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暖婚似阳 > 075沈小姐真会玩


    靳牧寒会说不好吗?

    不,他不会。

    靳牧寒挺了挺腰,眼神亮而有神,他浅浅又笑:“好。”

    在沈千寻的指挥下,他半靠半躺着墙壁,衣衫大开,男色惑人。

    靳牧寒眸微微低垂,盯着在他腹部认真专注画凤凰的人儿。

    沈千寻微微伏下身子,灯光打落,照映她的轮廓,像是镀了一层虚无神秘的光影,勾勒的美轮美奂。

    她容貌生的明艳动人,此时,因心情好,唇角微扬,靥如生花。

    沈千寻头垂的的更低,对着他的身体呼两口气,将刚落下的笔墨吹干。

    白皙精壮的身躯微微颤抖,沈千寻手按在他腹部的另一边:“别动。”

    靳牧寒耳尖微红,喉结难耐的滚动,他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快乐并痛苦着的滋味。

    本来,他对她便存有难以启齿的欲望,这种念头更不是头次而起。

    眼下,靳牧寒担心自己会兽性大发,变成一只蛰伏的野兽,不管不顾占有眼前的甜美。片刻,他别去眼。

    良久良久,不知今夕何夕。沈千寻收了笔,她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好一只顾盼生姿的凤凰。

    凤凰的羽翼下,还有沈千寻龙飞凤舞的签名,一个寻字。

    真是漂亮极了。

    想亲一口。

    沈千寻脸上笑意更深,手指在男人偏白的肤色上,沿着墨笔的痕迹轻轻摩挲,想着今晚这么好的作品要被洗掉,不太舍得,“我可以拍下来吗?”

    靳牧寒耳朵更红,声音喑哑:“恩。”

    夜色静谧,天上的月亮只留淡淡光影。

    沈千寻放下毛笔,驱身而起找来手机,打开摄影功能,镜头对着眼前清雅矜贵的男人。

    咔嚓一声——

    拍下这令人惊心动魄的历史时刻,沈千寻保证,谁看了这张照片,都会腾起一股想要将靳牧寒扑倒的冲动,她也不例外,且本人就在眼前。

    照片中的他,俊朗润润,眼神恍惚迷茫,清雅禁欲。

    “好了吗?”

    “好了。”

    他又说:“晚安,千寻。”

    已经凌晨两点多,的确该休息了,沈千寻回:“晚安。”

    靳牧寒挺直了腰,开始系扣子。他很热,背后已是出了虚汗,离开时的背影似乎凌乱匆忙。

    沈千寻盯着照片,愉快的设成了手机壁纸。

    靳牧寒回到房间,他站在卫生间壁面挂着的镜子前,水珠从明朗的颌骨线条滴落,额角那朵莲花却滴水不沾,他又撩起衣摆,随着腹肌的律动,那只凤凰栩栩如生。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

    清早,天边亮起丁点白光,开始照亮尘世浮华。

    靳牧寒已经出门。

    纹身馆。

    纹身师问:“靳先生,您要纹什么图案?”他在纹身这个行业也算是见识多广,但是一大清早来纹身的头一回见。

    靳牧寒挑高衣摆,嗓音淡淡:“照着这只凤凰纹。”

    纹身师瞧了眼:“没问题。”他又夸:“画的真不错。”

    昨天熬夜加班,又被使唤来当司机的陈铭看到自家靳总似笑,说了谢谢。

    陈铭跟着拍马屁:“沈小姐真会玩。”他一个常春藤的高材生,如果连凤凰是谁画的都看不出来,那他可以回家种田放牛了。

    “你有意见?”

    陈铭摇头,嘿嘿笑改口:“不,我就是想表达,靳总您真宠沈小姐,也真的好能忍啊。”大晚上的,孤男寡女,沈小姐又是心头好,不应该是另一番情境才对吗。

    靳牧寒暼他一眼,眉间戾气深重:“滚。”

    好咧。

    纹身师拿来工具,一只消毒针头,一个管道系统,电机。

    此时,靳牧寒已经简单的冲了个澡坐在躺床上

    皮肤上有点灼烧的疼,可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天完全大亮,而纹身进展已经过了一半,靳牧寒有电话进来。

    那头,传来略粗犷的声音:“靳总,您那个六弟,要关多久我们才放人?”

    靳牧寒若有所思两秒,缓缓启唇:“三天。三天后,你们透露风声给靳家,记住,别让他们打扰我家阿寻。”

    说起来,靳牧寒这也算是替季凛收拾他的烂摊子,他将靳彦冬打成重伤,间接的连累到沈千寻。

    有关沈千寻,靳牧寒从来是如履薄冰,谨慎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