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七十章 朗费罗的心病
    “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已经逐渐迈向衰老的老人,很卑鄙啊。”

    朗费罗能拥有一块独属于他的岛屿,足可见昔日他在远港岛上有着不低的社会地位,但已经年过五十的他,至今没有迥然一身,没有婚配也没有子嗣,独自一人干着“猎人”这一危险度极高的职业……这样的背景,再加上这人还有【酒鬼】的设定,不难推想出,朗费罗过去肯定有些不愿回顾的伤心事。

    尼克看得出来,ump45同样一目了然。所以,ump45很自然地利用了自己性别和外貌上的优势,主动去套近乎——她的外貌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女,别说是女儿了,差不多都可以当朗费罗的孙女了,在酒精的麻醉下,朗费罗很容易因为ump45的形象,唤起昔日的记忆……

    尼克说ump45很“卑鄙”,她自己也是深以为然。

    “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这话放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基本都能适用。不过朗费罗先生也没有亏损什么啊——他一看就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这次能喝到酩酊大醉,本身就证明了他的内心渴望宣泄烦闷,我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疏导的渠道而已。你看,我第一没有出卖色相,第二没有威逼利诱,单纯只是朗费罗喝上头后,自行代入了他梦中的情景和氛围罢了……尼克,你的‘灵魂’来自战前世界,那你肯定知道‘空巢老人’这个概念吧?”

    对此尼克还能说些什么呢?论起探案查证,他有着十足的信心,但要和ump45比赛耍嘴皮子,他自认不是对手。如果ump45在战前的社会活跃,尼克敢断定,这个小丫头一定能将美利坚搅得天翻地覆,也亏得如今是废土时代,缺乏复杂的规则法律来约束ump45,能给她留出足够大的空间去折腾。

    “那么你对从朗费罗嘴里套出来的信息,持什么态度?就我个人而言,貌似掺杂了太多主观视角的臆想,实在很难认为这是有价值的信息。”

    如果要说匕港镇里有谁能让ump45多多留意一些,那只有朗费罗这么一位常年游走在远港岛各地的资深猎人了,也只有他,有可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而其他的岛民,早已经被迷雾和怪物吓破了胆,嘴上嚷嚷着要和核子教会决一死战,实则一个个缩在迷雾冷凝器后边,怂的不行。

    昨天ump45尝试着灌醉朗费罗,其实最初的想法只是想要建立一层友好的酒友关系,哪想到表面闷骚的朗费罗,实则压抑了相当沉重的情绪,喝醉了之后直接就将很多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全倒了出来。关于朗费罗的“私事”的内容,ump45已经尽可能地选择了无视,她着重寻找着这些记忆中所涉及到的一些关键、隐秘的线索。

    很多记忆,在尼克看来,画风实在太过离奇,让他本能地觉得,朗费罗的精神状态不稳定,都开始将幻觉和幻想,当做了实际发生过的现实。

    “你认为朗费罗所描绘的情景,不可信吗?”

    “我的记忆涵盖了核弹落下前后,不管是哪个时代,我都没有听说过,能通过喝下辐射污染严重的水,‘看到’原本不存在的事物……何况根据他的描述,那个神秘的黑色的人影,在核子教会的信徒口中,还被赋予了神性。”

    鉴于朗费罗是在醉酒的情况下吐露的这段记忆,结合他平日里对于核子教会秉持着的厌恶的态度,尼克有理由相信,朗费罗自己也对这段荒唐的经历不抱信任——在尼克看来,最“正常”的解释,这应该是朗费罗在摄取了过量辐射后,生出的幻觉。

    “……或许朗费罗真的有什么奇遇,也说不定。”

    “你相信他的这段说辞?我看他自己也不信。”

    “这不难理解,毕竟站在匕港镇居民的立场上,朗费罗过去与核子教会有过交集这种事情,说出来会对他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别看朗费罗这些年为匕港镇奉献了多少,有艾伦·李那家伙在镇子上煽动民怨,再加上镇民如今也是大体费拉不堪,朗费罗几十年积累的口碑和名声几天内就能全部败完。”

    Ump45对于核子教信徒口中的【迷雾之母】,可不敢简单地将其认为是臆想的产物,联想到朗费罗能有勇气在迷雾环绕的远港岛闯荡,哪怕到了十年后也不见丝毫神智不清的症状,ump45有理由相信,他在对辐射迷雾的抗性上,是和核子教信徒一样的。

    朗费罗应当是曾经走过了“流程”,并且见到了传说中的“迷雾之母”……至于为什么他会有这个机会接受试炼,为什么和核子教会搭上线,最后又是因为何种原因而与核子教会分道扬镳——这些更加重要的信息,即使是在醉酒的时候,朗费罗也保护地非常紧。

    “你相信那所谓的‘迷雾之母’的传说吗?”

    尼克很快就发现了ump45对于那最为荒诞的【迷雾之母】的存在,似乎深信不疑。

    “超能力的存在,已经有多起事例证明它确实存在了,所以我对那些看起来光怪陆离的观点,通常都会持保留态度。特别是那些神神叨叨的传说,初次接触的时候,留下余地,谨慎一些,总不是坏事。”

    “哦,那些超出常识的事物,对于一个侦探而言,实在是太不友好了,这就好比我在辛辛苦苦地寻找着凶案现场的线索,你告诉我,凶手其实是个能够意念杀人的超能力者,怎么也找不出传统意义上的犯罪痕迹……”

    对于自己只需要负责阿卡迪亚那个方向的线索和信息,尼克打心眼里感到庆幸,根据他在联邦里偶尔遭遇核子教会信徒的经验,想要正常地和他们进行交流无疑是非常困难的——这群人的善恶和喜好很多时候,界限都会非常模糊,唯独在对待“辐射”的话题上,他们的偏向出人意料的一致。像尼克这样有着明显的非人特征,而且压根不受辐射影响的存在,无疑是核子教会信徒最讨厌的一类人……因为尼克天生就不会受到他们信奉的“神灵”的恩赐。

    所以和核子教会信徒相遇的结果,有很高的概率是以厮杀作为结束的,要知道尼克还算是个相对佛系的人,很少会主动展示敌意,一般能避免的战斗都会尽力避免……可想而知,核子教会信徒在尼克心目中的形象。

    至于ump45,只要她不说,谁能从外表上就判断出来她其实也不是人类?

    ……

    ……

    朗费罗酒醒之后,对于酒桌上的失言之事已然没有任何的记忆,这也省去了ump45不少的功夫。

    “我可以带人前去阿卡迪亚,但是核子教会……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去那鬼地方,我可以给你地图,至于那些教徒们的要求,你自己斟酌着要不要做个听话的乖宝宝吧。”

    “有危险吗?”ump45明知故问道。

    “那些有被害妄想症的家伙,一向喜欢给人出各种刁钻的考题,基本上都是和大剂量辐射脱不了干系。”朗费罗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你如果有求于他们,多半他们会提出让你证明对【迷雾之母】的忠诚——你需要去一处辐射污染相当严重的水泉处,饮下那边的重度污染水。求稳的话,你其实可以带上抗辐宁和消辐宁的。”

    “嗯?这种行为难道不算作弊吗?”

    “拉倒吧,他们教派内部都有一大批人常年深受辐射病的折磨呢,别看他们嘴上口口声声说辐射是神灵给予世人的‘恩赐’,到头来自己撑不住了还不是老实嗑药?”

    核子教会完美符合绝大多数邪教的最大特点——基层教众对教义深信不疑,高层要么摸鱼要么满脑子野心,就是没几个钻研“教义”……核子教会的“福利”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有相当多的信徒是得不到神灵的庇护,最终他们的结果,就是被不断恶化的辐射病夺走生命。而教会的高层们,得到“祝福”的幸运儿们自不必说,剩下的人可都没少嗑过抗辐宁和消辐宁。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有很多人听信了核子教会的宣传,以为加入其中就能获得无视辐射的福利,结果最后因为长时间接触过量辐射而送命?”

    Ump45说出这个问题的同时,也有在偷偷打量着朗费罗脸上的细微表情——朗费罗不是一个擅长伪装的人,他尽管有做了努力,但表情上的细节和变化,在ump45与尼克的眼里,根本无所遁形。

    朗费罗的脸上,的的确确出现了懊悔、愤怒、无奈等一系列情绪,这意味着他过去与核子教会的接触,很有可能还牵扯到了其他人……而这个人的运气恐怕就没有朗费罗那么好,她的结局,应当是最终死于辐射了。

    “……在这片环境不断恶化的岛屿上,有谁不希望能够从迷雾的阴影里脱身呢?所以,愿意相信核子教会能给他们带来希望的人,大有人在。而且,撇开感情的立场,如今的远港岛,真的不适合人类居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