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我给你说个故事
        杨行舟在深夜的小院之内忽然开口说话,屋内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才有男子沙哑的声音从屋内传出:“不错,我便是任慈,尊下何人?能闯过丐帮弟子层层封锁来到老朽这个小院子里,当不是无名之辈。”

    杨行舟轻笑道:“在下杨行舟,听闻任慈帮主被不肖弟子囚禁,因此特意前来探看真假,不知可否进屋一叙?”

    屋内安静了片刻,男子声音传出:“杨行舟?好,你进来罢!”

    房门被人从里面轻轻打开,一名轻纱蒙面身材绰约的女子站在房门处,对着杨行舟轻轻施礼:“杨少侠,还请进屋。”

    声音娇媚轻柔,虽然只是短短一句话,却给人一种回肠荡气之感,杨行舟遇到过不少貌美女子,但是像眼前这名只凭声音便能令人想入非非的女子这般,却也没有遇到几个,只有笑傲世界中的蓝凤凰在声音上可堪与其比拟,但是在身材上却又差了几分。

    听其声音,观其身材,感其气韵,杨行舟基本上可以断定面前这个女子的身份,这女子当是秋灵素无疑。

    在原著之中,这秋灵素在江湖上颠倒众生,无数英雄豪杰在她面前倾倒,美貌堪称天下第一,结果引来了石观音的嫉妒,给了秋灵素两条路,一条路是自毁容貌,一条路是被杀死,秋灵素选择了毁容,由此成为了丑八怪,后被任慈心肠感动,便与任慈住在一起,在任慈伤病的岁月里,尽心服侍任慈,两人的感情倒应该算得上整个江湖上最好的一对。

    在对面这女子轻轻让开之后,杨行舟迈步进屋,扫视四周,只见屋内摆设极为简单,除了寻常桌椅之外,便有一张简陋的木床,此时床上半躺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睁着眼睛看向自己。

    这老者的面色在昏暗的烛光下显露出不正常的青白,四方脸,蒜头鼻子,一对浓眉之下,是一双大眼,神情虽然憔悴,但仍掩盖不住一股发号施令上位者的威严。

    他看了杨行舟几眼,脸上露出几分茫然:“杨少侠,请坐。不知少侠师承何人?老朽几年不履江湖,没想到竟然出了你这等英雄豪杰。”

    旁边疑是秋灵素的女子端出一个果盘摆在桌上,对杨行舟歉然道:“深夜之中,没有热茶相待,杨少侠还请见谅。”

    此时民间尚无保温热水的容器,想要沏茶只能现烧热水才行,甚至要在火炉上煮茶才可,极为麻烦繁琐,杨行舟深夜来到小院,人家能端来一盘果子便已经不错了,真要是烧水沏茶,动静闹得太大,怕是会惊动山上的众多乞丐,完全没有必要。

    “我来又不是专门喝茶的,等将任帮主救出尼山之后,再喝茶也不迟。”

    杨行舟谢过蒙面女子,看向任慈:“我师承何人,便是说出来,任帮主也不会知道,不若不说。任老先生,我看你脸色不太正常,这是中了什么毒么?”

    说话之间,伸手转向任慈手腕,道:“我来给你号号脉。”

    任慈眼见杨行舟伸手抓向自己的手腕,本想缩手躲避,但念头刚生,手腕便是一紧,杨行舟出手之迅速远超他的预计。

    他是当世高手,此时虽然伤病在身,但是眼力仍在,身子微微一震,笑道:“杨少侠好高明的功夫。”

    杨行舟道:“功夫再高明,又怎能敌的过人心?”

    他说话间,三根手指在任慈手腕上轻轻重重摁了几下,道:“另一只手。”

    任慈将另一只手也伸出,杨行舟号脉之后,皱眉道:“这毒质有点意思,想要一时间祛除,还真有点不太容易。”

    旁边蒙面女子惊道:“真的是中毒了么?公子没有诊错?”

    杨行舟笑道:“我医术还是可以的,虽然不知道任帮主中的是什么毒,但他中毒的症状不会有假。”

    女子轻声道:“我就说不对劲,任哥,我说你被灵儿下了毒,你还不信,现在他都把你囚禁起来了,这下毒又算什么?你为何一直都这么容忍他?就因为你误杀了天枫十四郎么?”

    任慈眉头微微皱起:“灵素,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我欠了人家一条命,现在即便是死在灵儿手里,也只是报应循环,有什么好抱怨的。”

    他叹道:“人早晚都会死的,只盼我死后丐帮在灵儿领导之下,能够不失正道本色,九泉之下,我也能够瞑目了!”

    他说到这里,看向杨行舟:“杨少侠,老夫的身体自己清楚,中毒就中毒吧,就不劳你费心了。”

    抽回手掌,淡淡道:“我是情愿在尼山隐居,并没有被人囚禁,少侠好意老夫心领,天色这般晚了,此处留客大为不便,恕我不能远送。”

    他竟然要赶杨行舟走人,对自己的身体浑不在意。

    旁边女子急道:“任大哥——”

    任慈摆手道:“我倦了。”

    闭上眼睛,往床上躺去。

    蒙面女子眼中露出焦急之色,看了看任慈,又看了看杨行舟,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对杨行舟道:“公子,请回吧。”

    杨行舟嘿嘿笑了笑,道:“我这有个故事很有意思,事关天枫十四郎,任帮主要不要听?”

    任慈忽然睁眼:“什么?”

    杨行舟不理会任慈面上的惊讶之色,自顾自道:“二十年前,黄山世家和华山派结仇,黄山世家被杀的只剩下一个叫做李琦的姑娘,在中原无法立足之下,便东渡扶桑,以躲避华山仇人的追杀。之后遇到扶桑武士天枫十四郎,与天枫十四郎生下两个儿子后,又飘然而去。”

    任慈身子缓缓坐起,脸上神色不住变幻,沉默的看向杨行舟,凝神倾听,直觉告诉他,杨行舟恐怕会说出一些自己不知道的隐秘。

    旁边的蒙面女子也屏住呼吸,静静聆听。

    他们两人都清楚二十年前任慈和天枫十四郎的那一场比试,那次比试,任慈失手杀死天枫十四郎,一直都陷入了自责之中。

    他领养了天枫十四郎的幼子南宫灵,自觉对不住他,才会对他宠溺非常,他一直都抱有一种赎罪心理,觉得对不起南宫灵,才会对南宫灵悉心教导,甚至将他定为少帮主,便是明知今日杨行舟来此就是为了解救他们,任慈还是在为南宫灵考虑,不欲将这种丑事揭露出来。

    便听杨行舟继续道:“天枫十四郎在李琦走后,感觉痛不欲生,干脆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中原寻找他们的母亲,但是当时的李琦已经对天枫十四郎失去了兴趣,即便是天枫十四郎苦苦哀求,李琦也没有任何回心转意的迹象。”

    “后来天枫十四郎萌生死志,同时心中也生出了一种极大的野心,于是开始挑战当时的中原两大高手,先是被莆田少林天峰大师打成重伤,又被任帮主失手杀死。在他死后,留下遗书一封,恳请两位高手照顾他的两个儿子。两位高手自感惭愧,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便一人领养了一个孩子,悉心教导,养育成人。”

    杨行舟说到这里,看向任慈:“任帮主,你想过没有,当时的天枫十四郎为何只是挑战你和天峰大师?难道当时中原高手就只剩下你们两个不成?”

    任慈本来听到杨行舟说起这些事情时,脑子里已经沉浸于往事之中,精神一阵恍惚,听到杨行舟的问话,片刻之后方才反应过来,凝神道:“自然不是。二十年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乃是夜帝、风雨雷电武道六圣和铁中棠大侠等人,我和天峰师兄虽然也有点本领,但在他们那些英豪面前,其实算不得什么。”

    杨行舟道:“是啊,既然如此,那天枫十四郎为何放着这些绝世高手不挑战,反而挑战你和天峰这等二流高手?”

    任慈沉吟不语,杨行舟这般一说,便是他也感觉到这件事有点不对劲,若是天枫十四郎真想要挑战中原高手的话,大可以向夜帝、铁中棠这些高手挑战,没有必要找他和天峰。

    他看向杨行舟,心中生出一个隐隐约约令他胸口发闷的念头:“他之所以挑战我们两个,主要是想要我们两人收养他的孩子?”

    杨行舟笑道:“当时铁中棠和夜帝等人哪一个不是绝世高手,天枫十四郎为何不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他们这些人?嘿嘿,因为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人精,都不是烂好人,天枫十四郎的野心根本就瞒不过他们,所以他不敢冒这个险。”

    旁边秋灵素道:“野心?天枫十四郎有什么野心?”

    杨行舟嘿嘿笑道:“他的两个儿子分别被少林高僧和丐帮龙头收养,日后成材,便有极大的把握成为这两个大派的掌门,若是他们兄弟两人真的将丐帮和少林这两个大派掌控在手,用不几年,整个中原武林便成了这两兄弟的囊中之物,届时他们的母亲李琦再与他们联手,如此塞外势力和中原武林连成一片,这股力量天下还有谁人能敌?”

    任慈失声道:“这……这怎么可能?天枫十四郎死的时候,他这两个孩子都还小,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秋灵素却问道:“李琦姑娘在塞外?她在塞外难道有很大的势力么?”

    杨行舟叹道:“小?有多小?天枫十四郎的大儿子在当时已经七八岁了,此人早慧,早就得了天枫十四郎暗中传给他的伊贺谷忍着秘术,将生父被杀之事埋藏心中,二十来年不动声色,但只是这份隐忍之心,便是非同小可,一旦爆发出来,不知要死多少人。任帮主,你觉得天枫十四郎被你误杀,因此你才觉得惭愧,可是天枫十四郎就是利用了你这种惭愧心理,才借你之手,培养了他的儿子。他人虽死了,阴魂却不断壮大。你觉得你对不起他,岂不知人家在坟墓中正在对你和天峰嘲笑。”

    他说到这里,看向秋灵素:“昔日黄山世家李琦姑娘,就是现在的石观音。”

    秋灵素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声音颤抖道:“她是石观音?我……”

    她现在之所以黑纱罩面,就是被石观音以毒水毁了容,终生对石观音抱有极大的恐惧之情,却没有想到,那个恶毒的石观音,竟然就是天枫十四郎的妻子,南宫灵的母亲,昔日的黄山世家的李琦姑娘!

    想到南宫灵便是李琦的儿子,而李琦却毁掉了自己的面容,而南宫灵却被自己和任慈养大成人,秋灵素心中之痛楚愤恨,实在是难以形容。

    屋内再次安静了下来,只有任慈的呼吸声不住加重,喘气声越来越粗,忽然吐出一口浓痰,抬头看向杨行舟:“杨少侠,可能将老夫两人救出尼山?你说的我虽然不怎么相信,但事关天峰老友和武林安危,这件事我不能不管,杨少侠,你可有脱身之策?”

    刚才杨行舟让他走他都不走,现在却主动想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