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四十六章 匡扶“美”室计划
    身为一名士兵,战斗技能固然重要,可如果想要在战场上活下来,而且还是在二百年前的那种极其惨烈的修罗场上幸存,个人的战斗能力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在平均战斗水准达到非常夸张程度的安克雷奇战役中,参战双方投入的全是精锐部队,指望着靠平时那过硬的战斗能力,还不如把希望寄托在对手扣扳机的时候打了个喷嚏。

    你是个兵王,俺也是个兵王.JPG

    何况,作为【精英兵种】动力甲马润,当年奈特的主要作战任务还是对抗正面的步兵和装甲部队,动力甲的长处也是单人高防御高火力,真要碰上对面人手黑科技隐形甲+高斯开罐器的精英小队,奈特觉得自己基本也是回不来的。

    奈特回想起当年的惨烈战役,唯一的感想就是,作为一名士兵,有时候真不用想太多。上级给你什么命令你就当自己是个工具人,老老实实照做,不要总想着战场权变,那是指挥官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明白自己的立场后,就不会有太多的思想包袱——反正基本上所有人都会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后去见上帝的时候也能洒脱些。

    最初奈特还会因为战友的死亡而愤怒、悲伤、渴望复仇,可这种事情一旦经历的多了,人也就自然而然释怀了,没经历过一次战斗,类似的事情都必然发生,他身边如此,敌人也是一样。所以到了战争的中后期,奈特便发现自己已经很难在战场上,回头多看一眼倒下的战友了。

    有时候,奈特很羡慕他当年的那些“老对手”。

    这些人仿佛天生不懂什么叫悲伤,一度让奈特以为自己面对的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的部队,但当战斗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时,对方无视炮火冲锋的狂热姿态,又让奈特感到由衷的畏惧——因为奈特也敢冲,但是他十分确信,自己冲锋的时候,脸上绝对不会洋溢着幸福的色彩,生命如同韭菜一样被随意收割的战场,人类应该本能地感到恐惧,即使能克服恐惧继续战斗,脸上的神情也该是狰狞扭曲如同野兽一样才对。

    他没有深入去了解过敌人,因为军规不允许。就奈特所知,战争前期有不少根正苗红的战士,在接触到了敌人的宣传后,就被“邪恶”的理念所洗脑,最终叛变。因此到了奈特这时候,谁如果对敌人的政治思想表现出了一丁点儿的兴趣……基本上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军法处的“战友”们,即使什么话都不说,站在那里,都能让奈特感觉到一股不寒而栗的战栗感——而这种感觉,他在眼下这群自称为【英克雷】的军人身上,也察觉到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杀害,儿子被夺走,奈特的精神无疑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但老兵的心理素质,让他连沉溺在背上之中的机会都不给,强行将奈特的精神拉回了现实——这让奈特越发对自己的从军经历感到抵触。他原以为已经从那所谓的战后综合征中恢复过来,但有些“习惯”恐怕是这辈子都很难改变了……比如说,对死亡的淡漠。

    不过,这样一来,也让奈特被迫重拾相对理性和客观的态度,去审视那支解救了自己的“英克雷军”。

    武器装备方面,那是绝对的优秀,尽管在样式上有了不小的改动,奈特还是很容易就辨认出来了这些动力甲,应该就是大战时期T51型动力甲的改进型。而那名英克雷军官的动力甲,则有着更加“臃肿”的外形的新型动力甲,关节和部件之间的结合更为紧密,很明显在防护性以及性能上应当有着更加优秀的性能——就是那个头盔的式样,实在是不敢恭维。

    他们自称是合众国的正统继承者,拥有着灯塔国废土的全部主权。

    说真的,这种说法,在奈特看来,其实变相承认了如今的国家已经支离破碎,否则英克雷不会特意强调这些。

    老兵的直觉,让奈特感到了些许不安。

    他一直很讨厌这些满口冠冕堂皇大道理的政客腔,在战争前他以为敌军的统治阶级是这样,但随着战争的进行,奈特发现其实自己这边的政府问题更大……甚至于进到了避难所,明明告诉他要进的是消毒仓,结果却是冰封的冷冻仓——这一冻就是将近两百年的时间。

    奈特已经从英克雷军那里了解到了很多如今世界的信息,而其中最让奈特感到绝望和无奈的,便是已经过去两百年了,貌似合众国仍然没有恢复过来。在这样被核弹洗礼过的大地上,那个夺走了自己孩子的组织,又会潜伏在何处呢?

    “你有想过妻子今后的‘归宿’吗?”

    ump45抛给了奈特一罐纯净水:“要我说的话,这个地方作为坟冢的话,还是显得太阴森了一些。”

    “……你说得对。”

    在奈特的主观概念中,“一个小时”前,他还觉得111号避难所的科技氛围,让他感觉到心安,一种远离核子废土辐射的幸福感,但现在看着这冰冷的金属框架结构,奈特的心中只剩下了孤独和压抑。

    “如今的地表……还能居住人吗?”

    “是不是被英克雷的那群家伙给吓到了?放心吧,两百年过去了,大多数地方的核辐射已经降低到了安全的程度,就算是你这样没有经历过废土辐射筛选过的战前居民,也能正常生存……嗯,比较麻烦的还是饮食,现在大多数的事物都带有一定的辐射量,你的辐射抗性相对比较差,类似消辐宁这样的药品,使用的会比较频繁一些吧。”

    “那这水……”

    “干净的,放心喝吧。”

    奈特也不再矫情,将一罐纯净水一饮而尽,这具躯体时隔接近两百年的时间,胃中再度摄取到了大量的水分,那种充实而满足的幸福感,让奈特的心情变好了很多。

    “你不是英克雷的人吧?”

    “为什么这么说?”

    “军队里通常是不会允许有人‘特立独行’的,所以你这身服装就已经大体说明了你和他们不是一路人……而且,你没有那么浓厚的‘美利坚’的味道。”

    “你不喜欢英克雷?”

    “我讨厌那种他们身上那种‘熟悉’的感觉,这让我觉得,整个世界似乎两百年了也没有任何变化。”

    奈特的直觉是正确的。

    别的地方不好说,但是他的故乡嘛……或许真就是这片土地的居民们,他们的祖先欠的“债务”太多,以至于都得压在子孙后代的背上一代代偿还——不管是东海岸还是西海岸,总有着一大堆不愿意好好过日子,成天想要搞个大新闻的家伙,当真水深火热。

    奈特是不会认错的,那些英克雷士兵,骨子里带着一种让他感觉不舒服的气场,那些英克雷军的士兵还没有意识到,尽管同样都是当兵的,但奈特参军的理由,绝对不是为了压迫这片土地的人民。

    “这你的要求就有点高了——屁股决定脑袋,这个理论听说过吗?一个人的屁股坐在哪张椅子上,那么他就只能说符合那张椅子定位的发言。英克雷的核心理念,是维持人类的纯净基因,复兴属于【人类】的合众国。只要这个核心理念不做改变,无论英克雷走到哪里,它都不会和废土居民处好关系。”

    英克雷的那群人正在抓紧时间分析并打包合成人的残骸,人都在那边,ump45也就不方便再去捣鼓那把黑科技冷冻枪了……不过也没事,有学院出来吸引了一波英克雷的注意力,眼下他们也注意不到角落里的宝贝。

    不然ump45也没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奈特说着有损他们英克雷脸面的怪话。

    “……杀死我妻子的罪魁祸首,就是那派铁皮人过来的组织吗?我的儿子……应该也落在他们手上,是吧?”

    和原本的故事发展不同,奈特还没有走出111号避难所,就已经接触到了学院这个组织,并且多项证据全部指向了这个神秘的组织,这意味着奈特的复仇目标,从最初就十分明确。

    “英克雷邀请我加入他们……”

    “你有选择吗?”

    Ump45不咸不淡地反问了奈特一句,奈特闻言愣了几秒钟,随即苦笑了起来:“是啊,我没有选择——那些英克雷,浑身流露出一种不容别人分辩的霸道……我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就这么重要?”

    “抛开你战前居民的身份,你以为【安克雷奇战役的英雄】这样的称号,是什么烂大街的白菜勋章吗?不要拿世界大战时期的标准,去衡量如今的时代。事实上,我听说当初军方有根据安克雷奇战役的实际发展,制作过一款学习装置,模拟以为战役老兵的视角,去完成根本不可能的艰巨任务——一直以来,都无人通关过呢。”

    辐射3代第一款dlc【安克雷奇行动】,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个与主线完全无关的支线小故事,虽然一直没有明确的证据,但很多人都相信,这段剧情中玩家扮演的那个老兵视角,很有可能就是老冰棍……就算不是他,奈特也是一个水平接近的大佬。而英克雷军坐拥大量战前资源,没道理会没有这种方便的新兵训练装置,所以英克雷的士兵几乎谈到安克雷奇战役就全是自己受苦的记忆。

    在学习装置里还有“续关重来”的机会,但现实里那可就是一命通关啊——因此当英克雷军官听闻奈特还是一名从安克雷奇战役中荣获勋章的战斗英雄后,才会如此重视。

    “你的作战经验,包括那些面对大规模集团作战的经验,对于英克雷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嗯,根据我对英克雷的了解,如果你拒绝加入他们,他们多半宁愿现在就把你和你妻子埋在一起,也不希望你以后加入到和他们敌对的阵营中。”

    这个问题上,英克雷是有着切身之痛的。

    三十五年前,没有把“天选者”摁死在阿罗由部落的门口,绝对是英克雷军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这直接导致了最后英克雷的海上钻井平台被捣毁,整个西部的势力被连根拔起,要不是它们在东海岸还留下了火种,怕是现在已经成为昨日黄花了。

    当然如果命运按照原本的轨迹继续运作的话,用不了多久,英克雷在东海岸的总部乌鸦岭,也会和他们的【伊登总统】一起,被伊莎给炸上天——说实在的,ump45始终没弄懂,为什么英克雷执着于在自己的总部设下方便快捷的自毁装置?当年天选者是这么干的,伊莎在原本的命运里也会如法炮制,即使真的要装,为什么连个复核的阶段都没有?真就一个“按钮”按下去直接炸啊!

    不过,ump45也想过了,英克雷如果就此消亡,其实真的还挺可惜的。

    因为就游戏中的表现,英克雷的中层以及基层的士兵,很多都算是“正常人”,只是在英克雷的体制下,他们即使有什么想法也没有任何意义,英克雷上层的思想是绝对的。而当英克雷彻底完蛋后,无论是被玩家放了一马的奥古斯特?秋上校,还是莫哈维废土的那几位英克雷老兵,亦或者是远港核子教会的里奇特,他们从英克雷理念的束缚下解放后,基本都显得非常正常,甚至远比那些刁民好打交道的多。

    当然,学院这个组织,也有不少良心人士,比如维吉尔博士等等,但对于ump45来说,英克雷有一个优势,是学院无法比拟的,那就是英克雷始终是一个制度相对成熟的军事、政治一体化的组织,自上而下的改革,比学院这种堪比茅坑里又臭又硬的石头一样的的屑组织,简单的多。

    抛开游戏性的跑腿任务,老冰棍即使走了学院线,最后也会发现,自己其实压根莫得实权……大孝子肖恩根本就只是给了一张空头支票,一个没有股份的董事长,如果不是老冰棍本身还很能打同时身兼义勇兵将军,不太好架空,那就真和汉献帝没什么区别了。

    但直接把奈特打包送给英克雷,也不是个好选择。毕竟,英克雷和钢铁兄弟会比起来,是真的随心所欲不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