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五十三章 还能战否
    聚英塔中,一间卧房里,燕赤霞睁开了眼。

    他耳朵动了动,听着四周的响动,一片寂静。

    今日晚上,那些女鬼又一次宴请了他,很是热情,一杯一杯酒,不断往他嘴里灌。

    酒很香,但是青铜古剑却提醒了他,酒中有问题。

    他多了个心眼,提前服下的避毒丹,喝了酒后又服下了解毒丹,可是仍然没扛住,眼皮越来越重,最后失去了意识。

    不过也不是完全失去意识,准确的说是半梦半醒之中。他想醒来,也能醒来,但对身体的伤害极大,他没有强制的让自己醒来,而是等待着她们的下一步。

    半梦半醒之中,他感觉到了有人托着他,走了一段距离,然后他就躺在床上。

    接着,对方企图脱他的衣服,但是没能脱掉,无缝天衣穿在他身上,想要脱掉,也只能他动手。很快,对方放弃了。

    然后试探的触碰到了青铜剑匣,青铜古剑顿发光明,这些女鬼惊呼一声,接着通通离去,不再尝试。

    很显然,她们这一次的主要目的并非是为了他的剑,也并非是为了他的衣服,只是要他昏睡就好。

    抬起手,摸了摸额头,大脑一阵胀痛,他还是醒早了,应该再睡一会。

    坐在床边,他看着周围,若有所思。此房并非昨天晚上他睡的那间,他站起来,推开了窗,窗外月光洁白,景色苍茫。

    冷风吹来,到了窗口刺骨的冷风就被瞬间加热,变成了凉爽的冷风吹过了燕赤霞的面庞。

    他托着下巴,思考着昨夜所睡的房间和今夜所睡的房间有何不同,最终得出结论,除了窗口的方向,其余的地方没什么不同。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喊杀声。燕赤霞无意间敲打着窗框的手指为之一顿,然后明了,原来,她们希望我不插手今夜这事。

    为何她们不希望我插手?甚至不希望我知道此事?

    燕赤霞眯起了眼睛,最后转身,取出了青铜剑匣中的青铜古剑,挎在腰间,接着,从行囊中取出了一个草人,在上面贴上了符扯下身上的无缝天衣,将草人塞到了衣服里,最后将包着草人的无缝天衣塞到了被子下面。

    “呼!”燕赤霞吐出了一口浊气,然后把青铜剑匣打翻在地,快步走到了门口。

    他本想从窗口出去的,后来放弃,因为他不认为自己从窗口出去,这里的主人会不知道。

    这座塔,本身就有古怪,一切还是警惕为好。

    如他所料,很快门就打开了,一个女鬼飘了进来。

    燕赤霞躲在门后,给自己贴了张符,快步溜了出去。很难想象,他一个8尺大汉居然如此灵巧,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毛猴。

    女鬼没有发现,她的目光看向了床上。

    床上,“燕赤霞”好好的躺着,只是床边的青铜剑匣倒在了地上。

    女鬼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窗口,心中疑惑是谁把窗子打开了。然后走了上去,关上的窗,这才退出了门,顺带把门带上。

    燕赤霞没有走远,甚至没有出门,他溜到了对面的一间房间中,然后打开了窗。

    接着,便看到了惨烈的一幕。

    墙倒了,房塌了,洁白的雪地被踩得泥泞不堪,残缺的尸体被随意的摆在地上,有的血肉已冷,开始被冻得僵硬,有的血肉尚热,冒着腾腾热气。

    在那后园之中,漂亮的假山被炸成碎块,如镜子一般的小湖面,被打得支离破碎,许多妖怪在湖中沉浮。

    耗子精们叽叽喳喳的乱叫的,胡乱的射出扣动手中的弩,把箭矢射出去之后就抱头鼠窜。

    僵尸们嗷嗷的叫着,因为站立不稳,被随意的撞翻在地,然后被无数大脚践踏。

    山精们也嗷嗷的叫着,上蹿下跳,但是除了一个劲乱叫之外,也就没别的动作了。

    而就在后院门口的不远处,燕赤霞见到了一切的动乱之源,鬼哭。

    燕赤霞先是心头一紧,随后脸上挂起了笑意,这家伙,果然不用为他担心。

    妖怪很多,数以千计。

    但此刻乱成了一团,杂乱的声音闹得人头疼。

    大鼓被鬼哭踢翻,旌旗被剁成两截,漂亮的旗帜被踩进淤泥。

    鬼哭拎着一颗血淋淋的牛头,张狂的看着四周,随意的丢弃在地,然后拔出身上的箭矢给自己来上一刀。

    一群妖怪看得头皮发麻,额头青筋直跳。

    这家伙,就是个变态。打到现在,鬼哭身上大大小小至少有百处伤口,不仅如此,这货还时不时给自己来上一刀。可即便这样,他依旧生龙活虎,一刀一刀的,把自己等妖杀得鬼哭狼嚎,狼奔豕突。

    这是哪来的变态啊,比他们这群妖怪还像妖怪。

    鬼哭满脸狰狞的追上了前方的蝎子精,蝎子精回头就是一尾巴扎来,鬼哭张开嘴,露出了满口白牙,一口咬掉了蝎子精的尾巴。

    蝎子惨叫着被鬼哭一脚踹翻,然后一刀砍掉将其钉在了地上。

    呸!

    鬼哭吐出了满口的血肉,此刻腹中剧痛,明显毒液正在发生作用。

    不过身上疼痛的地方太多了,他的神经早已麻木。面无表情的从地上捡起一把断刀,就给自己来上一刀,杀死体内毒液。

    面前一张张稀奇古怪的脸统一的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他们牙齿碰撞,舌头打结,手脚发软,不敢上前。

    鬼哭冷哼一声,拔出刀来,扯掉身上破碎不堪的甲衣丢到一边,露出精壮的上半身,上面满是血污与伤口。

    鬼哭拔出插在尸体上的刀,绿色的血液溅到脸上,缓缓滑落,粘着肉丝的牙齿露出,他笑着说道:“还有谁想取某的命,上来吧!”

    一群大妖推推攘攘,一群小妖畏畏缩缩,一个僵尸终于挤出了妖群,摇摇摆摆的朝着鬼哭走去。

    这货没脑子,不怕死,在今夜,死在鬼哭手中最多的,就是这种僵尸。

    不过鬼哭也只是杀了其中的一小部分,还有大部分,有的被踩得断手断脚动弹不得,而有的干脆直接踩死。

    居然还能剩下一个还算完整的,也是奇迹。

    噗!

    这没脑子的僵尸被鬼哭一刀到从头顶劈到了腹部,里面的结构完整的展露了出来。

    噗通!

    僵尸的尸体倒在了地上,鬼哭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问道:“就他一个吗?”

    没有妖怪敢上前,小妖期盼的看向大妖,大妖们眼神游离,有的抬头看天,有的低头看地。

    赏金很丰厚,他们也很心动,但是比起自己的性命,还是算了吧!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是何道理?”

    鬼哭的咆哮声在后园回荡,妖怪们一片寂静。

    他前行一步,这些妖怪就退后一步,他前行十步,这些妖怪就退后十步。

    最后,他嗤笑一声,竟然直接转身大摇大摆的穿过后门走了,而这些妖怪你看我我看你,除了那群狼妖,没有一个愿意去追的,反而还齐齐的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