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四十章 都是好事
    “呦,你这个大忙人,怎么就心血来潮到康科德这破地方来了?”

    “你说呢?托你们那位胆子上天的丫头的福,现在我如何还能坐得住?”见到了朗尼?萧,杰弗里一脸便秘的别扭样,上来就开始倒苦水,“我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突然选择对95号避难所下手?那边和康科德隔着那么远,手伸地再长也没道理攻击那边啊!”

    “是啊,我也很纳闷……但是就结果来说,这不是很好吗?”

    相较于杰弗里,朗尼?萧的心脏早已经习惯了被ump45折腾地心惊肉跳,现在看到别人也要经历这个痛苦的过程,心中不免生出了幸灾乐祸的感觉。

    “这太胡来了!”

    “但你也得承认,坐在大本营的我们,是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了解到即时信息的,有时候一些机会转瞬即逝,等不到我们来下判断……而且,事实也证明了,那个小姑娘只是看起来年轻,考虑的东西其实远比我们这些所谓的老兵细致全面的多。既然我不如她,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仗着资历老,在不擅长的领域横加干涉。”

    “但……但那个丫头也太乱来了吧?你我难道还不了解南方那群枪手的势力?不是我说,在我眼里,昆西的义勇兵如果再这么荒废下去,不出十年就得让南边的枪手给全歼了——表面上他们是雇佣兵,实则已经控制了大片土地,对向波士顿扩张野心勃勃呢!”

    “是的,你没说错,但枪手始终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团体,更没有做好经营的准备——单单就组织内部的那种上下级权力分配,就注定了他们只能维持一时的军阀统治。他们之所以看起来强大,其实只是因为其他人过于弱小,以至于在他们的弱点暴露出来前,就能不用脑子一路平推过去。现在你也看到了,当他们意识到有一个足以威胁到组织存在的挑战者出现后,即使想调动足够的兵力,也因为此前一些错误的策略,而使得目前处境相形见绌……我敢断定,以这种状态过去,他们绝对不是核子世界的那群掠夺者的对手。”

    以前,是人们大多不去关注,但核子世界游乐园那边的掠夺者,又不是学院,严密保守安全信息,只要有心去调查,总能够找到很多资料的。

    朗尼?萧在浏览过大致的信息后,根据她这辈子的战斗经验,立刻就得出对方是个十足的硬茬子这样的结论。

    这些掠夺者,不禁人数多、武器好,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开始孕育出属于自己的帮派文化——这也就意味着,维系着这些掠夺者的不仅仅是金钱利益,还有一种彼此认同的价值观念……尽管这种价值观是扭曲的、邪恶的,但终究是把一大票暴力分子拧成了一股绳子,在凝聚力上,这些掠夺者已经胜过了如今南方的枪手组织。

    另一方面,三个帮派也都有着各自的作战倾向,合并到一起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同样不容小觑——坚韧的狼帮成员无疑是最好的中坚力量,而弟子帮的嗜血性和爆发力使得他们是突击队的最好人选;剩下的特工帮,人如其名,战斗人员大都擅长潜入渗透,作为斥候搞侦查和暗杀,都是一把好手。

    只要他们不起内讧,各自分配好自己的作战任务,统一调派下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绝对不逊色于枪手组织——哪怕在装备方面枪手更强,火力更猛,但战争这种残酷的政治延伸,是没法贯彻唯装备论的。

    核子世界的匪帮从士气上就天然占据了优势。

    “杰弗里,如果你是来问我的意见的话,那我的建议就是——这趟浑水,你别去。”

    “你真的一点也不看好南方的那群人?”

    “嗯,那我们不讨论双方的战力,我们聊聊另外一件事——你认为战损达到多少的时候,会触及到枪手那方各个指挥官的底限?他们会允许自己的家底在这场战争中拼光吗?而损失的那些兵力、装备,又得花多少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在这段‘养伤’的日子里,他们会不会被其他猎手盯上?”

    朗尼?萧一连提及了好几个问题,而杰弗里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僵硬。

    她无疑戳中了关键——那就是枪手组织看起来声势浩大,兵多将广,但彼此之间都存在着竞争和防备,断无可能在这场战斗中拼尽全力。掠夺者们虽然也存在这个问题,但是他们的帮派只有三个,本身的凝聚力也要更胜一筹——双方都有类似的困境,那就是互相比烂的时候。

    这点连作为枪手指挥官其中之一的杰弗里,自己都不自信。

    “那么你们就不担心吗?要知道眼下他们即将交火,交战的地方距离康科德也不会很远,你们要如何保证战火不会波及到康科德?”

    “这个就由我亲自来和杰弗里少校说明吧——我刚回来,正是为了您所担心的那个问题而在外奔走。”

    Ump45知道杰弗里放心不下,大老远从东边赶来康科德,立刻放下了手头的事赶回了博物馆。她早就知道,杰弗里作为枪手组织名义上的一员,不可能放着眼下这种大新闻不管不顾,只不过被“赶”到了北边,实际上基本已经和南方总部断了往来的他,现在还能勉强维持抽身事外的余裕罢了。

    “你要怎么做?无论是南方的枪手,还是核子世界的掠夺者,都不是眼下的康科德的义勇兵能够阻挡的。”

    “仅靠我们的力量当然不行,但这是建立在你说的那两支势力,没有后顾的基础上。所以,我们要确保的,其实是要让交战双方都达成足以伤筋动骨的损失——只有这样,方才可以百分之百维持康科德的和平。”

    “掠夺者那边我不清楚,但枪手的指挥官没有蠢人——一旦事不可为,他们宁愿名义上吃一个败仗,及时撤退保留实力,也不会打一场惨胜。如果掠夺者们损失不大,他们为了抚平交战的损失,必然会选择向四周劫掠。”

    “那就得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身不由己】了。”

    Ump45推开地图,标注出了几个位置。

    “这边,就是上次我们‘合力’夺下的联邦粮食储备库。这个地方只要不犯错误,就是一个易守难攻的要塞,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能确保有一支部队,可以安稳地作为一个钉子插在后方,他们就算想要拔掉都得崩掉几颗牙,在大敌环伺的情况下,即使感觉不舒服也必须忍着,不会主动招惹。”

    “你还好意思说呢,这地方还不是用我的人和家当打下来的?”

    “所以这不是把得到的物资分给您不少了吗?再说了,我们也约定好了,以后这里的经营和收益都归少校你,只不过眼下少校你还没有宣布另立山头,联邦粮食储备库的守备力量由义勇兵负责,防止被南方的枪手察觉到,也是经过了你同意的。”

    “是啊,以后我还得费心费力帮你维护这地方的运营,赚一份亲苦钱。”

    “就这机会别人想要,那还要不到呢~”

    “别贫嘴了,赶紧说说你准备围绕着这地方做什么?”

    Ump45笑着在豆子镇酿酒厂和可伟佳装配厂,都画了一个记号。

    “干掉了粮食储备库的掠夺者,我们下一步就得除掉这两个地方的掠夺者,这是原本的计划。现在,因为核子世界和南方枪手的交战,势必会牵动这两方人的神经。海对岸的国家有一句古话,叫做【卧榻之处岂容他人酣睡】——现在岂止是‘酣睡’,这打架都打到家门口了,我就不信这两货掠夺者还能神经大条到安安稳稳睡觉。”

    “他们的武器装备根本没法和交战中的双方相比。”

    “对,所以这两伙掠夺者的第一想法,肯定是求自保……但是一旦交战双方损失惨重后,以我对掠夺者们的了解,他们骨子里的贪婪必然会让他们尝试着去冒险——如果只有一伙掠夺者,那倒也是未必,但是旁边有一个作为竞争对手的‘邻居’,他们承受不了对方伺机一波肥的后果。”

    尤其是豆子镇酿酒厂的那批掠夺者,本身在人数和装备上就要逊色一些,一旦可伟佳装备厂的同行们发达了,等待他们的就只有灭顶之灾。所以,ump45敢用自己的胸围打赌,这两班人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安分下来的!

    “那你之前离开是准备去……”

    “当然是给这两拨人上眼药啊。”ump45咧开嘴角,露出了愉悦的笑容,“因为是掠夺者,骨子里有一种类似赌徒的性子,驱使他们行动最好的‘诱饵’,就是足够丰厚的利益和回报。”

    “你是怎么做的?”

    “我分别袭击了枪手和核子世界掠夺者的斥候,然后将他们的尸体和装备,放到了一起,统一伪装成双方在野外火拼,结果双双殒命的结局。可能很多掠夺者,这辈子只用过铁管枪,栓动枪都轮不到自己,所以我不但留下了几把.50狙击枪,还特地准备了一把使用等离子弹药的能量枪械。”

    这群穷鬼哪里见过这种宝贝?要知道,他们自己都没法确保全员铁管枪,还有不少地位较低的掠夺者用不起枪械,只能挥舞着撬胎棒和砍刀冲上去肉搏,ump45留下的枪支对他们而言的吸引力,那是空前的。

    她这么做,就是要在这两帮掠夺者的大脑中,植入这样的一种暗示——这些珍贵无比的强力枪支,都可以从交战双方的尸体上找到。虽然他们自己肯定是打不过的,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要能够在交战双方彼此损失惨重的当下,以逸待劳忽然杀出,最后这些宝贝,不全是自己的了?

    “而且,为了加强说服力,我分别在两边的伪造现场,往斥候身上藏了伪造过的军令。只要他们心动,那么根据搜到的‘线索’,这两帮掠夺者的动向,就完全由我说了算。我的目的极为明确,就是要在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时间,让不该来的蠢货出现!一对一,那还有及时解释清楚误会的可能,但三方、四方的混战,根本留不出那样的余裕,必须先下手为强!”

    只要整个联邦西北打成一锅粥,那么康科德就安全了。而且在这之后,ump45还能提前谋划一下夺取可伟佳装配厂和豆子镇酿酒厂的事宜。

    知道为什么掠夺者始终只能是掠夺者吗?

    因为他们的脑子里,只有“这一票如果干成我就吃穿不愁”这样的概念,很少有掠夺者能明白,“这一票如果失败我可能当场嗝屁”……要是他们能想得通这点,也就不会去做掠夺者了。

    别看废土上掠夺者一茬一茬永远也清理不干净,感觉好像掠夺者很强很牛逼,这是站在整体的角度和层次去看待的,如果细化到个人,那就不难发现,很少有掠夺者能干这一行超过十年——生命力强大的是【掠夺者】这个阶层群体,而不是个人。

    “对了,杰弗里少校你有兴趣,也在这一场狂欢中,加一些筹码吗?”

    “不,朗尼?萧已经告诫我不要蹚这次的浑水了……”

    “可我指的也不是以枪手指挥官的身份入局啊~”

    Ump45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个中深意自在不言中。杰弗里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你是打算让我去当双面间谍,向枪手的部队提供错误的情报?”

    “不是错误的情报,那样可是会让你陷入危险的——情报必须是正确的,但谁也不能保证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搅局对不对?不止是我们义勇兵,杰弗里少校你如果想要发展,也得尽快摆脱南边枪手高层的束缚,所以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要让枪手组织经历一次伤筋动骨的惨败,让它在一段时间里,必须收缩防线,舔舐伤口。”

    “没问题,我答应。”

    杰弗里是什么正经的好人吗?

    当然不可能。

    这种干雇佣兵活的,骨子里那都是个**子,而杰弗里一直没有停止过接受各种委托,说明他骨子里其实也向往着自由而随性的生活——这种性格在某些时刻,是可以自然转化为“没节操”这种属性的。

    “正好,趁这个机会,我能把一些不怎么听话的恶棍清理了……好事,都是好事儿啊~”

    “是啊,都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