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七十六章 分歧
    尼克过去总是很在意自己被抹除的记忆,但是当他从当事人口中得知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后,却又愕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惶恐,实际上完全就不是什么大事——他之所以被“遗弃”,背后并没有什么阴谋,仅仅是一次教人哭笑不得的“兄弟相残”。

    与迪玛现在所面临的处境相比,尼克觉得,一个被【过去】所困扰的人,总好过一名被【未来】蒙蔽了视线的梦想家。

    “你没死机吧?”

    “我的兄弟,我……抱歉,你所描述的联邦,与我记忆中的废土世界,实在相差甚远。以我离开前所记录到的数据,推算开来,这点时间根本无法让联邦废土达成脱胎换骨的变化。你真的……对我说了实话吗?”

    “迪玛,你知道曾经繁荣的人类文明,走向破灭的时间,花了多久吗?”

    尼克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只有一天——或者说,仅仅只用了一个小时……从第一颗核弹升空后,短短一个小时内,恐惧带来的连锁反应,导致了当时世界上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核弹储备被倾泻一空。在这之前,尽管所有人都知道核弹的恐怖,但也确信,大国之间彼此存在的核威慑,可以让人类在这根颤悠悠的钢丝绳上永远走下去。”

    “你想要说明什么?”

    “论知识的储备量,我拍马也赶不上你,这点自知之明我有;但是要说对人类的了解,迪玛,你未必比得上继承了一名伟大警探灵魂的我,何况这个灵魂来自于你从未了解过的‘旧世界’。你认为,废土大地的复兴,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你并没有想过,实际上复兴的‘基石’一直都在,只是人类选择性地无视了它……而现在,我在康科德的义勇兵身上,看到了曾经文明的影子。”

    “你是想说【秩序】吗?”

    “不,没有那么简单。”尼克摇了摇头,否定了迪玛的这个回答,“秩序固然重要,但是一味追求形式上的‘秩序’,只会形成压抑的暴政,这就本末倒置了。”

    “我不了解这些,我的兄弟。”迪玛某种意义上还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合成人,既然涉及到了他陌生的领域,那么迪玛就不会不懂装懂,“你能解答我的疑惑吗?”

    “迪玛,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一个人类,抛开所有的政治立场,你认为他会打心眼里拥护【秩序】吗?”

    “不会。”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迪玛没有半点的犹豫,因为在他的经历和认知中,人类……或者说,废土上的这些居民,一向是自由散漫的很。秩序,也就意味着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和“义务”——在迪玛看来,即使这么做可以享受相应的权利,也足以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尽管大家都知道,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有付出才有收获,但如果有机会去选择,大多数人所期望的,是不用付出也能有所收获的可能,并且向来不会停止摸索通向这种可能性的方法。【不劳而获】的存在,就是与【秩序】作对,偏偏这又是人们推崇向往的。”

    “你说的没错,可是你只是考虑到了‘得’,并没有想到‘失’。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和一个家底殷实的人,他们的烦恼是不同的——前者需要忧心如何生存下去,而后者更多的是考虑如何保护自己的家产,避免自己苦心经营所得被不法者强取豪夺……这个时候,他们就会主动渴望着‘秩序’的保护。”

    对岸的国家有一句话,叫做【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说的很无情,但也很直白清晰——你去和朝不保夕的贫苦人去讨论道德是没有意义的,这个时候他们可以为了生存而放弃很多,包括尊严和良心。或许无论何种处境,始终保持着高尚品格的人也有,终究是少数,不能代表人类这个整体。

    废土时代的人们经常表现出的固执与不可理喻,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他们从出生到死亡,从来没有过追求秩序的余裕。

    “所以,迪玛你试图让匕港镇的人们,与核子教会和谐共处,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使用正常手段达成的目标——在迷雾的威胁下,岛民永远无法获得真正安稳的生活,长期处于压抑的生存环境中,会导致岛民形成异常强烈的攻击性,这是一种和陷捕者不同,但同样危险而致命的疯狂。”

    尼克在联邦地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生存环境如此恶劣的聚落。因为人总是会趋利避害的,当一个地区的环境威胁上升到住民难以抵挡的时候,人们会在灾难发生前主动撤离,另寻他处生存的——那些不信邪执意留下来的家伙,大多都以其惨烈的结局,警示了后人。

    匕港镇地区的这群“钉子户”,顽固地守在岛上,妄图和自然做斗争,这在尼克看来相当不可理喻。但话又说回来,迪玛将核子教会引到了远港岛,某种程度上,也让岛民们误信了【迷雾是核子教会搞出来的阴谋】这种毫无根据的谣言……或许,让岛民坚持下去的一个理由,便是幻想着击败核子教会后,岛屿就会回归到曾经的安宁祥和的状态。

    而另一个支撑着他们的理由,便是迪玛提供的迷雾冷凝器技术——这使得岛民们在迷雾的攻势下,获得了能够喘息生存的余地。这使得尼克有理由怀疑,迪玛将其交给匕港镇居民的用意。

    原本核子教会是不在远港岛的,人是迪玛带进来的;原本岛民们迫于迷雾的压力也要撤离了,是迪玛提供的冷凝器技术,让岛民最终放弃了早日撤离的想法——远港岛错综复杂的局势,本质上就是迪玛一手惹出来的。

    “现在,阿卡迪亚才是这座岛上,不劳而获的人,对吧?”

    尼克犀利的目光,凝视着迪玛的双眼,后者毫不畏惧地迎接上了“兄弟”的审视:“你认为我做的不对吗,兄弟?自始至终,我没有强迫过核子教会和匕港镇,甚至也给出了它们梦寐以求的‘宝物’——一艘核潜艇,以及迷雾冷凝器的技术,换取他们对阿卡迪亚的保护,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当这两方人兴高采烈地接受了我的礼物后,保护阿卡迪亚免受岛屿上残暴的变异生物的伤害,理所当然的,就是他们应尽的义务。”

    迪玛根本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理直气壮地回应了尼克的质问:“如果我以谎言欺骗了两方人马,那毫无疑问是我的过错,但实际上,我给出了双方都迫切需要而且能长期保值起效的东西——在冷凝器的帮助下,有多少岛民获得了生存的空间,转危为安?又有多少核子教会的信徒,能够居住在遮风避雨的场所,同时还能享受着辐射的‘祝福’?”

    “我认为迪玛先生你还是看清了自己——你给予核子教会的,还有一次珍贵的迎接‘大分裂’的机会,这世上怕是再难找到比您更加慷慨的商人了。”

    从迪玛和尼克的头顶上方,跃下了一个矫健利落的身影。

    “大分裂是什么?”

    “简单说就是……大家一起在核爆中得到永生。”

    Ump45 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迪玛这般造型别致的合成人——这让她忍不住想到星际中的人族副官。只不过相比较于有些呆萌的副官,迪玛的心机可要阴沉深邃多了,这是一位让ump45也感觉相当不舒服的存在。

    甚至可以说,达到了“渗人”的程度。

    “你是谁?”

    “只是一介路过的战术人形而已。”

    Ump45摸出一把大口径的左轮枪,抵在了迪玛的下巴上:“不要轻举妄动啊,各位。毕竟只要我这么个弱女子被稍稍吓到的话,手一抖扣下扳机,你们敬爱无比的迪玛先生,他的脑袋,就会变成比肉摊上切剩下来的骨屑和边角料,还要不值钱的垃圾。”

    Ump45大摇大摆地闯进阿卡迪亚,就凭这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没法阻挡ump45 的脚步,如果不是看在他们都是善良的合成人隐居者,说不定现在走道里已经全是尸体了——至于那位前任追猎者小姐姐,目前看起来还没有被迪玛挖角……如果有,那也就是多花费ump45一点功夫罢了。

    “该死!放开迪玛!”

    “如果今天迪玛先生受一点点伤,你们两个就不要妄想着走出阿卡迪亚的大门了!混账!迪玛先生好意收留你这块破铜烂铁,你竟然反手勾结外人背叛阿卡迪亚!”

    尼克的外表,对于阿卡迪亚的合成人们来说,无疑是很亲切的,以至于现在,起到了反面效果——不过ump45也明白尼克的性格,虽然看上去圆滑世故,但终究是个热血正直的“中年”警探,眼睛里掺不得沙子,这家伙是注定没法和迪玛好好沟通的。如果她不赶来当这么一个带恶人,只怕尼克又得和迪玛掀桌子了。

    “迪玛先生,你说将潜艇赠予核子教会,是阿卡迪亚释出的善意——这份善意,包括那一枚随时都可以爆炸的核弹头吗?”

    “什——”

    在场之人,对于核弹消息的反应最为激烈的,便是灵魂来自战前时代的尼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