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五十四章 虾仁还要猪心?
    废土时代什么都不好,但是有一点却是让人欲罢不能。正如同样遭到核弹洗地的隔壁世纪末拳王剧棚里,某位南斗殉星所说的那样——力量就是正义,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对于孱弱的普通人而言,这样的时代,当然不怎么样。人类有别于飞鸟走兽,便在于文明,文明让人类脱离了【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所谓的“弱者”在成熟的文明庇佑下,只要能够为集体和社会创造劳动价值,总有生存的一席之地……而废土时代来临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千年来人类所积累的秩序和文明荡然无存,普通人所面对的是一个比野兽的世界更加残酷无情的生存环境。

    但换做是那些自认和“弱者”不一样的【强者】,这就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时代——没有了文明秩序所树立的法律规则的压制,他们可以凭借着手中的力量,“打”下和平时代想都不敢想的事业。

    野心,自然而然地,根植在每一个“上进”之人的心中。

    寒冬小姐出身自英克雷,她的野心之旺盛不用过多赘述,她愿意离开华盛顿废土的英克雷本部,来到联邦废土执行危险度未知的任务,除了上级的指派,她自己也非常渴望能够在权力的高塔上继续攀登。

    Ump45的诱导,让她的野心本能地迸发——正如ump45所说的那样,核子战争已经过去了接近两百年,废土的格局早已经发生了变化。在过去,英克雷所具备的军事力量足以横扫一切敌人,然而在几十年前的西海岸,那些废土人所组成的“乌合之众”,联合起来已经拥有了能够和英克雷抗衡的力量。时至今日,即使在被打的支离破碎的东海岸,那些已经发展了许久的废土势力,不说能对抗英克雷,在英克雷的进攻下挣扎反抗两下子,还是能做到的。

    时代变了。

    Ump45很隐晦地向温特传达了这样的一种理念,而温特则从中理解到了关键的精神——既然时代已经在发生变化,那为什么不随着废土大势的改变,推波助澜呢?温特并不清楚她的母体基因来自于被英克雷所鄙夷的废土人,但她也能感觉到,组织高层只是将自己作为一把好用的武器对待,虽说没怎么遭到冷落苛待,似乎也没打算让她能够晋升到真正的高层之中。

    “该死,我白天的时候为什么要听那个女人的发言?她简直就如同一只恶魔,那些话语,就好像毒虫一样不断往我的思绪中钻……呵呵,我如果答应了她的要求,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背叛了组织啊。”

    义勇兵、学院、以及环境错综复杂的波士顿……温特看着地图,只感到一阵头大。

    Ump45毫不掩饰自己希望能够和温特这一支英克雷的先遣部队达成合作的意图……或者说,她就是摆明了想要从中获得好处的态度。按理说,英克雷是绝对不会“迁就”这种孱弱的废土人组织的,可是康科德的义勇兵,在道义和名份上占据了高位,让英克雷士兵完全没法挑刺——特别是当有人和义勇兵的战士发生了争执,结果对方利索地将合众国发家史倒背如流,而自诩合众国正统的英克雷战士却大字蹦不出几个的时候,挫败感就这么起来了。

    这下子,一向趾高气扬的英克雷战士,也没法自信地以合众国继承者自居了,毕竟人总是要脸的,虽然义勇兵的构成都是废土人,但他们那颗向往着人类文明灯塔的心,英克雷战士们没法否认。

    羞愧过后,就该【知耻】了。

    这种心情,不仅仅针对着自己,还夹杂着对英克雷疏忽的政治思想教育一块的不满——输给废土人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开心的体验。

    “奈特!过来帮我琢磨琢磨,我该怎么回复那个女人!”

    “拜托,你才是这支先遣部队的长官,而我只是一个还没有取得正式身份资格的战前士兵,这里你说了算。再说了,我马上就要去首都的英克雷本部报道,你到时候没了主意,除了自己还有谁能依靠?你也是个成年人了。”

    奈特表示自己能有什么好说的?真要让他掏心窝子说实话,他当然是拥护ump45的看法啦——毕竟,双方看待事物的起点高度就不同。Ump45尽管看起来甚至还未成年,但她的处世看法和手段,远不是寒冬小姐能够比拟的,而且不同于观念激进到有些邪恶的英克雷,ump45所秉持的思想准则,也非常符合奈特这个厌恶战争的老兵的观点。

    废土需要秩序,而且需要的是“以人为本”的秩序,不然重新走一遍当年合众国的老路和末路,有什么意义?不就是展开一条反反复复的轮回吗?

    寒冬小姐当然不会向奈特诉说英克雷的劣迹,但奈特又不是傻子,从寒冬小姐以及那些英克雷士兵的只言片语中,不难推导出英克雷这个组织的面貌。

    “而且这个问题,根本不应该问别人——你的烦恼,在于担心自己的野心和对权力的诉求,会和英克雷的利益背道而驰,逐渐变成英克雷的叛徒,我说的没错吧?讲道理,换一个人问我这种问题,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有心要整死我,因为我不管怎么回答都是一地的坑。”

    “你这不是已经将我的难堪之处说出来了吗?”

    “因为你的忧虑,在我看来,只要消灭了问题本身就行——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如果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么我的建议就是你放弃掉一切不合时宜的野心与幻想,老老实实当英克雷的一把尖刀。”

    ——解决掉问题本身?

    温特愁眉紧锁,过了好半晌,这才有所感悟,逐渐舒展开了眉头。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能够代表着‘英克雷’理念的正统,那么这一切问题就不存在了!哈哈,还真是这样……义勇兵、康科德、合众国、文明复兴——那些废土人还真是给我树立了一个好榜样啊!我是不是【英克雷】,那些高层说了没用,只需要更多的人,包括废土人在内,都觉得我才是【英克雷】,我所坚持的理念才是英克雷这个组织‘理应’呈现的形态,那么我自然而然就是正统的英克雷了!”

    以英克雷战士们一贯接受到的教育,要他们转换思路去善待废土人,那无疑是难如登天,但眼下却有一个非常微妙的切入口——在和义勇兵战士的争执中,因为政治思想建设完全比不过那些废土人,很多士兵多少都有些出于自我怀疑的状态,这种时候让他们改变原来对待废土人的方式方法,就算他们会有一些怨言和不适应,应该也能够坚持下来,因为已经输给义勇兵一次了,再输一次,看着废土刁民将一群野路子出身的义勇兵当做合众国精神的延续,这打击可就太大了。

    没错,就是这样,时代变了!随着废土人的力量逐渐扩大,如今的废土世界,废土人再也不是能够被英克雷肆意鱼肉的存在,他们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值得去争取……不对!应该说,想要成大事者,必须去争取!

    在参观游览康科德和庇护山庄的时候,温特就发现,明明只是一帮泥腿子废土人,装备根本比不上英克雷的十分之一,但他们在日常训练中所表现出来的综合战斗素质,已经足以引起温特的重视。而可怕的一点就是,如NCR类似,一旦义勇兵的规模发展起来,他们随时可以重新征集兵员投入战斗,这就意味着,他们对于战损的承受能力,会远远高于英克雷和兄弟会这样走精兵路线的组织。

    同时,温特也发现,在义勇兵控制的地区里,农业也好工业也好,虽然规模小设施简陋,但是生产效率却是分毫不差。这其中的关键,就是义勇兵对劳动力的有效利用——具体是如何做到这种程度的,温特也只能瞧出一点端倪,但如果她能够掌握其中的诀窍……

    “我决定了,我可以接受那个女人给出的‘橄榄枝’——或者,我应该说,我同意‘入伙’了!嘿,那家伙,可真是个善于蛊惑人心的魔女啊~”

    温特是这一支英克雷先遣队的长官,所以她不需要向下边的大头兵作出任何解释,只要不要做出过于明显的背叛英克雷的举动,那她想怎么调用,都是温特的“私事”,可怜的大头兵们是没有什么驳嘴的权力的。

    ……

    ……

    “你说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思考,可这晚上还没过去呢,你就已经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真的,很让我怀疑你是在钓鱼哦。”

    “闭嘴,蛊惑我、勾起我内心之中的野心欲望的人是你,现在我把部下‘卖了’选择和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合作,疑心重重的人也是你……你到底有没有合作的诚意啊?”寒冬小姐一脸不爽地瞪着ump45,“你不会想说,其实你从一开始就准备空手套白狼,骗我给你们白打工吧?”

    “……”

    Ump45总不能告诉对方,她一开始还真是这么想的吧?

    寒冬小姐比ump45预想的还要“识大体”——不过也对,毕竟她的“母亲”是几十年前的西海岸第一无节操,这也算是继承了阿罗由天选者的衣钵。

    而且不同于原本世界线中伊莎对东海岸英克雷的破坏,如果按照着温特的想法进行下去,这种拆地基的行为,要比伊莎更加具有毁灭性,因为她是从理念和法理的层面去否定了英克雷一直延续的传统……杀人诛心,虾仁猪心呐!

    嗯,天选者的“女儿”给英克雷挖坟,这很合理,也算是传统艺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