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七十七章 搞事佬
    “……你突袭阿卡迪亚,把枪口顶到了首领的下巴上,就是为了‘把尼克·瓦伦坦从包围中带出’?”

    “你也看到了,那个叫迪玛的家伙,很自觉地配合我演了一出戏不是吗?他可真是一个天生的戏精,明明我什么都没说,就主动在那些合成人面前,装出了一副和你谈崩了要杀你的架势。”

    这样一来,在那些不明真相的合成人眼里,ump45口中的“核弹”,也只是像一个为了扰乱在场人心神而丢出的烟雾弹,迪玛有十足的把握能在他们面前摘掉这项“污蔑”——但是尼克知道,ump45所说的,恐怕不是什么无稽之谈。

    “放轻松点,尼克,那个合成人,是不会离开阿卡迪亚的,你以后有的是机会与他打交道。”

    “……你了解迪玛?”

    “是啊,只需要一眼我就能认出,那家伙身上有和我类似的‘味道’。大侦探哦,论起抽丝剥茧寻找真相的能力,你比我和迪玛都强,但你永远也无法通过嘴炮来说服我们这类人——那家伙,对于未来的‘规划’具体而详细,冷酷而绝情,对于这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只能用已经发生的事实,才能让其闭嘴。”

    扪心自问,如果不是在信息层面上形成了碾压,ump45绝对没有那么足的底气四处搞事,上蹿下跳,但迪玛这家伙可就不同了——核子教会是他引到远港岛,还送了一艘核潜艇的,而匕港镇的岛民们也是因为他提供的迷雾冷凝器技术才能继续苟延残喘;然而,带善人迪玛,还在暗中留下了足以覆灭两个势力的后手,前者核弹警告,后者匕港大停电……别看远港岛上核子教会和匕港镇两方势力斗的不可开交,阿卡迪亚的合成人貌似只能躲角落里瑟瑟发抖,真实情况是两个势力的存亡兴灭,都在迪玛的一念之间。

    这搞事能力,可比ump45虎多了,在同等条件下,她ump45愿意称迪玛为最强——有的人搞事是因为愉悦,有些人搞事则是处心积虑要把事态弄复杂,但迪玛这边的画风就很清奇,他是真的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在搞事路上一往无悔。

    “核弹的启动密码是真的吗?”

    “有机会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去核子教会的潜艇里试一下,不过你有想过吗?既然迪玛在核子教会那里留下了暗手……”

    “也就意味着,匕港镇那边,同样可能隐藏着足以彻底毁灭小镇的隐患……核子教会那里是核弹,那么相应的,匕港镇的危机应该也是和迪玛赠予之物密切相关——那些迷雾冷凝器吗?”

    尼克在匕港镇上的时候,就因为好奇心稍稍检查过那些迷雾冷凝器,当时他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反而听说那些辐射迷雾经过了冷凝液化后,能够作为原料,加工出一些具有特殊效果的注射剂。

    尼克不是正常人类,也没法体会到那些奇怪注射剂的“神奇”效果,但至少这证明了,迷雾冷凝器本身的作用机制中,没有什么暧昧不清的秘密……既然如此,那么与冷凝器相关又能关切到小镇存亡的要素,只有一种了——

    迷雾冷凝器本身的运行工作。

    如今神秘的迷雾遍布几乎整个小岛,不仅会对人体造成极大的伤害,还会招来很多危险无比的变异怪物,可以说离开了迷雾冷凝器,岛民们几乎就不存在立足之地。一旦冷凝器停止了工作,匕港镇就如同被剥光了衣服,在迷雾和怪物的双重威胁下,要么逃离,要么永远长眠于此。

    “电力……迪玛莫非是掌握了匕港镇的电力供应?”

    “可能性很大,所以朗费罗已经跑去风力发电站了。”

    朗费罗跟着ump45,“意外”地发现了隐藏在远港大酒店之中的秘密,也因此接触到了迪玛那不为人知的一面。他虽然非常厌恶核子教会的那套教义,但终究没有覆灭核子教会的想法,常年在岛上走动的朗费罗,知道核子教会里还是有些性格不错的人的,一股脑将全部教徒集体炸上天,这样的结果,朗费罗是接受不了的。

    更让朗费罗不安的,是这项针对核子教会的“阴谋”,恰恰来自于为他们提供了潜艇作为栖身之地的迪玛……迪玛这么做的出发点暂且不论,谁能保证匕港镇在接受了迪玛的恩惠时,没有被偷偷放下定时炸弹?

    几乎不用ump45过多“抹黑”,朗费罗就很自觉地跑去检查风力发电机了。考虑到朗费罗的闷骚劲,他应该不会对匕港镇的人们透露迪玛的真面目,但迪玛在知道自己的两项后手都已经暴露的现在,想来是会安分一些,短时间里不再搞事了。

    “我完全搞不懂我的这位‘兄弟’,他图的到底是什么?”

    尼克也有些放弃去理解迪玛的想法了,毕竟,这是一名能在逃离学院的时候,不忘记“兄弟”,冒着被抓的风险也要带着昏迷中的尼克一起跑路,却又能在尼克因为记忆混乱而对他攻击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将尼克击倒的奇妙人物。说他坏吧,迪玛还是有道德观念和善良本性的;但说他好吧,这家伙搞事的时候当真百无禁忌,恶劣程度能让ump45都皱眉,更别说人格模板三观极正的大侦探了。如果不是迪玛在远港岛上牵扯太广,而且事关大批无辜的合成人的去留存亡,在得知迪玛有使用核弹毁灭核子教会的嫌疑时,尼克必定要和他当场对质。至于现在,被ump45这么一阵搅局,显然短期内,阿卡迪亚不太可能欢迎他了……好在黑锅全部有ump45主动背了。

    “他第一考虑的,永远都是合成人的归宿——你看迪玛针对匕港镇和核子教会,使了那么多地手段,唯独阿卡迪亚的合成人们,是真正在保护。”

    匕港镇的居民,难以理解迪玛为什么要“引狼入室”,将核子教会的人引到不欢迎外人的远港岛,但站在阿卡迪亚合成人的角度想,如果要寻找一个能够合作、依靠的“保镖”,可以不受辐射迷雾侵扰的核子教会信徒,难道不是比匕港镇强太多?虽说核子教会没法让人类拥有彻底的抗辐射能力,但相比起狂尸鬼和超级变种人,即使核子教会的人们经常疯疯癫癫的,但起码不用担心重演首都废土“十便士大楼”的惨剧。

    而匕港镇,显然就是一个拿来制衡核子教会的“棋子”。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匕港镇做牵制,全力发展的核子教会很快就会占领远港岛的大部分地区,届时阿卡迪亚最大的可能,就是作为一只被教会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手段是真不怎么高尚,但效果,却是立竿见影——作为第三方势力,匕港镇和核子教会互掐的时候,总得考虑阿卡迪亚的影响力。除去极个别白眼狼,匕港镇与核子教会还是老实人居多,因为拿了阿卡迪亚的好处,他们基本上是不会选择武力攻陷阿卡迪亚的。正好,两方势力,一左一右,一东一西,把阿卡迪亚的地盘“保护”起来,极大减少了区域内危险生物的存在数量。

    代价,就是这种左右逢源的姿态,会让那些“铁血派”人士极为不满。一旦此类人物掌权,矛盾不想激化都会激化,所以迪玛埋下杀手锏以备不时之需,确实有其存在的理由和必要性。

    “那些愚昧无知的人,对于核弹的力量一无所知,多半是将核潜艇内的战略核武器,想象成了大一号的肩抗胖子发射器,但是你我都明白其危险性——所以我倾向于拆除掉核弹头,你认为呢?”

    哪怕辐射世界观下的核武器,已经相当成熟,当量和污染性远没有另一个世界冷战时期的那些大家伙来的丧心病狂,但终究是为战争服务的核打击力量,是没法和单兵作战用的“玩具”相提并论的。【尼克·瓦伦坦】作为实实在在的核子战争的受害者,坚决贯彻销毁这类战前的歼灭兵器的思路。

    “谁有能耐解除这些核弹头的起爆装置?”

    “我就认识一个真正动手拆过核弹的猛人——是时候把伊莎喊过来了。”

    虽然核弹镇中心掉落了两百年没炸的那颗核弹,很明显是航空投掷的,与核导弹完全是两种概念,但作为极少数亲手拆卸过核弹起爆装置的猛人,整片废土也很难找出几个比她更加专业的了。

    “迪玛的初衷我可以理解,但他的有些做法是要坚决抵制的,也许他自认为自己做的没错,每一件事都是出自公心全无肆意,但不想着怎么解决问题,而是专注于如何解决有为问题的人——这种思想要不得。”

    想必后来迪玛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一旦他的两项后手排上了用场,无论是灭掉一个势力还是两个全倒,今后阿卡迪亚的日子也势必越来越难过。因为阿卡迪亚以“落难逃亡的合成人”为主体居民,其结构组成就注定了它劳动力和效率极为低下,没有外援的话……

    也难怪迪玛最后选择将这两段记忆给从记忆库中删除,宁愿雪藏这两个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