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四十二章 在下康科德影视学院高材生
    “兄弟们,开饭了开饭了~”

    废土上的物资一向不怎么丰富,核辐射摧毁了绝大多数旧世的动植物,留存下来的食物来源非常少,而且还充斥着辐射。更加糟糕的是,由于FEV病毒的泄露,导致废土上大多数的生物,变异方向都向着非常糟糕的方面发展……

    饮食上,大多数废土人是真的不讲究,他们从出生开始,就习惯了铃薯这种土豆和番茄结合后的奇怪作物的味道,也因此,废土人对于【美食】的标准,其实相当低。

    Ump45在发现酱油炒面非常受到士兵们的欢迎后,就明白要如何笼络士兵们的心了。

    康科德的市区没有什么工业设施,但至少一两家食品加工厂还是能勉强凑出来的,尽管规模上远远比不上那些大企业,充其量只能做做包装和加工,但这也已经足够了——ump45也没指望光靠着康科德的设施就能起家,目前控制下的两条食品生产线,也没有投入民用生产,而是负责义勇兵将士们军粮的加工。

    Ump45笃信民以食为天。

    能够让士兵们吃好喝好的军队,至少在士气和凝聚力上,还是较为可靠的,毕竟当兵作战那是将脑袋别裤腰带上的,如果连这些最基本的诉求都无法满足士兵,那么指望士兵卖命为上级打战,显然就有些想当然了。

    “又是泥沼蟹罐头啊……”

    “别抱怨啦,有肉吃就不错了。”小队队长将一罐开封的罐头肉拍进了碗中,用小刀直接切成了数块,分给了自己的队员,“上边也说了,目前康科德那里的食品加工设施还比较简陋,没法做的多么精致,所以粗糙一些大家也就将就一些吧。想想吧,泥沼蟹再怎么说也是凶猛的杀人猛兽,一般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我倒不是矫情,只是这泥沼蟹罐头吃多了,我总感觉放屁都带着海腥气……而且相比起这种肉罐头,我更想多吃些主食——要不我把我这份蟹肉让出来,你们谁和我换半份刀片谷吧?”

    “你想得美。”

    众人白了他一眼,纷纷露出无奈的神情来。

    放在以前他们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陷入肉食太多而主食不够的困境。剿杀康科德地下水道的泥沼蟹的行动,进行的非常顺利,而结果,就是多出了一大批泥沼蟹的尸体需要处理——这些“海鲜”被杀死后必须立刻处理,否则它很快就会腐烂、发臭、并且滋生细菌病毒。辐射废土上的致病细菌虽然少,但每一种存活下来的杀伤力都不容小觑,为了康科德的卫生安全,这些泥沼蟹尸体都被拖了出来,进行“废物利用”。

    如果是和平年代,谁敢用下水道的螃蟹做食品加工的原料,厂房被封都是次要,没给暴怒的民众打成筛子,就算运气不错了。但在废土的环境下……下水道的螃蟹算什么啊?辐射蟑螂和辐射苍蝇都没吃过,也好意思说混过废土嘛?

    ……所以某种意义上,英克雷和学院diss废土人其实也不是没原因的。Ump45严重怀疑,当初学院的领导肯定是看到了什么掉san值的场面,以至于坚决反对废土人以及他们的一切“文明”。

    “最近没办法,西边似乎出了点问题,都把临近区域的平民全部迁移往康科德了。好多田地被荒废了不说,康科德那边也多出了不少吃饭的嘴,粮食一时间有些短缺,也只能大家担待一些了。”

    “队长,我们当然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没麦子吃了而被迫吃蟹肉’,这种事情以前只能发生在段子里,对于部队的待遇我们已经很满足了,实在是……这种天天吃肉的感觉,让我感觉惶恐啊。”

    “是啊是啊……”

    众人纷纷附和。

    最近配发给义勇军士兵们的肉类食品明显变多,这让很多过惯了苦日子的士兵们,感觉到受宠若惊,隐隐中还有些害怕——是不是马上自己就要执行九死一生的危险任务,所以上头想着临死前让大家吃顿好的?

    “都别胡思乱想了!让你们吃的更好还叽叽歪歪,那以后分房产的时候你们干脆也别要康科德市区的了,随便打发你们一间野外的破房子得了!”

    “别别别,队长,我们这只是见识少,你别急啊!”

    “我能不急吗?”队长没好气地瞪着众人,恼怒地说道,“你们几个的思想怎么还没有转变过来?我们是义勇兵不假,但已经不再是当年游走于温饱线的苦孩子了,现在我们在康科德找到了遗失的义勇兵精神,如今我们的使命是要复兴这片土地的文明——我们现在吃肉,那不是在啃废土居民的民脂民膏,这是一座城市复兴必然会伴随而来的生产能力和物质水平的提升。至于为什么,我们可以分到更多的肉,而农民则还是得啃铃薯?很简单啊,扛枪打仗随时随地都要献出生命的士兵,拥有更好的待遇,这就是【公平】——如果你们实在觉得受之有愧,那就多打死几个掠夺者,明白了没有!”

    作为能统帅一支作战小队的士官队长,ump45也对他们提出了一个硬性的要求——他们不仅得拥有更好的作战技能和经验,而且还得兼顾小队队员的心理和思想情况。队员迷茫了要去开导,队员懈怠了要去激励,队员悲伤了要去安抚……军队里不能只有冰冷的上下级,一起扛过枪的战友情谊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纯粹而坚韧的友情,作为这样一支互相托抚着性命的团体的长官,理所应当地要把战友视为家人,并且承担起“家长”的责任。

    目前以康科德义勇兵的规模,ump45也没必要搞什么“政委”,况且,天知道灯塔国国民的后裔本能中会不会反感这种配置,干脆就用更加接地气一些的方式。

    作为士兵,肯定是希望长官在严厉的同时,多点人情味的,而反过来也是一样,没有那个军官会希望自己麾下全是兵油子。

    “队长!八点方向发现了有一股小部队正在行进!”

    晚饭吃到一半,忽然听到站岗侦查的士兵上报了敌情,众人立刻结束了之前其乐融融的进餐气氛,三下五除二将食物吃完,也没法清洗,就地挖了个坑把炊具埋了起来。

    “把营火掐了!”

    士兵们匍匐在山坡上,队长小心翼翼地拿出了此次任务分配给他的望远镜,仔细地侦察着远处行进的那支队伍。

    “奇怪……他们的装备,不像是掠夺者啊?而且组织上所说的枪手组织,装备上好像也有些出入……”

    队长从望远镜中,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作为一名精锐的义勇兵战士,他在出发前,可是紧急补过了很多知识,但眼前出现的那支全副武装的部队,即使和枪手组织相比,也显得过于【专业】了……原谅这名队长只能做出这样的形容,实在是看到的那支部队,在行军上给他的感觉,就是军队,本该如此……

    “等等!他们这是……动力甲?而且这种动力甲……”

    动力甲毫无疑问是男人的浪漫,因此在康科德进行文化课程培训的时候,关于各种军械的知识讲座,无疑是这些士兵最热爱的一项课程,而作为重中之重的动力甲环节,可以说,每一个参与培训的精锐士兵,都能如数家珍。

    队长所看到的那几台动力甲,身体部分的结构和战前正规军的T51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但是头部装甲,却换成了风格迥异的一种蝙蝠头的式样。在颜色上,相较于大多数战前就列装的T51型动力甲,变成了更加深沉的黑褐色……只是一些细节上的变化,这几台动力甲就凸显出了一种莫名的阴森邪恶的感觉——就仿佛是从一口陈旧腐朽的棺材中爬出的,数百年前的吸血鬼。

    一个被ump45反复提及过多次,并且重点强调过的组织名字,出现在了小队长的脑海中。

    “那是……我在课堂上听过,是T52a-mk1型动力甲,拥有这种动力甲的军队只有一种可能——是英克雷!”

    对于联邦废土的居民而言,英克雷这个名字可能都很陌生,所以ump45在上课的时候,用尽可能简练的方式,向学员们描述了英克雷的大致形象——一个拥有着大量战前科技和资源,精锐部队人人动力甲,并且还有大量飞行机械和重火力进行支援压制的,理念上近似学院但却比它还要激进的军事组织。

    而且他们的首领,可以简单认为,就是两百年前发动战争并且最终摁下核弹发射井按钮的政府的后继者。

    甚至不需要告诉他们FEV病毒的存在,一个究极混世大魔头的形象,已经在学员们的脑海中栩栩如生了。而且ump45和伊莎合力描绘出来的英克雷动力甲的模样,也在侧面佐证着这种邪恶形象。

    没办法,英克雷的动力甲设计人员的审美,可能和正常人有些出入——如果说X01动力甲那标志性的苍蝇头,可以推锅说这是战前就已经投入研究的款式,那么完全有英克雷在战后自行研究的那几款呢?前边T52-MK1和MK2型的蝙蝠头,好歹还有点诡异的魅力,后边的地狱火动力甲的猪头造型,那真是审美歪到了马里亚纳海沟。

    蝙蝠头到苍蝇头最后到猪头,英克雷动力甲的特点就是——越先进的,就越丑。

    可以说辨识度那是相当高了。

    “惊了?英克雷……那不是老师所说的,比学院危险十倍的军事组织吗?”

    “那种款式的动力甲,应该是替代T51型号的最弱的MK1型,而且还有不少为着装动力甲的士兵,看来这是一支先头的登陆侦查部队——该死,即使如此,他们的装备都好强力!只是远远看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摘下!”

    队长看到了那些英克雷士兵的装备后,立刻得出结论——哪怕自己这边发动偷袭,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他们纵然可以打死几个没有来得及防范的普通士兵,但是绝对破不开那几具动力甲的“壳”,最后的结果不仅是小队全灭,而且会导致义勇兵直接和对方交恶!

    “都把枪收回去……绝对不能开枪!哪怕对方向我们发起攻击,我们除了举起双手投降、等死、甚至就地逃跑我也不怪你们——但绝对不能开枪还击!不然,会给康科德带去灭顶之灾的!”

    队长此刻心乱如麻——他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远在华盛顿废土的英克雷,会来到联邦这边?偏偏还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要是他们遭遇了那些枪手和掠夺者,发生了火拼,最后会不会牵连到整个联邦废土?

    然而就在他思索的时候,那边的英克雷士兵,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将注意力转向了他们所隐藏的方向。

    “队长!我们被发现了!”

    “记住我之前和你们说的话!不能开枪!”小队长赶紧摁下了一个战士的脑袋,“你们继续躲着,我去和那些英克雷交涉!”

    说罢,他放下枪支,举起双手向着不远处的英克雷的小队走去。而见到了“埋伏者”竟然做出了这种举动,很明显,领队的英克雷军官也是一愣,他挥了挥手,示意队员暂时不要发起攻击——废土上的刁民,可是很少有这么“识趣”的人了。

    “有点意思,我见过不知好歹向我发起过攻击的,也见过吓得屁滚尿流立刻背对着我们逃窜的,你这么识相的人,倒是第一次见……嗯,没有那种令人讨厌的臭味,你是当地民兵吗?”

    前来“投降”的这个男人,虽然做出了不抵抗的姿态,但是眼神清澈而坚定,是一个没有被酒精和毒品腐烂了心智的战士。英克雷虽然对废土人怀有着和学院如出一辙的蔑视,但作为一名军官,他难免还是会对一名合格的战士生出少许好感的。

    “你们装备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动力甲,而且气场完全和那些掠夺者雇佣兵不同……难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军队吗?”

    有鉴于ump45曾经提到过的英克雷的“名声”,这名小队长并没有表现出自己已经得知对方身份的迹象,而是装作将他们认为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军队武装。

    “我们是英克雷。”对面的军官本能地带上了一种高傲的语气,“是美利坚正统的继承者!”

    “你们难道说……是大战前的幸存者!?”小队长发誓,他小时候就算是不小心砍了老爹的变种果树,装作“理直气壮”地去道歉时,用到的演技也不足现在的百分之一,“太好了!两百年了!我们终于等到了!长期孤独的坚守,终于让我们等来了王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