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 给自己挖坑
 成远皱了皱眉头,盯着叶秋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只让你的人挖?”

叶秋很奇怪地说道:“当然啊,这不是我提出来的方案么,当然让我的人挖咯。”

成远凝声道“那我们干什么?”

叶秋嘴角一翘:“这里既然是你们的窝点,你们比较熟悉,你们当然就应该负责解决那些进来的警察,不然要是大家一起挖,挖到一半的时候警察冲进来,那不是把我们一锅端了吗?

不过你们放心,已经被我干掉一个行动小组了,他们不可能那么快开始行动的,1个小时的时间绰绰有余。”

成远和高峰的脸色一变,眼神变得阴沉下来。

这个家伙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对付那些警察,自然会有伤亡,而叶秋他们的人负责挖坑,到时候死的自然就是他们自己的人。

本来小萧和铁头就已经被这个神经病打伤了,他们能够行动的就6个人,要是再死伤那么两三个,就靠剩下的几个人还能够干什么。

成远和高峰对视,绝对不能够答应叶秋的这个要求。

“这不行!”

叶秋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语气很不好的说道:“那你们说怎么办?”

成远和高峰心里面一跳,握着手里面的枪紧张的看着叶秋,虽然看不到黑色面罩下他的脸色,但是仅凭声音就听得出来,这个家伙现在心情不好,生怕他再精神病发作。

“我们换过来,我们负责挖坑,你们对付那些警察。”

成远凝声道,“既然你们能够那么轻松的解决警察的行动小组,对付那些警察应该也不在话下吧?”

叶秋听到这奇怪地看着他:“你们挖坑?

我倒是没有意见,不过这活很累的,你们真的愿意?”

高峰低喝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们挖就我们挖!”

叶秋哈哈一笑:“靠!我真特么没有听过那么贱的要求,那好吧,换就换,你们不要后悔。”

说完一挥手,“把工具都给他们。”

朱阳几个人对视一眼,虽然不清楚这个家伙要搞什么,但还是把工具都给了成远他们。

“你们两个,马上把这里破开。”

成远对着那两个厨师说道。

那两个家伙听到这也没有说什么,走上前开始动手,虽然两个人干的是厨师,这种活还没怎么干过,但现在的情况总比在那个神经病手里面当人质好。

叶秋看着一群人开始动手,心里面嘿嘿一笑,嘀咕道:“看老子不玩死你们。”

想到这对着朱阳做了个手势,说道:“你带着几个人去外面戒备,有警察的人进来就干掉他们!”

朱阳嘴角一抽,带着其他人快步走了出去。

教室里面就留下了叶秋,谭云朵两个人,还有一群眨巴着眼,强势围观的小孩子,而成远他们现在也没有心情管这些小孩,所以也没有理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教室里面干的热火朝天,为了尽快逃出去,成远和高峰最后都跳进了那个大坑当中。

半个小时之后。

高峰满头大汗,扔下来手里面的工具,看了看身边挖出来的大坑,骂道:“他娘的!是不是这里?

已经挖了快3米了,怎么连个管子的影子都看不到?”

成远也累得满头大汗,听到这话抬头沉声道:“兄弟,你没有搞错吧?”

大坑上面,叶秋把脑袋探了过来,然后又拿出一份图纸比划了一下,肯定的说道:“废话!当然是这里了,你们再挖深一点。”

成远和高峰心里面狠狠骂了几句,但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卖力的干活。

叶秋嘿嘿一笑,拿着图纸看了看,过了一会儿说道:“对,再往南一点。”

“咚咚咚!”

“往北一点。”

“咚咚咚!”

十几分钟后,跳下坑的几个人都已经累得快要虚脱了,他们都是亡命徒不假,但是干体力活跟亡命徒有个屁的关系,这么几十分钟的活干下来,都已经累得够呛了。

那个小萧和铁头因为受了伤,倒是没有下去,而是从成远他们那里拿了两把枪在上面盯着,看起来是不放心叶秋他们。

成远见还没有挖到,沉着脸说道:“兄弟,你没有在骗我们?”

叶秋听到这话就不高兴了,骂道:“靠!我会骗你们?

老子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你们的了,你觉得老子会骗你们?”

成远想了想也对,只好继续闷头狂挖,可是渐渐的他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都已经快3米多了,而且整个坑都的面积都快超过5平米了,还是没有见到自来水管道的影子。

高峰也觉得不对劲,骂道:“靠!老子不干了!这个家伙肯定在骗我们!”

成远眼神阴沉,脸色变幻不定。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随后又传来一阵阵怒骂声。

“靠!死条子居然这么狡猾!兄弟们弄死他们!”

“biubiu!”

枪声激烈的响起,而是还在持续不断的响着,夹杂着小孩子的尖叫声,只是有些奇怪,这尖叫声不像是惊恐的叫喊,反倒有些兴奋。

没有多久,叶秋的脑袋从上面谈了出来,怒吼道:“靠!有没有挖到!那些条子冲进来了,我们这边撑不了多久,快点挖!”

成远和高峰脸色都变了,听到这话也不敢再怀疑什么,急忙带着小弟们一阵狂挖,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管道的影子还是不见踪影。

而渐渐的,上面的枪声也开始消失了,最终变得寂静一片。

“上面怎么了?”

高峰感觉到自己的双臂,都已经累得不像是自己的手了,瞪着眼睛看着上面,眼珠子干涩的转了转,他累得已经不想再动一下了。

成远脸色有些苍白,累得大口大口喘息,休息了一会儿猛地喊道:“兄弟!”

寂静!没有任何人回应,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们几个人,这种孤寂渐渐的让他们心里面滋生了一股不安感,而那股不安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