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暖婚似阳 > 185许二公子到云城了


    七年前,最不走运的可就是那两名女学生了。

    一个因为看了不该的东西,不得不将其毙命。

    另一个,怪就怪在那天不小心碰见了他。

    小姑娘生的貌美如花,小小年纪发育的也好,稚嫩又多汁的,章一林可困不住体内的野兽,把人给办了。

    章永嘉的电话又响了。

    他接了。

    那头,传来嬉闹声,许庭尧浑厚的嗓音响起:“你去机场一趟。”

    章永嘉问:“二公子,你来云城了?”

    “恩。”

    速度可真够快的。

    “我去接您的话很容易暴露行踪,我派——”

    “不用,我不在机场,做做样子而已。”

    原来如此。

    许庭尧又下了命令:“明天带周安宁来见我。”

    “是。”

    某广场咖啡店门口,摆放不少桌椅,而且已经满客,年轻的男男女女相谈甚欢,双人桌椅,放着一杯拿铁,衬衫黑裤的男人长腿交叠,细碎的光打在锃亮的皮鞋上,脚边放着一个方型的行李箱,他带着昂贵手表的手漫不经心的翻阅着文件,唇角带笑。

    隔壁桌的英短有着金色瞳孔,那双眼睛,正不带眨的盯着许庭尧。

    许庭尧把文件合上,唇角笑意更深,却也渗人。

    原来那个叫靳牧寒的男人便是以文质彬彬的绅士形象去接近的沈千寻,偏,沈千寻吃他那套,对他的接近,毫无防备,无比纵容。

    “先生,你是一个人吗?”

    许庭尧抬头,看到的是一个抱猫的女人。

    猫冲着他喵了一声。

    许庭尧眯了下眸,一闪而逝的冷光。

    那只英短往主人怀里缩了缩猫脑。

    这个人类男人,就像一只强健的猎豹,有着最锋利的爪牙和最自动梦的狩猎姿态。

    许庭尧扬起微笑,很是和善:“恩。”

    “不介意我坐这吧。”女人含羞带怯的。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茉莉花香,许庭尧默了默,说不介意。

    女人便心花怒放的坐下了。

    不少艳羡的目光投过来。

    然而,她怀抱里的英短却使劲挠她的手臂,喵喵叫的抗议。

    “乖哦。”别耽误你妈咪我泡帅哥啊,臭喵喵。

    猫还一直叫。

    女人露出尴尬而不失礼的微笑,“抱歉,我的猫太闹了,没吵到你吧?”

    许庭尧喝了口咖啡,“你的香水很好闻。”

    女人眼睛一亮,羞答答的又笑了下。

    “可以告诉我在哪里买的吗?”

    女人下意识回答了。

    “谢谢。”许庭尧起身,便走了。

    人走后,女人歪头:?

    他么这男人让自己坐下是为了问香水在哪里买的?

    没到八点。

    饭局结束了。

    沈千寻在等靳牧寒来接她。

    叶文清喝了不少酒,代驾已经把他送回家了路上。

    很快,靳牧寒来了。

    沈千寻寒:“阿寒。”

    靳牧寒上前,把她的包包拿走,在她脸颊上啄了一口:“辛苦了,阿寻宝宝。”

    触感是温热的,而且很软。

    沈千寻唇角扬笑,主动把手递了过去,“刚吃饱,你陪我走走吧。”

    “好。”

    男人的手很凉。

    沈千寻想起白天时阿璇说过的时候,一时好奇,把靳牧寒的手抬起来细细的瞧着。

    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双会做饭的手。

    然而,这双手,却已经包揽所有所有的家务活。

    沈千寻又想起了洗碗机。

    今晚回去一定得买回来。

    不能再拖了。

    毕竟洗洁精伤手。

    “阿寻,为什么一直看我的手?”靳牧寒问。

    沈千寻莞尔,“白天的时候阿璇说去年春节你把厨房给炸了。”

    靳牧寒愣了一下。

    “是那个时候学会做饭的吗?”

    靳牧寒迟疑了下,说不是。

    “那是什么时候?”

    靳牧寒突然停住脚步,转移了话题:“阿寻,吃西瓜吗?”

    路边,有个老爷爷在摆摊。

    沈千寻点了下头。

    两人停在了摊前。

    西瓜很便宜。

    靳牧寒买了半个。

    老爷爷问他要不要削皮的时候,靳牧寒说要,但是自己亲自动手了。

    而且,靳牧寒有强迫症,切的每一块西瓜大小无异。

    老爷爷直夸他的刀法好。

    沈千寻就在旁边等。

    有一对高中生也来买西瓜,穿的正好是一中的校服,沈千寻瞧见,一下子晃了神。

    靳牧寒拎着切好的西瓜回来时,沈千寻开口了:“靳先生,你再陪我去一个地方走走吧。”

    靳牧寒太了解沈千寻的心思了,从她说走走的时候,应该是有其他话要说,况且,饭局的地方离一中不远。

    “一中?”

    “恩。”

    靳牧寒抿唇。

    沈千寻缓缓说:“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我原本以为等我夺回了ws再去管这件事,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了,池医生建议我多去以前的老地方走走,说不定能想起点什么。”

    “阿寻,不要去想。”

    沈千寻摇头,“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阿寒,你要相信我。”她看着他,郑重其事的:“有你在我身边,我相信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能挺过来。”

    “宝宝···”

    沈千寻:“你不陪我,下次我可偷偷去了。”

    靳牧寒果断改口:“我陪你。”

    走过几个借口,再上一个高坡,就能看到一中的正门口,高坡的两边,种着木棉花树,正门口对面有家奶茶店。

    沈千寻看着奶茶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她便多看了几眼。

    教学楼的灯还亮着。

    学生们在晚自习。

    门口有保安守着,外人不可进入。

    沈千寻还想着翻墙,不过侧门看守没那么严,保安也不在,不知道是不是正好赶上换岗的时间,两人很顺利的进去了。

    对于这个现象,沈千寻表示不太满意,安保看守不严格,太容易让坏人溜进去为非作歹。

    一中很大。

    沈千寻逛着。

    天很黑,路灯很亮眼。

    朗朗的读书声响在耳边,望着教学楼,沈千寻心目中瞬间有种时过境迁的异样感。

    渐渐地,熟悉又陌生的异样感斥着心头,但那些记忆,并没有因为来了这里而想起一丝一毫的片段。

    靳牧寒问:“有没有想起什么?”

    沈千寻说没有。

    “晚上真不该来这里。”沈千寻说,她应该白天来的,大晚上,朦朦胧胧,根本不利于记忆恢复。

    靳牧寒笑了下,“休息一会,把西瓜吃了。”

    “好。”

    两人去了操场。

    操场有学生打球。

    看到他们的时候,几个男生投来目光。

    沈千寻从他们眼里看到了惊艳和好奇。不过没多久便挪开了。

    对他们来说,学校每天会有外校的人进来已经习以为常,有的可能是之前毕业的学姐学长,为了缅怀高中的日子,特地回来缅怀,有的可能是外校的学生想来泡他们的学校的妹子,不过今晚这对,颜值史上最高。

    风徐徐的吹。

    木棉花香扑鼻。

    作为云城的市花,这木棉花真是随处可见。

    西瓜也很甜。

    三两下的,半个瓜被两人合力解决掉。

    靳牧寒拿出纸巾,替沈千寻擦嘴,又问她:“待会要进教学楼逛逛吗?”

    “会有老师执勤。”

    “发现了我们就逃跑。”

    “靳先生,你怎么突然这么积极了?”沈千寻仰着头,笑问。

    “来都来了,总不能让你抱憾而归。”

    那倒是。

    虽然没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一中给她的感觉也陌生,可陌生之中,又有些亲切。

    在不影响学生们学习的情况下,他们进了教学楼,不过很快出来了,又去了图书馆,食堂,不过仍然没什么帮助便是,沈千寻倒不丧气,她拽了拽靳牧寒的袖子:“我们回去吧。”

    靳牧寒柔柔的应好。

    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

    来电是陈铭。

    靳牧寒眸暗了暗,接了。

    陈铭说:“章永嘉出现在机场了,是来接机的。”

    章永嘉出现在机场,便意味着许庭尧的到来。

    靳牧寒淡淡的:“盯着。”

    陈铭应了声是,许二公子的庐山真满目,他非常好奇,在北湾,已经是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一个男人。

    再说,他们家老板对那位许二公子可提防着呢,毕竟对方觊觎的可是老板娘,而且,长达七年之久。不过,光盯着有什么用啊,你倒是出手啊。

    七年的时间干嘛去了。

    多学学他们老板,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这不,抱得美人归了。

    在没摸清对方实力之前,的确谨慎些好,不过他们家老板这还是头一回这样,感觉挺新奇的,以前可是谁都没放在眼里,有个强敌出来,果然带劲。

    沈千寻离得近,对他们的谈话内容听得很清楚,是说那个许庭尧已经来云城了。

    一中校门口对面的奶茶店,许庭尧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文质彬彬的:“来一杯珍珠奶茶,不要珍珠。”



    ------题外话------

    哎呀,要碰面了。。

    我没有把许二公子塑造的太好吧,怕你们爱上他,不爱男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