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一百零④章 竖子不足与谋
    “避难所的大门被关上了!果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陨星”的出现无疑是让艾伦·李吓了一跳,亲眼目睹了这等景象,自然是会让人下意识脑补陨石砸在自己天灵盖上的画面,然而当他发现避难所的大门已经被关闭,又开始后悔因为“陨星”而减缓脚步的举动——他认为,避难所之所以关闭,定然是有人赶在他被“无关之事”分走注意力的时候,捷足先登了。

    “到底是什么人!?难道说会是核子教会那边……不对,他们过来的路程要远得多,除非在一切开始前就已经埋伏好了人手,不然绝对快不过我们——进入避难所的另有其人!”

    排除掉匕港镇与核子教会,远港岛上的势力还有一个……不,现在是两个了。阿卡迪亚的合成人,以及南部港区的义勇兵,在艾伦·李看来都有很大的嫌疑。

    “呵呵,看来天然的地理优势,并没有给你带来实质上的胜利嘛。”

    听到来者声音,艾伦·李带领的民兵小队立即抬起了枪口,随时准备开火,而当那些穿着极具宗教特色的核子教会战士自墙后现身,双方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更为凝重——这些日子来,流血冲突不断,彼此之间都打出了真火,在仇恨的连锁驱使下,如今见面就下死手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了。之所以艾伦带来的民兵没有第一时间开枪,也不过是因为忌惮己方的领导者的安危罢了……要是艾伦·李不在现场,只怕十秒钟不到的时间里,已经倒下去三分之一的人了。

    “……这种时候胆敢在我们面前现身,你是做好了以身殉教的准备了吗,泰克图斯?”

    表面上艾伦·李冷酷桀骜,但实际上他内心已然慌如老狗——虽然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至少泰克图斯是实打实用阴谋算计将前任老大搞下台的狠人,而艾伦·李不仅当不了好人,做个反派的格调也是非常勉强……他有着不少把柄被泰克图斯拿捏着,本身在匕港镇的根基地位又远不如泰克图斯那么稳,这要是给抖出点黑料搞不准就直接血崩。

    毕竟,当一群刁民发现解决不了强大的敌人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选择先寻找一个内部的好欺负的替罪羊撒气……艾伦自己就是一个天生的刁民,他对于这个群体的思想那是非常了解的,顺着自己一贯的想法推演下去,不难得出自己会被吊死在迷雾冷凝器上的结局。

    “火气真大呢,可我今天来,并非是想要和匕港镇进行‘最终摊牌’的。”

    泰克图斯率先向身后的教会战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将武器放下,不要进一步刺激对面那群宛如惊弓之鸟的匕港镇民。

    “但你们一定会选择摧毁避难所下的秘密,光凭这一点,我们之间就存在着永远不可能调和的矛盾——你现在装作和善的面貌,无非是想要联合我们先干掉那个讨厌的外来势力罢了。”

    “难道你就不想将那伙自称‘义勇兵’的家伙踢下海吗?”

    “至少我认为义勇兵不会将避难所中的科技摧毁!只有你们!将核辐射当做赐福加以推崇的你们,才会觉得消除辐射的战前遗产会亵渎你们的神明!”

    换做平时,艾伦·李还会好好考虑泰克图斯的提议,但现在当着民兵们的面,他必须维持住自己的人设——站在为匕港镇利益着想的角度上,艾伦·李知道,就消除核辐射的神秘科技这一事上,他永远和不可能与核子教会达成共识。

    “那么,你得到了那传闻中的神秘科技了吗?”

    泰克图斯很是鄙夷地瞥了一眼那封闭着的避难所大门,说道:“这分明就是一个陷阱,引你我双方在此死磕的陷阱罢了——我看那所谓的黑科技,也不过是一个丢出来引你上当的诱饵,也只有你们这样拒绝接受原子之神的祝福,惧辐射如蛇蝎的家伙,才会屁颠屁颠的上当吧?”

    “别被这家伙蛊惑了!”艾伦·李对身后有些躁动的人群大声喊道,“盖革计数器会骗人吗?不会的!我们已经证实了,在这里的核辐射的确在不断消减,是的的确确存在着抹消辐射的力量的!这些核子教会的家伙,无非是想要将我们骗开,自己进入避难所毁坏那宝贵的战前遗产!”

    众人一听,也觉得艾伦所言十分合理。既然盖革计数器已经用实实在在的数据证明了此地的不寻常,那么纠结于核子教会一方的逻辑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泰克图斯真的认为避难所就是一个骗局,不存在消除辐射的装置,那么从一开始他就没必要来!

    很明显,这个狡猾的核子教会的新任大祭司,是想要骗走自己,兵不血刃地夺取那涉及到无数人未来的“希望”。

    “……你们真就这么执迷不悟?”

    泰克图斯也是头疼。

    虽然核子教会的情报能力不算强,但是泰克图斯作为一名狡猾阴险的传销头子,他对于时局的理解与把握,是有自己的独到理解的,和艾伦·李这样的俗人大不一样,或许是因为在原子之神的庇护下,核辐射“拓宽”了他的视野,泰克图斯尽管没有多少有用的证据,还是从零零散散的各个情报中,预感到了那种针对着自己的恶意。

    避难所这事给他带去了极为强烈的不安,而泰克图斯也对自己的直觉深信不疑,他从一开始就确定避难所是一个陷阱。然而,终究是因为情报太少,泰克图斯无法把握那所谓的“净化辐射”的神秘装置是否存在。虽然他们核子教会自己用不上,但这种违背他们教义的“堕落”存在,也是玩玩不能拱手让给匕港镇的。

    匕港镇再怎么排外,也不可能比核子教会更加严格,只要能够解决掉辐射迷雾这个外部条件,以人类的繁殖能力,以匕港镇为首的岛民势力必然会引来一次新生人口的爆发潮。此消彼长,等过个二十年三十年,人口上的差异,足以将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以最直白明显的方式表达出来。

    泰克图斯赌不起这样的可能性。

    “如果你是想要劝说我暂且放下双方之间的仇恨,合力对抗义勇兵势力的话,我建议你直接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艾伦·李想要摆脱现在这样尴尬的地位,更进一步,成为匕港镇无人能够撼动的人物。他也有自知之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完成传说中的“船长之舞”来彰显无双的武勇,那么现在的这个机会,他绝对不会放弃——要是能为匕港镇找到一个战胜迷雾的利器,他就能获得绝对的权威,从此再无人能挑战他的地位!

    届时,即使泰克图斯将他的黑料全爆出来,也无济于事了。艾伦·李眼见面前放着一个能从此不受制于人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任何试图阻止、哪怕是暂缓他的行动的人,都是他艾伦·李不同戴天的仇人!

    “传令回去!调集炸药,我要把这扇顽固的破门掀开!”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泰克图斯见到艾伦·李完全不搭理自己的提议,甚至打算动用最蠢的方法暴力破门,险些就破口大骂起来——别的暂且不提,哪怕真的要强行突破避难所大门,也不该采用炸药起爆的方式啊!稍微动动脑子就该知道,这些战前设施是以在核爆中生存下来为第一要求的,防御力是绝对过硬的,用炸药炸?这得消耗到猴年马月。

    更重要的是,这个避难所的位置在崖边酒店下方,起爆失误了说不定门没有撬开一条缝,反而把上方的楼层全都震塌了。泰克图斯知道艾伦·李还不至于如此失智,他猜测艾伦·李这么做的理由,无非就是对那存在与否都打问号的“辐射净化装置”抱有强烈急迫的贪婪——他认为已经有人先行一步进入到避难所内部锁上了大门,所以才会如此着急。

    用更加简单的说辞去形容……就是这个人,陷入了魔怔。

    【辐射净化装置】承载了艾伦·李近乎全部的希望……当然,他对于岛民们的未来和希望没多少关心的,他专注的只是自己【前途】的希望。

    以往泰克图斯一直觉得艾伦·李是只贪婪又无能的山羊,但现在的艾伦·李,却仿佛是一条饿疯了的野狼,任何打扰他“进食”的人都要被咬一口……那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偏执和欲望,让泰克图斯这样的野心家都很是不安。

    听起来或许有些滑稽,但作为人们心目中【邪教】的实质掌权者,泰克图斯认为艾伦·李要比他疯狂多了——赌红了眼,将全部身家押到生死局上的赌徒,就是这幅模样的。

    【这个家伙……与他合作没有任何希望可言!】

    泰克图斯本来是想要和艾伦·李达成共识,暂缓争斗的,因为这个陷阱的出现,摆明了有一方势力迫切地想要匕港镇和核子教会斗个两败俱伤——这不符合阿卡迪亚的利益,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背后搞事的正是义勇兵。然而正当泰克图斯试图拆招的时候,却发现有个贪心的蠢蛋已经中招了,还是没救的那种。

    在确认了艾伦·李不堪与谋后,泰克图斯大脑中立即跳出了下一个备选的方案——既然眼下的情况看来已经很难达成合作,共同抵抗义勇兵了,那么退而求其次,彻底放弃匕港镇这摊扶不上墙的烂泥吧。

    单靠核子教会的力量,泰克图斯也明白,很难和一个拥有处于联邦大本营的兵力支援的正规军对抗,现在联合匕港镇的计划看起来也没什么希望,那么不如放弃对抗的想法,先行一步去投靠义勇兵。

    反抗不了魔王,也当不成国王,那么选择投到魔王麾下,等以后论功行赏时尽可能多分蛋糕,也不失为一个稳妥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