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暖婚似阳 > 131阿寻,你多看看我


    进了雅间,吴湘开口:“跟沈千寻一起的是靳家三公子靳牧寒?”

    季凛懒懒的掀了掀眼皮,沉闷的恩一声。

    “挺有手段的。”

    季凛:“……”唇当下抿紧,心里对吴湘的说法怏怏不平。

    吴湘自顾说:“靳南华这么多儿子,唯一宠爱的就只有靳彦冬,先前靳夫人的生辰宴会,皆传她儿子头上的伤是靳家三公子砸的,靳南华要将他剔除靳家,给何氏当上门女婿,后又改变了主意,成了五公子靳然景。”

    “靳南华无非就是怕自己这三儿子靳牧寒去了何氏,把何氏给掏空回来对付自己,所以才换了靳然景去当上门女婿。”

    季凛忍着,只轻嗤一声:“所以呢,这跟千寻有什么关系。”

    吴湘头头是道:“没有心机她会跟靳牧寒在一起吗。说起来,你跟筱家大小姐上回为了她还跟靳彦冬闹,你还揍他,要不是你爸爸出面替你担着,靳南华会那么轻易放过你?”

    把他揍了一顿叫担着?那不过是做给靳南华看,的实际上想给他来个下马威而已。

    吴湘苦口婆心的:“既然沈千寻已经有男朋友,你以后就别跟她来往了。”

    这才是吴湘最想说的吧,季凛无语,扯了扯嘴角,声音更冷:“少说两句,你身体不好,我不想跟你吵架。”

    吴湘没继续往下说了,拿起菜单,跟侍应生点起菜来。

    点好菜,侍应生出去了,从进来没说过话的季从业突然说话:“你早些年在国外玩车认识沈千寻,算算有七年了吧,结果你还不如一个中途插进来的靳牧寒。”

    就差没直说季凛没点出息,连女人都抢不过别人。

    季凛倏的握拳,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你可以谈感情,不过以后季家的少夫人,必须是我亲——”

    季凛打断他:“少拿你对待女人的那套用我身上,可以谈感情?你怎么不说直接养外面得了,就跟你一样。”

    季从业没说什么。

    反倒是吴湘先紧张起来:“季凛,你跟你爸怎说话的。”

    “难道不是?他背着你在外面跟一个女人有染十多年,妈你明明知道,还不管不问,不吵不闹,你这种的态度,我看他在外边还不止一个情人。”

    吴湘肩膀发颤:“够了!别说了!”

    季凛冷笑:“我偏要说,你以为我们不说,他心里就没数是吗?看的最清的就是他自己了。”

    “我最爱的女孩成了别人家的宝贝,我却连一句我喜欢她都没资格说,可不就是他害的吗。”

    “当年若不是妈你以死——”

    吴湘站起来,抬手就甩了季凛一巴掌,雅间里陷入一片死寂。

    季从业神色不变,泰然自若的往杯里倒茶。

    吴湘打了季凛,她又慌了,“小凛,妈妈不是故意的,今天说好一家人好好的吃顿饭,怎么就吵起来了。”

    吴湘一到服软,就爱这么喊他。

    “不吃了。”季凛舌顶了顶后槽牙,像是已经冷静下来,但已经不想再呆下去,起身欲走。

    “去哪?”季从业威严十足,“坐下。”

    “小凛…”

    季凛还是没留下,雅间的门啪的一声关上。

    吴湘满脸愁容,怔愣片刻,又回头在季从业面前替季凛说话,“从业,季凛他不懂事,你别怪他。”

    “他说的是事实。”

    吴湘脸色更白,没想到季从业会直接承认,桌底下的手交错在一起,绞的死死的。

    “你很适合做季夫人,所以不用担心别的女人会取代你的位置,也得亏你的持家有道,这么多年来才把季凛压的死死的,要不然沈知意那事,他怕是要去告发自己的父亲杀人未遂了。”以当初季从业的能力,倒不怕季凛闹,但依然会有点麻烦,吴湘却直接的替他解决了这点麻烦,说到底是季凛念及亲情,不够狠。

    听到那句你很适合做季夫人,吴湘就满足的笑了,也安心了。

    吴湘一直知道季从业在外面十多年的情人应该是他的初恋女友,她没见过,但那年轻的时候听说他女朋友很优秀很漂亮,文工团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分了手。

    吴湘听说他们分手便想尽办法接近季从业,她成功了,奉子成婚,一举成为季夫人。

    “从业,我只知道你们从政大多身不由己,是那沈知意多管闲事,怨不得你那般狠心。而且,我不贪心的,只要你不跟我离婚,我会一直做你坚强的后盾。”

    季从业满意的点点头,吴湘很乖,很听他的话,比起南诗静,她更适合做他的妻子,不过南诗静到底是他的初恋情人,在他心里,自然也有点地位的。

    没有季凛在,夫妻二人吃顿饭自然和谐,季从业不过是给吴湘夹块肉,吴湘脸上都能笑出一朵花来。

    中途,季从业去上洗手间,手机没带。他搁在桌上的手机震动响起。

    吴湘下意识看过去,瞄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号码,没有备注,可是,吴湘的第六感告诉她,这或许就是季从业的初恋情人。

    那串数字,吴湘默默记下。

    季从业上完洗手间回来,吴湘说:“从业,你有电话。”

    季从业低头看了一眼,没打回去,只说:“继续吃饭。”

    南洋公馆。

    南诗静手拿着冰袋敷脸,见电话没人接,陷入黑暗的那张脸越发狰狞又恐怖。

    ——

    超市里,靳牧寒推着购物车,车上已经放有不少新鲜的食材,他牵着沈千寻,问她要不要吃樱桃。

    沈千寻不在状态,想不通在泰菜馆时表现有些奇怪的季凛。

    靳牧寒停下来,又喊:“阿寻。”

    “嗯?”

    靳牧寒握她的手又紧了紧,浅眸暗了暗:“吃不吃樱桃?”

    “吃。”

    “草莓?”

    “吃。”

    “芒果?”

    “吃…”沈千寻愣了下,改口:“不吃。”刚才想事情想的有点入神,以至于把靳公子晾在一边了,“牧寒。”

    靳牧寒唇线抿的很直,拽着她在一排排的货架七拐八拐的,拐到最后一排的货架,他将人抵在货架旁边冰凉的白墙上,嗓音闷闷:“我不想吃醋的。”

    他不管不顾,捧住她的脸,唇压下去。

    这次是沈千寻让他不受控制的吃了醋,根本止不住。

    “阿寻,别想季凛了。”

    “你多看看我。”

    公众场合,沈千寻的心跳如麻,却舍不得推开靳牧寒,趁着喘气的空隙,说明缘由:“我看季凛好像过的不好,身为好朋友,没办法不担心他。”

    靳牧寒垂眸,“你可以打电话慰问他需不需帮忙,但不要再想他了。”他露出霸道独裁的一面,“在我身边,只能想着我。”

    沈千寻失笑,说知道了,她抬手,揉乱靳牧寒松软的黑发,“乖,不醋了。”

    头发被揉乱的靳公子不说话,轮廓线条已慢慢柔和下来。

    不远处的货架突然传来动静,靳牧寒寻声望过去,只见一名身穿制服的超市女员工手忙脚乱的收拾洒落地上的货物,眼神瞄过来时,靳牧寒立马把沈千寻摁在怀里,护的严严实实。

    女员工又慌忙垂下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其实她哄他家的小猫咪,小狗狗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尤其是她家二哈狗子,吃起醋来就喜欢嗷嗷叫个不停,每次都要她顺毛才肯原谅她这个狗主人。

    ------题外话------

    一到精彩部分前就会卡,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