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345章 围杀吕文康(四千大章)
        “是官府的兵船!”常年在河上跑的他们太了解各种船只的不同的了。

    话音刚落,便看到围过来的五条船上猛然站起密密麻麻的人群,各个身披铁甲手持弓箭瞄准过来。

    这批人便是王轩安排在这里的福州府卫所新军,足足八百人。

    “放!”

    “嗖嗖嗖嗖……”

    “放!”

    “嗖嗖嗖嗖……”

    八百人被王轩分成四队,轮流发射,所有人手持的都是一石半强弓,箭簇撕裂空气带着尖啸,瞬间跨越三十米的距离,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朝着五虎门的船笼罩而去。

    整条船才多大,从行船的十几个船夫,到吕文康等七人,面对这种密集箭雨根本躲无可躲。

    一石半强弓的杀伤力十分惊人,在如此密集的箭雨之下,即便是田伯光这种快刀也不敢说能坚持多久!

    当然,跑他还是能跑掉的!

    虽然到了四流以上,拨打雕翎已经不成问题,但,那也要看密集到什么程度,同时拨打三五个可能没问题,高手拨打十几个也没问题,但是更多那?

    “砰砰砰……啊!~”第一轮箭雨过后,十几个船夫已经全部毙命,第二轮开始,所有的弓箭都瞄准七人。

    吕文康七人惊恐万分,抽出腰间单刀背靠背疯狂舞动起来,啊啊啊啊,刀光汇聚成一片光幕笼罩在七人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把几人牢牢保护起来。

    噼里啪啦……弓箭不停射过去,被不停地拨打开来,瞬间,七人周围就堆砌一堆箭羽。

    “何方高人,还请手下留情!”吕文康焦急地看了一嗓子却无人理会,“我五虎门倒地有何得罪之处,还请名言,我等必然改过,还请放我等一条生路!”

    王轩冷笑一声,也不搭话,这八百人轮番射击,每人都可以快速开弓十几次,他倒要看看谁更持久一些!

    “呃……”

    刀光再如何密集也是难免有空隙的,七人接连有人中箭,好在他们都是三流高手,浑身布满内力的情况下弓箭无法射穿,可即便如此,被三棱透甲重箭射中,血液也跟不要钱一样流淌个不停。

    七人不停挥刀,气血本就运行的快,又没有时间点穴止血,中箭越多,流血越快!

    转眼之间第八轮发射完毕,七人之中猛地有一人栽倒,刀光顿时露出一个大缺口,其他人根本来不及合拢缺口,‘噗噗噗’弓箭入肉声接连想起,缺口处三人瞬间接连中箭。

    连锁反应,一旦出现缺口再想弥补哪里还有可能!

    噗噗噗……

    刀光越来越慢,中箭越来越多,直到王轩喊停的时候,最后几人的尸体连倒地都不可能,身上插满了箭羽连尸体都被支撑住了!

    直到最后,吕文康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袭击,一双眼睛瞪的圆圆的,到死都闭不上!

    王轩没再多看,吩咐人去收尸,自己则回了船舱,果然,没有二流以上的实力,面对精锐大军还是会被围杀!

    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一次实验,一次用敌人的生命来检测的实验,实验结果让他心有唏嘘。

    还是要尽快提升实力!

    大军收回,目标闽清,根据情报,在那里,还有五虎门二十来名三流高手,四流也有70多人,其他末流和不入流更多,总计不下五百人,这还是分出去很多人手在延平府的缘故。

    闽清县,城外,十里处,五虎门,驻地庄园。

    延平府1500人,衣衫陈旧,满是补丁,王轩扫了一眼他们手中刀枪,大部分都有些锈迹,摇了摇头,果然只能是摇旗呐喊,起哄架秧子了。

    福建都指挥司,4000人责好了不少,最起码衣甲齐全,刀枪锃亮,虽然队列散漫,但是起码的精气神还是有一些的,但在王轩看来依旧花架子,若是靠他们,五虎门的几百人一个冲锋便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唯独福州府卫所的3000人让其他人连连侧目,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这些是绝对的精锐。

    2000卫所新军,1000王轩私下训练的人也穿上了明军服侍。

    盔明甲亮,刀剑齐备,背有长弓,一个个身形魁梧,令行禁止的样子根本不应该是大明的军队!

    大明军人应该是什么样子,这里的人那个不知道?

    只看朝廷能发下来那不足三层的粮饷就知道了!

    而这福州府的人明显是被人资助了,而资助人不问可知,王轩王大老爷!

    可即便如此,也没人想过去告王轩一状,一来大家都是利益共同体,有这些军人在也能保护大家的利益不受损失,而且不用自家出钱,这天大的好事谁也不愿意破坏。

    另外一点,这事没法告!

    难道告诉皇帝,福州府卫所的人竟然能吃饱饭,穿全新的衣甲,刀剑齐备,足粮足饷?

    这特么不是应该的吗?

    每年朝廷花费那么多钱!

    可事实上,这事要是揭开,那从内阁、户部、兵部、吏部直到地方官员和边关将领,所有的人都要受到牵连,毕竟这七成的漂末就是进入了他们的口袋。

    这事,谁敢揭谁就死!

    都不用王轩动手,这个折子就绝对递不上去!

    就像现代,一旦XXX落马,马上十几年前的证据都出来了,难道是之前不知道?显然不是!

    当然了,消息上面该知道还是会知道的,但也就这么回事了,王轩家大业大的,只要他不扯旗造反便没人会多嘴。

    这就与当年宁王的例子差不多,在两江地区已经半公开的集结势力了,却也无人举报,不是大家瞎,而是不敢!

    你一举报宁王肯定造反,一个逼反藩王的帽子扣下来,那就是个万劫不复!

    这跟武将不同,武将是稍有僭越就可以扣他个造反的帽子!

    大军缓缓靠近,到了这个时候也就不用隐逸了,另一边,五虎门的人也发现了围拢过来的大军,立刻惊恐大乱起来。

    听到手下报告的五虎门上门主吕泰宁吓得脸都青了,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惊慌失措地带着一群护法冲出了房间。

    粗略一看,接近一万大军从四面包围过来,有道是人上一万无边无沿,吕泰宁嘴唇哆嗦地不停念叨,“这,这,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为什么啊!”

    朝廷出动大军包围,这是对付反贼时才会动用的,他们区区一个五虎门,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不止吕泰宁,其他人也都六神无主,慌的一逼,所有人都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过,会被朝廷派出大军围剿。

    一通混乱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吕泰宁的身上,作为一门之主,这时候就需要他下决定了。

    可特么吕泰宁这时候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若是跟朝廷的军队起了冲突,那就等于彻底造反,天下之大再无容身之处了,可不反抗就这么让人杀了……他绝对不甘心!

    脸色青红变化,片刻后一狠心,这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反正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不知朝廷为何要派大军围剿我等,但人死万事休,无论大家怎么想,今天都必须先冲出去,只要人不死,以后便还有机会!”

    这道理够简单,够直白,所有人听了纷纷点头,唯独这里面的几个卧底,开始悄悄聚集往边上靠近,他们早就得到消息,一会躲进房间里换好衣服,到时候摇身一变就成了大明官军。

    反正也没有人脸扫描一个个的识别,谁知道谁啊!

    吕泰宁下了决定,且不管是否正确,这时候,有决定就比没绝对好,一声令下,所有人各自掏出兵刃,在吕泰宁的一声呼和之下嗷嗷叫着朝大军冲杀了过去。

    王轩看着冲过来的五虎门人,立刻下令大军停止前进,吩咐福州府2000人上前,弯弓搭箭瞄准前方,待对方冲到八十步的时候,王轩一声令下。

    “放!”

    “嗖!”

    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箭雨爆射了过去,弓手不需要下次命令立刻飞速弯弓搭箭,这种密集射击根本不需要瞄准,只要对准人群瞎几把射就可以,射到谁谁倒霉,就是个拼运气的活!

    抽箭,弯弓,发射,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每天不知道要练习多少次,此刻便发挥了巨大的功效,十几秒时间,没人发射十轮箭雨。

    密密麻麻20000发箭矢朝着冲过来的五百来人覆盖下去,平均每人都要面对几十发射过来的箭矢,这对三流高手不算什么,对四流左右的人也可以勉强应对,但对于末流和不入流者,这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铺天盖地的三棱破甲重箭之下,能活着挺过来不到100人,其余全部倒在地上,身上插满了箭羽。

    即便这活下来的100人,完好无损者也就一半,另一半多多少少也中了一两箭,严重者已经丧失大半战力了!

    “弓箭队退!特战队上!”

    王轩一声令下,这2000人毕竟训练时间还短,发射一下密集箭阵不是问题,真正肉搏,对上这些高手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王轩可不会把这些好苗子浪费在之里。

    2000人立刻收弓快速向后退去,而海岛上训练的一千被王轩命名为特战队的人快速上前。

    转眼之间完成阵地的交换,此时,好不容易冲出箭阵的五虎门人才刚刚接近。

    “射!”

    王轩再次一声大吼,一千人掏出怀里的飞刀便射了过去,这可不比刚刚那些明军,连不入流的资格都没有,这一千人,基本都达到了末流层次,虽然算不上高手,可多少也都拿得出手了!

    每人在这一瞬间手都拉出了一道道幻影,转眼间扔出去七八把飞刀。

    “啊!!”

    这剩余的百来人怒吼着挥动兵器,可‘噗噗’的飞刀入肉声还是接连不断地传来,这么近的距离,飞刀的密集程度比弓箭更大,更加可恨的,王某人还让大家在飞刀上涂抹了麻药……

    当然,王某人的意思是怕中了飞刀的人会感觉太疼,涂抹了麻药的话就没事了,王轩这也是为了他们好啊!

    “卑鄙!!”

    一阵阵绝望地大吼声夹杂着惨叫声传来!

    吕泰宁关键时刻可没有一丝一毫心慈手软的意思,一把从身边拉过来一人档在身前,‘噗噗……’

    其他二十来名三流高手也有样学样,纷纷抓过来身边的抵挡飞刀,反正以这些家伙的伸手也是要死的,临死前还能为他们这些头领做贡献,想必死也瞑目了!

    这一轮飞刀过后,这百来人能站立的已经只剩下23人了,全部都是三流以上的高手,而且手里各自提着一具身边人尸体,尸体上插满了一把把飞刀。

    即便如此,这些人也不是完好无损的,身上多多少少带着一点伤。

    看到这副场景王轩便下令停了飞刀,带着田伯光和青红皂白两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是你!”吕泰宁一眼就认出了王轩,这么长时间,他也是见过王轩一面的,“为什么!为什么!”

    面对双眼血红面目狰狞的吕泰宁,王轩显得风轻云淡,“想知道吗?”

    “你说,即便要我吕某人的命,那也该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呵呵,我就不告诉你!”

    “你……”吕泰宁起的发狂,满头长发都要竖起来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恨一个人。

    别说吕泰宁,即便是身边的青红皂白和田伯光都觉得这会的王轩有些……欠揍了。

    “上,围杀!”王轩忽然一声大吼,带着身边俩人便冲了上去,呼啦啦,身后一千人围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死死把这二十多人围在中间!

    田伯光和青红皂白左右一分,挥舞刀剑便分别拦住六人,这一段时间的勤学苦练,青红皂白再进一步,已经抵达二流高手的境地,在加上辟邪剑法的诡异,堪堪可以和田伯光打成平手了。

    王轩冲在中间,脚下一个重重的发力,有种在腰间一抹,一把巨大的斩马刀出现在他手中,迎着阳光,王轩全身骨骼一阵炸响,斩马刀携带着无匹的威慑向着吕泰宁暴斩而下。

    “是你!”看到这把刀,吕泰宁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