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暖婚似阳 > 067兜风吗,靳公子?


    车道上,保时捷的仪表盘已经飙升极致,甚至,此时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保时捷对外公布的跑车速度。

    在过弯道的时候,沈千寻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如果有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怕是脸要死死贴窗。

    太疯狂了。

    下一个弯道接着又是反向弯道,两辆车离的很近,保时捷连续漂亮的两个漂移,顺势超越法拉利跑在前头。

    可很快,过了弯道的法拉利在直道上又超过了保时捷。

    人群中,再次发出沸腾的欢呼声,毕竟是靳家的六少爷,不能不给面子。可事实上,沈千寻单手两大漂移过弯道的那个画面,至今在他们脑子里挥之不去,怎么会有女人帅成这样,想膜拜!

    此时,空无一人的沙滩,地上有许多空的酒瓶,风一拂过,迎来酒香,海浪拍打着礁石,别墅灯火通明,放着抒情的英文歌。

    魏嫣然往酒杯里倒酒,“知道沈千寻跟靳彦冬打了什么赌约吗?”

    靳牧寒默。

    “沈千寻输了可是要陪你家六弟弟一晚上,说起来这事怪我,如果她跟我说话能客气些,我也不会让靳彦冬出面参与进来。”

    “说重点。”

    魏嫣然端着酒杯走过去:“只要你愿意做我的情人,三个月就好,我可以免去沈千寻受靳彦冬的荼毒,如何?”

    她递去一杯酒,声音充满诱惑,身体试图挨近:“我们的关系,我不会告诉沈千寻,就悄悄的,反正,对你来说这桩交易也不亏。”

    魏嫣然看着靳牧寒的那张脸,眼底的那点野心毫无遮掩。

    “如果接受,你就喝了这杯酒,我们一起庆祝合作愉快。”

    靳牧寒看着她,猜不透情绪。

    魏嫣然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给你考虑的时间可不多。”

    话落,好一会儿,她见靳牧寒手慢慢抬起,不禁,唇边的笑意放大。

    靳牧寒接过酒。

    魏嫣然杯子轻砰:“合——”

    靳牧寒已经把酒往她头上浇下来,魏嫣然瞬时愣住,

    他扔掉酒杯,发出哐当的清脆响声,淡淡开口:“睡我,你配吗?”

    魏嫣然看到他眼中的嫌恶冷漠,而这泼酒的行为也有辱斯文。

    她不配?

    她怎么不配。

    她是市长千金,身份尊贵,在云城,只有她看不上的男人,没有她配不上的。

    然而,靳牧寒却说她不配,他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魏嫣然愤怒,脸色难看。只是,她张嘴,却在靳牧寒的注视下浑身发寒,一句话说不出口,俨然像被掐住喉咙。

    靳牧寒的声线又沉了沉:“我跟我家阿寻说话,从来都是轻言细语的,宠她都还来不及,你算什么东西,要求她客气点跟你说话你会为你的愚蠢买单。”

    别墅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三个陌生男人,魏嫣然终于慌了。

    “魏小姐不是喜欢睡男人,我的下属,很需要魏小姐这般多才多艺的女人安抚安抚。”

    魏嫣然想跑,可是根本跑不掉,能跑的路,全被堵住了。

    “靳牧寒,你别乱来。”

    靳牧寒理都没理她。

    结果,一个粗壮的男人揪住她的头发:“我们家先生的名字,是你能喊的吗?”

    “啧,还特地喷了催情的香水想勾引我们家先生,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货色,我们家先生看的上你?”

    “身上似乎还藏了什么好东西。”他们从魏嫣然身上还找出来一包料,是她刚才在酒里没下完的。

    “喂她喝下去。”靳牧寒吩咐。

    “是,先生。”

    “别玩死了,我家阿寻的仇还没报。”

    魏嫣然计划好的,她要沈千寻输掉比赛,甚至还要让其亲眼目睹自己的男人也输在她手里,为了防止意外,她不介意卑鄙点。

    然而,她从没料到靳牧寒斯文儒雅的皮囊下隐藏另一面属性。

    他从来不是任人拿捏的优雅淡逸的公子,他看起来,更像无形杀人的冰冷利器,残忍冷酷,霎时间,恐惧如海潮将她淹没。

    比赛还在继续,靳牧寒站在了起跑线旁静静等待沈千寻胜利的冲刺。

    “你说这沈千寻是不是在逗六少玩呢,每次弯道漂移都会超车,但是一旦上了直线跑道,就故意让六少跑在前面。”

    “不是吧,六少这跑车可是顶尖的装置,她那保时捷,性能根本比不了。”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时,车子已经要第三回开回来。

    最后冲刺的是直线跑道,法拉利一直稳居第一,然而,嗖的一声,保时捷猛地窜他前面去。

    靳彦冬只好再重重的踩油门。

    这已经不止是在玩速度与激情了,更像是在挑战极限,在死亡边缘不停的试探。

    黑夜中,远远的,他们看到两辆跑车飞驰。

    “六少的车好像冒烟了,不会爆缸了吧!”

    “卧槽!”

    “沈千寻的保时捷抗压的性能居然比法拉利好,不会是零件改装过的吧?”

    靳彦冬在车子冒起火的瞬间,他似乎要追尾保时捷,只是扑了个空,最后他下意识的踩了刹车,解开安全带跳车了,而保时捷已经停在起跑线,也就是终点上。

    然而这场精彩的比赛还是引来他人的欢呼和掌声。

    毕竟,这些富二代公子里,有的还是沈千寻的车粉,比如何先承。

    沈千寻从车里下来,似乎还意犹未尽,转眸间,看到靳牧寒,他眉眼朗朗,目光灼灼。

    不禁,脱口而出一句:“兜风吗,靳公子?”

------题外话------

    我觉得单手玩车不算夸张哦,毕竟是小说,不能跟现实比较,再对比一下电影《速度与激情》就觉得单手玩车真的很小儿科,然后,也是考虑到F1的难度根本不是跑车能比的。

    F1方程式赛车的时速比跑车快很多很多,而且比较难控制,所以,跑车对千寻来说真的没什么。

    另外,注:pk三天期间潇湘留言评论奖励20xx币,每天id限领一次,百字内的短评奖励188xx币,踊跃发言哦,qq阅读因为没有作者权限,没办法搞活动哦,大卷在这说声抱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