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十九章 “商机”
    在废土上讨生活总是不易的,尤其是在一个“荒郊野外”开一个餐馆,更是充满了危险的行为——游荡的野兽、流窜的掠夺者,都有可能是招来死亡的毁灭者,甚至于一些平日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旅行者,也保不准鬼迷心窍,看到对方势单力孤后选择铤而走险。

    楚迪在这处要道口开设了一家小餐馆,已经接近二十年了。以上那些威胁,她在过去的人生中都有遇过,而在这种时候,一把可靠的手枪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同样重要的,还有掏枪的速度,和开枪的觉悟。

    枪可不是拿来做威胁的不便之物,而是杀人的好东西——那些以为拔出了枪靠着人数,就能恐吓住自己的劫匪,都让楚迪崩掉了脑袋。当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开始以“凶狠”出名的时候,只要她自己不主动招惹别人,通常就很安全了……没人希望自己以后被谈论到的时候,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一个“被独身带娃的女人打死的咸鱼”。

    再后来,因为楚迪选的位置很好,正好处于前往阿帕纳西农场的必经之路上,来往的商队虽然不多,但基本时间和路线都相对固定,楚迪基本上每个月都有一笔稳定的收入。毕竟,对于那些辛苦行商的商人,能够有一处提供热腾腾的食物的餐馆休息落脚,总好过在荒郊野岭啃干粮。

    久而久之,这里也算是不少商人默认的一处休息集合地点——有时候,为了节省时间,一些商人会选择直接在楚迪的【鼓丘食堂】碰头,然后就地交接货物,之后继续各自的旅途。

    对于楚迪而言,除了偶尔要应付一些不长眼睛的混混,她对眼下的生活基本没什么不满。压力不大又体面,还能认识不少商人拓展门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必须一个人抚养自己的儿子……没办法,废土嘛,有时候人命就是这么脆弱,随便发生点意外,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就没了……

    不过这样的生活,已经比起那些获得困顿贫苦朝不保夕的人们,好太多了,楚迪也不是什么贪得无厌的女人,她认为自己已经是个很幸运的女人了。她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的儿子能早点长大,接过这家餐馆的生意,她也能安安心心退休养老了……在以前她可不敢有这样的奢望,但近段时间,北边的康科德似乎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据说是一批义勇兵,千里迢迢地来到了他们口中的“圣地”,并且占领了城里的博物馆。过去也有很多人试图打那座空城的主意,但就楚迪所知,他们的结局最后都很凄惨……然而,那批义勇兵似乎有两把刷子,非但没有重蹈覆辙,而且还声势浩大都展开了扑杀城市地下泥沼蟹的行动——托他们的福,最近楚迪的冰柜里,多出了不少肉类库存……尽管泥沼蟹肉要是没烹饪好,很容易发臭,但楚迪对于自己的厨艺,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康科德的义勇兵,和过去楚迪听说过的义勇兵组织完全不一样,在她的认知中,义勇兵是一群四处奔走给废土居民处理各种麻烦事务的人士,虽然风评很好,但也仅止于此——因为坦白说,废土上的糟心事,很多,非常多,很多时候,是没法指望有好心的义勇兵来帮助你的……何况这些义勇兵也是人,不是神,他们长期奔走在危险的地区,伤亡率绝对不小。

    这般治标不治本的行为,除了让废土居民们感觉到在危急时刻,还有微小的希望可以期盼,义勇兵的好心人们,本质上并没有改变废土人的生活环境……因此当义勇兵式微之后,失去了义勇兵庇护的那些地方,感觉上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但康科德的那批人,明显个楚迪不同的感觉。

    作为通往康科德和阿帕纳西农场的要道,楚迪的鼓丘食堂,占据着极佳的地理位置,即使ump45不提,朗尼?萧也不会错过这个重要的地点。在稳定了康科德的小半个市区,确保了最初的基地建立后,她立刻派出人前往鼓丘食堂征求楚迪的意见。

    楚迪自然是不愿意放弃这个打拼了半辈子的餐馆的,但义勇兵毕竟是“文明人”,不会做出杀人夺地的勾当来——ump45强调过很多次,“双赢”是对付那些废土人的一大法宝,所以朗尼?萧提出,义勇兵帮助她扩建鼓丘食堂周边区域,建造成类似战前的“服务站”那样的规模。因为未来康科德发展起来后,会吸引到更多的商人前往此地展开贸易,单单一个餐馆已经没法满足商队的需求了。

    不说比肩碉堡山,但至少,得划出足够的区域,供商人们安置自己的货物、住宿过夜,而这些都需要有义勇兵来维持秩序——不然有掠夺者看中了这里聚集的肥羊,铤而走险搞袭击的话,只要发生一次,就会极大影响到未来康科德的贸易。

    同时,鼓丘食堂的位置距离康科德很近,朗尼?萧是绝对不会允许,有商人们自行组建一个实力团体,将这块区域掌握在手中的。

    朗尼?萧此前亲自来找楚迪交涉,并且将这些未来规划的内容,详细地都罗列了出来。她也不怕楚迪坐地起价,因为她相信,楚迪不仅仅是个老练的废土客,也是一名有着基本眼界的商人,在鼓丘食堂操办了接近二十年,没理由看不出其中的重中之重——那就是纸面上的一切,都需要仰赖于康科德的发展,说到底,主动权是完全掌握在义勇兵手上的。

    如果最后结果闹得大家都不痛快,义勇兵可以选择其他的突破口——别的不说,把东边的【星光收费站】搞起来,也能起到类似的效果,无非就是要多投入一些人力,从头开始搞起来罢了……而那样一来,鼓丘食堂的定位就很尴尬了。相比起设施齐全服务周到还安全的义勇兵官方服务站点,鼓丘食堂有什么优势?二十年的老字号招牌吗?

    说到底,朗尼?萧有的选,楚迪没的选,拒绝和义勇兵合作的后果,她承担不起。

    好在,朗尼?萧也很厚道,给了楚迪相当大的自由和权利,特别还有意无意地提到了,只要楚迪同意入伙,康科德那边会给她留一幢楼——不是一间房,是一幢楼啊,哪怕楚迪以后把餐馆卖了,单单是当一个包租婆也能保证一家子衣食无忧了。

    只能说,反正房子都是现成的,保存地都很完好,义勇兵们卖起来那是毫不心疼……再说,用一幢目前根本没有人入住的居民楼,换取一个战略位置重要的交通要道,这笔账相当划得来。

    “希望这群义勇兵能好好干啊……万一真的让他们发展起来了,说不定以后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数瓶盖了。”

    当然,在这样美好的幻想实现前,她还是得老老实实地继续经营着自己的餐馆。

    “欢迎,两位要来点吃的吗?旅途漫长,填饱肚子再上路,可是很重要的啊。”

    今天,店里的第一批客人,是两个小姑娘——不过,可没有人会去小看她们,因为相比起大多数的废土客,这两名少女的装备,明显要好出一个档次。而在西北部这个贫瘠的地区,楚迪也从没听说过,有什么有钱人家住在附近,这两名少女是翘家出来的大小姐的概率,基本为零……这得去钻石城找。

    楚迪特意留意了一下这两名少女的姿势动作,看得出来,她们都有着非常良好的习惯,右手下意识地放在了能随时拔枪射击的位置,比很多自以为是的大老爷们都要强。

    她立刻想到了最近,有一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少年兵,跑到了康科德,还有模有样地成立了一家雇佣兵公司。现在的康科德已经是义勇兵的地盘了,很明显,这批少年兵和义勇兵的关系匪浅,只是他们的装备明显要比很多义勇兵战士都要好,让人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更有甚者,还动起了歹念。

    没办法,就算很多人其实心里都知道,外表是很容易欺骗别人的,但轮到自己的时候,还是很容易中类似的招……因为人们总是会下意识地拿自己作为标准。显然,这些试图攻击那些少年少女抢夺装备的人,在同样的年纪,肯定强不到哪里去。

    最后结果不难猜测——那些幻想着发一笔横财的蠢货,全都变成了荒郊野岭中野狗的食粮。

    “你好女士,两份刀片谷熬粥,两杯牛奶,嗯……再加一个变种果吧。”

    “这点就够了吗?”

    “干粮我们都带着呢,只是想着在出远门前,先吃顿丰盛的早餐而已。”ump45很自然地代入了雇佣兵的角色,有一茬没一茬地向楚迪聊起了家常,“真好呢,以前出门只能啃硬邦邦的干粮,现在还有点余钱能稍微‘奢侈’一下,双头牛的奶,放在过去哪可能简简单单当成早餐喝掉啊?要不是怕变质,一杯奶我能喝上一星期,每次都只敢轻轻喝一小口,多一点都觉得浪费。”

    “可不是吗?现在阿帕纳西农场那边也开始扩建了,牛奶供应明显提升了,我这里也跟着沾光。”

    “说到底还不就是有了秩序嘛~要是没有秩序维持,大家天天都提心吊胆,生怕被掠夺者光顾,人财两失,哪敢大张旗鼓地搞发展?”

    楚迪有些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个左眼留着一道刀疤的少女,明明肌肤细腻地根本不像是出来讨生活的废土客,但听她的语气却是老气横秋。

    “我还以为雇佣兵都不喜欢秩序呢……我这不是冒犯,只是有点奇怪——一般来说,不是越乱的地方,你们雇佣兵就越容易找到工作吗?”

    “女士,你这可就误解我们了——雇佣兵只是来者不拒,只要能赚钱,有些‘脏活’也不会排斥。但是,这类不好详细说明的业务,只是雇佣兵承接工作中很小的一部分……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些‘客户’的手里,有钱。”

    雇佣兵不是义勇兵的好心人,有时候甚至大方到愿意无偿服务,但他们在兴盛的时期,组织是会分担掉很多的补给压力的,生活并不艰难;而雇佣兵的收入,就全靠自己了,因此,他们往往倾向于去找那些手里瓶盖多的客户,而这类人,最容易发布的,就是一些“脏活”。

    还是那句话,这里是废土,废土人解决问题的时候,很喜欢跳过问题本身,直接解决有问题的人……

    “如果大家兜里都有些小钱,一些不那么讨人厌的委托,发布者能够承担得起相应的费用,不会发生我拼了命解决了一窝尸鬼,回头跟我卖惨说只有十个瓶盖不够只能用命来还的情况,那我为什么还要去接那些脏活呢?我也不喜欢当个走在街上都会招人白眼的讨厌鬼,能体面一些,谁不心动呢?”

    “所以你们就来到了康科德?”

    “嗯,这是一座拥有着潜力的城市——那些义勇兵终于开窍了,知道要搞一个长居久安的根据地,而不是像活掠夺者一样占领一座城堡就完事。我很期待康科德能够从未联邦真正意义上的【城市】,而不是如所谓的联邦之宝钻石城那样,只是一个大号的堡垒。”

    Ump45长饮了一口双头牛的牛奶,满足地发出了一声长叹。

    “你不喜欢钻石城?”

    “比起钻石城,我更喜欢芳龄镇的氛围……嗯,你懂的,女士,毕竟我是雇佣兵嘛~对了,女士你知道今天有没有要动身前往碉堡山或者芳龄镇的商队?可以的话,我想问问对方需不需要两名精通开枪和杀人的年轻雇佣兵,来增加商队的战斗力……这趟路程可不短,能够在赶路的同时赚点外快,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你们要去芳龄镇?”

    “对,我们的公司,有一笔‘生意’,想要和芳龄镇的镇长汉考克商谈——这里的‘商机’,那可是……相当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