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九十七章 僵尸进屋
    第九十七章

    “我一开始还以为死在这里的避难所监管者是个可怜人,结果也不是什么好人嘛。如果这个避难所如期施工并投入使用,那些被当做对照组的普通工薪阶层的‘实验对象’……啧,这还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为了自己的私欲而谋杀了无辜施工人员的富豪们是妥妥的屑,而策划着展开残酷的社会学实验的避难所监管者,同样死的活该。

    妮伊看完了监管者办公室里的终端记录后,不由地长吁了一口气——虽然神父自她小时候就一直向她讲述很多歌颂美德的故事,但妮伊始终不觉得人类身上有多少闪光点。妮伊认为人自私是很正常很普遍的现象,为了一己私利而走上极端甚至坑害别人,也不少见,但轻描淡写地把大量的人命作为玩具随意“挥霍”,还丝毫不以为意,这就有些挑战妮伊的心里底限了。

    “有什么感触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建造避难所的时候,应该正是核战阴云愈演愈烈——都到了这种时候,建造的避难所还带着这种叫人作呕的特殊目的吗?”

    “你不能强求我去理解那些疯子的想法。”ump45摊了摊手,很是无奈地回答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政府高层会笃信这些看着就很不靠谱的实验,能对人类文明的保存和延续起到积极作用。尽管有些避难所的任务的确有几分道理,但是考虑到建造成本,我就觉得当时通过这一系列方案的政府高层可能全被外星人夺舍了。”

    别的暂且不说,为了验证一男百女和一女百男在密闭空间里会发生怎样的社会学现象,而花钱打造了两个避难所,这种操作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被天朝怼到家门口的时候,还舍得这么乱花钱,只能说不愧是“财大气粗”的灯塔国,能轻易做到一般国家做不到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憧憬,让人羡慕!

    妮伊的心里下意识地升起了一丝幻灭感。

    “神父总是给我讲述古早时代的美好……那么这个避难所里的那些人,可以代表战前的时代吗?”

    “……有机会我会带你去波士顿看看。”

    在核弹落下前最后的几年里,别单单指灯塔国了,整个地球上的人类文明几乎都处于“礼崩乐坏”的状态。那就是一个绝望而疯狂的时代,文明虽然远远高于现在,但普通民众为了生存而承受的压力却是丝毫不低。不过即使是在这样的时代环境下,同样作为“上流人士”,至少ump45就知道一批坦然面对毁灭的绅士。

    在波士顿的一个高档俱乐部会所,就埋葬着十数名颇具社会地位的人物。在核弹落下后,他们没有逃往避难所,而是穿好了正装,与朋友们最后一次在俱乐部相会后,一同举杯饮下了毒酒,致敬那再也无法挽回的旧世蓝调。

    同样的,有避难所科技这样的大毒瘤,当年也是有一心想着为人类造福的高尚科学家的。就算在最疯狂的时代,人类之中也始终不缺人格发光发热的存在。

    “不用这么紧张我的心态想法啦,我只是稍微有些感慨而已,才没那么无聊,动辄就去思考人类这个‘整体’。”妮伊笑了笑,向ump45摆了摆手。

    “没事不要瞎寻思,寻思容易出极端——特别是在这片荒诞的大地上,你要逐渐习惯废土人类的‘神经质’,它就像是一个欠缺管教的坏脾气熊孩子,什么奇怪的发展都能给你整出来。”

    就比如眼前这个“背刺”避难所科技的118号避难所,贪了避难所科技的钱给自己打造末世享乐的会所,不说别的,单单这个胆大包天的脑洞,就值得让人致敬。而比118号避难所更加离奇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放在和平的世界线中,每到年底都有一大堆“开心果”竞争年度沙雕新闻奖项,更别说这个世界的人类好似解除了拘束器,奔放随性的很。在这里,只有因为想象力的限制而“想不到”,几乎不存在什么“做不到”。

    享受了差不多两百年享乐人生的大富豪们,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唱着歌、画着画、开开心心地吃着火锅(这个没有),就突然被一群活尸给截了!

    Ump45潜入到监管者的房间后,直接取过了控制权限,将避难所的几处关键的密闭门全数打开。那些混了两百年日子的“上流人士”,虽然在经过了改造后,脑控机器人的身体怎么说也能提供不俗的战斗力,但面对一群毫无章法,就嗷嗷嗷朝着自己扑过来,还力气大过器械臂的“幼女”,拖着笨重的机器人身躯的诸位有钱人,只能束手待毙。

    虽然脑控机器人一身铁皮,又硬又平,在这些小活尸的本能感官中,和她们主人的朋友比也不遑多让,实在没法让她们产生啃咬的冲动,但脑控机器人相较于其他的铁疙瘩,那隔着一层玻璃罩子的大脑,就像是限定卡池里概率up的SSR,落在小活尸们的眼里,那可是无比诱人。

    在活尸本能的驱使下,一双双带着婴儿肥的小手,直接就往被她们控制住的机器人的“头部”扒拉。而脑控机器人保护要害的那层玻璃罩,也不算什么黑科技,它防不住一根棒球棍的敲打,自然也拿小活尸们的握力完全没辙——别看她们个子小,力量已经接近于超级变种人的等级了……只听到一道玻璃碎裂的清脆响声,那个刚才还在惨叫的电子音,也因此戛然而止。

    “嘎喔~”

    以尸体的形式被赋予了如生者一般自由活动的能力,这些小活尸自然而然地开始追求起了个体的意识与智慧。没人指引、教导她们,小活尸们也不懂应该以何种方式变聪明,所以身体的本能,让她们下意识地去寻找与“智慧”密切相关的食物。

    一坨从容器中摔出,在地面上裂成数块的大脑,毫无疑问吸引了在场小活尸们的全部注意力。不需要任何人去提醒,距离大脑组织最近的小活尸,已经拾起了一小怪“新鲜”的脑组织,直接吞咽了下去。而有一个人带头,剩下的小活尸也不再犹豫,一拥而上,将剩余的大脑组织全部吞食。

    “滚开!滚开啊,怪物!”

    “嘎?”

    目睹同伴被杀害,大脑也遭到这群披着人皮的怪物分而食之,还幸存着的脑控机器人,绝望而无助地想要逃离,但在刚才,它底盘的履带已经被破坏了,现在那里都去不了。

    而小活尸们在吞下了一小块大脑组织后,眼神中的神采已经较之最初要清澈了一些。她们自发的意识到了身体和心智的变化,于是发出了更加迫切的命令——吞噬更多的【大脑】。

    按理说,这些活尸是被妮伊复活的,她们是会无条件服从妮伊的要求和命令的,所以这些小活尸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攻击人类。只是,撬开一个人类的头壳,将鲜血淋漓的脑浆掏出来吸食,与打开一个“玻璃罐头”的画面感肯定是截然不同——到底是妮伊忽视,亦或者是她有意放纵,总之小活尸们打碎“玻璃罐头”取出【保存】在其中的新鲜大脑食用的举动,并没有受到任何约束和抵制。

    马克斯维尔在一旁可谓是看的心惊肉跳。

    他可以确定,当时自己带着这群小怪物在废弃地下空洞中前行时,对方绝对没有向自己展露出这么直白而贪婪的“食欲”。

    “马克斯维尔!你为什么只是看着?你真的背叛我们了吗!?”

    见到这位原警长“泰然自若”地站在怪物们的中间,还存活着的脑控机器人们虽然不清楚到底在地下空洞里发生了什么,但能肯定的是,马克斯维尔肯定是和这些可怕残忍的怪物是一伙的!

    “嘎!”

    一只小活尸向刚才发声的脑控机器人嚎了一嗓子,顿时让后者吓得屁也不敢放一个,当小活尸缓步走到了这名脑控机器人的身边,踮起脚尖在它的“脑袋”的玻璃罩上嗅了一下的时候,它都做好了被杀的准备了,却不料对方闻了几下,竟然松开了手,并未拆掉脑控机器人的“头壳”,径直选择了离开。

    “诶……我……我被放过了……”

    马克斯维尔也发现了这点,他立刻环视了四周,除了最一开始被杀的“倒霉鬼”,也只有另外一个脑控机器人被小活尸们当场分食了大脑,其余地脑控机器人并没有被吃。

    “难道这些怪物要把我们当做家畜一样圈养!?”

    “不,我大概明白这些小家伙‘捕食’的标准是怎么来的了。”

    尽管听起来毫无根据,但马克斯维尔发现被杀的两个脑控机器人,正是当初有策划谋害施工人员的嫌疑人,他认为小活尸们是专门冲着她们生前的“仇人”而去的!

    连着“吃”了两个仇人的脑子,这些小活尸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明,那原先肉眼可见的傻气,也在一点点消退——吃人的脑子就能增长智力实在是太魔幻了,因此马克斯维尔认为,小活尸们气质改变的原因,可能是从仇敌的大脑中摄取到了自己死亡前的相关记忆。

    马克斯维尔说不出原理也不可能给出,但他觉得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如果小活尸们是无差别地杀人进食,那么即使马克斯维尔怜悯她们生前的遭遇,也绝对不会认同这种残酷的捕食行为;但现在,已经确认她们是有着明确的复仇对象的,并不会牵连到无关的人士……想到要灭自己口的也正是这一波人,马克斯维尔心中的抵触情绪瞬间被清空。

    “跟我来,我知道几个可能躲藏着人的秘密区域。”

    马克斯维尔无疑是对这个避难所的结构最清楚的人之一。

    避难所空间不算大,而且脑控机器人的身体也没法小声潜行,那些参与了谋杀的家伙,是没机会偷偷逃出避难所的,只有可能藏在一些偏僻而少为人知的角落里。本着一不做二不休的想法,马克斯维尔毫无心理负担地做起了带路党。

    ……

    ……

    半小时过后,最后一个参与到当年的屠杀事件中的罪魁祸首,被复仇者吞噬了大脑,这一桩陈年旧案,也就以一种荒诞离奇的方式自行完结了。当所有仇敌尽数伏诛后,这些小活尸也停下了先前那副躁动的表现,平静地蹲在一边。

    ——完成了复仇后,这些小活尸勉强摆脱了最初的浑浑噩噩的野兽状态,重新取回了人类的意识,但现在表现地这么平静,并不是她们进入了贤者模式……而是因为在清醒的瞬间,复仇成功的狂喜还没来得及酝酿,就被自己身体的现状给吓懵逼了。

    现在正在集体自闭呢。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刚才都做了什么?我又为什么会是一个幼女的样子?”

    每个人都有着太多太多的问题想问,但是动一下脑子,半小时前生吞大脑的记忆就自发浮上了心头——很多人就连烹饪好的猪脑花都避之不及,更别说生吃大脑了……还是人类的!

    “食肉寝皮”说到底是用来形容仇恨之深的,真有几个复仇者是抱着把仇人的血肉吃光的想法去的?现在这些小活尸回忆起生脑滑入自己咽喉、通过食道、进入胃中的感觉,就差当场吐出来了。

    ——很好,看起来取回了人类的心智后,她们本能地排斥起了丧尸的习性。

    见此情形,ump45也是很满意——这证明了妮伊的能力,的确不是单纯停留在肉体层面,而是……

    “咦?你怎么了?”

    一回头,ump45发现妮伊和那些小活尸一样,不声不响地蹲到了墙角,自闭程度比小活尸们更甚。

    “别管我……”

    “你怎么突然陷入了自我厌弃的状态?”ump45也很奇怪,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妮伊突然就受到了刺激,不过,当ump45无意中投到了那一排自闭活尸身上后,她顿时心中了然。

    ——应该是那些小活尸吞食大脑的感受,一股脑全反馈到了妮伊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