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剑神 > 第0234章 漫天黄沙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广场上,除了凌三公子几个人之外,没人注意飞进图中的田浪。因为陆徐飞进黄沙图中的武者实在太多了。



    只有主席台上,有一双锐利无比的眼睛盯着田浪的身影。在他进入图中之后,他的正面形象一下被传到了某块墙上。几名身着各色衣服的圣心境巅峰武者都死死的盯着田浪的样子看了好久,这才果断的飞进,进入了黄沙图中。



    田浪这边,感觉自己像是从云层中坠落一般,根本看不到外面的任何东西。下方侧是一望无际的黄沙,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



    当他落到一座沙丘上的时候,身上突然一沉,居然发生了重力变化,比起正常的空间,至少强了十倍。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头顶的白云蓝天,立马就变成了火辣辣的骄阳,晒到身上都有种叮人的感觉。



    “这下有麻烦了!”田浪念叨了一句,十倍重力虽说不至于飞不起来,但却比正常情况之下慢多了。最麻烦的是这火热的太阳烤得人头晕脑胀的,灵力消耗绝对比平时要大得多。



    若是身上没有足够的水,在这样的环境中坚持十天,绝对不是轻松的事情。况且还要努力运动,去抢夺别人的令牌,这第一轮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过。



    田浪努力的飞了起来,大概只能离地三丈左右的样子,想要再高已经飞不上去了。这是灵宝本身对他们的控制,谁都不能例外的。



    “先往前面走,最后能找到一个背荫的沙丘,等太阳下山了再往其它地方去。”田浪观察了一下太阳的方向,向沙丘的背面飞去。



    平时几息时间就能飞到的距离,田浪却是花了半刻钟的时间,身上更是出了身的大汗,这里的热度居然比岩浆都还要恐怖,明显是黄沙图带着道韵的压迫所至。若是正常的阳光,以田浪的身体强横程度就算气温达到五百度,也不会感觉这么热。



    田浪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安静的躺在沙丘的背荫面,总算感觉凉快了一丝。



    然而田浪闭目养神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感觉头上嗖嗖作响。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两名武者居然从不同的角度向他这边砸了下来。



    “卧槽,好歹也是精英级的高手,这么不经折腾?”田浪感觉这二人的身体明显不受自己的控制,跟从空中自由落体差不多。



    还好他们的下落点并不是正对田浪来的,初步判断,至少离他还有好几丈远的样子。



    田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们下落,半点没有要动的意思。



    轰……轰……



    两人先后砸到了黄沙里,就跟钻地老鼠似的,直接没入黄沙之中去了。只留下两个直径四五尺左右的圆洞,也不知道下面是不是空的。



    田浪正准备过去看看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身体下面的黄沙一震,整个地面直接往下陷去,这速度连田浪都反应不过来。



    “卧槽……”



    田浪只来得及骂了两个字,就跟着黄沙往下滚去了。更让人郁闷的是这一面沙丘更跟着垮塌,半边沙丘的黄沙都朝这边扑了过来。



    田浪几次向往上冲,都被头顶大量的黄沙压了下去。等这方圆百丈的沙丘恢复平静的时候,早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了。



    这里连最基本的地形都发生了变化,田浪几人都被埋进了黃沙之中。还好他们都是相对高价的武者,若是合生境以下的武者,百分百没有活着出来的机会了。



    田浪就象泥土中的蚯蚓一般,努力往上钻,果然发现越是往上,越是困难,仿佛有座大山压到他的头顶上一样。反而是往下容易了许多。



    “下面是空的,或许有什么空旷的地方也不一定。”田浪一下反应了过来。若非下面的地形,他也不会受到池鱼之殃。



    憋着一口气,田浪向下挖了十数丈之后,前面的沙子一空,身上终于变得轻松了。



    田浪从沙堆里滚了出来,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虽然高阶武者有夜视的能力,可在绝对的黑暗之中,也会看得非常的困难。



    田浪翻出一块火莹石之后,如火光般的淡红光茫洒向了远处,他发现这里象是一个什么地下通道似的。



    就在田浪准备开走的时候,黄沙堆里再次滚出两个人来,很明显就是刚才从天上掉下来的两个家伙。



    “喂,那小子,你给我站住,这里是什么地方?”其中一人冲田浪喊了一句。



    “你妈没教你,向人打听问题要懂礼貌?连飞行都掌握不好的家伙,也不知道你们来凑什么热闹。不会是走后门送入决赛圈儿的吧?”田浪忍不住吐槽了两句。



    特么的,自已躺山下纳凉多惬意的事情,没想到却被这两个给祸害了。并且这家伙还一点都没有赔礼道歉的意思。



    “胡说八道!你才是走后门进来的。我一个炼体流武者,不会飞行很奇怪吗?”那家伙倒是很不以为然。



    “你也是炼体流?看身材明显不象啊?”田浪懒得理会那家伙,把头转向了另外一个高个子。



    “我只是刚进来的时候被人打了一掌……”高个子脸上一红,明显有点不好意思。按说这种机率是很小的,没想到他也中招了。



    “你们进来的时候外面还有多少武者?”田浪也不多话,直接转移了话题。



    “应该不多了吧,我就是算是最后一批了。”高个子武者想了想又说,“我们现在都被困在黄沙下面了,没必要相互残杀吧?”



    “先找出路,要打也等出去了再打。我叫黄超,从百灵州过来的,你们呢?”炼体流这位到是个直性子。



    “你倒是真够糙的,跟你的名字很象。我叫田浪,田土的田,波浪的浪;来自盐丰州。”田浪也没打算跟这二人开打,就这一两块令牌,他还没看在眼里。



    “呸,你才糙,哥哥是超凡入圣的超。”黄超连忙纠正田浪的说话,看来真有不少人这么喊过他,不然反应没这么快。



    “我叫苛进阳,这个姓氏相对少一些。我来就是琴南城的武者,不过这次却是代表定香城参赛的。”高个子也连忙说了自己的来路。



    原本应该见面就出手的三个人,居然在这地下相处得十分和谐的样子。估计这种情况在整个黄沙图中都非常的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