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暖婚似阳 > 129阿寻你开心就好


    书房里,被掐住脖子的南诗静喘不过气来,她握住一个东西往魏行洲头上砸,一敲下去,头破血流。

    力道一松,南诗静推开他,“我良心被狗吃,你就有良心?”她冷笑,“咱们半斤八两罢了。”

    魏行洲是真的爱过她,正因为如此,得知自己只是被利用的一颗棋子才会如怒不可遏。

    这就是他违背人伦,抛妻弃女的下场,实在是荒唐,可笑!

    魏行洲睚眦欲裂,一巴掌又呼过去,这一次,他用尽全力,南诗静头被打偏,脚下站不稳,直接撞在桌子,东西框框当当的掉地。

    他阴恻恻的:“南诗静,我俩谁都别想好过。”

    …

    沈千寻到工作室,小青一脸欣喜,“沈总,你回来了。”

    沈千寻笑了笑,颔首。

    小青眼珠一转,旁边还有沈总的男朋友靳先生,斯文楚楚的男人身上带着疏离感,手里提不少东西。

    小青忙道:“靳先生,东西给我吧。”

    靳牧寒点点头,东西放上前台。

    沈千寻说:“这是在澳门给你们带的手信。”

    “谢谢沈总。”

    这时,沈千寻抬头问靳牧寒:“要走了吗?”

    靳牧寒恩一声,“现在不走,待会就舍不得走了。”

    嗷。

    沈总跟靳先生好甜呀。

    小青吃了一碗狗粮,还想吃。

    沈千寻挑唇笑了,“我送你坐电梯。”她牵着靳牧寒往外走。

    小青往门外看。

    电梯口。

    靳牧寒低头亲了亲沈千寻的的眉眼,“六点我来接你。”

    “好。”

    画面太美,小青再次仰天咆哮一声。怕偷窥的自己被发现,她收回视线,把手信拿去分给工作室其他同事。

    沈千寻带回来的手信非常大方,除了吃的,还有国际大品牌的护肤品,口红。

    靳牧寒又亲一口,这才转身进电梯。

    沈千寻在原地站了大概有半分钟。再回办公室,几个小姑娘朝着她比心心:“沈总,我们爱你,mua~”

    沈千寻失笑,好心情的:“心心反弹。”又补一句:“我只接受靳先生的心。”

    一万吨的狗粮砸下来,砸的她们猝不及防。

    工作室里的氛围一直偏向于轻松,又是年轻人,沈千寻挑进来的人,必须人品过关,少了勾心斗角,大家相处的和谐。

    沈千寻扫了一圈,“你们韩总跟周总呢?”

    小青说:“韩总跟周总都有客户要见,十一点的时候就出去了,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

    沈千寻不着急开会,她回办公室先打开电脑。

    期间叶文清上来过一趟,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要她签字。

    “网站大概多上时间可以建成?”沈千寻问。

    叶文清回:“一周或者半个月吧。”他坐在沈千寻对面的椅子,一穿西装,整个人的气场变了,“网上旗舰店倒是开好了,就差广告推广了,广告推广的计划书我已经发你邮箱,你可以先看看,没什么问题可以着手实施了。”

    “好。”

    叶文清比沈千寻回来的早,他七点的航班,大概十点到公司,非常迅速的进入工作状态。

    沈千寻签好字,叶文清接过文件:“有事我再找你。”

    工作室开会的时间过了,韩星初没有回来,周安宁也没有。

    沈千寻给韩星初打电话,那头,韩星初吸了吸鼻子:“千寻,我跟宁宁在警察局呢。”

    沈千寻怔了很短的时间,“你们出什么事了?”

    韩星初咬牙切齿的,“我接了个茶艺馆的生意,今天跟一个李姓顾客去门店转了一圈,谁知道那个顾客是个变态,看着斯文老实的,说什么只要跟我打一炮,就把设计交给我做,当下我就翻脸了。”

    “都怪爱情把我滋润的越来越貌美如花,那变态觊觎我的美貌想硬来,好在之前我就察觉不对劲给宁宁打了求助电话,我跟那男人周旋没多久,宁宁来了,把那变态揍了一顿。”

    韩星初想起当时的场面还心有余悸,周安宁把她吓到了,凶神恶煞的,一脚踢飞李姓过去,对方倒地吐血。

    可周安宁没有停手的意思,一拳一拳的往对方身上揍。

    韩星初从来没想过平时话不多,嘴边笑起来有个小酒窝的宅宁打起人来这么狠的,身上有杀气。

    看起来越文静的人,是不是都这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韩星初垂头丧气的:“要不是我在旁边拉住他,他估计要把人打成二级残废了,我感觉那人离残废也不远了。”

    “我觉得我自己也是个疯的,该死的觉得我家宁宁man爆了。”

    沈千寻问:“需要帮忙吗?”说实话,周安宁的表现挺令她吃惊,认识这么长时间,她一度以为他是个不谙世事的宅男,暖男。

    “要。”韩星初应的贼快,“对方不肯私了,说完告我家宁宁,我要给宁宁请云城最好的律师,钱不够。”

    对方如今躺在医院,周安宁已经处于劣势了,更何况,韩星初没有指证李姓顾客意图强奸她的证据,最多就是性骚扰,警方关他几天。

    可对方要是告周安宁,以那人的伤,一旦告成功,周安宁肯定要坐牢。

    沈千寻淡淡的:“你别着急,我找人帮你。”

    “谁啊?丹丹吗?”还是那位季大帅哥。

    “我男人。”

    ???

    靳公子?

    像是知道韩星初心里的疑惑,没等她开口问,说了:“靳牧寒有副业。”

    “啥?”

    “资本大鳄。”

    韩星初倒抽一口气,灵光一闪:“不会是北港集团吧?”

    “嗯。”

    韩星初:“……”就知道北港集团把生意送上门有猫腻。

    “他的身份你别往外传,靳家那边还不知道他是北港的老总。”沈千寻不是不信任韩星初,而是以防万一,怕她不禁然间说漏嘴,又怕别人会套她的话。

    想知道沈千寻跟北港老板的关系,想探他低的人太多了,“放心吧,我谁都不说。”

    “我给他打个电话。”

    “好。”韩星初说了谢谢,眼眶有点热。她飘回审讯室的时候,周安宁端端正正的坐着,很安静,处之泰然。

    周安宁抬头,见韩星初眼睛红红的,立马就紧张了:“你哭了?”

    “少来,又不是为你哭的。”韩星初叹气,“我就是觉得天塌下来有沈千寻帮我顶着,感觉很荣幸而已。”

    周安宁抿了抿唇,想说什么,又泄气了,眸色黯然,说了对不起。

    “干嘛跟我说对不起。”韩星初瞪他。

    “我没用。”

    “不不不,我宁宁帅爆了。”韩星初说,“你是我的英雄啊。”

    周安宁盯着她看了许久,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扑上去狠狠亲吻这个女人。

    他何德何能,能够成为她心目中的英雄。刚周安宁觉得自己不配,可他贪心了。

    沈千寻在最近通话里找到靳牧寒的电话,才嘟的一声就接通了。

    “阿寻。”靳牧寒的嗓音低低,从电话那头传来。

    沈千寻感觉耳朵有点麻了,“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好,你说。”

    “我有个员工进局子了,你帮我把人捞出来。”沈千寻开门见山。

    “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韩星初他们的事,沈千寻才问:“你现在在哪呢。”

    “在公司。”

    哦,在北港集团呢。

    沈千寻笑问:“不怕别人发现你的副业吗?”

    靳牧寒默了默才说:“阿寻,我只有在你面前才会漏洞百出。”

    沈千寻挑眉:“只有我才能逮住你的狐狸尾巴,开心。”

    靳牧寒笑,“阿寻你开心就好。”

    偌大清冷的办公室里,陈铭抬头看着天花板,等了大概三五分钟,靳牧寒才把手机放下,吩咐:“你现在走警局一趟。”

    “好的。”

    “把闻人易给我叫过来。”

    闻人易,北港的总经理。

    陈铭介入之后,原本不想私了执意上诉的李姓顾客在陈铭拿出一堆他过往犯罪的证据后威胁一通后,一脸难看的在律师的调解下,直接走私了的流程。

    下午两点,周安宁从审讯室里出来,一名警察对他说:“先生,以后就算保护女朋友也别这么冲动,万一把人打死了,你就得不偿失了,”

    周安宁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这时,有一个女声传来:“他犯什么事了?”

    周安宁回头,愣了一下。

    那警察没料到赵西音居然会过问,这可是他们公安大队的一枝花,“没什么事,就是这小子为了女朋友,把人打的快没了半条命。”

    周安宁回过头,愣了一下。

    闻言,赵西音只说了句:“以后可别这么鲁莽了。”

    周安宁恩一声,没什么表情。

    “赵警官,我已经警告过他了。”那警察说,又问:“对了,你这次跟大队去了缅甸,有没有什么收获?”

    “凶手已经抓回来了。”

    身后,韩星初喊他:“宁宁。”

    周安宁望过去,朝警察们笑了笑,去到韩星初身旁,拉着她往外走。

    警局外,陈铭见事情解决准备走人,韩星初老远的朝他招招手,“陈助理,替我谢谢你的老板啊。”

    陈铭抬手,举一个ok的手势,他可忙了。

    他们回到公司三点多,开会是在四点,会议开完,沈千寻说可以下班了。

    没到六点,靳牧寒来了。

    下班高峰期,车多人多。

    此时此刻,购物广场人流量也多的不可思议。

    靳牧寒把人牵紧:“吃什么?”

    沈千寻体贴他,舟车劳顿的,又忙了一下午的事情,不忍心靳牧寒回到公寓还碰锅碗瓢盆,所以,逛超市前,提议先吃饭。

    沈千寻思索会儿:“泰菜吧,这里有一家泰菜馆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