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骑砍风云录 > 第一百七十章 奇怪的德古拉
    凛冬城里最厉害的亡灵已经陨落,余者皆就不足为虑。

庞贝幸存的随军法师以火系为主,做不到升空挑战龙兽。但对付地面上的僵尸武士,他们可得心应手。至于数量更庞大的行尸,面对正规军也很难造成威胁。

随着亡灵天灾渐渐平息,天蒙蒙亮的时候,贝德里克率队又重新跟李察汇合。忙活了一整夜,他的下属大多都人困马乏,但王储本人却兴致勃勃精神头不减。

“你看到没有,亡灵龙被人给弄死了。”

“看到了。”李察敷衍地点点头。

贝德里克咂咂嘴啧啧称奇:“漫天雷霆如雨落下,巨兽骑士孤身拔剑向亡灵恶龙发起冲锋。剑锋所指,连龙也无法抵挡,众目睽睽下被斩杀——”

“这一幕可真是堪称史诗,吟游诗人们一定会不厌其烦地传颂到一百年后!”

“是啊,真不赖。”领主大人打了个哈哈,老脸臊得通红。要不是现在阳光还比较黯淡,一准得被看出异常。

“你知不知道那个巨兽骑士到底是谁?”贝德里克神神秘秘地问道。

“不知道啊。”李察脸上露出一丝恰如其分的好奇。如果被不明真相的人看到,绝对会笃信这事跟他不可能有什么关系。

“真不是你?”庞贝王储的目光里充满怀疑。

“当然不是!”李察看着他的眼睛,两手一摊满脸真诚,“我哪有那个本事。”

“就咱俩这交情,怎么还一句真话都没有。”贝德里克翻了个白眼,鄙夷地说道,“伊瓜因在天上看见过你,早就传得满大街都知道了,还跟我装。”

“这货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以后你可以在队旗上纹个双剑交叉的龙头了。”贝德里克羡慕到近乎嫉妒。

巨龙实力顶尖而且能打能走,面对它们哪怕能全身而退都是种巨大的荣耀,更遑论亲手“屠龙”这种壮举。整个庞贝远征军的凛冬城之战打得并不好看,刚开始被守军弄得灰头土脸,后来又被亡灵弄得灰头土脸。

在这种背景衬托下,就愈发显得一个屠龙勇士有多出彩多难得,贝德里克做梦都希望主角是自己。

“已经纹上了。”李察在后勤马车上抽出一条红色布卷扔给他。

贝德里克展开扫了一眼,还是那巴丑巴丑的开膛手图案,硬是没找到龙头,“在哪呢?”

“这里。”李察指着左下角,一个不到巴掌大的黑色双剑交叉龙首可怜巴巴缩在角落,存在感极度稀缺。如果不是李察特意指给他,贝德里克还以为那地方沾了块泥巴。

“你怎么不纹个大号的?”他看李察的目光仿佛是在看智障。

屠龙这种实打实的荣誉,甚至比黄金更坚挺,传承几代人都不会贬值。好好经营的话,“屠龙者”之名能带来难以想象的收益,可看高山堡领主这种随意的架势,他分明没十分在意。

领主大人回应时语气堪称风轻云淡的典范,一句话噎得贝德里克半天没吭声:

“那以后再屠龙不就纹不开了吗。”

贝德里克愣愣地连续眨巴了很多下眼睛,深吸一口气竖起大拇指说道:“高,实在是高!”

“西多夫他们呢?”李察一直没看到那些斯图亚特人。

他觉得这次的凛冬城亡灵灾难中,不少事都显得很蹊跷。比如说为什么城内几十万居民会无声息中转化成行尸,比如为什么亡灵龙会追着他不放,再比如说能够覆灭守军的亡灵为什么实力平常。

他感觉这里面肯定藏着不为人知的内幕,一直想问问那次变故的亲历者,可惜昨晚时间匆忙,没来得及。

“西多夫大人去见总帅了。”贝德里克端起随从递来的热茶啜了一口,“对了,平托将军还说要见你,赶紧去吧……这什么破茶怎么还有桂皮!”

李察打了个响指,立刻有几位仆役看准眼色聚拢过来,替他整理衣甲和脸庞上的污物。毕竟要见的是庞贝军总指挥官,保持仪表是基本礼节。

“德古拉呢,跟我一起走一趟。”

李察对自己的情况心里门清。

他自己每天辉力涌动最多只有十五分钟,奇丘的变身也只能持续半个小时,堪称一对奇妙地组合。这十五分钟之内,对上巨龙他们也能打一打,比龙骑士还龙骑士。但等十五分钟一过,就只剩下抱头鼠窜的份。

作为没什么跟脚背景的新人,出过风头之后,绝对要提防明捧暗整。领主大人现在就很担心被戴上一个屠龙勇士的高帽,然后整天分派一些高难度任务给他。不得不说这种想法虽然比较阴暗,但并非没有可能。

带上德古拉,万一到时候有人问起“飞行巨兽”是什么来头,他知道整个前因后果,也能帮忙遮掩。

“抱歉,大人,我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德古拉脸色极其苍白,抬头看了一眼地平线上刚露出边角的太阳,立刻像被耀到一样赶紧阖上眼皮。

“行,那你好好休息。”李察点点头没太意。

毕竟几乎可以算死过一次,有些不舒服再正常不过。此外命运魔石的副作用大概开始在他身上显露,肯定也很难适应。

“是,大人。”

一缕金色波浪卷发从德古拉鬓角垂下,在他苍白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华美。他微微躬身,仪态优雅而完美,从最刁钻的角度观察都无可挑剔。如果不是吹毛求疵的完美主义者,绝对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就是有些……阴柔。

跟以前相比,他的五官仿佛稍稍产生了一点细微变化。

这种变化幅度不大,乍看几乎难免忽略。但倘若多看两眼,不难发现五官的细微变动,已经让整体气质彻底颠覆。

以前的德古拉也属于俊朗范畴——那种军人式的硬派俊朗,犹如刀削斧凿满是阳刚气息。

而现在的德古拉虽然仍旧俊美,却仿佛是位病态的、癫狂的、垂死的美人,犹如一朵盛放到快要腐烂的火焰玫瑰。在浓艳的色彩粉饰下仍旧斑斓瑰丽,却无论如何没法阻止走向朽坏。

不过李察没看到这些,周围替他整理仪表的仆役太多,难免遮挡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