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忍者之神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折寿而已
    第一百五十六章

    强力忍者的交锋,机会稍纵即逝。

    正当柱间呈按下动作的手掌停住时,自其身后,已然有着狂暴的轰鸣声响起,自是根本来不及驰援羽衣澄的宇智波玄弥。

    柱间眼帘一垂,这时候他还是能够按照原计划继续进行的,自身不必受到致命的伤势,还能与千手直策联手击杀已经使用出七门几乎失去了抵抗能力的羽衣澄。

    但,柱间已经无法那么做了。

    砰!

    他手掌按下,掌心中蕴含的查克拉猛烈地灌入大地中,但那所造成的的效果却是柱间周身的地面瞬间崩塌,一面巨大的木制盾牌,牌面铭刻宇智波玄弥的面孔,将其护在中心。

    木遁·榜排之术!

    轰!

    紧接着,可怕的力量轰然而至,剧烈地雷光直接是将整面盾牌尽数笼罩。

    唰!

    不过,此时自那雷光之中,已然有着人影暴掠而出,赫然是柱间。

    柱间冲出的身影,速度并不快,他的身躯体表还残留着雷光,显然在这样情急的状况下,无法利用木遁完全抵挡住宇智波玄弥雷遁忍术的余波。

    不过在体内仙术查克拉的驱散以及自身强大体质的支撑下,柱间马上就恢复了原状,而后根本不顾已然再度锁定了自己的宇智波玄弥,朝着羽衣澄的术推进的方向疯狂追赶。

    “这小子为什么突然如此疯狂?”

    宇智波玄弥不禁有些怔神,柱间的举动仿佛突然就失去了理智一样,他匆匆忙忙,甚至连等待榜排之术外雷遁查克拉消散都等不及,居然就去...追赶羽衣澄的术了?

    得出了这一惊人的事实后,宇智波玄弥暂时还无法理解现状,千手柱间为何突然会那么做,不过大概也能够猜到一些。

    所以,宇智波玄弥回头看了看已然身处于千手直策忍术包围中的羽衣澄,然后便紧随着柱间的脚步。

    吼!

    周身升腾蓝色汽浪的羽衣澄,身处于岩龙巨口之下,那狰狞黝黑的巨口已然距离她不足数米距离,只要一秒钟时间就能把她彻底吞下。

    然而,巨龙的动作却猛然停止了,那是身为施术者的千手直策,已然放弃了施术,并且操纵木龙从羽衣澄的身下绕过,直袭宇智波玄弥而去。

    “柱间...你!”

    千手直策当然也注意到了柱间的异动,凭借他的感知能力,也很快知道了羽衣澄的目的。

    所以他明白,柱间会不惜一切的代价挡住羽衣澄可怕的一击,跟在后方的宇智波玄弥也不可能会放过杀死他的这个机会。

    羽衣澄在绝境之下,发出了令得柱间不得不放弃计划甚至还令自身陷入了险境的一击。

    从大局观考虑,柱间的这种做法无疑是不明智的,只为了保护扉间与水户两人,就自己迈入了这样被动的局面。

    但千手直策已经来不及阻止柱间了,无论柱间所做的抉择多么荒谬,他也都得保证柱间的性命安全。

    与之相比,羽衣澄的性命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岩龙从自己下方转头离去时,羽衣澄那由于过度充血显得狰狞的面庞看不出表情,不过此刻她已然坚持不了多久。

    她倏然转身,一个闪动人影便就不见。

    羽衣澄打算先逃离战场再说。

    ...

    轰轰!

    纯粹由七门状态下,物理力量造成冲击波,其声势却毫不逊色于强大的忍术,而它的速度,更是快的骇人。

    即便柱间处于仙人模式,使用瞬身术也根本追不上。

    所以,只是短暂的追赶之下,冲击波就已然到达扉间与水户所在的战场边缘。

    随之扩散的气浪,蛮横地将距离最近的千手和宇智波族人掀飞。

    “仙法·木遁·皆布袋之术!”

    知道这些的柱间直接使用此刻体内所有的查克拉,远距离施展木遁。

    一只十数米直径的木制大手破地而出,拦在了冲击波之前。

    木遁大手硬接冲击波,但它的大小与冲击波的规模比起来,显然无法彻底将其抵挡。

    可柱间的仙术查克拉已然耗尽,代表仙人状态的眼影纹路瞬间消失,而柱间也已经没有了备用的仙术分身。

    经历过连番战斗,他自身的查克拉也已经所剩不多。

    从他身后,还有着蕴含强烈杀意的查克拉波动弥漫而来,可眼下局势根本容不得柱间考虑那么多。

    “就算是仙术,七门的力量,挡不住太久!”

    柱间以如今状态下最快的速度前进,他早就知道这结果,刚才的木遁只是为了延缓冲击波的行进罢了。

    尽管如此,那倾泄开来的力量已然是波及到了一些战场,他必须在那冲击波彻底扩散开来之前,将其挡住。

    冲击波前方战场中的扉间众人已然察觉,但就算是千手一族中的高手借助瞬身术也根本躲不开。

    扉间与水户当然也都不行。

    至于身后的宇智波玄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玄弥对他全力出手时,千手直策也已然果断出手。

    所以柱间在宇智波玄弥接近过来时,只是简单的双手合十,构建起了一堵很矮的木墙。

    嗤嗤!

    刚刚冲出不久,那木墙便是碎裂,狂暴的雷遁查克拉倾泄出来,肆虐,一缕并不起眼的雷光落在柱间的背身上,但这也是令他的背甲直接被轰开一个大洞。

    柱间背部的皮肤露出,俨然被电的有些血肉模糊。

    剧痛使得柱间不禁面庞抽搐,但他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停下。

    下一刻,当宇智波玄弥打算再度对柱间发动杀招时,千手直策已然驱使着岩龙而来。

    借着两人缠斗的机会,柱间矮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那不断让冲击波余波泄露出来的木制手掌前,他双手合十,疯了一般的调动起了查克拉。

    “还不够!”

    想要构建出足以抵挡住七门之威的防御,凭柱间体内的这些查克拉是绝对不够的,所以他能做的,也就只能是继续压榨自己的生命力制造出更多查克拉。

    柱间面色凝重,但眼神中更多的是无奈,毕竟眼睁睁感受着自身生命力流失这种事的滋味,并不好受。

    “快停住,你会死的!”

    忽然,有声音冲柱间大喊,声音的主人也快速地朝柱间靠拢过来。

    “水户这小丫头!”柱间突然焦急起来,因为他并不清楚自己是否能够成功的抵挡住七门的力量,若是被一些余波波及进去的话,还会存在一定的危险。

    不过那时危险性已经很低了,凭借柱间的体质绝对死不了。

    而水户的体质虽然也相当强大,但他并不想水户吃这个苦头。

    “我没事,你别过来!”

    柱间大喊,但他的话根本没有半点作用。

    理由很简单。

    在此刻水户的感知中,柱间强行压榨自身查克拉的行为就是找死!

    她可不知道,柱间只是在透支生命力...而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