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水浒英豪传 > 第六十三章 打不赢就退
    宋军营寨前,鲁家军和宋军正撕杀的紧要时,刘延庆领兵赶到。

    王进挥刀逼退一名敌兵,他听到熟悉的喊声:“王进!”

    王进闻声回头,看到是刘延庆。他顿时露出欢笑。“恩相上船了吗?”

    “京城已经派出水师接应我军了,恩相让我接应。不要和敌军纠缠,撤!”

    王进听到,当即大声狂吼:“撤退!快随我撤退!”

    苦苦支撑的宋军听到撤退的军令,立刻转身跟随在刘延庆与王进的身后,朝着济河方向撤退下去。

    求生的渴望,让已显疲态的宋军士兵爆发出最后的体力,突破鲁家军的阻拦后,一路狂奔到济河边。

    这个时候栾廷玉、鲁达率领的兵马才赶到济河,鲁家军和宋军在济河岸边又爆发了一场激战。

    尽管鲁达第一时间就下令让栾廷玉领军以最快速度直奔济河渡口,自己也领军赶往渡口,但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宋军半数已经上船,再加上种师道亲自领军殿后,宋军背靠济河,就算相继赶到的各路鲁家军对宋军展开疯狂的冲击。最后,依然有将近7万宋军成功撤走,赶去东京了!

    ……

    一夜激战,天际间的启明星已经升起时,延续近一夜的厮杀终于完全停歇了下来。

    看着远去的船舰身影,鲁达骑在青牛上,纷纷不平的喝道。“该死的,被他们逃了!”

    朱武懊悔地抱拳喊道:“末将未能提前识破敌人地诡计,让敌人逃跑了,还请大将军降罪!”

    鲁达听到,摆摆手喊道:“算了!那种师道也是沙场老将,我军能逼地他弃寨逃跑,更不用说我军还留下了宋军4万多人,也算一场不小地胜利!”

    朱武还想再说地时候,鲁达喝道:“不要再纠结这件事了。就算让种师道侥幸赢了半点,但是战争还没有结束,战斗还还要继续。你还是多想想,怎样接下来我军该怎么样做的好!”

    听到鲁达的呵斥,朱武忙喊道:“末将知道了,定不会让再让种师道得逞了!”

    鲁达点点头,喝道:“回师休整三天,然后我军继续西进,攻打东京!”

    “是!大将军!”

    伴随着一声声的怒喝,那些被俘虏的宋军在鲁家军士兵的押解下,垂头丧气的向济阴的方向行进着。

    路过宋军的营寨,鲁达还特意观看了宋军的布阵。

    宋军营寨连日激战下,变得十分破烂。

    无数营帐被摧毁,只留下一片烧焦的木桩,碎木。

    营寨内随处可见的是被鲜血染黑的黄土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

    一路上见种师道安营下寨之处,前后左右,整整有法,鲁达抬头朝西面东京方向凝望起来,那里是狗皇帝的都城,也是种师道撤退的方向。

    他心里默念。“这次让你逃脱了,下一次定不会再让你得逞!”

    鲁达率领大军杀到济阴县,种师道领兵撤退,济阴知县吕凯根本不敢升起抵挡,看到鲁达大军杀到,他立马举县投降。鲁达依旧让吕凯担任济阴知县,管理治下。

    知县府衙大堂,送走吕凯,鲁达坐在主位,朱武从堂外走进,来到鲁达面前,躬身行礼喊道:“参见大将军!”

    “朱兄弟,是不是敌我伤亡的统计出来了?”鲁达沉身说道。

    “禀大将军,已经计算出来了。至此我军共击杀敌军3万1千余人,俘虏1万2千多人,我军伤亡7千多人,重伤6千多人!”朱武抱拳喊道。

    “哎~~!”听罢朱武禀报的战果,鲁达一声长叹。“这种师道果然不亏是名将,正面硬挡我军,要是不设计,只怕还难击溃此人!

    “大将军,我军虽未能尽歼宋军、击杀种师道,但依然击杀敌人将近4万余人,此战完全可称是大胜之役!”呼延灼喊道。

    鲁达收起脸上的遗憾之色,喊道:“本将只是一时之感,诸位不用担心。朱兄弟,现在种师道已经领兵平安退回东京,我军下一步该如何做?”

    朱武沉思了一会儿,喊道:“大将军,狗皇帝惊慌失措下,下令天下兵马入京勤王。现在东京云集了将近三十万大军。有这么多兵马在,又有东京这座坚城,我军要想攻克,难于登天。末将觉得,我军当撤兵!”

    “什么?”

    听到朱武提议撤兵,一众将军露出惊愕的表情。

    “为什么要撤退?东京就在前面,那些宋军都是乌合之众?”呼延灼大声喊道。

    “大将军,我军还有五万之多,根本不用畏惧那些宋军。只要攻克东京,那天下就是大将军你的了!大将军继续前进,末将愿当先锋,定会狗皇帝的项上人头砍下来,献给大将军!”栾廷玉对鲁达喊道。

    “大将军,史文恭只是率领五千兵马就将狗皇帝吓得不轻,现在我军有五万之多,跟不用说还有林冲等将军旗下兵马,只要兵临城下,说不定狗皇帝吓得就跪地求饶了。大将军这可是大好时机,万万不能错过啊!”秦明劝说道。

    ……

    听到一众手下劝说不要撤退,鲁达看着朱武。“朱兄弟,你劝说我军撤退,定然是心里有计策。将你的计策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是,大将军!”朱武抱拳喊道:“大将军,史将军领兵威胁东京。狗皇帝下令天下兵马入京勤王。这段时间内确实是聚拢了二三十万兵马,增强了东京的防守。但是这些兵马可都是客军,所携带的粮食都是需要京城来供应。二三十万兵马所需要的粮食可不是少数。要是大将军继续前进,狗皇帝就算再艰苦也会保证这些兵马的粮草。但是大将军主动撤退的话……”

    鲁达明白朱武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我军主动撤退的话。狗皇帝看到没有了威胁,会让那些兵马解散,返回原地?”

    朱武点头说道:“正是。这么多人,每日的粮食柴火的消耗就是天文数字。本来大宋的开支就大,只要看到我军撤兵,就算狗皇帝想留下来,那些文官都会劝说皇帝将大部分兵马都迁回原地。等到狗皇帝遣散了兵马时,我军再攻打东京。狗皇帝再下旨让那些兵马回师勤王。这样,宋军回来折腾必成疲惫之师。到时我军以逸待劳,定能轻松战胜宋军,攻克东京!这是末将之计策,还请大将军明鉴!”

    鲁达已经被朱武说动了,“好,就照你计策行事!我军明日就撤兵!”

    听到鲁达明日撤兵,朱武当即喊道:“慢!大将军,我军应该继续行军,紧逼东京!”

    之前说要撤兵是你,现在说要继续进军的也是你。

    你耍我啊!

    鲁达不善地看着朱武。要是朱武不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不介意狠揍朱武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