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十九章 含笑九泉
    “你什么时候想起要当个人的?”

    面对鬼哭的问题,千面郎陷入了回忆:“很久很久以前,我还只有这么大的时候……”

    说的,他指了指酒杯,表示自己当时只有酒杯那么大:“那时候,我灵智初生,还很调皮。”

    “调皮?”鬼哭有些想象不到面前这个贵公子式的人物会有调皮的一面。

    “是的,我经常爬到大户家的小姐床上,在她们睡觉的时候就到她们脸上爬啊爬,每一次她们醒来,都被吓得跳起来,然后崩溃大哭,好玩极了。”

    鬼哭可以想象那情形,对于旁人来说一定挺有趣。至于为什么选大户家的小姐也很容易理解,这些小姐更娇弱,不用担心她们受惊后鲁莽的一巴掌呼过来。

    “后来,有个可怜的女人被吓得晕死了过去,差点没救过来,我便觉得这种行为不妥,于是没再玩了。”千面郎摇头,嘴角含笑:“又到后来,遇到了爹……”

    “爹?”

    “嗯,他儿子死了,他一直固执的认为自己的儿子变成了蜘蛛,所以,就把我当成了他儿子,那段时间,真的很美好,让我体会到了做人的快乐,尽管那时候我还没有化形成人。”

    鬼哭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就是所谓的认人作父吗?

    “你可知道,为何那些明明变化之术天分极佳的狐狸精,偏偏就藏不住尾巴?”

    千面郎没等鬼哭回答,就把答案说了出来:“因为她们没把自己当人,她们始终知道自己是狐狸。而我和她们不同,我渴望当个人,我也愿意把自己当个人。也是因此,化形很成功,直接在白毛派呆了200年,200年的时间,没有露出一点破绽。”

    说到这里,千面郎笑了起来,笑得很讽刺:“时间太长了,以至于我都忘了自己不是人。当掌门说我不是人的时候,我是懵的,我怎么就不是人了?后来才醒悟,原来我是个蜘蛛精,原来我已经长到了两张桌子那么大。而我对我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只有盘子那么大。”

    鬼哭表情古怪,而千面郎却激动起来:“我日他仙人板板的,那个老龟孙,格老子地照妖镜,老子就是想当个人他都不让咳咳咳咳……我……我只是想做个人啊!”

    鬼哭问道:“你当初为什么不加入蜀山,而是想办法加入白毛派?”

    千面郎耸了耸肩膀:“你说的倒轻松,但你知道在我们这些底层妖怪心中,你们蜀山的形象是什么吗?斩妖除魔,正义凛然……斩妖除魔,斩的除的就是我们这些妖魔。”

    “呃……蜀山以前的确如此,但现在风气可不是那样。”

    以前蜀山需要立威,所以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后来成为了三大圣地,底蕴日深,又加入了渡妖成人的大计,就开始变得开明起来。

    “我知道。”千面郎摇头:“但等我知道那些只是说书先生的胡乱揣测的时候,已经迟了。如果当初……进的是蜀山,那该多好啊!”

    有些死都想当个人,有些却是不当人了,这个世界,千奇百怪,什么都有,鬼哭喝了一口热酒,问:“所以,你弄这么大的动静,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两件事。”千面郎伸出了两根指头:“第一件事,蜀山的目光太过远大,着眼整个人族,固然是好的。但有时候,也应该低下头来,注意一下就在脚下的危机。”

    “你是说……僵尸!”

    千面郎点头:“我知道蜀山已经开始重视了,但重视程度还是不够。我在白毛派生活了200年,对僵尸的性情了如指掌,现在这些僵尸还没酿成真正的大祸,是因为他们刚刚脱离控制,灵智混乱。而一旦等他们灵智稳固,咳咳,开始有计划的做一些事的时候,再去镇压,可就为时已晚,到时候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因此才出此下策。放心,作为吸引蜀山目光的鱼饵,人选都是精挑细选的,按照人族的道德,无论男女,死有余辜,至于因此遭殃的百姓,我……权衡之下……对不住……咳咳咳咳……”

    说着说着,千面郎又咳了起来。鬼哭坐不住了,看他随时要死的样子,连忙起身,到了他身边,捅了他一刀。

    千面郎先是惊愕,然后笑道:“谢谢!”

    鬼哭板着脸:“不客气,你的时间不多了。”

    千面郎点了点头,语气开始变得急促:“第二件事,我的那些弟子,你看如何?”

    “天赋极佳。”鬼哭认真的说,千面郎计划的这一场,与其说是他和鬼哭之间的游戏,倒不如说是一场面试,从大郎到十七郎,把自己的天赋在鬼哭面前展露的淋漓尽致。

    “我没资源,这十五年来也是颠沛流离,条件有限得很,做到这一步已是极限,所以,我想把他们交给你。他们都是好孩子,把他们培养起来,一定会是你的得力帮手。”

    这个千面郎,是来托孤来的。

    “真好。”他面含微笑:“我有一份名单,二十六个人,你的名字排第一,老天真是眷顾我,没想到来的人,真的会是你。”

    “很抱歉,我不会培养他们,我不擅长这些。”鬼哭摇头,紧随着话音一转:“但是,现在蜀山很缺人。”

    十七个天赋极佳的好苗子,现在这种状况的蜀山怎么可能放过。

    千面郎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这也不错。”

    谈完这些,千面郎松了一口气,然后,撑不住了。

    “鬼哭,你说,我是个人吗?”

    鬼哭按着他的肩膀,郑重的说:“你是个好人!”

    “能得到你的承认,真好。”千面郎看得出鬼哭真心实意如此认为,嘴角翘起,大笑起来,很是畅快:“哈哈哈咳咳……不是人胎生,但死后,留下的至少是一具人尸。”

    鬼哭道:“你是人,别忘了,你的爹是人,只是你擅长变化蜘蛛而已。”

    千面郎又愣了一下,然后泪奔:“死到临头,却得一知己,心满意足,心满意足……”

    千面郎抹掉脸上的泪,一指墙角的箱子:“那里,是我给他们的信,还有就是个人对于僵尸的建议,拜托鬼……鬼兄交给他们,我困了,想睡一觉。”

    千面郎趴在桌上,含着笑,闭上了眼睛。终于,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从蜘蛛的角度来说,毫无疑问,他是蜘蛛奸。但从鬼哭的角度来说,他是一个伟大的人,是十七个孩子的伟大慈父。

    “一路走好。”鬼哭长叹一声,走到墙角,抱起了箱子,突然失笑:“真是窝囊,居然被一个病鬼耍的团团转,却偏偏,一点反击都做不到。”

    毫无疑问,千面郎是个人杰,不仅天赋极佳,更重要的是智计百出。明明是在对付他,可偏偏一切结束后,他心中生不起半点敌意,有的,只是敬佩和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