爷!”

    “你说什么?”矮鬼先是满脸疑惑,随后开始愤怒起来:“你在骂我?你tmd在骂我!你再骂一个试试。”

    金毛卷发大汉抬脚走到了鬼哭二人前面,脸上明显变得不耐烦起来:“你爷爷可没这个兴致跟你玩。”

    说罢,开始吸气。

    “你tnd……不~~”

    矮鬼指着金毛卷发大汉的鼻子,刚要破口大骂,脸上突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吼~~~~”

    巨大的吼声仿佛一声闷雷凭空炸响,猛烈的气流从金发卷毛大汉口中喷涌而出。火光剧烈抖动,矮鬼身躯猛烈扭曲,直到承受不住,爆炸消散。

    顿时,走廊中光芒大放,完全没有了开始的那样阴暗。

    声浪激荡,鬼哭掏了掏耳朵,耳膜震撼,让他的大脑嗡嗡作响。看身旁,洪见水也明显不大好受,用力的晃了晃头,这才恢复过来。

    洪见水心中感慨,不愧是佛门狮子吼,随便他们在金发卷毛大汉身后,也受到了波及。如果直面这种攻击,他可不一定挡得下来。

    “这些小把戏就别耍了,对吧,曹老鬼。”

    吱呀一声,过道一侧的一道门缓缓打开,一个干瘦的女人探出头来:“老爹让你们进来。”

    而过大的老旧不同,房间很大,并且装饰华丽。

    琉璃灯盏、字画、名贵屏风、鎏金佛像、珊瑚、兽皮椅子堆积在一起,华丽有余,却因为杂乱无章而显得混乱,同时给人一种浓浓的暴发户感。

    兽皮之上,一个矮个男人大咧咧的坐在上面,干瘦女人走了上去,坐在了男人的腿上。这个男人,想必就是洪见水口中的曹老鬼。

    曹老鬼一摆手,道:“坐!”

    对外面发生的事,只字不提。

    洪见水也没提的兴趣,带头坐了下来,道:“你说,要什么条件才肯带我们去离魂岛?”

    “不急不急,我们先喝一口茶,喝口茶慢慢儿说。”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此刻,无论哪一个,都已出现了缺水的征兆,喝口茶自然是好的。

    曹老鬼拍了拍干瘦女人的屁股,干瘦女人不情愿的站了起来,飘了出去。很显然,是个女鬼,那是鬼哭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丑的女鬼。虽然也有一些女鬼狰狞恐怖,但那是化妆上的问题,而这个女鬼,是纯粹的丑。身体干得跟柴似的,加上满是芝麻的大饼脸,漆黑粗糙的皮肤,以及稀疏的头发,怎么看怎么丑。

    茶具端了上来,茶壶里装着热气腾腾的茶,也没什么过程,就这么放在了茶几上。

    鬼哭看了一眼杯子,道:“杯子小了,来大的。”

    曹老鬼微微一愣,眼睛虚起。女鬼扭过头来,大嘴开始张开,露出了满口的黄牙。吓倒是没吓到鬼哭,但着实有些恶心。

    鬼哭微微皱眉,摘下了斗笠,眼中射出寒光。

    曹老鬼和女鬼同时身体一寒,感觉沉重无比,心神震荡,不由得心生恐惧。

    女鬼连忙道:“可是,没有大的茶杯。”

    “那就用碗。”鬼哭的手指敲了敲茶几。

    女鬼连忙点头,金发卷毛大汉也道:“我也要用碗,要大碗,”

    洪见水咳了一声:“我也是。”

    女鬼飘出去了,只是动作有些笨拙,一点也不飘逸。

    三人一鬼,曹老鬼强装镇定,心里很虚。金发卷毛大汉一声大吼,让他心惊胆寒,以为这是三人中最难对付的,鬼哭一眼,又让他看到了死亡,这时他才发觉,明面上看起来是主事人的洪见水才是最软的柿子。

    因此,他咳嗽一声,对洪见水道:“这样可不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