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958章 一个玩心极重的游戏者(3)
 林宜满脸无奈,“好好好,你最厉害,应大总裁全世界智商最高。”

“全世界不用,你心里最高就行。”

应寒年挑眉,眼中尽是邪气。

“你今天说了那么多把人震住的话,还猜测出有个隐形玩家藏在幕后,可你的心情好像还不错?”

林宜有些意外地看着他,知道这一路来两次都是被同一个人耍了,他不是应该生气么?

“你说错了?”

“哪里错了。”

“从我猜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不是隐形的了,他很快会浮出水面的。”

应寒年抱着她,眸中掠过一抹自负。

“所以,牧羡泉和汪甜甜是钓出那人的一个鱼饵。”

所以他才会开那样一个家族会议,因为鱼饵在这个过程中会被咬成什么样,没人知道,但这鱼饵从来都不无辜。

“等着,我钓一条大鱼给你看。”

应寒年勾唇。

林宜坐在他的腿上,听着他的声音,目光黯了黯。

“怎么?”

“我在想,这个幕后玩家很喜欢从牧家内部撕裂的玩法,上一次是牧羡光兄妹,这一次是牧羡泉,不知道牧羡旭还会不会被接触,如果被接触,我担心的是江娆。”

林宜说道。

她想的很多,也很远,她希望江娆就做一个开开心心的孩子,不要牵涉进任何漩涡里。

“我早些钓上大鱼,你担心的就不会发生。”

应寒年低沉地道。

闻言,林宜点点头,想了几秒,她伸手勾住应寒年,黑眸眼巴巴地盯着他,凑过去非常主动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应寒年盯着她潋滟的眸,娇嫩的唇,眸光深了些,突出的喉结上下滚动,“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可奸不能盗。”

应寒年道出他作为受害者的一个态度,很坚决。

“……”林宜黑线,他脑子里装的什么呢,她勾着他的脖子道,“我不奸也不盗,我想参与你钓大鱼的计划,陪你早点钓到大鱼。”

应寒年静默地盯着她几秒,道,“要不你又奸又盗也行。”

受害者退让了。

“……”林宜无语了,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好不好?

好不好?”

“你是说又奸又盗?

好啊。”

应寒年顾左右而言他。

“应寒年,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上次连家全是你的主意,我参与感太弱了,脑子太久不用很容易生锈的。

好不好?

好不好?”

她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腿上扭动身体,眼睛直勾勾的,尾音带着撒娇式的勾人。

应寒年的大腿被她故意地摩擦着,摩擦得整个人都僵了。

“咳。”

他轻咳一声,“我考虑一下。”

“好啊。”

林宜开心地笑了。

“我考虑完前,你……别停。”

应寒年色眯眯地盯着她。

“……”臭流氓!林宜无法直视他的目光。

……下午三点的精品超市里没什么人,货架前空空荡荡,地砖反射着头顶上方的灯光。

“哇——”女孩喜悦的清脆声音打破宁静。

一辆购物车极快地往前划去,轮子滚过平整的地面。

纤瘦的江娆蜷着双腿坐在购物车里,美丽精致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双手打开,像一只飞翔的鸟儿。

购物车渐渐停下来,紧拉着车子的牧羡旭在小丑服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伸手抹了一把下巴上的汗,透过面具看向车中的女孩,“开心吗?”

“开心,好像飞起来了一样。”

江娆冲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再来一次好不好?”

“我们先买点零食行吗?”

牧羡旭低喘着问道,呼吸有些不匀,伸手扯了扯身前闷热的衣服,衣服下也全是汗。

太累了。

也太热了。

他将自己全副武装,江娆看不出他的疲惫,很乖巧地点点头,抬头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指着一处道,“小丑王,我想吃那个巧克力。”

“好。”

牧羡旭直接给她捧下一堆。

江娆幸福得直冒泡泡,“小丑王你太棒啦,她们都不让我多吃呢,怕我胖。”

“以后每天早上我都来找你一起跑步,不会让你胖的。”

牧羡旭宠溺地拍拍她的头,拍完,他看向自己的手,隔着手套的抚摸是没有任何温度的。

他的目光黯了一瞬,很快又亮起来,推着她继续挑选零食。

“太棒了。”

江娆开心地道,“你知道吗,小丑王,你是唯一一个会一直陪着我的朋友。”

“……”牧羡旭陆续又拿了几样她爱吃的。

“姐姐有哥哥,她很忙,经纪人姐姐她们常常在我身边,可是她们都是说完话就在一边看手机了,我有时候想找人聊聊天也不知道找谁。”

江娆坐在购物车里捧着一大堆的零食道。

“她们都有自己的事,我没事,我可以一直陪着你。”

牧羡旭说道。

“嗯嗯。”

江娆开心得直点头,指挥着牧羡旭继续往前走。

这时的超市人很少,只偶尔遇上几个,见到穿着小丑服包得严严实实的牧羡旭时,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看到江娆时,都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

牧羡旭飞快地转过购物车,带着江娆离开。

购物车停到母婴商品区,江娆看到什么眼睛发亮,“停停停,那边那边。”

牧羡旭照着她说的地方过去,江娆从货架上拿起一个金发碧眼的精致洋娃娃,她伸手在洋娃娃脸上轻轻地戳了戳,仿真娃娃立刻发出婴儿的呓语声,“妈妈,抱抱,妈妈抱抱。”

“哇,好可爱呀。”

江娆抱着穿公裙的娃娃舍不得撒手,她转眸看向牧羡旭,“小丑王,你看,她叫我妈妈呢。”

牧羡旭站在那里,有金色面具遮挡着,江娆看不出他的脸上有多悲伤。

“你很喜欢娃娃吗?”

牧羡旭声音僵硬地问道。

“不知道,就是觉得她好可爱,裙子也好可爱。”

江娆笑着说道,忽然又问道,“你说做妈妈是什么感觉呀?”

“为、为什么问这个?”

牧羡旭整个人都如石头般站在那里,呼吸都是不畅的。

“我看姐姐做了妈妈后整天都好开心的,我不懂她为什么那么开心。”

江娆说道,然后耸耸肩,将洋娃娃放回去,冲着她摆摆手,“小宝贝,再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