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恋爱吧,大首席官! > 074:炫耀
    第二天早晨,郑少琼醒来之时,就已经闻到了饭香,章珊珊做好了早饭,一脸担忧的给郑少琼量了体温道:“看来烧降下来了,估计过个一两天就好了。”

    郑少琼马上笑着道:“不过是个小感冒,多大的事儿。”

    章珊珊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那也要注意点。”

    “行了,早饭我已经做好了,你趁热吃点,我去学校了。”

    郑少琼闻言连忙点头道:“去吧,去吧,不用担心我。”

    章珊珊见此只好转身,不过,很快又回头道:“我昨天收留了你一夜,但是,今天你可不能在住这里了,镇上的旅馆也挺干净的,回头我给你定一个。”

    郑少琼一听不干了,马上道:“别啊--,诶呦,不行我头还晕着,不行头晕。”

    章珊珊见他一脸痛苦之色,赶忙过来查看,郑少琼继续装病道:“诶呀,我原本以为好了,结果,一起身,居然头晕目眩四肢无力,天哪,我是不是要死了?”

    一听这话,章珊珊的脸刷就变了,从来没有一刻这么严肃的训斥道:“你闭嘴,什么死不死的?以后不许说这话。”

    “我把早饭给你端过来,等你好点了在起来吃,等中午放学了,我在回来看你。”

    郑少琼赶忙答应,待章珊珊走了,他一个鱼打挺就起了身,生龙活虎的,哪里像有病的样子。

    吃过早饭之后,也不闲着,开始在院子里转,随后又跑去了何西泽的房间里转。

    看着墙上的那些个奖状,又看了看何西泽小时候傻傻的照片,笑嘻嘻的拿起电话就打了过去。

    此刻何西泽正在往他的心理咨询室走,刚进大楼,电话就响了,接起电话还没等开口,就听对面郑少琼懒洋洋的声音道:“喂,我说老何,年轻的时候挺嫩啊???”

    “啧啧,看看,这发型,哈哈---,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中二的时候。”

    ......

    接起电话,郑少琼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而何西泽的脸色稍变,随后眼神微眯,继续跟平时一样,就是声音稍冷一些的开口道:“你在我家?”

    郑少琼一听,更来劲了,笑的眉不见眼的道:“是啊,我就在你家,我昨天晚上就睡在这儿了。”

    “诶呀,不得不说,老何,珊珊真贤惠,早早的就起床做了早饭,对我是真的好。”

    “不仅做了早饭,还把早饭放在了床边,说真的,在我家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

    郑少琼这边吹嘘了一通,而何西泽的脸色则有些僵硬,声音也十分冰冷的道:“郑少琼---”

    郑少琼一听何西泽这么叫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十分得意的样子道:“诶呀,老何,不用这么见外嘛,咱们早晚是一家人的嘛。”

    “说不定过段日子,你的小外甥就会出生了也不一定呢,诶呀,好了不说了,我得赶紧想想中午吃点啥好,珊珊说我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了,挂了。”

    说完动作十分利落的挂了电话,而人则贱兮兮的笑了起来。

    而另一边的何西泽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就在这时,电梯响了,后面的人发声道:“你好,下电梯吗?要是不下电梯,麻烦让让。”

    何西泽这才回过神儿来,一看,九层到了,赶忙礼貌的道:“不好意思,我这就下。”

    下了电梯之后,来到了他自己的心理咨询中心,前台的小姑娘见到何西泽十分高兴的打招呼道:“何教授早上好。”

    何西泽点了点头,这时候,他的助理,也是个个子不太高,脸上有些雀斑的女孩子周静走上了前,跟着他边走边道:“何教授,今天咨客资料我已经准备好了,您看一下。”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已经到了,何西泽进来之后,坐在了沙发上,看了看资料道:“从咨客自述中,你觉得应该做哪些测试比较好?”

    周静虽然是何西泽的助理,当然也是他的学生,闻言,顿时精神一震,何教授这是要考她呢。

    于是,她眼睛亮亮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从咨客的自述中,我觉得她十分焦虑和不安,脾气十分不好,动不动摔打东西,而且,她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睡眠也不好,时不时的有轻生的念头,持续时间较长。”

    “咨客不是主动前来咨询的,是家人陪伴要求下来的,以前没有过咨询史,我觉得可以先给她做一个SCL-90,症状自评量表看下她的均分,筛选一下,如果大于2的话,根据实际情况在做调整。”

    周静刚说完,一脸紧张的看着何西泽,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何西泽淡淡的开口道:“进---”

    随后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孩子进了门,手里同样拿着一个资料夹,张口道:“何教授好--”

    何西泽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周静道:“笔录做的不够严谨,什么叫持续时间较长?要具体化到是三个月,半年,还是两年,你也知道,抑郁症的评估对时间是有严格要求的。”

    “还有,咨客自述焦虑不安脾气暴躁,是遇到特定的事物,迫使她感觉到焦虑不安,还是已经到了泛化的状态?而且,咨客有没有躯体性病变,有没有去医院做过检查,这些都是很有必要,要问清楚。”

    “不过,从初次咨询的信息来看,你的判断到也合理,躁郁症的机率比较大,先去做个SCL-90,待结果出来,在看看情况。”

    周静听完,并没有懊恼或者狡辩什么,赶忙虚心认错道:“是,何教授,我这就去。”

    说完站起身,鞠个躬就走了,周静走后,那个资料的戴眼镜男生上前,坐在周静的位置,把手中的资料递过去道:“何教授,我这个咨客有点麻烦,精神分裂症是很定了的,但是,我有些分不清楚,她是思维障碍,还是PTSD----”

    一上午,何西泽就在解答各种学生疑虑中度过了,而江弥音也转战在各种会议中,眼瞅着时至中午,可是电话居然没有一点动静。

    江弥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点开何西泽的对话框。

    “在干嘛???”

    打完了这几个字后,没有发,反而又赶忙删掉,随后,又打出了几个字,想来想,又删掉了,就这样,江弥音反反复复,好几次,还是没有发出去。

    随后,气呼呼的把手机拍在了桌面上,恰就在这时,电话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