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出场就无敌了 > 第十七章 化木术小成
        南明市七区,某个别墅区内。

    温广单手插着兜,晃晃悠悠走入一个四合院子,朝着门口的大汉点点头,目光一转就看到白色唐装黑色长裤的二爷傅冲山,正在那不紧不慢的浇着花,如同颐养天年的老人一般。

    “舅舅。”温广此时早没了路君见到他时的轻佻,反倒颇为沉稳。

    “恩。”傅冲山轻轻点头,在那将面前架子上的花浇完,才将洒水壶放到一边,在温广端过来的盆中洗洗手。

    “进来吧。”

    两人进了其中一间古香古色的房子,房间内充满了木香与墨香。

    房间中央墙壁上挂着一幅画,是个穿着古装的老者,一手背在身后,站在山巅向下遥望。

    两人坐在椅子里,傅冲山看了眼温广道:“这些日子,多学两门术法,别丢了人。这事弄的龙头脸上不好看,你要是不争气,那就是我没脸面了。”

    “舅舅小看我了。”温广顿时笑起来,带着少年的锐气和傲气,神采飞扬“那路君拿什么和我争?不过刚刚达到一星而已,还是个木系仙术士。”

    “功法,仙术,他有什么?一个孤儿而已。”

    傅冲山没再多说,老江湖谨慎,那也要看情况。不论从哪看,温广都没有输的理由,对温广的话,他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那路君长的确实好,龙头看上他了想要把小白脸,可也要看看其他人同不同意。”温广轻蔑道。

    “这话,不是你能说的。”傅冲山轻瞥他一眼。

    “是!”温广顿时神色一肃,不过眼中还带着不以为然。

    这又不是他一个人的看法,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这些日子少出去玩,好好准备一下。”

    “是!”

    ……

    一个月时间一晃而过。

    “吼——”

    金峰的虎式扑面而来,凭空便是一生炸响。

    路君不闪不避,直到最后才双肩一沉,身体一缩一展,手中短刀如同出洞的毒蛇一般,噬向对方咽喉。

    在短刀即将抹过咽喉的一瞬间,一只手挡在短刀之前。

    路君挨了一脚,在空中翻个身便平稳落到地上。

    “路哥好重的杀气!”金峰忍不住道,从一开始他就发现这个问题了,路君下手极为狠辣,不是咽喉就是后腰、心口、后心以及菊花?

    最重要的,路君出手攻击要害之时都有一股一往无前的搏命姿态。

    也就是自己比他高一星,还是炼体士……

    “杀气,重?”路君闻言琢磨一下,前身给自己留下的记忆,就是这样啊。“是这套刀法的杀气重吧?”

    金峰摇摇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应该怎么说,只得道:“刀只是手臂的延伸,路哥你想想,若是到了学院中和人切磋这么动手,容易惹出麻烦。”

    “我会注意的。”路君轻轻点头。

    “还一个月就比试了,路哥你不练练仙术?”金峰担忧道。

    “我心中有数。”路君摆摆手。修炼体术凝结果实与化木术,就是他的依仗,这些东西自然没法对其他人说。

    路君突然想起一事,有些好奇道:“一个月后的比斗,有人开赌局没?

    以前小说中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比试,免不了其他人的赌局。

    “没有。”金峰摇摇头。

    几乎没人看好路君,双方实力对比完全一面倒,怎么开赌局?

    “哦!”路君略微有点失望,要是有赌盘的话,没准他真会压自己一笔。

    没办法,“贫穷”这俩字如影随形,在伴随了路君的上辈子之后,还伴随着路君的这辈子。

    路君回了房间,从墙角的柜子里拿出最后一截生命木(伪),放在手中轻轻摩挲着。

    一个月下来,最后剩下的这点儿生命木(伪)上面都快盘出光了。

    一丝丝的生命气息漫入体内,路君感觉体内细胞的呻吟声更大了,仿佛亿万细胞同时发出喜悦的呐喊。

    “咔”

    当手中的生命木化作粉末之时,路君仿佛听到了自己体内传出一声轻响。

    一个月以来吸收到体内的生命木精华,此时终于从量变到质变。

    路君体表开始散发着嫩绿色的广泽,一层层如同树皮一样的花纹从体表浮现,蔓延至全身。

    在这个过程中,路君连动一下手指都很难,全身都变成了木头一般僵硬,只有眼珠还能在眼眶内转个不停。

    片刻后,那些花纹又敛入体内,路君感觉身体再次变得柔软起来。

    从手指到四肢活动一下,没有任何不适感。

    然而身体确确实实发生了一些变化。

    触摸一下皮肤,同样的柔软。

    拿出开刃的短刀在手臂上一切,虽然遇到点阻力,但仍然很顺利的切开,鲜血直流。

    然而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一阵麻痒过后,只十几分钟的时间,伤口便恢复了原状。

    路君运转化木术,再次用短刀一切,却如同切在木头上一般,花了些力气才将手臂切开,然而也只是体表一层而已,几分钟就恢复原样。

    而运转化木术之时,体表变得坚硬,身体活动却没受到任何影响。

    这让他觉得有些神奇。

    “哪怕没运转化木术,身体韧性和强度也有增加。运转化木术后强度比软木更高,但比起生命木本身硬度要差很多……生命木(伪)的加快恢复效果不受到运转化木术影响。”路君心中盘算一下。

    如今他化木术算是小成,达到了生命木本身百分之三十的强度。

    想要再进一步,就需要三倍的资源,三百斤生命木才能达到百分之六十。

    而一千斤生命木才能达到百分之九十。

    一瞬间,路君突然有些后悔,如果第一种化木选择小叶紫檀这种硬度不低,价格相对低廉的木材,自己在比试的时候有可能达到百分之六十的转化。

    不过这么做,只会降低自己的上限。

    从长远看,如今的选择没有错。生命木的硬度比小叶紫檀高出500,这已经不是个小数字。要知道不管什么,达到一定程度后想要提升一点的难度都很大。

    更不用说生命木(伪)最大的特点是其中的生命活力,提高愈合愈合速度。

    虽然这个正确选择的代价就是背后上千万的支出,路君想想都觉得恐怖。

    如果不想富婆快乐球,自己恐怕只有做好这个代言人,进一步提高收入。

    “以前我没得选择,但现在我想做个——有钱人。”路君一脸的深沉。

    挠挠头:“先洗个澡。”

    然而没两分钟,浴室内就传出了一声“卧槽!”

    路君目瞪口呆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小丁丁上那一圈圈的是什么?

    卧槽,年轮?

    年轮是这样的吗?

    一,二,三,四……十四圈?跟自己的年纪一样?

    “卧槽,果真是年轮!”路君张了张嘴,心里一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我就修个化木术,难道还要连年轮一起长出来么?

    而且还是长在丁丁上?

    路君发了半天呆,才匆忙站到镜前运转化木术。

    “还好,没什么变化。”路君看着镜中的少年,总算出口气。

    低头看看,仍然是哭笑不得:“我就当这是纹身了!”

    好在影响不大。

    毕竟路君不是遛鸟爱好者,应该没人能看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