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千里送信
    一艘船,一路顺风顺水,没发生半点意外就横渡了东海,就连许多险要地带,都没发生什么危险,当真有些不可思议。

    当踏上东胜神州的土地时,看着天边的那道彩虹,鬼哭才恍然,原来,一路有人相送。

    在一间客栈,收拾行李的时候,南宫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她将一封信递到了鬼哭面前:“小青姐送给我们的信。”

    鬼哭拿起来信,拆开一看,果然是她。

    原来,小青已经成龙,有她护送,这一路自然顺风顺水。不过成龙之后小青食量惊人,她需要大量进食,离不开食物丰盛的东海,吃饱了后,她又要陷入沉眠,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醒来。

    信中,她警告鬼哭和南宫,小心北风。

    “果然是小青姐的作风。”南宫苦笑,小青就是如此,不爱告别。

    “北风。”鬼哭沉吟,不由得,他想起了在海王城,得到南宫消息后,在那个小巷,被那个叫做李大浪的黑云号将军偷袭时,那一瓶子严重克制妖气的冰。那团冰,就是来自北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北风有关。

    ……

    自从那个白衣魔头离开之后,海王号上所有人一下子都放松了下来,欢腾起来。

    然后,他们就陷入了困境。

    因为,没水了。

    船上有人占卜,往东走能解除困境。于是,海王号一路往东,终于在所有人都快支撑不住的时候,看到了一座岛。

    岛上有一个小渔村,这是好消息。

    前大皇子和前大将军兴奋的嘶吼,带头跳上了破浪舟,冲进了小渔村。

    接着,他们看到了这个村中的渔民。

    摇摇晃晃,浑身无皮无肉,挂着一些布料晃晃荡荡,布料之下全是骨头,有粗有细,有的骨头光滑如玉,有的骨头仿若枯柴。

    顿时,前大王子和前大将军同时呆住,接着,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小渔村的渔民,全是骷髅架子,并且,是会动的骷髅架子。

    这里是骷髅海,要渡过东海,便要经过骷髅海。但是,要经过骷髅海的地方是经过一次次探索,用人命累积起来航线,那里相对安全许多,沿途的小岛,都是人在居住,而非骷髅。

    而这里,明显就在航线之外,在骷髅海深处。这里,是属于死人的居所。

    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前大王子和前大将军联手消灭了这个渔村的所有渔民,满含泪水的喝下了清水。

    又过了一段时日,破破烂烂的海王号在海面漂浮,甲板上,一群骷髅站的整整齐齐,朝着太阳而去。

    ……

    蜀山下,杨家村迎来了一个客人。

    这个客人长得与众不同,他身材高大,满头金色卷发,是一个金毛卷发大汉,和黑色直发的中原人完全不同,不过这个金毛卷发大汉虽然样貌奇特,却并不凶恶,反而还有几分温顺,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只金毛大犬,还说得一口流利的中原话。

    他自称是一个送信之人,送的是鬼哭的信。

    在村民的簇拥下,这个金发卷毛大汉来到了一个小院前。

    院子中,一颗古怪的小树迎风招摇,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一位穿着白色狐裘的娇俏少女正在弯腰为树浇水,小树伸展枝叶,去撩少女的发丝。

    少女伸手拍开小树的枝叶,口中嗔道:“小小宝,别闹了。”

    那副冤魂铁甲中住着的是小宝,于是,这棵小树自然就成了小小宝。

    “采薇姐姐,采薇姐姐……”小孩们嬉笑着前来报喜:“杨伯伯有信送来了。”

    鬼哭在同辈之中因为武力最高,所以被称之为哥或者大哥,因此他的后辈们自然称呼他为伯伯。

    至于为何叫采薇姐姐,又是另一种原因了。

    “真的?”采薇猛的抬起头来,忙问道:“在哪里?”

    “他来了,他来了,就是那个金头发的。”

    采薇顺着小孩手指方向看去,就看到了被村民簇拥着的金发卷毛大汉。

    此时的他很是窘迫,因为村民们实在是太热情了,有的甚至摸向了腰间的剑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身上的要害之处,让他感觉头皮发麻,要不是路已经被堵死,他早就夺路而逃了。

    杨家村,名字平凡,但分明就是个狼窝啊!

    “你们别闹了,看把他给吓坏了。”采薇随手抓起靠在篱笆边上的青竹剑,目光扫过几个年轻人,几个年轻人哈哈的笑着,手松开了剑柄,四散离开。既然有采薇大姐,自然就不需要他们了。

    “真是抱歉。”采薇来到了金发卷毛大汉的面前:“他们实在是太失礼了。”

    “没有没有。”金发卷毛大汉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干笑道:“您就是采薇姑娘吧?”

    采薇微微颔首:“是我。”

    “这是您的信。”金毛卷发大汉取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然后显得十分不好意思的说:“路途艰险,不小心让信泡了水。”

    “没事,辛苦你了。”采薇带着感激的微笑,让紧绷着神经的金毛卷发大汉放松了下来:“先进来喝口水吧。”

    说是请他喝水,但送上的,确是酒,上好的剑仙酒。金毛卷发大汉喝了一口就舍不得放下,天太冷,这样的烈酒正好驱寒。

    喝着喝着,他手中的酒坛就落在了地上,哗啦一声摔得粉碎,然后整个人歪倒在了椅子上,鼻子里发出鼾声。

    采薇看了一眼鼾声如雷的金发卷毛大汉,走到了门口,坐在门槛上,拆开了信封,看了起来。

    片刻,她放下了信,信上的字很少,无非就是让他们保重身体,要杨大伯少喝酒,对于自己,就说了四个字,一切安好。

    采薇又反复的看了好几遍,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信折起来,贴身放好,然后站了起来,到了院中,步履变得轻盈。

    不知何时,下起了雪,是鹅毛大雪,飘飘洒洒,坠落人间。

    又下雪了,采微抬手接住了雪花,感受着掌心的冰凉,不知为何,雀跃欢快的心又沉了下去。

    今年的雪,是如此的大,百年之间前所未有。采薇从大雪之中看到了不妙,似乎在雪中,有什么东西正蠢蠢欲动。

    “鬼大哥,早点回来啊!”采薇垂下眼眸,低声自言自语:“我想你了。”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