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五十七章 流向改变了
    “看啊,看啊,是谁来了?这不是我们的‘院长’吗?看起来,他终于厌烦了那些愚昧无知的同僚,试图向洛伦佐寻求更为高明的智慧了……”

    “杰克,你能让你的父亲安静一些吗?每一次来到你这边都得听一次这个老头的冷嘲热讽,涵养再好的人,都会有种按下毒气释放按钮的冲动的。”

    “我如果有办法,还用得着来学院看你们的脸色?”

    杰克?凯伯冷哼了一声,不过对于尚恩的讽刺,他也难得的没有表现出往日里的那股傲气——尽管实际年龄比尚恩大得多,但杰克也必须承认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一个人埋头钻研,的确比不了学院这个大集体两百年来的积累。

    而作为学院院长的尚恩,在知识层面上,也确实值得杰克对其抱以尊敬。和学院其他的高层领导不同,那些人醉心于权力,在知识和专业上虽然也没落下,但也多少有荒废的嫌疑,进步很慢甚至停滞;尚恩就没有那些臭毛病,至少对待真正的有才学的人士,尚恩是绝对不介意对方来自何方的。

    “除非你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老家伙,不然你还是忍受一下这家伙的碎嘴吧——唉,有时候我甚至都开始羡慕那些合成人了,他们就可以无视掉老家伙的唠叨。”

    学院的合成人技术,真是天克洛伦佐的心灵控制能力。一二代合成人就是一块坨坨,洛伦佐根本无从下手;而三代合成人,追猎者的思维模块同样能杜绝洛伦佐的心灵控制,换成普通三代合成人的话,即使被洛伦佐蛊惑了,尚恩持有宕机的“密钥”,随时都可以控制住合成人的行动,大不了每天洗一遍记忆嘛。

    “最近我需要一批血清,能提供吗?”

    “没事,这家伙精神好得很,扎他几罐血也没什么问题。”

    洛伦佐在带上那顶头冠前算不算好父亲,尚恩不知道,但杰克显然和“孝子”的标准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哪怕用上冠冕堂皇的理由,杰克实质上监禁了亲生父亲两百多年,并且当“长生不老药”的药人“饲养”,时不时抽一管血的行为,在正常人看来都很过分。

    不过尚恩对此到没有什么意见。

    因为他自己也是半斤八两……而且杰克说不定还是会在私下无人的场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迷茫和厌恶,但对把仅剩的血亲丢进冰箱里当备胎的尚恩而言,这种程度的操作,着实再正常不过了。

    “目前【洛伦佐?凯伯】的精神状态非常稳定……甚至可以说,稳定地有些‘异常’了——我这么多年来,所见到的一直是一个具有着极端强烈攻击性的疯子,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随和的假象,都是为了脱困而做准备。而现在,能够明显检测到,他失去了那种急于脱困的冲动想法……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他欲情故纵的陷阱,毕竟你们【学院】的防卫措施比我自掏腰包整的精神病院强太多,但这种反常的状况,总让我感觉不安。”

    “会是因为意识到自己脱困的机会渺茫,所以转换了心态和思维吗?”

    “‘人类’会这么做,但我认为这个男人自从戴上了那个诡异的头环后,就很难用正常人类的标准去定义了。”

    【洛伦佐?凯伯】,对于杰克?凯伯而言,作为“父亲”的一面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遗失殆尽了。他是一名科学家,从小在人情世故方面表现地就非常淡薄,甚至在杰克的家人看来,他也是个非常薄情寡义的冷血之人。只不过,相较于杰克的母亲和妹妹,或许杰克才是那个最希望将那个诡异头环从他父亲头上取下的那个人——即使这样做,很有可能会让那种堪称万灵药的血清从此绝产。

    长生不老的诱惑固然好,但作为一名科学家,他更加拒绝不了探索解密来自宇宙的神秘,一定要他去选择的话,杰克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正因为如此,当【洛伦佐?凯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突然陷入了十分危险的状态后,杰克最终还是走了关系,找到了学院……他不会去赌“父亲”有无脱逃的可能性。

    杰克?凯伯十分有自知之明——一旦他的“老父亲”脱困,是不可能放过关了他两百多年的自己一家,因此权衡再三,杰克还是选择加入了【学院】,并且将【洛伦佐?凯伯】移交给了学院一方。幸运的是,学院的院长对待他的态度还是不错的,尚恩依旧将监禁、研究【洛伦佐?凯伯】的机会留给了杰克。

    换成是其他几名高管,一定会想尽办法,将能稳定提供神秘血清的【洛伦佐】控制在自己的手掌心里,但尚恩不会这么做。在他的眼里,自己能够延续生命的意义,便在于能够继续为学院的理想而继续努力,活着的“享受”和“乐趣”,于他而言只是空洞而无谓的概念。假如能够在有生之年实现学院的理想,尚恩并不在乎提前结束自己的人生。

    如果不是洛伦佐的血清,以及他本身具备太多的神秘,仅仅只能续命的话,尚恩是否愿意接受杰克的请求都不得而知——研究一个据说来自外星的神秘道具,和学院的理想与目标并没有什么重合。要是因为接手了这样一个烫手山芋而导致学院高层勾心斗角加剧,反过来拖累原本的“进度”,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我有些好奇,你对于【父亲】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

    “你问一个活了两百多年,而且还成天专注于科研方面的男人这种问题,就不可能得出什么有意义的答案。【父亲】在我的心里,已经是非常久远的记忆了,我是绝对不会把那个‘怪物’和照片上的父亲之间画上等号的。”

    杰克有些疑惑地瞥了一眼尚恩——他也有些发愣,为什么学院的院长、“圣父”,会突然问出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

    “你认为那里的,只是一个‘怪物’,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感情上,我仍然抱有一丝期望——或许在我取下那个头环后,原本父亲的灵魂会回来……但理智告诉我,不应该抱有这种奢侈的想法。我和【洛伦佐?凯伯】之间的关系,可以是狱卒和囚犯,可以是研究者与研究素材,可以是寄生虫与宿主……但绝不可能是父子了。”

    “即使洛伦佐能够取回人类的理智?”

    “对,不管披上何种理由,我作为‘儿子’,对‘父亲’所做的事都是很难在亲情的层面上被原谅的——在海对岸的国家有一句很有道理的话,一块摔碎的镜子,无论你再如何去修补,裂痕也是掩盖不了的了。”

    “……无论做什么,也无法弥补?”

    “在这个世界上,失去的事物,是不可能再回来的——就和你现在的身体一样,虽然你的肉体年龄恢复了差不多十年,但你能说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吗?不能,失去的时间就永远过去了,在那段时间里做过的事情,也会被永远刻录下来,没有反悔的余地。”

    两百年的时间,足够杰克将所有的侥幸心理全部“洗涤”一遍。尤其是每一次目睹那满目疮痍的波士顿,再回想起记忆中的繁华都市,杰克就越发能理解,何为“昨日之日不可留”。两百年的时间,波士顿地区都没能复兴起来,更何况是更加复杂百倍的人心?

    “……我明白了,补救不了,也挽回不了,是这样吧?”

    尚恩冷静地思忖了一会儿,认为杰克所说的有其道理——夺走一个人最珍视的事物后,再装模作样地给出一些“补偿”,究竟是能缓和对方的仇恨,还是让其心中的愤怒越发炽烈,这实在难以判断。

    “……你这位学院组织的院长,还会因为这种问题而苦恼吗?”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尚恩摇了摇头,示意中止这个话题,同时心中暗自决定,把原本那个造一个自己的幼年合成人的计划废弃。

    本来他是想要用这个方法,试图让他的父亲奈特对学院产生一定的留恋,但是刚才杰克无意中透露出来的话语,让他发现自己似乎一直以来忽略了一件事——一个合成人“小尚恩”也许是能让奈特的心稍稍融化,但他会因此而感激学院吗?似乎不太现实,那已经不是“裂痕”了,而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换个话题……将那个‘头环’的作用机理应用在放大收束特定信号的实验,进展很顺利,普通的电波完全没有问题——反过来说,实验体展现出来的精神控制和心灵对话的能力,是否也是通过一种类似的‘波’来完成的?一种不同于脑电波的特殊的‘波’。”

    何止是“很顺利”?都把信号投射到华盛顿,然后引来了英克雷了。

    “可能性不小。”

    历来“超能力者”的传说,无论是在核战前还是废土时代,都没有少过,而且在好些年前,西海岸的超级变种人“教主”也的确具备有实打实的超能力。

    现在的问题是——这种“超能力”,至少是洛伦佐的“超能力”,是人类本身就具有的素质,还是被这种外星造物所激发出来的,暂且不得而知。

    而且有一个关键的点必须测试出确切的结论。

    那就是三代合成人,是否和正常人类一样,拥有这种隐藏的素质……亦或者同样可以被外星造物激发出超能力。如果可以,那自然好,但要是不行……这就意味着,三代合成人从根本上劣于正常人类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