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59 素问的本质就是你问我答
    钟声悠然的传来,伴着朦胧的夜色,伴着清凉的夜风。

    花月楼即将散场。

    兴许是杜七太过自然,所以白景天在杜七面前也总是掉智商,他说道:“今晚的天气很不错。”

    “你说正事。”杜七说道:“我和十娘要离开了,没多少时间。”

    “那我说了?”

    “不然呢。”杜七疑惑的看着他,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说不出口的?

    白景天心一横,问道:“之前你说的《仙篇素问》其中的六节藏象论篇,都看完了?”

    杜七点点头,说道:“看完了。”

    她这才明白了什么,说道:“你是要问六节藏象论?联系《五运行大论》中的理论,少了六节说,我应该和你说过一次了。”

    不过这人好像耳朵不太好使。

    杜七问道:“我再与你说一遍?”

    白景天摇摇头,说道:“这一块我还是能看得懂的,只是这些你都看的明白?”

    杜七点点头,说道:“都写清楚了,为什么看不明白。”

    “那……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你也看过了?”白景天视线飘渺不定。

    “看过了。”杜七点点头。

    “我有几个不懂的地方。”白景天终于是说出了口,如释重负。

    之前他看六节藏象论的时候确实没有看懂,可是那天杜七说的话他还都记得,所以很顺利就理解了,并且经过杜七的提点,整篇记起来也很简单,所以他就顺着看下去了。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承认了杜七真的很聪明,可以解除他的疑惑。

    他就真的不怀疑杜七说话的真实性,在白景天眼里杜七就是一个先识字再看医书的“狠人”。

    还能看懂。

    这估计就是天赋。

    然后问题就来了。

    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三部九候论篇第二十又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导致他又一次理解不能,偏偏其中玄机又多让人不能自拔,看不懂这两篇就无法继续,他当真是抓耳挠腮,上蹿下跳。

    他也找了这春风城的很多先生,别说给个解释了,有的甚至都以为素问是传说中仙人问答的书,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这些人治病救人或许可以,理念这一块是真的不行,有的给了强行解释却完全无法联系上下文,更不要说提升了。

    到后来白景天惊讶发现堂堂春风城竟然没有一个医道宗师。

    不过想来也是,乱世最珍贵的也就是医师,有些本事也不会留在南荒。

    理所当然的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杜七,然后他翘首以盼等着杜七早上过来,结果呢?

    这一消失就是好几天。

    ……

    “有问题?你问吧,那六节藏象论我是后看的,应该知道。”杜七淡然的说道。

    姑娘态度很平静,那白景天自然也不紧张了,他像是一个求学的后生。

    “关于玉机真藏论,灾病的传变,有一定的序,但五志或碎发之病,与外感六淫的传变不同,有几个点……”

    看的出来,他真的很喜欢医术。

    不久之后,杜七听了他的话,轻轻点头,这人倒是比她想象中的聪明一些,杜七解释道:“玉机真藏论的重点在于真脏脉象、临证要在病邪由浅入深的过程中、五实五虚、四时五脏脉象的不同,关于春弦之脉,书中有解……”

    随着杜七的娓娓道来,白景天面前仿佛展开了新的天地,那人间至理如同画卷一般在眼前展开。

    乱花迷眼,白景天心中激动,此时的杜七在他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先生。

    他急着问道:“冬脉太过与不及,发生的病变怎样?”

    杜七说道:“按照我的理解,太过会使人精神不振,身体懈怠,脊骨疼痛,气短,懒于说话;不及则使人心如悬,如同腹中饥饿之状,季胁下空软部位清冷,脊骨作痛,少腹胀满,也就是太过则令人解,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不及则令人心悬,如病饥,眇中清,脊中痛,少腹满,你这么记会简单些。”

    这些都是基础中的基础,白景天不可能不明白,只是有些事情说的清楚学习起来会更加轻松。

    “所谓五实死,五虚死,何为五实五虚。”白景天盯着杜七,那一双眼睛已经全然变成了红色。

    “这倒是简单,我以为你会懂的呢。”杜七说道。

    杜七一句话,白景天这才回了神,此时他看着杜七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

    激动?

    也不是。

    尊敬是尊敬,但是也有别的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

    原来理所当然的人是他。

    原来……

    “前些时日是我的错,小看……”白景天想要道歉,声音戛然而止,他这才发现他不知道他应该怎么叫杜七。

    叫杜七吧,不太礼貌,毕竟他现在是求学中。

    叫七姑娘显得生分,而且与那些下人、外人也无法分别。

    杜十娘对杜七的称呼是妮子、丫头,他自然不可能学样。

    【阿七?】白景天脑海中跳出一个想法,却马上就压了下去。

    这也叫不出口啊。

    “是我小看先生了。”一句话出口,白景天自己都愣了。

    自己怎么就憋出这么两个字?

    她不会不高兴吧。

    杜七看了一眼,心道十娘怎么还不上来。

    至于说白景天那句先生,她也不甚在意。

    习惯了。

    “问题还问吗?”杜七说道。

    “问,请先生教我。”白景天弯下腰,他已经想清楚了,达者为师,倒是不丢人。

    先把东西学到手再说,至少今晚可以睡得好了。

    “脉盛,皮热,腹胀,前后不通,闷瞀是五实。脉细,皮寒,气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是五虚……脉盛是心受邪盛,皮热是肺受邪盛,腹胀是脾受邪盛……”

    一段话顺畅说出口,杜七说道:“你还有问题吗?”

    白景天还没有消化呢,一个激灵,说道:“有……”

    “可时间不早了。”杜七说道,她想下去看看十娘怎么还不上来,她已经发现了,这人的问题没完的。

    “那姑娘、不,先生先忙。”白景天往桌子上一趴,也不知道自哪里掏出纸笔,趁着记忆将杜七刚刚说的话全部写了下来。

    因为已经比不上杜七了,所以这一次他没有刻意挡住自己那略显幼稚的字。

    对于白景天来说,相比于杜七姑娘,还是医理更让他欲罢不能,而且说实话,杜七要是再说出什么来,他就真的记不住了。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

    见白景天认真的理解,杜七也就没有说什么,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