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二十章 暗流涌动的芳邻镇
    “45姐,芳邻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所在?我从别人那边了解到的信息,好像评价有些两极分化——组织里的一些先辈,都觉得芳邻镇没有那么多规矩,只要表面上愿意服从镇长的管束,向来不会过问访客的身份;但是之前我也听很多人说起,芳邻镇里充斥着黑帮分子,时常有人在阴暗的角落里被谋杀劫财,是一个披着城镇外皮的不发之地……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

    “这个嘛……总体上,你只要有一把枪,战斗力能在两三个掠夺者之上,芳邻镇就是一个挺自由的‘好地方’——因为那边的镇长汉考克,自己也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家伙,他不排斥外来的佣兵,也不避讳黑帮分子,只要能为他服务,将子弹倾斜到他的敌人身上,他就会将芳邻镇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

    毕竟汉考克的立足根本,就是捡钻石城等正常的城市聚落的“残羹剩饭”——那些不被废土居民欢迎的人士。对于那些黑帮分子和雇佣兵而言,芳邻镇也是为数不多能让他们放心大胆地纵情声色的场所。在芳邻镇的“第三轨道酒吧”,不但有上好的美酒,还有整个联邦极为稀少的歌舞表演,最重要的是,在这边喝酒,你不用担心被灌醉后送上一颗子弹。

    因为第三轨道酒吧是汉考克扶持的产业,在芳邻镇的小巷子里杀人,他不会管;但在他的产业里杀人,那就是要和他作对——在连续好几个不长眼的家伙尝试着触犯汉考克的怒火后,血淋淋的借镜面前,人们也就默默遵从了汉考克的规矩。

    “你们两位是要去芳邻镇?”

    一名西装革履,头戴礼帽的老绅士,很是自然地插入到了ump45和哈特的对话之中:“嗯,或许作为普通的客户关系,我不应该多嘴,但现在去芳邻镇,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这个看似年迈的老头,据说在碉堡山有着不小的身份,人称“长者史塔顿”,按照他的说法,这次是听闻北方的康科德被义勇兵收复的消息,前来做商务上的考察的。

    但是ump45知道,这个老头,暗地里还有一重身份,是铁路组织的成员。这次他离开碉堡山,远道而来,恐怕也是为了打探义勇兵和康科德的机密——ump45很早就肯定铁路会来安插眼线,但没想到是直接让这位“长者史塔顿”前来……毕竟,按照ump45的了解,史塔顿主要的工作,还是将对被铁路组织“解放”的合成人,予以安置,打探消息那应该是那批资深探员的事。

    是想要借助商业上的往来,打通关系,安插眼线?如果真是如此,ump45倒是很欢迎——比起暗地里偷偷摸摸地刺探,像现在这样,好歹还能增加一些资金流动和商品往来……反正杜绝掉各大势力的窥视是不可能的,而义勇兵也不是什么怀揣着无上机密需要极端保密工作的组织,ump45选择稳步发展农业工业和商业,也就是因为这么做能够堂堂正正地将手牌展示出来,不用提心吊胆地秘密发展些不为人知的玩意。

    还是那句话,义勇兵没什么是担心会被人们知道的“机密”,想要对付义勇兵,没什么“捷径”可走。

    “史塔顿先生,最近芳邻镇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看你讳莫如深的样子,难道那位汉考克镇长遭遇了不测?”

    “不,这倒不至于……只是,近段时间,汉考克镇长似乎与镇内的几个黑帮有些不太友好的摩擦,你也知道,我们是商人,对于这些涉及到政权变动的事情非常敏感……按照我们目前得到的消息,只怕汉考克的镇长之位,长不了了。”

    ——汉考克这个左右逢源的老江湖,和黑帮闹翻了?

    Ump45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别的不说,汉考克可是一个非常精通于“黑吃黑”这歪路子的老手了,说什么他和黑帮交恶导致黑帮分子联手想要除掉他,这话骗骗萌新还差不多。

    “我不信以汉考克的手腕,会压服不了几个黑帮……黑帮之所以是黑帮,就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有着极为激烈的竞争,恨不得把周围所有的同行全都吞并了壮大自己,依照常理,汉考克绝对做不出能让所有黑帮联合起来对付他的蠢事,除非他放出话要收缴所有黑帮的财产,将他们赶出芳邻镇——这种事,钻石场的那位干得出,汉考克绝对不会。”

    首先汉考克不是那种一根筋、眼睛里还容不得沙子的二愣子,其次,汉考克是尸鬼,不存在被学院替换成合成人“性情大变”的可能——相比之下,ump45认为,那些黑帮头子都被学院替换了的可能性,还更高一些呢。

    “你不信吗?”

    “我见过汉考克,我十分确信,汉考克镇长的能力——他不是协调不了帮派利益的菜鸟。”

    “好吧,看来我今天犯了个错误——以貌取人,果然是要不得的。”

    “少来,说出你准备好的第二套说辞吧。”

    史塔顿不仅是商人,而且还是个搞情报的特工,这个人主动过来搭讪的时候,ump45就做好了不信他嘴里每一个字的心理准备。不过,有一点对方应该没有欺骗ump45,那就是芳邻镇现在的形势,可能确实有些不稳。

    “在你看来,芳邻镇最大的矛盾冲突,是什么?”

    “……你是想说,尸鬼和人类?”

    居住在芳邻镇的都不是什么善茬,ump45很难想到通常的聚落里会出现的矛盾点,思来想去,似乎也就是【尸鬼】这个种族的存在……毕竟,排除东北地区的爬泥地农场,芳邻镇的尸鬼数量比例,在全联邦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

    人类和尸鬼之间的矛盾,一向不少。时至今日,依然有很多人分不清尸鬼和狂尸鬼的区别,总认为这些“皱皮”会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啃掉自己的脑袋……尸鬼们的外表,的确很难让人生出亲近感。

    在很多地方,即使人们愿意给尸鬼居民划分出一块地盘做邻居,通常尸鬼也不会享有什么地位,能够有家小店铺做点小生意,就已经很体面了。但在芳邻镇,他们的镇长汉考克自己就是一个尸鬼,而且他提拔的一批卫士亲信,也是基本为尸鬼,镇子上的几家产业,杂货店老板也是尸鬼……而另外的武器店和酒吧,都是直接上了两台机器人。

    “很多人都在说,汉考克骨子里不信任人类——它正在逐步将芳邻镇的各处机要部门全部换成非人类……很快,就要轮到那些黑帮了。”

    “……我明白了,不止是黑帮,生活在芳邻镇的人类,也开始产生了对汉考克的不信任感了吧?而这种排斥,反而激起了芳邻镇的尸鬼居民们的敌意——现在的芳邻镇,随时可能变成火拼的战场?”

    “所以我才说,现在不适合你们雇佣兵去……毕竟,掺合到政治斗争中,一向是你们极力避讳的,不是吗?”

    “话虽如此,我还是有件事得去芳邻镇跑一趟……不过,感谢史塔顿先生你的提醒,我办完了事会立刻离开的。”

    ……

    ……

    “45姐,那个老头,到底在想什么?”

    “他说的一切,你都不要记在脑子里——记住了,只当那个人从来没有开过口。”

    哈特有些不明所以,但是ump45表现出来的对那个老绅士的提防,她倒是很容易就理解了——只是哈特不明白,那些关于芳邻镇的消息,只要她们去到就自然能理解真假,没有要欺骗的必要啊?何况,她们两个只是“雇佣兵”,对方可是事业有为的商队大佬,到底在图什么呢?

    总不会是看到45姐长得漂亮可爱,老树逢春了吧?

    “他说的自然是实话,但是他以为我对芳邻镇一知半解,所以隐瞒了一些很关键的信息——汉考克绝对不是一个对人类抱有偏见的尸鬼。”

    “但是他在很多关键岗位上都是让非人类接管,是事实吧?”

    “所以我才说,大多数人,因为没有深入了解过那位镇长,很容易就被那位‘长者’提供的信息误导啊——汉考克这么做,其动机,就一定是出于对人类的偏见吗?”

    Ump45很清楚,汉考克最为警惕的是什么。

    联邦中害怕学院的人不少,敢作为一个聚落首领,公开表示学院吔屎的,似乎也不止汉考克这么一个。但能够为了避免被学院渗透,把自己转换成了尸鬼的,就真的只剩他这么一支独苗了。

    汉考克将机要岗位基本都换上尸鬼,就能最大程度避免他们被学院替换成合成人。而机器人,因为不像人类那样有一层“人皮”做伪装,它们如果被学院入侵系统,增设改写了一些程序,一旦表现出与往日不同的不寻常表现,很容易就给人发觉异常。毕竟,人会性情大变,机器人不会。

    如果说,芳邻镇现在统治阶层换了一批,赶走了尸鬼和机器人后,由人类上位,那么这一层无形的对抗合成人渗透的防御,也就不存在了。汉考克下台后,最大的获益者,毫无疑问是学院。

    但问题来了,目前学院有要对芳邻镇下手的野心吗?

    或者说,以傲慢和残酷著称的学院理事们,能为了一份战前科技资料而屠杀了大学角的学院,会策划出这样的计谋吗?ump45怎么看,都觉得这种煽动人类和尸鬼的对立情绪,进而赶走汉考克,为以后渗透芳邻镇做准备的战略,不像是学院的那批莽夫想得出来的。

    这种阴搓搓的风格,倒更像是战前那些间谍组织搞的事。

    说道间谍,那自然而然,就想到的是铁路组织了。

    结合“长者史塔顿”还有铁路成员的身份,ump45认为,这多半是铁路针对汉考克的阴谋——芳邻镇名义上虽然只是和学院作对,但它特殊的领导班子,注定了这个城镇,对于合成人很不友好,同样的,对铁路组织让合成人“正常过上废土人人生”的理念,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芳邻镇相对于联邦的大多数城镇,算是半块法外之地,按理说,是非常适合合成人生活的,奈何汉考克的一系列操作,使得合成人想要在芳邻镇求得一席之地,很难——别的不说,镇子上可是还有一个记忆保管库,只要被怀疑是合成人,带去那边一查,什么都清楚了。

    如果说,铁路组织为了能够让合成人有一个“安全”的城镇居住,而对这个城镇原有的居民下手,以阴谋驱逐对方,这样的取舍在铁路的领导层看来,根本不算什么“牺牲”——这是一批会为了合成人的利益,哪怕伤害到废土人的正常权益也觉得无所谓的奇葩,更何况在很多人看来,芳邻镇原来的居民,大体上也全是渣滓,莫说是驱逐了,就算是全宰了,说不定很多人都完全不在意。

    Ump45挑拣了一些关键的信息,大体上告知了哈特,惹来小姑娘一阵惊叹。

    “铁……铁路?原来这个组织,真的不是传说啊……”

    “我们两个之前被史塔顿找上,应该是担心我们如果在芳邻镇遭遇了不测,是否会导致义勇兵和枪手插手——毕竟,你们这批人的身份,在铁路的情报网里,不是什么秘密。”

    年轻但是身手利落的少年兵,还是一身精良的军队武装,这样的雇佣兵,基本上只可能来自于枪手组织。史塔顿是吃不透这两家死对头的分部,暗地里合作究竟是几个意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试图让ump45远离暗流涌动的芳邻镇,也是理所当然。

    “那我们还去芳邻镇吗?”

    “去,为什么不去?铁路想要汉考克倒台,这我可绝不允许——那可是我预定好的合作伙伴呢,如果铁路真想要搞事,得罪他们我也不在乎……因为我们只是两个无足轻重的‘雇佣兵’,明白吗?”

    “这样没问题吗?”

    “这就是‘阴谋’的局限性啊——它不能见光。所以,无论如何铁路都不可能站出来就这事指责义勇兵或者枪手,这样做无疑是不打自招……而有着义勇兵和枪手这两个组织做我们的靠山,铁路即使想要报复我们,也得仔细琢磨一下是否合适。毕竟,我们两个是雇佣兵,被汉考克镇长雇佣了做点小事,是合情合理的,并非是要针对它铁路,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