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暖婚似阳 > 076无所不用其极


    沈千寻醒来时已经九点多,浅眠的她这个点醒真是不容易。

    睡饱精神足,她起身出了房间,桌上有早餐,靳牧寒已经出门。想起自己昨晚真坏心眼真在他小腹上画了一只凤凰,忍不住嘴角轻扬。

    没着急洗簌吃早餐,沈千寻到楼下晨跑。

    跑没几分钟,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突然出现拦住她的路。

    沈千寻慢慢停下步伐,打量他两眼:“先生,你有事吗?”

    是记者吴百生,他从头到尾没有相信那个什么先生会替自己洗刷冤情,那日收下钱不过权宜之计,他一直在找机会想问清楚当年的事。

    眼下,沈千寻认不出他是谁?想到自己如今邋遢的形象跟当初在电视台意气风发的新闻一哥形象差别巨大,吴百生摘下帽子:“沈小姐,是我。”

    沈千寻再细看他两眼,确认自己的确不认识他,迟疑片刻问:“你是?”

    “我,吴百生。”

    “我们见过?”

    吴百生一张脸瞬时凝住,眨眼满是怒意,“你——”喉咙刚发出一个音节,他便看到在沈千寻后面走来两个高壮魁梧的男人,怒不可遏的:“我们不仅见过,你还害我丢了饭碗。”

    扔下这一句话,带上鸭舌帽,转身便跑。

    丢了饭碗……吗?

    沈千寻拧了拧眉,陷入沉思。晨跑完回到家,她给筱丹打电话,谁知,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她手机落我这了。”

    沈千寻愣了愣。

    音色与靳牧寒清冷惑人的不同,也与季凛醇厚的低音炮不同,这把嗓音更温柔沉稳些,像柔和悠扬的大提琴。

    “昨晚她睡你家?”

    池漾恩一声,似有点无奈,这姑娘还故意把电话落他这,就等着他去找她。

    昨天晚上池漾接到筱丹的电话已经很晚,小姑娘用软哝的嗓音说:“池医生,我喝酒了,开不了车,你来接我好不好。”

    “你在哪?”

    筱丹报了位置,“我等你,你快点来。”

    池漾打车过去时,便看到路边停着的昂贵张扬的跑车,车窗半开,小姑娘在里头昏昏欲睡。

    见状,池漾有点生气,小姑娘没有点安全意识。

    筱丹见到他时,一双眼睛雪亮,熠熠生辉,“池医生,你来了。”

    池漾:“你这样很危险。”

    筱丹眨了眨眼睛,不明白池漾为什么一来就说教她。

    池漾鼻梁上依然架着那副银链子的眼镜,瞳仁很黑。她知道,是因为带了美瞳的缘故。

    为什么要带美瞳遮掩眼睛本该的颜色,她一直想知道其中的秘密。

    “什么?”

    “以后车停在路边别开窗。”池漾说。

    筱丹甜甜的笑了,说好呀。实则,言辞里不甚在意,眉梢上扬,有股傲气。

    池漾真心觉得小姑娘跟小时候的软糯乖巧天差地别,稍稍接触,便发现她像野生的玫瑰,带刺又野性,不过色彩艳丽不俗气罢了,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养成了这般性子。

    “坐过去。”

    筱丹乖乖的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安全带。”

    筱丹恍然,系上。

    池漾启动车子,“住哪?”

    筱丹翘着唇角,“宿舍呀,不过这个点宿舍关门了,池医生,你收留我一晚吧。”

    其实筱丹很少住宿舍,但她为了追池漾,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池漾:“……”原来小姑娘的目的在这。

    须臾,沈千寻反应过来:“你是那位池医生?”

    池漾:“我是。”

    沈千寻笑了笑:“久闻大名,昨晚丹丹给你添麻烦了。”

    所以,筱丹经常提起他?

    池漾脸颊有点热,说没关系。

    既然一时半会联系不上筱丹,沈千寻没跟池漾多聊,电话很快结束。

    到下午,筱丹才复她电话,声音听起来心情很好:“大宝贝,找我什么事呢?”

    “找你帮个忙。”

    筱丹:“你说。”

    沈千寻:“帮我查个人,他的名字叫吴百生。”

    吴百生?

    “谁啊?”

    “不认识,今天一早跑到我面前说我害他丢了饭碗。”

    筱丹撇撇嘴:“不会认错人吧。”

    “应该不是,他称呼我沈小姐。”认错人,却叫对她姓氏的概率微乎其微。

    “那行,有消息我告诉你。”

    ——

    吴百生跑了之后还是被抓住了,被拽到阴暗的角落打了一顿。

    他鼻青脸肿,很快他见到了那位先生,当真是风光霁月的优雅公子,他闲庭信步的走来,可浑身气息冷冽,如凛冬霜雪,又有一股肃杀之气。

    “对不起,靳总,是我们失职了。”

    是他们没盯紧吴百生,才让他有机会出现在沈小姐面前。

    靳牧寒没理下属,而是问吴百生:“你跟阿寻说了什么?”

    吴百生不肯松口:“我能说什么。”

    “你大可试图激怒我。”靳牧寒声线冷漠。

    吴百生身子僵硬不已,没忽略那双浅眸里的阴鹜,顿时,一下子泄了气,原原本本的把话交代了。

    下一瞬,靳牧寒揪起他的领口,衣领勒的他喘不过气,脸色很快憋的通红发紫,男人还无动于衷。

    良久良久,靳牧寒松开他,吴百生身体发软倒地,他还以为自己就要嗝屁了,幸好……

    吴百生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这位先生,你能阻止我不接近沈千寻,那你能不出半点纰漏的阻止其他人吗?要知道当年917事件的受害者不止我一个人,况且,我还不算是受害者,我只是个倒霉被牵连的新闻记者。”

    “而作为唯一可能知道什么线索的沈千寻,她现在凭什么袖手旁观,不管不顾。”吴百生语气很是愤慨,长年堆积的怨怒爆发。

    靳牧寒眼底的冷意彻骨,仿佛吴百生再多说一句,他真的会要他命。

------题外话------

    推荐好友奂夜《校草站住,亲一口再走》

    1V1爆笑甜宠校园文,双学霸,男主谈栤玠有点骚(闷着~骚),女主叶赋有点浪(大波~浪)。

    晚自习后。

    叶赋将谈栤玠堵在小树林深处,狠狠的亲了一口,宣示主权,“从今以后,你这张帅脸是我的了,谁也别想和我抢!”

    谈栤玠的面上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黑眸里却难得的带着一丝揶揄,“十二年前,你往这张帅脸上蹭鼻涕的账怎么算?”

    *

    多年后。

    叶赋趴在谈栤玠的怀里,一脸娇羞道:“原来你那么早就喜欢我了。”

    谈栤玠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渐渐下移,一贯清冷的声音此刻沙哑又撩人,“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小时候和你光屁股一起玩,长大了还和你光屁股一起玩。”

    叶赋:“……”

    说好的清冷骄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