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暖婚似阳 > 122爱和欲是并驾齐驱的(首订)


    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带沈千寻他们到了vvip1区,沈知意看到台上闪闪发光,男神气息扑面而来的罗文玺,彻底化身小迷妹,头戴着发光的犄角,举着写有罗哥哥,我超喜欢你的灯牌,发出嗷嗷的叫喊声。

    罗文玺目光落下,在看到沈知意,朝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粉丝们要疯了。

    哥哥笑了!

    哥哥居然笑了!

    啊啊啊啊啊啊!

    那些尖叫呐喊一声比一声更甚,如穿云裂石,如土拨鼠的呐喊。

    沈千寻淡定的望着台上,想的却是,如果靳牧寒站在上边又会是怎么样的风景,其实不难猜想,一定会跟现场如出一辙,女粉疯狂。

    即使是台下,灯光昏暗,也未能遮掩靳牧寒一身灼灼光华,公子无双。

    旁边的女生们视线皆是频频落下,蠢蠢欲动是有,但有自知自明,这么好看的男人是名花有主,女朋友就在旁边呢。

    有一句诗句怎么说来着,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这有着神仙一般颜值的男人目光从未看过台上,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女朋友,手牵的紧紧的。

    演唱会一直到十点才落下帷幕,罗文玺一下台,经纪人连忙拽着他去化妆间处理手臂的伤。

    一解开纱布,那道伤口简直可以用血肉模糊来形容。

    演唱会三个小时,罗文玺在台上又唱又跳,怎么可能不拉扯伤口。

    经纪人:“太严重了,必须去医院进行处理。”

    罗文玺瞥着伤,无动于衷:“警方那边抓到人没有?”

    “听说人现在半死不活的在医院躺着呢,我了解到这个案子是针对那位沈小姐的,是蓄意谋害,不过已经解决,沈小姐也会保护好她家沈仙女的,你不用担心。”经纪人瞅着罗文玺,“你对人家妈妈是不是…”

    话未说完,化妆间的门叩叩响起,伴随着沈知意的声音:“罗哥哥,你在里面吗?”

    罗文玺冷峻的眉目柔和下来,用新纱布把伤口给缠起来:“在的,进来吧。”

    沈知意推开门,先是探进一个小脑袋,跟罗文玺视线对上时,眉眼笑的弯弯,“罗哥哥,我是来谢谢你的。”顺便来道别的,明天早上她就要坐飞机回纽约了。

    身后是沈千寻跟靳牧寒,双方微微颔首,当打了招呼。

    “不客气。”

    即使缠上新的纱布,沈知意瞥见,眉头紧锁,手愧疚的揪着仙女裙,她冲上前,对着罗文玺的伤口呼了好几下:“罗哥哥,呼呼就不疼了。”

    罗文玺笑:“已经不疼了。”伤口已经痛的没有知觉,且这点小伤对他来说的确没什么。

    沈知意从兔子双肩包里拿出一个粉嫩的保温瓶,瓶盖上贴有罗文玺的大头贴:“罗哥哥,送给你。”

    经纪人看到这颜色嘴角一抽,罗文玺要是用了,会有损他男神形象的!

    “谢谢,我很喜欢。”罗文玺气定神闲的收下,眼底有欢喜。

    “我看了报道,有个粉丝在机场冲过来把你的保温杯给摔坏了,所以,我想送你一个。”

    “你送的糖果我也超级喜欢的,都舍不得吃。”

    罗文玺叮嘱:“不吃浪费了,一天也别多吃。”

    沈知意点头如小鸡啄米。

    这时,沈千寻考虑到罗文玺的手伤需要去处理,启唇:“妈,我们该回去了。”

    沈知意恋恋不舍:“寻寻,再给我三分钟。”她看着罗文玺:“罗哥哥,我永远是你的小粉丝,会一直支持你的,那个,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拥抱呀,我明天就回纽约了。”

    罗文玺眸色深深地看她,说好,他伸出手,轻轻的绅士的拥住沈知意,片刻,松开她。

    沈知意再次幸福的转圈圈,轻飘飘的回到沈千寻身边,脑袋搭在她肩膀上偷笑。

    沈千寻淡淡无奈,跟罗文玺致谢他后,随靳牧寒离开。

    叶文清从馆内出来,发现自己有一通未接电话,是南诗静打来的,他寻思片刻,选择拨回去。

    南诗静声音传来了:“文清,这么晚,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听起来客客气气,实则有股不可忽视的高高在上。

    叶文清语气疏陌:“南总,您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听说然然跑去澳门找你了,想知道她人现在在不在你身边,在的话能否让她给我回个电话。”南诗静娓娓道来。

    叶文清不紧不慢回:“不好意思,南总,我并没有跟魏小姐一起,说起来魏小姐近两日对我的所作所为已经影响到我的生活质量,还请南总好好劝说魏小姐不要把心思放在我身上,我对她没那个意思,强扭的瓜不甜。”

    没有在一起,电话也打不通,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再听到叶文清状告魏嫣然,南诗静脸霎时冷若冰霜。

    南诗静的确希望魏嫣然能够把叶文清追到手,可叶文清敞开天窗表明两人并无可能,那南诗静不会再有让魏嫣然冷屁股去贴热脸。

    叶文清固然优秀,但在南诗静心目中,他虽适合魏嫣然,但还配不上自己的女儿,并不是非要不可。

    “如果然然冒犯了你,我替她跟叶总你赔个不是。”南诗静声音彻底冷下来。

    一声叶总,已经在翻脸路上。

    叶文清不甚在意:“这倒不用,只要魏小姐以后别缠着我就行。”

    这话说出口是相当于直接撕破脸皮了。

    南诗静冷笑:“叶文清,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说完,摁断电话。

    魏嫣然是在澳门出事,南诗静在云城本事再大手伸不到那边去,找人谋害沈千寻轻而易举,但想找人却比登天还难。

    南诗静想找季从业帮忙,她开口,季从业不会坐视不管。

    那张电话卡就扔在书桌上,南诗静正欲换上,魏行洲沉着一张脸推门而入。

    南诗静头也不抬:“有事吗?”

    魏行洲是刚从外面回来,一路风尘仆仆,脸上尽是疲惫,他很怒然,三两下上前甩出自己的手机,质问:“你在外面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得罪了谁,你看看然然,被你害成什么样了!”

    这是魏行洲收到的照片视频,昏暗的仓库里,魏嫣然脑袋被按在水池里,双手不断挣扎扑腾,腿被打断了,吊在空中奄奄一息。

    南诗静看到照片视频,神情睚眦欲裂,那北港老板竟敢把她女儿欺负成这样,她气的浑身发抖。

    魏行洲冷脸:“你别装聋子,说话!”

    南诗静倏的抬头,冷言冷语:“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会看着办,用不着你管。”

    “然然是我女儿!我们是一家人。”魏行洲眼睛布满了血丝,死死看着她:“你是自己说实话还是我去查。”

    南诗静一贯的从容:“就算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这是你另一个女儿干的好事,怎么,你还能亲自出面替然然讨回公道不成?”

    魏行洲愣了下,陷入沉默。

    南诗静又逼问:“你能吗?”

    “南诗静你还有没有点良心,我为你跟然然抛弃她们母女俩,全心全意的对你们好,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对我如此咄咄逼人。”魏行洲看着她,眸光冷然:“还是你觉得我待你好,你便可以无所顾忌的挥霍践踏。”

    一番话,南诗静暴躁的情绪恢复平静,她并不想这时候跟魏行洲闹掰,能装一时是一时。

    于是带回平时对丈夫温柔以待的面具,放软了声音:“行洲,我只是太生气了,别怨我。”

    “那你倒是说说然然出事是怎么一回事?”魏行洲问。

    南诗静开始避重就轻,颠倒是非:“行洲,你有所不知,沈千寻回来就是为了跟我作对的,她恨我抢走了你,恨我抢走了她妈妈的公司,我怎么能坐以待毙呢,于是我用了点小手段警告她,谁知道她会拿然然开刀。”

    魏行洲半信半疑:“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会替然然讨回公道。”

    “我没必要骗你,你可以去查,不过眼下还是然然重要,不知人是死是活。行洲,你一定要好好把然然解救出来,这孩子娇养惯了,哪里吃的了这种皮肉之苦。”

    魏行洲点头:“我已经联系澳门的朋友帮忙。”

    “那就好。”南诗静牵了牵嘴角,看着他又问:“你的眼睛现在怎么样了?”

    “换医生之后好多了。”魏行洲对南诗静其实已经不信任了,他忘不了她背叛自己出轨其他男人,觉得她在虚以委蛇,她甚至还想弄瞎自己的眼睛。

    南诗静见魏行洲对自己冷淡什么都没说,没有多在乎,手摸向上面的电话卡收进口袋里。

    这时,魏行洲有电话进来,他当面接了。

    小汪秘书欲言又止:“魏市……”

    “是不是查到什么了?”

    “是。”

    魏行洲点了扩音:“说吧。”

    小汪秘书便直说了:“我查到杨秘书是被夫人收买,他串通医生耽误您的眼睛治疗是夫人授意的。”

    南诗静听到这里,身体猛然僵住。

    魏行洲:“确定?”

    “确定,杨秘书已经招供,我已经把他交给警方处理。”

    “恩。”魏行洲冷冷的盯着南诗静:“你有什么话想为自己辩解的吗?”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电话那头的小汪秘书大气不敢喘,没想到魏市会直接跟南诗静直接摊牌,他觉得南诗静简直狼心狗肺,魏市对她那么好。

    顶头上司的家事,汪秘书觉得不窥探的较好,于是默默挂断电话。

    南诗静一脸错愕,震惊过后,她很快恢复冷静:“我没什么好说的,是我做的没错。”

    魏行洲质问:“你为什么要害我?”

    事到如今,南诗静觉得没必要再伪装下去,摘下虚伪的面具,“因为我想跟你离婚。”

    魏行洲心一抽一抽的疼,因为想离婚,所以就要弄瞎他的眼睛?

    可真狠啊。

    果真是最毒妇人心。

    他的眼睛瞎了,等同于他的仕途全毁于一旦,别说往上升,就连现在这个职位也得让出去。

    是觉得他瞎了之后当不了官,以后闹离婚可以不用顾忌这顾忌那?

    魏行洲狰狞着脸:“别说我不会放过你,我还会把你那奸夫找出来,挫骨扬灰也在所不惜。”

    说到奸夫,南诗静的表情才起了微妙变化,但听魏行洲的意思是不知道是谁的,北港老板可真会搞她,她捏了捏拳,轻笑:“什么奸夫,不过只是尝个鲜罢了。”

    魏行洲一脸青紫,讥笑:“是吗?我看你对那个男人笑的就挺开心的,你以前可没对我这么笑过。”

    南诗静不以为然:“自当是快活才如此。魏行洲,好歹夫妻一场,大家别闹的太难看,倒不如爽快点离婚,各过各的,你也不想以后全云城的人都知道我给你魏市带了绿帽子。”

    “你都不怕别人诟病,我怕什么。”魏行洲冷笑,“也别装了,我知道你想护着那奸夫,如你说的,夫妻一场,这点了解还是要有的。”

    “你意图害我失明这件事,我看在然然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所以,你最好安分点,否则,别怪我对你心狠手辣。”

    魏行洲年轻时不顾一切图谋的爱情,换来的是怜新弃旧,反目成仇。

    曾经他让沈知意受过的罪恶,如今轮到了自己自食其果。

    房里恢复安静。

    魏行洲走后,南诗静表情终于再次管理失败,狂躁的再次把房间里的东西摔了一次,气撒完,又跟个没事人一样。

    夜里十点,奄奄一息的魏嫣然被扔在公路边,“杀手”扬长而去,而她在半小时后,被路过的好心车主送往医院救治。

    当晚,魏行洲赶往澳门。

    ……

    夜里十一点,沈千寻穿着睡衣按响靳牧寒的房间门。

    靳牧寒打开门,有点没反应过来。

    沈千寻的五官本就带点野性的艳丽,有七八十年代港风美女的妩媚明艳,旗袍一穿,又濯而不妖。

    头发披落的姑娘,更衬得皮肤雪白,唇瓣殷红,外人见不到的温婉慵懒。

    沈千寻笑了笑:“靳公子,求收留。”

    “阿寻,我这里只有一张床。”靳牧寒说。

    沈千寻顿了顿:“介意分我一半吗?”她并不排斥与靳牧寒同床共枕,相反,觉得理所当然。

    靳牧寒没说话,只是侧了侧身,主动让开一条道。

    沈千寻走到他面前,踮脚亲了他一口:“谢谢靳公子收留。”

    靳牧寒已经把客厅里的灯给关了,只留一盏照明的壁灯,他垂眸看她,眼里像铺着细碎的光,“阿姨跟你闹脾气了?”

    沈千寻点头,“恩,她想明天跟我回云城玩多几天再飞纽约,我拒绝了,然后仙女生气了,不想跟我一起睡。”

    她进了房间,空调开的很低,温度冰凉,床头柜的灯亮着,搁着一本书和一台手机,枕头立着,洁白的被子掀开一角。

    绕过床边,脱鞋,霸占了一半的床,眼角笑的弯弯。

    靳牧寒站在床尾,呼吸放的很轻,像怕惊扰了床上的美人儿。

    沈千寻其实很困了,一躺床,困意汹涌席卷,眼皮儿有一下没一下的耷拉,不知是不是那迷药的副作用,脑袋很沉。

    见靳牧寒迟迟不躺床,手撑在枕头,支起身子:“你不睡吗?”

    “睡。”

    床微微晃动。

    靳牧寒关了灯,躺下。

    陷入黑暗,沈千寻闻着那淡淡的雪松香,身子靠过去点,说了声晚安。

    靳牧寒沉声回:“晚安,阿寻。”

    沈千寻可以说是秒入睡,没会儿,呼吸平缓。

    靳牧寒的姿势没变过,一直是平躺着,没半点逾越,然,那缕缕幽香萦绕,做到不到心静如水。

    空调太低了,沈千寻盖着被子觉得冷,蹭两下,蹭到靳牧寒的怀里,手搭他腰上,冰凉的脚缠着他的。

    靳牧寒舍不得推开她,侧过身将她往怀里又带了带,软软香香,身体止不住的发热,他撩开她的发,在她脖子啄了啄,想饮鸩止渴。

    有一阵子没做梦的沈千寻又做起了光陆流离的梦。

    她站在一处高楼,四周是一片荒芜,黑压压的天气教人喘不过气。

    突然传来一声千寻同学,沈千寻寻声望过去,两个穿着校服的女生站在高楼边缘朝她笑。

    “你们是谁?”

    “你过来我们就告诉你。”

    沈千寻走过去。

    她们忽是笑了,拽住她一起坠楼。

    下坠的瞬间,感觉很真实,沈千寻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夜里,她的身体无意识的颤动,眉蹙起,心跳加快,呼吸乱了,但就是没醒过来。

    靳牧寒把她拥的更紧,在她耳边沉声哄:“阿寻,乖,只是噩梦,别怕。”

    他的阿寻再坚韧不拔,也并非无坚不摧,需要好好娇养爱护。

    良久,沈千寻才眉目舒展开来,心跳渐渐平稳,后半夜没有再做任何怪梦。

    次日,大晴天。

    沈千寻醒来发现自己睡到了靳牧寒怀里,像个树懒挂在她身上。

    她真不老实。

    沈千寻仰头,悄悄打量还在睡的靳牧寒,睫毛真长,皮肤光滑的像块白玉,她伸手摸了摸,下巴冒出了胡茬儿,有点刺。

    靳牧寒动了动,没睁眼,头深深埋在她颈间,耳鬓厮磨。

    沈千寻觉得有点痒,发出轻笑:“我吵醒你了?”

    “恩。”

    不止脑袋清醒,身体也是,一直。

    沈千寻揉了揉靳牧寒蓬松柔软的黑发:“那你多睡会,我起床。”

    她腿一动,靳牧寒轻轻闷哼,身体不准痕迹挪开,中间给出缝隙,但没放人。

    性感的喘息来的猝不及防,沈千寻感觉耳朵要怀孕。

    不是年少无知的小女孩,眼下什么情况,沈千寻恍然两秒便反应过来,男人早上都会有的起反应。

    她是不是该离远一点,靳牧寒会好受一点?沈千寻想着,身子想往床的另一边滚。

    “阿寻,别动。”

    沈千寻舔了舔唇,乖乖不动了:“牧寒……你不解决吗?”

    “不。”靳牧寒闷声:“洗太多次冷水澡对身体不好。”他不想洗了,想要她,身体如此强烈的发出信号。

    洗过了?

    沈千寻秒懂,她家靳公子的生理反应是因为自己,她还是低估了自己对靳牧寒的影响力了,爱的热烈的同时,欲也并驾齐驱。

    她软着声音:“那就别洗了,我可以帮你。”

    靳牧寒喉结滚了滚,他忍住想要把沈千寻揉进骨子里冲动,刚才那话也含有隐隐试探,暗示。

    他的阿寻根本不做任何思考便入套了。

    沈千寻知道他是想的,手作势要去碰他,靳牧寒抓住。

    “不要吗?”

    他眼睛暗红,缓缓说:“阿寻,我想了一晚上,现在碰不得。”靳牧寒又说:“申请保留下次,可以吗。”

    沈千寻说可以。

    然后,没想起床的人先起了床,脚步不稳的往浴室奔去。

    ------题外话------

    上架公告:

    一:今天中午12点整到凌晨12点在评论区留言,一个id号奖励30个xx币,逢六叠加奖励66个xx币,比如,6楼,66楼…

    二:留下50字以上150字以内的书评,奖励88xx币,长评166xx币。

    三:随机10位小可爱奖励177xx币(恩,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