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第170章 战斗到最后一人也不能撤销番号
    王峰看着被他第三团替换下来的工兵营,一个三百多人成建制的工兵营,在这块阵地上与进攻的日军展开多次阵地争夺战。

    他们用自己的献血和生命捍卫阵地,哪怕剩下最后一口气,也绝不会放下手中的枪,更不可能放弃杀敌的最后决心。

    经过清点,工兵营现在还活着的不足一百五十人,真正还能拿起武器继续坚守在阵地上,与敌人展开殊死拼杀的士兵不足百人。

    大量的伤亡、大量的武器装备的消耗,已经将特别有战斗力而且是德械装备的工兵营,摧残的失去以往威风,惨烈的阵地战,打的士兵们已经失去了信心。

    王峰将还能继续参加战斗不足百人的工兵营,集中起来大声说道:“工兵营的士兵兄弟们,在我站的这个地方,躺着已经失去双腿和一条胳膊,至死都闭不上眼睛你们工兵营营长杜志国烈士的遗体。”

    围过来的工兵营士兵,在王峰的指挥下,沉默有序的从壮烈的杜志国烈士的遗体身边经过,每一名士兵的表情变得沉痛和愤怒、凝重起来。

    等士兵再次站定,王峰沉痛的说道:“工兵营的士兵兄弟,杜志国营长在生命最后一刻,请求我带领你们工兵营一定要坚守住阵地,而且要保护好你们,哪怕与敌人展开激战中牺牲,都不忘请求我好好地厚待。”

    工兵营的士兵听王峰说到这里,一个个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痛,嚎啕大哭的喊道:“我们杜营长不能死啊,他死了我们这些士兵以后可怎么办?呜呜呜,我们不想死,可也不能沦落成散兵游勇,与其这样,还不如死。”

    “工兵营的士兵兄弟们,我在你们杜营长最后的请求中,答应他照顾好你们工兵营的这些兄弟,从现在开始,暂时把你们工兵营隶属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第三团指挥,如果你们同意,我现在就......。”

    “你是谁?为什么要取消我们工兵营的番号,你这么做怎么对的起我们战死的杜志国营长?我们坚决不同意隶属于其他部队。”

    “对,我们就是战死做成鬼,也绝不会离开工兵营,你就不要打我们的主意来扩充你的部队。”

    王峰没想到工兵营这支部队,对自己的部队有着这么深厚得感情,难怪他们的战斗力这么强大,因为他们始终爱惜的是这个战斗集体,任何人都不会打垮他们。

    “工兵营的士兵兄弟们,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一支德械88师的下属部队,现在各阵地都在与日军作战,你们现在营一级的长官全部阵亡,连排级主官有的阵亡有的重伤不能指挥作战,现在你们要想活着,要想坚守阵地,要想保护你们工兵营的番号不被取消,那就只有暂时隶属于我,也就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事教官、教导总队第三团团长王峰的指挥。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等庙行战役结束,你们会带着工兵营的番号返回到隶属部队,到时我绝不会把你们强留在第三团,更不会借机收编你们。”

    工兵营士兵听王峰的名头这么大,就连他们的旅长都不够资格当上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军事教员,不禁心中嘀咕;现在第五军两个半德械师都在前线与日军作战,隶属于谁都是杀鬼子,倒不如跟着这个王峰,说不上还真能保住他们工兵营的番号。

    再是他们已经看出,增援的这个第三团,虽然人数不多可能只够一个连的兵力,但是他们的作战能力比起工兵营一点都不落后,尤其是手中的武器,比他们这个自以为傲的德械装备的部队,更为先进,而且每个人的武器弹药配备算是军中一流。

    假如、现在只能是假如,假如真被这样一支部队收编,也不是什么丢人的坏事,但保持工兵营的番号还是要必须坚持,决不能在杜志国营长壮烈连眼都闭不上,就丢弃自己的部队番号。

    王峰看工兵营的士兵不再为保留番号而大声嘶喊,这才口气严肃的说道:“我已经看出,你们暂时隶属于我第三团指挥,你们没有大的异议,好,为了迎接日军再次发起的进攻,我要重新给你们工兵营进行阵地整编,选出连排指挥官,接受新的任务。”

    经过快速调整,王峰将工兵营剩下能拿枪战斗的士兵,分为两个连,并重新配备了连长。

    为了叫这支英雄的部队士兵没有威胁感,并没有从他的第三团抽调任何人,插进工兵营新整编的两个连担任指挥官。

    王峰对新整编的两个连态度严肃的说道:“我现在就是你们的最高指挥官,在坚守阵地反击敌人进攻的战斗中,希望你们一如既往地服从指挥听从命令,一旦有怕死逃跑者杀无赦,对那些不听命令故意反抗扰乱军心者杀无赦,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工兵营这些士兵算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年轻的小白脸指挥官,看似斯文没有脾气,可说出的话句句带着杀气,看来要小心了,千万不敢小瞧了这家伙。

    王峰对选出来的两位连长说道:“我已经看出你们工兵营的武器装备,此时因为补充不及时,继续迎战进攻的敌人力不从心,现在我可以向你们提供一百二十支汉阳造,以及不少的子弹和手榴弹,你们这些牛逼的德械装备的部队,需不需要补充汉阳造?”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怕强制补充会引起这些用惯了德械装备的士兵吹毛求疵,事与愿违。

    两位连长互看了一眼,又对自己新编连队的武器装备进行清查,最后立正喊道:“报告王团长,我们需要补充汉阳造和子弹、手榴弹。”

    人就是这样,有狂傲资本不到生死紧要关头,谁都会牛逼的目空一切,现在这两个新编连队要想在阵地杀鬼子而不被鬼子杀,脸面算球,还是性命要紧,杀敌要紧,当即答应。

    得到武器弹药补充的新编两个连的士兵,脸上露出这次阻击战暂停后的第一次笑脸,因为他们又有了依靠,眼前这位年轻的指挥官大有来头,说不上以后还会时来运转,上一把军官学校深造,岂不是军人旅途中的一大幸事?

    王峰并没有马上把新编两个连派到阵地前沿,而是留作第三团的预备队,暂时休息随之等待接受命令,杀向阵地前沿,与日军进行最为凶险的激战。

    他把两位连长找到跟前问道:“你们的编制是工兵营,是不对是埋设地雷、炸药很有自己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