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二十八章 英克雷的威胁
    【我是alpha和omega;

    我是起始和终点;

    我要将生命的水,白白赏赐给那些口渴的人。】

    ……

    伊莎在梦里,有一次回忆起了父亲向她诵读圣经中,最为母亲所喜爱的一段。小时候的伊莎,并不明白这句歌颂水的诗句,有着多么沉重的分量,直到她为了寻找失踪的父亲,来到了101号避难所外的废土大地,切实地感受到了那充满放射性尘埃的空气,并看着无数的废土人,为了一瓶干净的水争得头破血流,这才逐渐理解——水,就是生命。

    她的父亲,为了一个伟大的净水计划,而选择离开安逸的避难所,至今下落不明。

    伊莎最初不理解父亲的选择,哪怕到现在,也还是对父亲向自己隐瞒了一切不告而别的行为,心怀着些许不满,但当铆钉城的李博士向她概述了那个曾经半途而废的计划时,如果说心中没有对此怀抱一丝憧憬向往,那是骗人的。

    而这种想法,在自己阴差阳错地来到了北方的马萨诸塞联邦,见识到华盛顿以外的废土风光后,变得更加强烈了——其他地区虽然也有着诸多的难处,但人们至少不用终其一生都被迫和重度辐射污染的脏水过活。

    抛弃华盛顿废土那片穷山恶水,只是伊莎一时的气话——即使她对华盛顿废土没有太多的感情,但伊莎明白,她的父亲绝对不会放弃,除非有一天华盛顿废土的居民,都可以喝到免费的干净水,或许他才会考虑功成身退。

    伊莎在梦中,本能地幻想着和父亲隐居起来,平平安安度过余生的画面……然而,和平安详的美梦,最后戛然而止——阴霾逐渐包围了梦境,令伊莎极度不安的琐碎低语声,不断涌入她的大脑,似乎在向她灌输着某些可怕的“未来”……而这些支离破碎的“未来”的片段,逐渐拼接地完整起来,组成了梦魇一般的画卷——那上面记录着的,是伊莎绝对不愿意接受的噩梦。

    “不!”

    伊莎猛地从梦中惊醒。

    “呼……呼……”伊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惊魂未定地看着自己满是汗水的手掌,刚才梦境最后看到的影像,此时却是半点都回忆不起来——她只能依稀感觉到,那是非常可怕、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愿意面对的发展,现在伊莎即使想要去回想那些画面,大脑都会自发地阻止她继续这么做……仿佛在不停警告伊莎,绝对不能深究下去。

    “做噩梦了?”

    Ump45有些意外地看向避难所少女——伊莎是个天生的废土客,能够单挑击败追猎者已经证明了她的实力,只要稍作了解都会觉得伊莎的性格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所以当她似乎做了噩梦惊醒,下意识地流露出了这幅脆弱纤细的模样时,ump45才会感到奇怪。

    是怎样的噩梦,能让伊莎害怕成这样,几乎魂不守舍?

    “嗯……”伊莎平躺在床板上,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一个噩梦,真实到过分的噩梦——然而我还想不起来,这才是最让我感到不安的。”

    “很难想象你这种敢追着追猎者打脸的家伙,会有这么强烈的【恐惧】情绪——所以我想,那不是什么单纯感知到危险而生出的恐惧,而是你梦到了某些自己无法接受的事……你最在乎的事物,在梦中失去了吗?”

    “……我梦见……父亲他死去了……虽然已经完全没法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看到了父亲在我面前倒下的画面……就在我的面前,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督促我赶紧逃跑……”

    Ump45听闻之后,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别人可能会将伊莎描述的这段“梦话”,一笑置之,稍稍安慰她几句就作罢,但ump45非常清楚,这正是在原本即将发生的情节!

    铆钉城的科学家们,自发组织的净水计划,在即将成功的时候,被东海岸的英克雷军队截胡,为了不让事关华盛顿废土居民生存安全的净水设施,被臭名昭著的英克雷军控制,伊莎的父亲关闭了控制中心并且导入了致死量的高浓度辐射……伊莎梦中所看到的那一幕,无疑就是她的父亲,生命最后时刻的画面。

    如果说这是所谓的“预知梦”,那未免也太清晰了。

    “你在害怕梦境中的画面成真?”

    “我知道这听起来就像是无稽之谈,但……但这个噩梦,向我揭示了一种可能——会不会,我和父亲的再次见面,就会成为最后一面?或者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在追寻父亲的过程中的行为,反而……反而加速了父亲的死亡……”

    “……”

    Ump45微微眯起了左眼。

    伊莎的直觉还是挺可怕的,毕竟,按照ump45曾经在游戏里的体验经历,正是避难所少女为净水计划穿针引线,杰斐逊纪念堂的变化才会让英克雷军察觉到,最终导致英克雷军空降,酿成了一系列的惨剧。

    但如果伊莎什么都不做,或许导致的结果会更加残忍——她的父亲,将被迫在112号避难所虚拟的【宁静小巷】中,重复着生不如死的轮回。

    “没有的事!”

    Ump45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你该不会像那群核子教的信徒一样,迷信什么原子之母吧?别想太多了,即使你梦见的景象,真的是一段‘未来’发生的事情,也不代表百分百发生——举个例子,如果我现在一枪打碎了你的脑袋,那么还会出现你父亲让你赶快逃跑的画面吗?虽然这么做,未必你的父亲就会活下来,但肯定能够回避掉你梦境中的‘预言’——你看,改变命运,似乎也没什么难的不是吗?”

    “呃……这是歪理吧!”

    “所以我才说是‘举个例子’,因为一件事情不可能没有前因后果,希腊歌剧里编不下去的时候可以机械降神,放在现实的世界中是做不到的。‘未来’,是由无数‘过去’和‘现在’的砖石,共同铺砌起来的路,有时候可以是笔直的一条线,有时候也可以九曲十八弯……或许命运就有一定的修正性,但在我看来,那只是限于你修出的道路,距离原来的目标点差之毫厘的情况时,才有可能突然改变方向,重新经过那个你想要回避的【点】——假设,距离那个【点】还有非常长的距离时,你就开始变向,到时候命运如果还想要进行所谓的‘修正’……呵呵,那得多大的‘修正力度’,才能让脚下的路折返回去?”

    在原本的“剧情”中,铆钉城的合成人任务,只是一个小插曲,无关主线无关痛痒,但现在伊莎却因此而来到了马萨诸塞联邦,就仿佛是凭空拓了一个和主线相关的dlc……断钢dlc可以改变伊莎必死的结局,那么现在这个“波士顿dlc”,能对首都废土产生更大的改变,也是情理之中。

    “比起未来,你更应该注意眼下正在发生的事——你因为学院的追猎者,来到了联邦地区,在这里遇到了新的人物、新的势力、新的人际关系,换而言之也解锁了更复杂的未来。”

    “但我现在却被这里的学院势力困住,都脱不开身……”

    “呵,区区学院,冢中枯骨尔,我早晚必擒之。”ump45很是不屑地发出了一声冷笑,“学院看起来很可怕,实际就他们这种由堕落的知识分子为骨干核心的组织,光有技术力,没半点组织度和行动力。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在未来埋葬掉这个毒瘤……毁灭它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但是要把你送出联邦地界,对我来说不算难。”

    伊莎冷静了下来,并没有急吼吼地质问ump45 为何仍然留住了她——这名脸上带疤的神秘少女,有一种和伊莎过去遇到的所有怀揣“抱负”的人物,都不一样的特质,她向来不会遮遮掩掩,也不屑于藏匿什么秘密。

    在ump45看来,当一个组织需要靠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武器”才能成功、翻盘的时候,本质上,其实就是将希望,赌在敌人是否犯错、犯多少的错之上。

    同样的道理,与人交往合作也是一样——秘密、隐私固然可以有,但不应该涉及到彼此合作的根本,当一份合作是建立在虚伪和掩饰之上的时候,任何敏感的秘密被揭穿,哪怕原本并无恶意,都会使得双方的信任千疮百孔。

    因此ump45通常只会隐瞒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项,比如说自己的真实来历等等——干货摆出来的多,别人自然也就更容易信任她。

    “我就坦率地告诉你吧,现在把你送回华盛顿,就等于你做了一场梦,‘醒来后’只是多了一些有趣的记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改变……对我而言也是一样。可是糟糕而充满恶趣味的‘命运’,让你我两个本该走平行线的人,因缘际会下相遇了,这就是一个契机——将原本命运的‘棋盘’打乱,导入更多‘棋子’和‘变数’的契机。”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虽然‘棋盘’上因为‘棋子’变多而更加混乱——但是我们提前知晓,所以就好比提前知晓了庄家要出老千,可以早早地做好准备……甚至反过来占据先机,是这样吧?”

    “伊莎!你这不是理解起来很快吗?”

    对于ump45 而言,原本她是没有能力提前介入到华盛顿废土的争端中的,但是伊莎的意外出现,给了她一个突破口——虽然只是一个看似普通的避难所居民,但伊莎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无数人的命运,因为她注定要和净水计划“绑定”,也注定避不开东部兄弟会和东海岸英克雷两个势力。

    这给ump45打响了警钟。

    她过去一直将钢铁兄弟会作为未来的潜在威胁之一,但那是击败了英克雷之后,里昂斯长老和莎拉相继去世后,西海岸传统思想再度冒头的钢铁兄弟会,距离现在还很遥远,比起兄弟会更加需要担心的,是英克雷。

    因为英克雷在四代,存在感稀薄到只剩下了X01动力甲,以及远港核子教的一个老兵,但在这个时期,东海岸英克雷可谓是如日中天,横的不行,真要早点出山,早就将龟缩在五角大楼的东部兄弟会一锅端了——辐射3后期兄弟会能翻盘,自由至尊被启动还是次要的,毕竟这东西看起来虎,在亚当斯空军基地还不是被一发入魂……关键在于英克雷的总部,直接被“龙万德”启动了自爆程序给一锅端了,要不然碾死没发展起来的兄弟会还真不是难事。

    Ump45可还记得,之所以四代里钢铁兄弟会会远征来到马萨诸塞,就是因为侦测到了地下的学院引发的异常的能量反应——钢铁兄弟会能发现,理论上技术力更在它之上的英克雷,就真的只能做睁眼瞎吗?

    如果让英克雷注意到,联邦留存下来这么一支保留大量战前科技,并且与他们一样保持着极端而激进的“基因纯净性”理念的组织,无论是学院与英克雷合作,还是英克雷直接干脆地吞并了学院,造成的后果,都是废土人民无法承受的。

    然后,ump45就发现了一个非常要命的问题。

    学院方面,暂时是找不到突破口的,分子传送机的技术暂且不说,目前也根本找不出能够有效联合起来抗衡学院的势力——如今的东部兄弟会,还窝在五角大楼,日子艰难无比呢。

    更要命的是英克雷。

    要击败英克雷,难道真得要把希望,寄托在伊莎一个人引爆乌鸦岭总部?原本,这是在诸多巧合下才导致的结果,要达成这样的戏剧性结果,条件极其苛刻,而且不靠谱。说真的,与其幻想着重现原作中的剧情,ump45认为满地图寻找泽塔星人的信号,准备抢下他们的母舰去平推,都更加靠谱一些。

    英克雷是一定要毁灭的。

    它不同于学院这种咸鱼组织,学院没电还得宅两百年,但英克雷却可以将飞鸟插遍整个东海岸,一旦它结束了韬光养晦的策略,开始向东海岸废土露出獠牙,火力全开……必然势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