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二十三章 不攻自破的“掠夺者”
    避难所少女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食物和水,但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绑架了自己的家伙,看上去和她所了解的掠夺者有那么一些不同……一般情况下,掠夺者的脑子里只有烧杀劫掠,他们不会种地不会经营,肚子饿了就去抢劫,吃饱了也还是去抢劫,即使是奴隶贩子也不会想要和这种脑子不太正常的家伙打交道。

    如果这些人真的是掠夺者,那么少女确信,眼下自己绝对不会完完整整地待在牢笼里。

    很明显,这些人缺钱,为了能够把一个来自避难所的年轻女孩卖一个好价钱,可以忍住下半身的躁动……这说明这群人有着相对严密的内部规章制度,即使是头目也不会无视规矩胡来。

    换而言之,短时间内,她是安全的。

    “唉,如果是在平时,这些家伙怎么可能抓得住我……”避难所少女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有气无力地一个人自嘲道,“所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记得和那个眼神冷酷的不像人类的家伙扭打到最后,突然眼前电光一闪,就没有然后了……也不知道铆钉城那边怎么样了……”

    夜色渐渐暗淡了下去,营地中的人们也开始聚在了一起,准备吃晚饭。少女缩在铁笼里,看起来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全身关注地倾听着远处那些人的交谈——一群不是掠夺者的人,却要装成掠夺者的模样,后边肯定有隐情……如果能获取到关键的信息,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借此逃出生天。

    “……奇怪?怎么我听到了好多玻璃瓶碰撞的声音?这是……这是在饮酒碰杯吗?这不对啊,听声音好像藏酒量不少,这也算是缺钱的表现?”

    少女也不是第一天走出避难所了,对于一些基本的常识是不会犯错误的,无论如何,一伙在城郊废墟中安营扎寨的“掠夺者”,手头有那么多酒水可以挥霍,这本身就很不正常。再者,如果他们缺钱,完全可以将酒水进行贩卖,这可是废土的一大硬通货,到哪里都不会愁没销路……然而他们没有这么做,反而是盯着一名避难所出来的少女,想做一比人口买卖——这可是废土,一个活人哪有酒水的市价稳?

    所以少女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们没法将手上的酒水出售。

    有渠道贩卖奴隶人口,却没法将酒水脱手,这就很值得玩味了……结合对方还刻意装扮成掠夺者的模样,少女有了自己的猜测。

    ——这批酒水,应该是他们从某个不小的势力手上劫来的,目的为何暂且不清楚,但显然,他们害怕贸然出售酒水流入市场,被人追查到,而对方的力量远远不是这一批山寨的“掠夺者”能够反抗的。

    酒水不是那些能让人上瘾的“药物”,本身并不存在暴利,但它却是娱乐场所绝对少不了的东西——通常的聚落,不会有那么大的酒水消耗,假如要针对或者要挟,那也该是去劫粮食或者医疗用品……换而言之,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同伙,要针对的是一个具有着相当规模消费行业的地方势力。

    少女默默地整理着思路,很快有了主意。

    “那边的大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你就省省力气吧,等我们吃完喝完了,会给你留一丁点残羹剩饭的——你与其现在想着填饱肚子,不如好好祈祷一下,能找到一个人品好一些的买家。”

    “是真的很重要的事啊!关乎我们在场所有人的性命的!我也是看到你们拿出来的那些酒才突然想到的——你们劫来的那批货,是人家刻意放出来的诱饵!”

    营地里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刚才还乒乒乓乓到处都是碰杯的声音,现在只剩下了营火燃烧发出的噼啪声。

    “你说什么!?你难道是汉考克派来的!?”

    “放轻松点,大哥……我不是说了吗?我是看到你们拿出来的那些酒水,联系到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这才想到的。”

    少女见到对方如此紧张,顿时明白他们对于那个叫【汉考克】的人所怀有的恐惧心,比她预想的还大。既然这么害怕那个【汉考克】,还要劫走人家的货,说明这些人并非策划者,只是单纯奉命行事的小弟马仔。

    “快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哥,你能先把我放出来,给我吃点东西喝点水吗?”

    营地的小头目想了想,又瞥了一眼少女身上的避难所服装,忐忑了许久,最终还是下了决心:“好!我也没听说过汉考克和哪个避难所有什么勾结,就信你一次。”

    尽管还有不少疑点,但是对汉考克的恐惧,还是压倒了这些怀疑,头目主动打开了少女的牢笼和镣铐,并送上了一碗汤。

    少女也不管什么形象,饿坏了的她端起碗,汤水连着其中肉碎和铃薯,一饮而尽。

    “快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这样的——我从避难所里逃出来,想要在这片废土上好好闯荡一番,但是因为出门没带多少瓶盖,所以我就想着偷偷混进一个商队,跟着商队总能去到城镇不是吗?”少女擦干了嘴角,完全没半点怯场的模样,大大咧咧地坐在一群凶神恶煞的“掠夺者”面前侃侃而谈,“我趁着一支商队休息的时候,偷偷躲到了一头双头牛背上的货物堆里……”

    “停停停,你在吹什么牛?那样不会给人发现?”

    “……猫着腰潜行过去不是挺简单的吗?”

    少女反而是有些懵逼——为什么这群人会认为这种事不可能做到?潜行有那么难吗?放慢脚步,放轻呼吸,猫腰弓步,随便晃晃就能从人眼皮子底下消失——她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啊?

    要不是少女身上没有发夹去撬锁,她何必浪费这些唇舌,直接等天黑了撬了跑便是。

    “行行行,就当你说的是真的……”

    周围的“掠夺者”们,想到少女自报家门是偷偷从安稳的避难所溜出来的,已经下意识地将她当成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还成天做梦的蠢姑娘,既然如此,那么在一些细节上给自己吹嘘一波,也不是不能理解——在场大多数人,曾经也有过这种时候,屁大点事都要吹嘘的好像用黄油刀单挑死亡爪一般。

    “在商队重新启程后,我躲在双头牛身上,听到商人们有提到,那个【汉考克】似乎最近要搞一个大动作。”

    “真的假的?那些商人怎么会知道的?”

    “这我怎么清楚?我只是听到他们交谈中提起过,再说了,商人又不一定真的参与到这些事情里,只是这些行走废土的游商,本身就有着自己的情报渠道,能提前知道一些敏感的消息,有什么不对吗?”

    想了想调班山那个水很深的地方,众人表示完全能理解。

    “然后关键的地方来了——他们提到了,之前有一批被劫掉的货物,本身就是汉考克特意放出来的诱饵,是为了引蛇出洞方便他确定是哪些人在和他作对!”

    少女刚才特地扫视了一眼四周,仔细清点了一下空酒瓶的数量——并不多,应该这些人劫掉那批酒水,也就是最近几天的事。

    “我看到你们拿出来的那些酒水,自然而然联想到了之前听到的消息。既然那些酒水是那个汉考克有意丢出来的诱饵,那就说明你们的行动和落脚点完全在他的掌控中,指不定人家就要上门来杀人了!大哥你们好歹还算个文明人,我最多被卖去做奴隶,可要是落到那些人手里,指不定当场也一起被灭口了!”

    “淦!我就知道不应该去听帮派老大的话,去劫汉考克那老鬼的东西!”

    心中有鬼的营地头目,对于少女所说的内容,现在已经完全不作怀疑了——因为汉考克的确是这种非常精通下三滥招数的家伙!被它当成抹布一样用完就扔的黑帮还少吗?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自家帮派的老大,选择要和汉考克对着干是很不靠谱的行为,但碍于规矩也只能照做,可好歹能不能调查一下,什么货可以劫,什么货不能劫?

    “老大!外边来了两个雇佣兵装扮的小鬼,说是要上门做生意……”

    “糟了!一定是汉考克那厮指派的杀手找上门了!”

    “老大,那要不要我们……装作不知情,假言要做生意进来商谈,骗那两人进包围圈后,老大你摔杯为号,我们一群兄弟以逸待劳,忽然杀出,干掉汉考克的杀手,绰绰有余!”

    “好!就这么办!你们埋伏好,我先去前边和杀手虚与委蛇……”

    看到营地的头目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刚才那个提出了计策的“掠夺者”,立刻跑到了仓库边上,往自己的包里揣了一些干粮和酒水,端起自己的那杆枪就从后门翻了出去。

    其余的“掠夺者”一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啊!如果是汉考克派来的杀手,哪可能只有两人,分明是以此为诱饵,大部队押后!现在营地的头目被骗去拖延时间了,此时再不走,是要留下来和他陪葬吗?

    江湖义气值几个瓶盖哦~

    见到没有人提出异议,众人重复了之前那个人的操作,匆忙整理了一些补给,纷纷出逃。一旁的避难所少女看着眼前这一切,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很是微妙——她几分钟前还觉得这些人傻,现在看来,未必然啊。

    傻的可能只有那个头目……先被少女骗,后遭到下属驴。

    少女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身上武器一件都没有,就这么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瞎闯荡,似乎要更加危险一些。而那两个声称是来和营地里的“掠夺者”做生意的“雇佣兵”,不管是不是那个【汉考克】派来的,通常这类人还是比较容易打交道的。

    少女坐到了饭桌前,淡定地拾起烤肉拍啃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那个冤大头带着两名“雇佣兵”走了过来,少女看到了对方一眼,下意识愣住了——那是两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幼一些的女孩,其中一个更是胸前平整的和机场似的,好像根本没发育一般。

    ——这年头,雇佣兵都征收童子军了吗?

    少女正联想到了小灯镇的那帮拽到不行的小屁孩,耳旁忽然传来了摔杯之声——只见冤大头兄台得意洋洋地叉着腰,仿佛正在等着一涌而出的堂口弟兄,将这两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娃兵当场擒获。

    然而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动静。

    而对面的两名少女也显得有些意外,其中一个面相比较单纯的少女同样一脸茫然,另一位戴着墨镜,明明又矮又平但莫名有股大佬气场的褐发少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将墨镜往下压了压,露出了左眼上的伤疤。

    “摔杯为号是吧?不过好像,本应该埋伏在这里的刀斧手,全都丢下你跑路了。”

    褐发少女指着不远处那扇还没有掩上的后门,露出了很是无奈的表情:“虽然我也做好了伪装被拆穿的准备,但是这种发展……嗯,要不我给你一个机会?和西部牛仔那样拔枪对决,如果你赢了就能活着走出去。”

    营地头目立刻用行动回答了ump45的提议。

    “我愿意向汉考克镇长投诚!”他整个人扑倒在地上,作五体投地状,“谁会放着芳邻镇好好的日子不过,跑来这种破地方当掠夺者啊?但是当时我没得选,我必须得遵从帮派上司的命令,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呐!”

    “这可难办了。”ump45看了一眼周围的酒瓶,笑道,“那么查理先生的损失谁来补偿?不止是被你们喝掉的酒,还有这些天酒馆的经济损失和名誉损失,只靠你一个人的话,就算是拆了骨头论斤卖,好像也还不起啊~”

    “英雄!请绕我一命吧!”

    “查理先生很恼火,想要让它收回对你的杀意,你得向它献上足够的诚意——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

    Ump45一脚踩在了这名小头目的脑袋上,俯下身子说道:“三叶草酒店那边,现在被一伙掠夺者占了,但据我所知,那里有一台战前刚造好的酿酒机器人——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将那台机器人【完好无损】地取出来,自己亲自交到查理先生的酒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