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坚果然能谋大事
    城南乐游圆,一处雅宅,平常里只见下人进出,不见有主人在家,左右之人皆以为此宅乃是哪位外放高官在京城的住所。却是左右邻近的住户,皆是小门小户,高攀不上如此人家,也就并不多管这家人的事情。

    今日这宅子中也未有什么反常,只是来了两车客人,一个车子头前就来了,一个车子入夜才到,倒也无人注意。

    甘奇在门外车架上等候,赵宗实一个人上前去敲门,身边连小厮都没有带。

    赵宗实敲门而入,随一个老仆直入一个小厅。

    小厅之内,果然就是韩琦,韩琦早已起身拜见:“老臣韩琦,拜见皇子殿下。”

    早上才出的诏书,晚间韩琦就把赵宗实约出来秘密见面了。这份敏锐的政治嗅觉,当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胆子也不是一般人有的。

    赵宗实也拱手大礼:“原道是韩相公,晚来恕罪。”

    “殿下请坐!”韩琦作请,屋内也没有伺候之人,酒菜极简,韩琦亲自给赵宗实递上筷子。

    赵宗实既来之则安之,落座之后,接过筷子,也不多言。

    韩琦开口问道:“殿下此来,隐秘否?”

    赵宗实点点头:“隐秘,只带一人随行。”

    韩琦眉头一皱:“事关重大,还请殿下恕罪。不知殿下带来之人是谁?可信否?”

    赵宗实没有多想,只道:“此人自是可信,本就是至交好友,而今更是我一家之人,是那新科的状元甘道坚。”

    韩琦闻言,正在给赵宗实倒酒的手便停住了,忽然起了一个笑脸,加问了一语:“殿下当真觉得此人可信?”

    赵宗实认真点着头:“必然可信,倚为心腹,可谋大事。”

    “大事?哈哈……”韩琦把酒倒完,又道:“倒也不知何为大事?刚刚及冠之人,又见过什么大事。”

    韩琦有些意外,意外的是赵宗实竟然把甘奇倚为心腹,对甘奇如此信任,还觉得甘奇可谋大事。在韩琦想来,倒也不知是赵宗实年少无知,还是甘奇年少无知,小年轻哪里见过什么叫大事?

    还有一点,韩琦今日,是来交好未来新君的,为将来打算。偏偏出了个甘奇在中间,这事情就有点问题了。

    赵宗实以为韩琦仅仅是怕自己做事不周密,便又解释一语:“韩相公放心,甘道坚不同旁人。”

    对于赵宗实而言,能得当朝宰相私下里帮衬,正是他现在最缺乏的助力。哪怕是韩琦能在皇帝面前多多说些好话,也意义重大。

    只是赵宗实没有想到韩琦这么谨慎,连送他来之人的身份也要问上一问。按理说韩琦不必问这种问题,今夜怎么可能没有人送他来,那送他来之人也不可能知晓赵宗实到底见的是谁。

    连甘奇,都没有想过韩琦会问这些,也没有想到赵宗实会直接这么事无巨细去答。甘奇头前只想着如何隐秘地把赵宗实送出来。

    “殿下不知人心,那甘道坚之辈,小小年纪,哪里见过什么大世面。并不能倚仗太甚,容易坏事,老臣今日请殿下来,所为之事重大,事关许多人的身家性命,殿下当多思多虑。大事者,沉稳谨慎为妙,年少之辈,不可倚仗过重。”韩琦今夜见赵宗实,本来是要表达一些看好看重之意,也表达自己对赵宗实继承大统的支持,如今这话题却到了甘奇身上。

    韩琦已经安排了一些对付甘奇的事情,转过头来又岂能与甘奇共事一主?甘奇是必须要除掉的,岂能让甘奇留在未来的皇帝身边?若是甘奇真得了未来皇帝信任有加,岂不是韩琦给自己的未来竖立了一个敌人?

    赵宗实哪里知道韩琦心中有这么多弯弯绕绕,依旧在解释:“韩相公放心,道坚当真不同旁人,是有大智慧之人,心性也是极好。韩相公今夜寻我,可有何事要说?”

    赵宗实没有在甘奇身上多纠结,因为他信任甘奇。此时赵宗实更憧憬的是韩琦能表达一些小小的态度,只要韩琦表达了一些态度,赵宗实回家睡觉都要安稳几分。

    韩琦看着赵宗实,眉宇一直不松,似乎也在考虑要不要把接下来的话继续说下去。

    思前想后几番,韩琦开口:“殿下受官家厚爱,仁德有加,品性纯良,如今官家已然下诏立了殿下为皇子,乃社稷之重寄托一身,老臣此来,便是想为江山社稷考量,愿殿下安稳,愿江山社稷安稳。只要江山社稷安稳,老臣便是赴汤蹈火也是应该。”

    赵宗实想听的话,听到了,连忙起身大礼:“韩相公为社稷之心,实教人感念肺腑,请相公受我一拜!”

    韩琦连忙去扶,说道:“都是应该,只愿国泰民安,都是老臣应该做的。”

    这大概就是政治联盟了,赵宗实为安稳,韩琦为未来。

    两人并无多谈,也不便多谈,只在一些态度之后,便作了别。

    赵宗实出门上车,快速离开。

    车内,赵宗实与甘奇说起了刚才的事情,却把韩琦看不上甘奇的事情给隐了去,便是怕甘奇听了不高兴。如今赵宗实是信任甘奇的,便也不想节外生枝,弄出个猜忌之意出来。

    如今的局面,对赵宗实而言再好不过了,身边有甘奇出谋划策,朝中有韩琦帮衬着。回去当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却是那乐游园里的韩琦,却并未急着走,而是还坐在原处,眉头深陷,口中喃喃一语:“甘道坚啊甘道坚,倒是比老夫还走得快,小聪明倒是有不少啊,事事都有你甘道坚……以往只当你是只苍蝇,而今倒要把你看成豺狼了。”

    当朝首相,把一个从七品的官看作豺狼,兴许也是甘奇的荣幸。

    却是这豺狼正在车上给赵宗实出谋划策:“兄长,如今朝中有韩琦,暂时算是稳妥了,但是还差一样东西。”

    赵宗实问道:“还差什么?”

    甘奇直言说道:“还差了危急时刻一锤定音的东西。”

    “道坚明言。”赵宗实有些着急。

    可惜了,赵允让死得早了一点,不然这些事情,有赵允让在,也轮不到甘奇如此操心。

    甘奇把手伸直,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这种东西,太过重要,那就是效死之心腹,万一有什么危急之时,血腥暴力总是最后解决问题的手段。皇城禁军之中,若是能有帮衬,那就像是一道保险一样。

    赵宗实看得甘奇的动作,吞了吞口水,久久不语,最后只说了一句:“道坚果然能谋大事。”

    但是谋是这么谋了,真要做起来,又是何等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