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五十章 北欧传统艺能
    “其他事务都给我停了,赶紧按照我的吩咐赶制几个图纸上的建筑——我急用!”

    奈特显然有很多话想要和他的妻子诺拉说,而且将其他避难所居民的遗体下葬也是一个体力活,在他离开前,英克雷的士兵们显然都得和这个有相当大可能,成为自己未来上司的男人打好交道——有那么几个小时的“缓冲时间”,留给ump45。

    虽然ump45非常diss学院,但相比较英克雷,学院虽然能力和野心都有些问题,至少知道要时刻为目标而努力,而英克雷空有着能平推废土的优秀工业基础和战斗力,非得等到别人都慢悠悠地发展起来了,自己再亮相顺便秀一波迷惑操作把自己给献祭了……为什么说是【献祭】?因为英克雷跌倒,别人吃饱——西海岸养肥了一只NCR(新加州共和国),东海岸因为没有其他势力分残羹剩饭,压根就等于是写了一张遗嘱全塞给了东部兄弟会。

    常凯申常公顶多只能算物流,英克雷根本就是送快递的。

    特别是每次英克雷跳出来之前,都“蛰伏”了很多年以至于刚亮相的时候废土人民都是一脸懵逼——这是谁?怎么这么吊?天啦噜它这装备我们怎么打?……然后辛苦发育了几十年,一年内光速嗝屁,攒下来的家底全送了别人,堪称废土富快递。

    也无怪很多辐射玩家吐槽,每次英克雷出来的意义,就是给玩家送坠吼的动力甲。

    你问ump45想不想要英克雷的动力甲?废话,谁不想啊?虽然丑,但是换掉那个英克雷设计师谜之审美的头盔不就行了。至于很多人认为英克雷的动力甲臃肿……拜托,那可是比T系列强出一个档次的全覆式内循环系统,此技术废土独一家,英霸的很。不说防御力,单单就舒适度,就能够把看似威武雄壮的T60系列爆的连钢板都不剩。

    但是局座说过,一件武器装备好不好用,首先看它好不好看——英克雷祖传审美的动力甲,和T60一比,那就像是龙骧见企业,颜值上就差出了一条马里亚纳海沟。而且在实际作战中,理论上能够完全压制T系列的英克雷动力甲,也并没有发挥出理想的战果。究其原因,除开装备使用者的因素,英克雷的封闭式内循环动力甲在维护上的难度,和T系列有着很大的差距,一旦损坏想要及时恢复战斗力,并不简单。

    能够一下子破防的原装天朝开罐器虽然没有,但动力甲互殴的时候都是互相砸重火力的,英克雷动力甲在面对其他敌人时占尽优势,但依旧没可能在重火力洗地的战场下毫发无伤……双方都在受伤战损,兄弟会这里动力甲修修补补又是一条好汉,英克雷就做不到,因此一旦战损上去,英克雷就很难和兄弟会这样兵源扩充容易的敌人击败。

    相应的,西部兄弟会被暴兵比它还厉害的ncr打成弱智,也是这么个理。

    但英克雷的上级看不懂这点吗?

    虽然没几个人觉得英克雷聪明,但是他们也不至于白目到这种程度,之所以不愿意改,不愿意放弃繁琐复杂的封闭式内循环动力甲——因为舒服啊!

    谁相信英克雷那套“封闭式动力甲能减少士兵被废土环境污染”的屁话,谁就去当下一个法兰克?何瑞根好了。英克雷执着于全封闭内循环动力甲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比T系列的军用动力甲,舒适度强太多了。

    英克雷中贪图享受的小布尔乔亚大有人在,不如说英克雷这种继承了一大堆灯塔国坏毛病的组织,没有这种现象才奇怪。由于英克雷家大业大,要啥有啥,所以通常情况下,他们很难被废土人进行利诱……色诱也很难,毕竟废土人在生活环境的影响下,难免显得“灰头土脸”一些,而英克雷内部的妹子个个白白净净天天洗澡,实在犯不着去找外边的女人。

    像伊莎这样肤白貌美曲线玲珑而且还是避难所出来也很【干净】的女人另外算……奈何诱人归诱人,战斗力直接劝退——什么叫做“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说的就是这种,远远看着你还能意淫下,真要让人去和伊莎肌肤相亲,就等于抱着一颗随时会炸的核弹,谁还有闲心硬的起来?有这种心理素质的怕不是核子教会资深信徒。

    “这到底行不行啊?”

    伊莎看着那边快速搭建起来的木制房屋,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你说盖房子那就盖房子呗,可为什么要盖什么“浴室”?搞得伊莎还以为ump45要干些奇怪的交易……结果得知没有什么糟糕的交易环节,也没人要去侍奉那些英克雷老爷,就是单纯的、字面意义上的【浴室】,让伊莎白兴奋了一场。

    “……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啊?”

    “脑补45姐你裹着浴巾进去给人按摩搓背然后这样那样……”

    “真要色诱也不会是我去好吗?”ump45瞥了一眼伊莎那被避难所紧身衣包裹以至于非常突出显眼的胸口,“就我这钢板,怕不是能把老爷们的吉尔磨断。”

    “这种服务可以交给我吗,45姐你的优势,难道不是别的不穿就穿丝袜吗?我可是悄悄观察过了,那些英克雷士兵的视线,在你腿上停留的时间,平均下来,比停留在我胸口的多不少呢~”

    “……”

    “如果45姐你开出脚踩按摩的服务,就算不是咸湿意味上的‘按摩’,我觉得客人都能把庇护山庄前面的木桥挤塌。”

    “伊莎,你的父亲看到你现在这幅模样,肯定会伤心的。”

    “不会的,爸爸说我还是婴儿的时候,有一次自己翻出了床,他回来的时候就看着我在翻看他藏起来的《元气满满的避难所姑娘》。所以说这种问题追根溯源,肯定是老爹他把我带坏的!”

    伊莎的老爹真的不是因为吃不消这个小魔头,这才逃出避难所重启净水计划的吗?

    Ump45感觉自己玩了一个假的辐射3,这哪是什么“龙万德”?怕不是从隔壁天际省路过的抓根宝……

    “45姐!你还没回答我,这种什么……叫什么‘桑拿’的奇怪洗浴设施,真有那种效果吗?听你的描述,我总觉得这就像是在上刑一样——往烧红的石头上面浇水沸腾出大量的水蒸气,然后把人往这几乎密闭的房间里关上个把小时……真不会出人命吗?”

    “操作不当是会出人命的,但不是因为水蒸气,而是没有适当通风使得燃烧产生的一氧化碳浓度变高导致的中毒……放心啦,别人不识货,奈特那家伙肯定懂的,这在战前社会还是很常见的一种休闲洗浴方式。”

    ……

    桑拿房的技术含量真心不高,至少对于经常能够手搓奇观的废土居民而言,并不算什么难事,主要问题反而是木材质量不够好,做出来的桑拿房比起ump45预期的要差不少。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这里也不是北欧那样靠近极圈的地理位置,气候上没那么寒冷,差一些就差一些吧,反正一堆大老爷们裹着浴巾露着胸毛往里面一坐,气氛火热起来,就感觉不到凉风了。

    这时候往屋子里放个木制浴桶,再照着刻在DNA里的旋律嚎上两嗓子,保管英克雷的各位从此“此间乐,不思蜀”……可惜这边没有那种“人才”,ump45估摸着还得去核子世界的狼帮那边挖掘几个骚气老哥过来,看他们的装扮就知道绝对有这种天赋。

    “这个……45姐啊,你看这个……这个靠谱吗?”

    “怎么不靠谱?”眼见几个义勇兵畏畏缩缩地不敢进,ump45脸色一板,“快点吧,大家都看着呢,你们不以身示范,他们怎么相信这个是无害的呢?”

    “所以说这破房子造的就像是‘有害’的,本身就不正常啊——正常浴室那需要有人亲自示范安全可靠的?”

    “放心,居里医生的医术非常精湛,死不了的。”

    Ump45冲伊莎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地走上前去,在几名义勇兵面前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而想到了上一次看到这位女“教官”用一把从超级变种人手上缴获来的动力锤,连着屠杀了一窝的泥沼蟹时,脸上露出的就是这种笑容,众人很是自觉地表示领悟到了上峰45的精神,主动进入到了“处刑房”中。

    围观的群众发出了过去看马戏团小丑上刀梯那样的鼓掌声。

    “对了,伊莎,你体力最好,就麻烦你进去负责烧石头铲水吧。”

    “凭什么!?我可是年轻的女性,就这么进入到一群赤身果体的年轻精壮的男人包围圈中,你不觉得稍显伤风败俗吗?”

    “得了吧,哪有什么伤风败俗?我看的的根本就是虎入羊群的画面——刚接触桑拿的人一开始多少会怀有恐惧和抵触,坐不住的,需要有个能镇住场子的猛人进去,好好压住他们想要往外逃的心思。”

    Ump45相信,再怎么想要往外边跑的人,只要让伊莎盯上两秒钟,绝对会把这些幼稚地想法抛到九霄云外。

    “可我怎么办?满屋子的水蒸气想想就热,那些男人就一条兜裆布,我总不能嫌热也脱衣服吧?”

    虽说这么做很有趣,不过考虑到万一传出一些奇怪的流言,肯定会影响到义勇兵的名声,ump45还是放弃了这个“诱惑”。她一转头,看到了奈特和英克雷们正在靠近,顿时心中有了主意。

    ……

    “【桑拿】?这是什么古怪的……仪式吗?”

    Ump45和奈特面色怪异地看着英克雷军官,搞得后者一度以为自己弄错了什么常识性的问题——考虑到另外两个人都是“战前人”,在ump45和奈特的观念中,桑拿还真就是常识。只是,身为英克雷的人,对于旧世的了解,是不是太少了一些?

    而将桑拿的原理讲解给对方听后,英克雷军官一度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幻觉——和很多人一样,他第一反应也是这是个折磨人的刑罚。是个人相信都有过烧开水的时候被水蒸气烫到的经历,将那种回忆代入过来,把人塞进全是水蒸气的密闭房间里,自然很容易就联想到痛苦和折磨。

    “这个我可以打包票,桑拿虽然第一次很容易让人产生畏惧的心理,但其实真的很不错——我当年参军的时候,在阿拉斯加,最大的享受不是别的,就是能够洗上一次桑拿……这种独特的洗浴方式,对于缓解肌肉疲劳和酸痛都有着很好的效果,而且因为能刺激排汗和加速血液循环,对于一些疾病也有着不错的针对疗效。”

    奈特收到了ump45使来的眼神,顿时有些明了对方的想法。

    英克雷是很难用传统的方式“行贿”的家伙,但这些人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对旧时代的文明的抵抗力非常差。以推销【桑拿】的形式去拉近和英克雷军官的距离,的确是个非常取巧的方法。毕竟,长期进行高负荷体力消耗的军人,身体的小毛病绝对不少,桑拿在这类人身上起效特别明显。

    “听说英克雷的新式动力甲,具有很好的封闭内循环的功能?”

    “你想说什么?这个是机密,一概不会外传的,除非你能通过测试进入英克雷,那另外说。”英克雷军官顺便瞅了一眼奈特——言外之意很明显,就是让内定英克雷的奈特不要在这个时候乱插嘴。

    “我像是那么没眼色的人吗?”ump45很直接地阐明了她的用意,“我是试图培养我们之间的友谊的,损害友谊的愚蠢行为我是不会做的——其实呢,我是想让两个穿动力甲的英克雷士兵,负责进行烧石头铲水的事。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没有侮辱你们的意思,只是想说,在外边等着看结果,不如让人亲自进去目睹那些义勇兵的反应和变化,也免去了我们作秀愚弄你们的嫌疑。”

    “言之有理……如果【桑拿】真有你们所说的神奇效果的话,做个实验也无妨。”

    ……

    于是两个隔着头盔都能感觉到其怨念目光的英克雷士兵,被迫提着铲子进了桑拿房。

    而压力更大的是桑拿房里的众位义勇兵兄弟。

    ——说好的伊莎妹子呢!?虽然她凶猛的不行让人心生畏惧,但那始终是妹子啊!何况伊莎也确实漂亮迷人……但怎么就变成了两个铁坨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