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三十章 上门剧透,开诚布公
    81号避难所虽然已经逐渐开始与废土沟通,互相了解,但通常来说,前来做交易的废土商人们,是不被允许进入到避难所内部的。游戏本篇中,老冰棍之所以可以享受特权,实在是因为那三个核动力核心的“恩情”有些大——目前的81号避难所,可能已经开始时不时地出现电力故障,但绝对不会太过频繁,对方会需要核动力核心吗?这实在不好说。

    “避难所的居民们警惕心很高,我个人是不太认为你们能获得他们的信任……不过,看你们三人都有哔哔小子,说不定他们会另眼相看呢?总之,如果想要‘讨好’他们的话,我建议你们能带来一些……嗯,避难所里匮乏、辐射含量低又容易让人快乐的东西。”

    克里克很含蓄地表达了一条“捷径”——带上那些使人着迷的小药丸呗~

    对于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避难所那密闭的环境里生活的“小蓝人”们而言,大门之外的废土世界,充斥着危险的同时,也在向他们辐射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比如说,阳光。

    就伊莎第一次来到避难所外的世界时,她首先未知震撼的,便是来自于太阳,洒落在地表每一寸土地的阳光——无论多么柔和明亮的人造光源,都难以复刻出真实的阳光,尤其是照射在身体表面所产生的那种暖洋洋的的感觉,是冷冰冰的人造光无法比拟的。

    更不用说,101避难所的光源,似乎是为了减轻电力负担,基调都比较昏暗,这点甚至比不上废弃了两百年的114号避难所——ump45告诉她,这可能是因为波士顿地区保留下来的电力设施较多的缘故……总体而言,波士顿和周边地区的电力,那是真的很充足。

    伊莎非常能理解,避难所的监管者们,对于废土那种讳莫如深的态度。

    废土上充斥着危险,这不假,无论是掠夺者、超级变种人,还是那些经过了变异后残忍可怕的废土野兽,对于战斗训练普及率低下的避难所居民而言,都是极其可怕的威胁……但更为重要的是,哪怕存在着这么多威胁,只要领略到阳光的温度,感受到自然流动的风,看着水流从河床上蜿蜒流动,抬头望着天空目送着白云逐渐远去,经历过昼夜交替明白何为日月星辰——那么避难所对他们的吸引力,还剩下什么呢?

    只有安全,以及干净了。

    诚然,这很重要,但对于一些艺高人胆大的年轻人来说,他们不仅自信有着可以在废土上生存下来的本领,还有着一颗向往着冒险的激情的心,避难所的吸引力,未必有那些繁华热闹的废土城镇大。

    一旦开了口子,往后想要收住避难所居民的心,可就困难了。避难所居民的人口数量和繁衍速度,都是经过科学系统的计算的,哪怕只是少部分人离开,日积月累之下,这个维持了百年以上的“平衡”,还是难逃崩溃的结局——到那个时候,所谓的避难所,被迫向着外界开放,本质上就不过是一个埋在地下的战前“聚落”而已,至于原本权力在避难所至高无上的监管者,也不可能再有掌握所有人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了。

    “那个商人,说的是一些违禁的药品吧?”

    “没错,对于很多生活‘无忧无虑’的人而言,任何能给他们带来感官刺激的事物,他们都会欢迎的——不过我是对这类事物很厌恶的。除非在生死攸关的战斗中,迫切需要药物来提升自己的身体机能或者刺激精神反应,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使用这类成瘾药物情有可原。其他时候,因为单纯想要寻求刺激而嗑药,是绝得要禁止的——这会让人堕落,变成一个无能的废物也就罢了,很多时候,药瘾发作下,那是六亲不认的,什么恶劣的破事都有可能做出来。”

    哈特有些畏缩地问道:“不是可以治疗药物成瘾的吗……”

    “【瘾头解】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治疗药,但身体层面的‘瘾’容易解,心理上的惰性一旦养成了,很可能这辈子都要带着,一直留到坟墓中。没有自制力的人,是一颗定时炸弹,最危险的是,它还很容易影响到周围的其他人……是有传染性的。”

    Ump45记得,未来在81号避难所里,就有一个任务,是帮助一名女性,戒除自己兄弟的毒瘾——由此可见,本该很“干净”的避难所,随着和废土商人的交易往来,不可避免地流入了相当数量的违禁药物……但ump45是不会做这种交易买卖的。

    她很清楚,避难所的监管人,可以对一些药物的流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绝不会允许进行这种交易的“烂人”跑到避难所里——一个药贩子,你要别人怎么对你产生“信任”?真要想克里克所说的那样,尝试着用违禁药物交易来获得“入场券”,那么她这辈子都和81避难所没什么缘分了。

    “可我们不那么做的话,得如何获得这个避难所居民的信任啊?”

    “违禁药物的生意好做,也就意味着,这个避难所里,有相当一部分居民,渴望着与平凡的日常所不一样的‘激情生活’……伊莎,你也是来自避难所的,能够理解这种感觉吧?”

    进入到山洞内,避开了克里克等商人的视线后,伊莎迫不及待地将那个还带着前主人汗臭味和少许血腥气的防毒面具摘下。听到了ump45的询问,她本能地想到了当初那群作混混打扮的青年……他们好像自称“穴蛇帮”是吧?伊莎还记得,自己在逃离避难所的时候,阴差阳错救下过其中一人和他的母亲,因而还得到了一件穴蛇帮的制服做报酬呢。

    这类年轻人,鄙夷避难所的一切,仿佛避难所大门外的废土世界拥有着一切美好的事物,而避难所的生存环境是在毁掉他们本该灿烂的人生……对于他们的看法,伊莎只能持保留的意见——毕竟,放在别处倒还是两说,如果是华盛顿的话……肯定还是避难所好——前提是那些还能住人的避难所。

    当然,如果他们有着伊莎这种战斗力……或者一半水平也行,再加上足够的谨慎和小心,那么基本都可以在废土上活的很滋润。只不过,考虑到那几位自称要闯荡废土的穴蛇帮青年,就连辐射蟑螂都干不过,伊莎觉得他们还是待在101号避难所比较好。最多最多……去核弹镇过他们想要的废土生活。要不然,可能哪一天伊莎就能在某个掠夺者的营地里,看到被做成人体“装饰品”的熟人尸体,亦或者干脆就被超级变种人生吞活剥,只留下一个头骨当碗使。

    “这里的监管者,人品怎么样?”

    “据说还不错……或者说,一贯传统都不错。毕竟,一个避难所能够延续了两百年还没被毁灭,肯定不会太差。”

    伊莎本想要反驳,但是一想到自己下过的那些堪称地狱的避难所,以及废土上遇到的形形色色的刁民,她忽然就觉得自己青梅竹马阿曼达的监管人父亲,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废土果然还是一个比**下限的地方啊。

    走到了洞穴尽头,看到避难所大门紧闭,ump45使用哔哔小子的功能将其开启,静静等待着齿轮大门移开——正常情况下,这肯定会惊动里面的警卫和监管者,不过不把监管者骗出来,只是和那些管商品交易的主管交涉,可达不成ump45的此行目的……毕竟,通常来说,你对一个小弟说让他大哥来交涉,十有八九是不会成功的。

    “站住!就站在那边不许动!”两个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避难所警卫冲了出来,紧张兮兮地凝视着ump45三人,“我就不管你们的哔哔小子是从哪里来的了——先说出你们的来意!”

    “不用紧张,先生,我们是来进行调查的,并非抱着敌意而来。”

    “调查?你在说什么胡话……”

    Ump45没有继续理会这名警卫,而是转头看向了被保护起来的一名年轻女性——很明显,她就是这一任的避难所监管者。

    “请原谅我们的冒失——我们需要确认这个避难所是否还正常运作着,但我们无法确定里面的是正经的避难所居民,还是鸠占鹊巢的掠夺者,所以没有通过对讲机和你们交谈。”

    “呵呵,那如果我们没有质问你们来历,而是直接开枪反击呢?”

    “放心,我的同伴身手肯定比你们强。”ump45不卑不亢地反击道,“在这样的距离下拔枪射击,说要射中你的手和腿夺去反抗的能力,就绝对不会误伤到躯干和要害——要是确认你们是掠夺者,很快就会往脑袋上补一枪;如果是误会,以避难所的医疗条件,肢体枪伤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才是。”

    “好大的口气!”

    “自信毕竟不是靠嗓门大就能表现出来的,不是吗?还有这位先生,我已经明确表示了是来与你们的监管者对话的,希望你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卫兵,是保安,不是中世纪那些一口一个‘我的女士’的骑士罐头。你可以安静地站在边上旁听,但我希望你能够克制住自己插嘴的冲动。”

    “请不要为难爱德华先生。”女监管者发声道,“我们长期居住于地下,对于废土知之甚少,这几年才逐渐对外交流,因而爱德华警卫官对于外来者抱以高度的警戒,是必要的。使用了【调查】这样的词汇,我能认为你是与避难所科技、或者是战前政府相关的人士吗?无论基于何种原因来到这里,我也希望你们能够理解,与世隔绝了两百年的避难所,对于很多废土的‘常识’知之甚少,如果冒犯了你们,也请不要放在心上。”

    虽然一开始这名监管者,表现的有些忐忑不安,但很快她便证明了自己能够上位,始终不是没道理的——她很轻易地听懂了ump45的“暗示”,并且在向ump45交涉的时候,也很好地维护了自己这边警卫的尊严,顾及了他的面子。

    旁观的伊莎将这名女性监督者和阿曼达的父亲做了一下对比,得出了那个老家伙果然是个狂妄的偏执狂的结论,只会用权势和武力去镇压居民的家伙,在管理下属的手腕上,距离这名监督者,差了老远。

    这也可以从侧面正面一点——那就是这个避难所,它的“生态”非常正常,从监督者这个有着至高权力的避难所主宰者的言行中,伊莎不难确认,这绝非畸形的社会管理模式下的产物。

    “如果你对避难所真正的面目有所了解,那么当战前政府与避难所科技的人士前来的时候,你就不该是这么淡定的反应了……果然,你们并不清楚81号避难所的真相吧?”

    “什么……意思?”

    “你们能确保这边的对话,不会被避难所内部的人员听到吗?”

    女性监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对身旁的警卫使了个颜色,让他关掉了监听功能。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项,希望你们听了不要害怕。”

    “呵呵,我们是警卫,我们不会怕。”警卫爱德华很是倔强又不屑地顶了一句嘴,然后在监督者的眼神暗示下,乖乖闭嘴,站到了一边。

    “81号避难所,设计之初并非是作为给居民避难用的安全的庇护之地,它有着一项不为人知的‘使命’——以避难所中的居民作为实验对象,进行病原体药物开发测试。简单来说,就是把你们的祖先,当做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注入细菌和病毒,以此来开发针对性的药物。”

    Ump45的发言,足足过了半分钟,这才让对面的几人发出了声音——短短几句话包含了太过超量的信息,以至于他们的大脑都来不及处理。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想要质问和反驳的东西,不过在此之前,我先要确认一点——在这两百年的岁月里,有没有哪位监管者,曾经留下过关于81号避难所‘里区’的信息记录?”

    “里区……你的意思是……”

    “简而言之,你们的祖祖辈辈居住了两百年之久的‘家’,内部还隐藏着一个被废弃的‘避难所’——前者是留给‘小白鼠’居住的【实验环境】,后者,则是本该进入到避难所里的病理实验研究者们居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