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第一姝 > 302、麦子
    ?这边袁伯驹借着说招赘,试探到他娘对小妹还是关心的,并没有因为小妹跟曾祖父母更亲近而跟她离心。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爹娘心思没歪,没有因为日子好了,他们相继有出息了就膨胀,不把曾祖父母放在眼里。

    袁伯驹看来,顾重阳也不是良配。

    他们家不是那等卖女求荣的人家,有多大碗吃多少饭,犯不着牺牲闺女跟他联姻攀附他背后的势力。

    确定了爹娘的想法,袁伯驹就有底气了,接着说:“小妹还小呢,现在就说这个早了些,这是以后再说,

    会不会做活,对小妹只是锦上添花罢了,再说小妹也不是不会做,我有时候看到妍娘还跟小妹讨教针法呢。”

    他倒不是给袁明珠脸上抹粉,说的都是事实。

    袁明珠只是懒怠做,不是不会做。

    袁伯驹:“娘说小妹懒什么的,我可不觉得,在老家的时候就不说了,只说我们刚来那会,小妹天天跟着我们上山,

    采了那么多草药,还找回来那些树木,后头又跟着曾祖父去卫所帮忙。”

    “还有给棉花育苗,也是明珠做的。”袁树帮着补充。

    细数数,袁明珠做的事情真不少,只是她没有照着杜氏希望的样子去做她想让她做的事,她做过的就被忽略了。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只愿意记住自己愿意记住的。

    经丈夫和长子一提醒,杜氏再也不能回避事实。

    看着她有些醒悟,袁伯驹才说到正题,把梁氏跟他说的那些说给他娘听。

    “……小妹也只是个孩子,看顾自己都力有不逮,还跟着大妹招呼客人,丢了发钗她应该也难受着呢!”

    袁树:“祖父说明珠的头发稀疏,发钗才容易脱落,让我带信让人给捎些桂花油给她用,肯定是小时候没奶吃,头发才那么少。”

    把杜氏听得眼泪汪汪的。

    又说:“她那手还肿着呢,今天还跟着下地了。”

    一说这个,杜氏的眼泪更汹涌了。

    想起她闺女的胳膊被麦芒扎得红肿。

    袁伯驹把该说的都说了,他娘应该能想明白了。

    只刚回到他们住的西厢房,就被她媳妇拽住,又说了桩糟心事。

    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

    “别声张,我先去跟曾祖父说说,看曾祖父怎么处置。”

    第二天一早,袁伯驹就到了后院,把这事跟曾祖父说了。

    袁明珠正在旁边,由着曾祖母给她的手腕上抹药膏。

    直接接了一句:“这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她这是有感而发,昨天樊嬷嬷才瞪了她,晚上就出了偷听的事,她这是越来越放肆了。

    人家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袁弘德听出她语气里的怨气,问:“她还干了什么?”

    袁明珠瘪瘪嘴:“也没干什么,就是有事没事就瞪我两眼。”

    陶氏一听,紧张的问:“怎么没听你说过?她还干了什么?”

    觉得他们这是引狼入室。

    “辰哥,把她送走吧。”

    怎么送?正如袁明珠说的请神容易送神难。

    就算是送,也不能撕破脸皮,得好聚好散。

    袁弘德:“先别声张,我尽快想个法子把她送走。”

    等袁伯驹都回去了,袁明珠还嘟着小嘴。

    不是她不想说,是她说了也于事无补,在没有完全之策之前,他们根本没有底气动人家。

    老婆子就是算准了他们不敢动她,才有恃无恐。

    有时候袁明珠都想恶向胆边生,直接把她捆了卖了再说。

    不过既然都挑明了,袁明珠就不怕是因为她曾祖父跟对方交恶了,挑拨道:“顾重阳也越来越大了,总待我们家也不合适,

    以往是他年幼,又无依无靠的,我们家暂时收留的他,现在有人找来了,于情于理我们再留着人都不合适了。”

    要送就干脆送干净,省得送走樊嬷嬷还会有其他什么妈妈姐姐的过来。

    只外头有人时刻盯着就够让人心力交瘁了,回到家还不能安省,被自己人刀口向内,实在忍得难受。

    袁弘德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事曾祖父会安排,你就别担心了。”

    又说:“今天在家里待着,不要去地里了。”

    不带她下地,昨晚回来缝的那对护腕不是白缝了?

    而且外头多好玩,谁愿意闷在家里?

    平日没人陪着曾祖母都不放心她和姐姐自己出门,最多就是搬个小板凳在门口坐着做个针线。

    最近牛家的三个混账儿子回来了,这项活动也被禁止了。

    最终袁弘德没拗过她。

    看得杜氏反省自己,怎么会鬼迷心窍觉得小女儿懒啊,她闺女多勤快啊。

    一时间一家人又和乐融融起来。

    又割了一天大麦之后,袁家的麦子能收割了。

    袁明珠姐妹被安排了在打谷场上看麦子,省得麦子被鸟雀偷食。

    当然,也得防着人偷。

    打谷场的位置就在冯家的西隔壁,当初分地的时候,几家的场地都在这里。

    袁家拒绝了跟牛家共用场地的提议以后,他们家还是紧邻着袁家收拾了一个打谷场。

    袁弘德见此情形,安排袁树把看粮食的棚子搭在了两家中间位置的角上。

    这个位置不仅能把两家的界限分得一目了然,视野还好,有人若是从隔壁过来他们能一眼看到。

    柳树湾自打冯家兄弟失踪,实际就只剩他们两家还种地,严氏整个人魔魔怔症的她家的地都荒废了。

    地里的草比麦子还多。

    麦田因为耕种时节的关系,草的种类不会很多,但是有一种野燕麦和荠菜,能在麦田里长得特别茂密。

    跟晋地不同,晋地的荠菜都不够挖野菜的人挖,别说麦田里,野地里的荠菜都能给挖绝迹。

    按照传统,任何能入口的食物,在中华大地上都没有泛滥成灾的可能,别说本土的物种,就是外来的没有天敌的物种,都能给吃成濒危。

    可这会还不行,没有人。

    冯家的地里满是荠菜和野燕麦。

    不知道是不是上头有人打了招呼,冯家的地荒废成那样也没有人过来询问。

    袁明珠姐妹拿了装针线的笸箩,坐在棚子里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看着麦子。

    割好的麦子被拉了来堆在打谷场里晾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