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狂弃少 > 第493章 高手之殇(上)
        酒店房间里。

        苏昊坐在电视前,看新闻,听主持人以沉重悲伤的语调说“最新消息,军方确定飞机上的人,无一幸免。”

        嗡!

        茶几上,苏昊的手机震颤。

        苏昊拿起手机,接听电话。

        “尊主,我查验过所有尸体,无一幸免。”

        “好……”

        苏昊淡淡回应打来电话的人,即便一群老头子再三保证秦家男人必死,他仍派人去现场查验。

        把事情想到最坏,或未雨绸缪,或拾遗补缺,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否则他很难活到今天。

        他挂断电话,瞧蜷着的左手,五指慢慢舒展,手掌中间多了几十粒类似油菜籽那样的黑色种子,解决掉秦家,就该收拾七大氏族了,而这种子,是他从另一个世界带回来的,生长开花所产生的花粉,对血族而言是一种致命的剧毒。

        血族成员,哪怕是伯爵级强者,吸入一丁点花粉,血液便会受到感染,身体机能迅速衰竭,不过,在另一个世界,血族早就想出克制这种花粉剧毒的办法,使这种植物变得毫无用处。

        这个世界,却没有克制这种植物的东西,所以苏昊一点不担心七大氏族化整为零隐藏起来。

        龙门那边已做过实验,这种植物可以在地球环境中种植,易活,生长快,开的花极具观赏性,只要温度适宜,会不断开花。

        接下来,他只需把种子撒到世界各地,这看似很难,实则不难,他和龙门能调动庞大财力、人力,去完成这艰巨任务。

        况且花粉随风飘散,可至千里。

        最多一年,吸血鬼就无处可藏,趋于灭亡。

        兵不血刃解决对手。

        苏昊瞧着手里的种子,微微一笑。

        这种植物会率先在华国大面积种植,使吸血鬼无法踏足华国半步。

        “南岛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

        苏昊转脸问肃立在一旁的李铁。

        李铁躬身道:“已把您给的种子全部种在临海别墅周围。”

        苏昊缓缓点头,南岛,华国最南端旅游胜地,即便是到了冬季,也很炎热,适合各种植物生长。

        过两个月,种下的种子就会生长开花,到时候,他就能把老妈蓓蓓接回来,前提是,两人愿意回来,毕竟第一禁地如同仙境,还能增强体质。

        就在苏昊琢磨什么时候去接沈月华、刘蓓蓓,李铁的手机响了,李铁赶忙按静音键,生怕绕了苏昊思绪。

        接完电话,李铁神色变得凝重,躬身道:“尊主,北M那边出岔子了,纽城警方介入,导致我们的人一死三伤,朱莉也落在警察手里。”

        苏昊皱眉。

        警方突然介入,是朱莉不甘心做奴仆搞鬼,还是另有势力在推波助澜?

        “让陆铭查清楚原因。”

        苏昊吩咐李铁。

        李铁点头称是,退出房间。

        …………………

        纽城。

        北布鲁克林区。

        整座城市最危险的区域。

        犯罪率居高不下,帮派分子横行无忌。

        这一年多,身为龙门北M最大分堂堂主的陆铭,为躲避吸血鬼追杀,带着几个亲信藏身在一处房屋稠密的贫民窟之中。

        他们所住的地方,是栋破旧筒子楼的五楼。

        如今,神一般的尊主回归,之前把龙门逼入绝境的强敌要么惨死,要么吓破胆,陆铭仍住在这里。

        并非他留恋这处贫民窟,是还没来得及搬走,夜深人静。

        破旧公寓的客厅里,十几人围坐。

        与纽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造成人员伤亡,陆铭不得不召集分堂骨干开会,在座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

        背对着窗子的陆铭突然脊背发凉心生警兆,下意识歪身子。

        砰!

        枪响。

        陆铭肩头飚血,若非直觉敏锐,预感到危险来临,他已被爆头。

        “趴下!”

        血染衣襟的陆铭喊话的同时,飞身躲入墙角,还没走上修行路,只凭一身功夫,他可不敢硬扛枪子。

        十几个汉子都是习武之人,反应极快,潜伏在对面楼顶的狙击手想开第二枪时,已找不到目标。

        楼外,夜色凄迷。

        狭窄街道边,三个流浪汉围着火盆,诧异眺望不远处一栋楼房,就在刚才,这栋楼的楼顶传出沉闷枪声。

        下一秒,大马力发动机发出的声音又使流浪汉不约而同扭头望向被浓浓夜色遮掩的街道尽头。

        一个模糊轮廓冲出夜色。

        流浪汉这才瞧清楚,是没开大灯的警用装甲车,一辆接一辆。

        十多辆装甲车封锁破旧筒子楼。

        大批警察特警依托警车防暴装甲车,严阵以待。

        纽城警察局局长鲍尔,藏身一辆装甲车后,咬牙切齿凝望筒子楼。

        上午抓捕朱莉时,死伤数十人,本以为轻轻松松解决的一群小角色,搞得他灰头土脸,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这里。

        “这里很可能是嫌犯的巢穴,他们穷凶极恶,生擒不了就击毙,避免我们的人有死伤,这是上头的命令。”

        鲍尔拿起对讲机向下属传达指令。

        楼道里。

        十几名穿黑色制服的特警半蹲在503房门两侧。

        这些人仅仅是第一突击小队,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突击小队全在后边待命,曲折向下的楼梯,特警一个挨一个贴着墙举着枪,佩戴着各种拉风装备。

        在切断503房间电源一刹那,房门左侧的人踹开门,右侧的人往里扔一颗眩晕雷,俗称闪光雷。

        这种手雷可以产生爆盲现象,使人短时间失明,甚至丧失行动能力,黑洞洞的屋子,刺眼白光闪过。

        小队长做突击手势。

        戴红外夜视仪蓄势待发的蒙面特警冲入屋内,一进门的客厅一片狼藉,茶几、椅子东倒西歪。

        冲进客厅的重装特警举枪,保持队形,缓慢深入房间。

        门外。

        小队长贴墙等待。

        吱扭……原本敞开的房门冷不丁关闭。

        小队长吓一跳,呼叫队员,却无人应答。

        “我的队员好像都死了……”

        小队长喘着粗气反馈最新情况,参与行动的所有警方人员,闻听这消息,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对手穷凶极恶。

        今天到底会死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