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一百零⑨章 正义的事业
    “我不止一次想过——假如我们人类的科学技术进步的速度,能稍稍‘放慢’那么一点,让人类的思想提升少许,赶上科技前进的脚步,那么当初的灾难是否就能避免?”

    阿卡迪亚大门外,尼克有些无奈地提起了一个沉闷的话题。

    “你对我把阿卡迪亚拖入泥坑中的行为不满吗?”

    “说实话,虽然我对迪玛的很多行为并不认同,但是阿卡迪亚这里的氛围我还是很喜欢的……与世隔绝,低调,无害,正是我理想中的生活方式。”

    “那你相信这样的生存方式,能推及到废土的其他角落吗?或者说的更加具体一些——那些心怀野心和梦想的人,会选择这种甘于平庸的人生?”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说……非‘他们’不可吗?”

    “我给过迪玛他们选择的机会了。”ump45耸了耸肩,说道,“只要他们愿意离开远港岛这个是非之地,我总不能把人强行扣下给我做苦工吧?可尼克你也应该明白,再怎么好脾气的人,有时候也会有不肯退让的执念的……一个和谐友爱的栖身之所,对于这些没有能力独立生活的合成人而言,其重要性或许比你预想的还要高出几分。”

    远港岛的生活环境绝对算不上友善,但是对于这些合成人来说,在这里他们不用处心积虑隐藏自己,时刻担心被发现真实身份而被杀死;也不必苦恼人际关系,因为身边的人都是与自己同病相怜,彼此之间的交流交往不存在虚假和伪装——在阿卡迪亚,他们能坦然地放下【合成人】这个身份导致的诸多烦恼和顾忌。虽然生活依然比较艰苦,可至少没了那些负担,很“轻松”……这就是在别处可望不可及的幸福了。

    “有把握在其他更大更强的势力来到远港岛的时候,保护好这些合成人的安全吗?”

    “这我当然是早有考量了啊~”

    Ump45暗道英克雷和学院要是来到远港岛,就能切身体会到何谓泥潭何谓粪坑,最好是兄弟会也一起来,不过现在兄弟会在首都废土自身难保,ump45也就不强求了。

    “……别人都还没来,你就已经挖好了坑,准备让人跳了?”

    尼克忍不住叹了声气,心中对那些惨遭ump45“惦记”的冤大头深表同情——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在提起那几个组织的时候四号不见惶恐,反而隐隐有着兴奋期待的意思,分明就是准备趁机从它们身上薅羊毛嘛!想想也是,认识ump45这么久,尼克还真没见过这家伙吃亏过。

    “准确的讲,就算它们不来,我也要挖坑让它们跳……毕竟现在岛上出现镒矿是谁也料不到的。说到底,只是适逢其会,好事都碰一起了。”

    镒矿这个“鱼饵”可不是ump45自己放的,所以不能算是她主动坑害英克雷与学院,是它们自己把脸凑过来的!

    尼克现在只觉得自己先前忧心阿卡迪亚处境的想法,实在是有些多余。台风固然可怕,但是台风的正中心台风眼处,却是风平浪静的——眼下阿卡迪亚如果能够抓紧时间,提前占据镒矿研究的制高点,那么以后面对诸如学院英克雷之类的庞然大物,也能占据主动权……而最大的风险,ump45也在着手消除。

    Ump45的行事风格虽然很多时候和迪玛一样,阴险的很,却很难引起尼克的反感。尼克仔细想了想,可能是这家伙特别喜欢薅那些黑恶势力的“羊毛”吧?不管怎么说,看着那些平日里坏事做绝还没人能治的大反派,不断吃瘪吃亏,肯定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神清气爽的好事。

    “倒是你那边……迪玛最近的情绪,还算稳定吧?这个岛上要说有谁比较让我不放心,那肯定就是你这位兄弟了,倒不是说他不可信,只是……你懂我的意思,迪玛他的性格稍稍有点别扭……”

    “他在潜意识中想要‘证明’自己作为一个【人类】的价值,因此之前才会陷入魔怔一般,为了阿卡迪亚的存续无所不用其极……最近这段时间,已经好多了吧。”

    关系缓和了少许后,尼克终究还是选择了去和迪玛交谈,尽可能深入了解这位性格怪癖的“兄弟”的性情。依照尼克获取到的信息,他大致已经能把握迪玛的想法与心态了——说到底,迪玛本人其实并没有他自己认为的那么冷血,一个能在逃命的时候不忘记昏迷中的兄弟的人,绝不可能是天性凉薄冷酷。

    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幅德行,一方面当初失忆的尼克对迪玛的“回应”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后来迪玛主动杜绝了一切接受他人的回馈和交流,单方面地输出自己的善意……哪怕是在阿卡迪亚内部,都有一些人对迪玛的做法感到不安,更不要说匕港镇与核子教会的人了。做好事不求回报值得推崇,但做好事却连让对方说声谢谢的机会都不给,只能反过来降低别人的安全感,人毕竟是非常多疑的生物,会本能地对超出自己认知和逻辑的事物,产生防备的情绪。

    相比之下这倒是个小问题,因为尼克来到了阿卡迪亚,主动对当初的“误会”做出了和解,这个“心结”基本已经不构成障碍了。麻烦的地方,在于迪玛在学院的时候的所见所闻——迪玛告诉了尼克,在【尼克·瓦伦坦】这个高尚的警探的人格植入之前,他还曾经被植入过多个人格记忆……或许,同样的一个皮囊,现在的大侦探尼克·瓦伦坦,已经是迪玛了解最少的那个人了。

    尼克试着代入到迪玛的位置,想象了一下那种景象,也是感到不寒而栗——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人格,便是建立在一个虚构的记忆上的,【尼克·瓦伦坦】的人格记忆能让他现在活得无比真实,那么当初实验中被植入的人格,同样也是能真实反馈到合成人躯体上的。尼克幻想着眼前的ump45被一个指令恢复成出厂设置,然后半小时不到的功夫,“她”就变成了一位性格温和娴熟的人妻,披着同样的皮囊,内在却已经截然不同……这就像是那些小说中所描绘的邪恶的魔法,能轻易毁灭并且替代一个无辜者的灵魂,而迪玛,则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亲眼看着那些学院的科学家,如何肆意玩弄“灵魂”。

    迪玛不是人类,他是个合成人,这也就意味着,他十分清楚,自己也是通过相似的方式而造就的“灵魂”。因此,迪玛潜意识中极度缺乏对自我的认同,这使得他表现出了病态的奉献精神——只有这么做,让更多与他怀有相似命运的同路人获得拯救和幸福,迪玛才能感到少许的心安。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惜采取卑劣的手段,又因为惧怕负罪感对自己心灵的折磨而选择了当鸵鸟,把相关记忆封存……要说学院的“积极”影响也不是没有,它成功地让迪玛认识到了,在相关技术的支持下,人的记忆和灵魂,是能随意揉圆搓扁的泥巴。

    “我想,如果我没有来到这里,说不定迪玛会在这条畸形的路上越陷越深。”尼克不无后怕地说道,“从他对自己的记忆进行操作的那一刻起,他对于很多事情也就失去了敬畏之心。他告诉我,在我来之前,他经常在思考,哪怕是一个真实的人类,如果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他,自己不是人类而是合成人,当他自己也承认了这种妄想后,还能心安理得地生活在人类的世界中吗?每一个人对世界的认知都是建立在自己的经历之中,但能清楚认识到亲身经历与被植入记忆之间区别的,恐怕也只有我们这样非正常的存在,普通人类是无法理解也无法证明这两者之间的界限,一旦这个界限被模糊的话……”

    “这简单,把这种妄想症患者的脑子取出来放在脑控机器人里,然后当着他的面解剖了原本的身体,让他亲眼看看里面有没有合成人元件,保证药到病除。”

    原作中的中野霞就有这种毛病,坦白说,如果当真让ump45遇到这种糟心事,她才不会费心费力地帮这种小笨蛋解开心结到处跑腿呢——是小日子过得太舒心还是嫌弃东海岸的眼光不够明媚?有爹有妈有房有车吃穿不愁的日子放着不要,特地跑去远港岛吃核子迷雾?

    Ump45一直都挺好奇,这么一个小姑娘,是怎么一个人跑到阿卡迪亚的……别看游戏里坐船眼睛一闭就过去了,说“自动导航”真就全自动无人驾驶,但实际情况肯定没这么科幻啊!而且上岛之后,鬼知道没有朗费罗这样的专业人士保驾护航,霞又是怎么一个人摸到山上的?

    她只是有一个叫做【霞】的名字,不代表就真是雾幻天神流的传人啊!

    “动不动就给人开瓢,你这像是正派人士的做法吗?”

    “放着人不当,老想着自己是合成人的那也不是正常人嘛~再说了,我把他们的脑子取出来,让他们认清现实后,重新做个合成人身躯把他们的脑子装进去,这不也挺好?圆他们的梦想不说,还能询问一下每个人的审美和癖好,量身打造肉体,即使曾经是有社交恐惧症的肥仔,也能摇身一变成为酒吧的头牌歌女——双倍的快乐,爽到哦~……说起这个,我突然想到——尼克呀,因为是仓促研发的合成人技术,你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了,不考虑换一个吗?”

    “……你如果前面不提歌女的事,我或许好会考虑一下——但现在?免了,等我哪天真的变得破破烂烂的再说吧,我暂时对【尼克·瓦伦坦】的身份没什么排斥,不想当‘妮可’。”

    “啧。”

    “你这一身‘啧’……我说,你已经不满足于把恶趣味置于敌人身上了,开始对身边的朋友下手了吗?”

    “怎么说呢……我自认对也不算什么苛刻的人,对‘恶人’的定义标准还是比较宽松的,一般有回头机会的我都不会吝啬——反过来说,那些被我认定为敌人的,多半也是没救的。对于那些妨碍废土文明复兴的渣滓,我只对他们的死状感兴趣,因为他们只有成为死人的时候,才会显得没那么可恶。所以客观来讲,你看到的我对于敌人的‘恶趣味’,是不可能复制到你这样的友人身上的——因为我会不留情面的当真把人‘往死里整’,直到整成尸体。”

    Ump45在本质上,其实多少还是带有【玩家】这样局外人的视角的,所以很多时候她的诸多表现看上去会有些脱线而荒诞,又因为【玩家】身份自带的地精属性,ump45干什么都想着薅羊……或者说,利益最大化,以至于很多人会下意识地将她视为底线模糊的“商人”。

    可实际上,她才是最无法无天的带恶人。

    Ump45自己也清楚,如今的自己,其实早已经和那个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的阿宅,算不上同一个人了——她十分确定,换成是那个时期的“自己”,是绝不可能坦然开枪取人性命的,不是因为对恶者抱有怜悯,而是压根不具备越过和平界限的觉悟。

    之所以一直以来,ump45都保持着很克制的态度,不是她这个“战术人形”天性良善,而是她有一个不同于废土绝大多数人类的观念——她对这个荒凉的世界,并不悲观。正因如此,她无论是看待事物的观点,还是组织行动的态度,都拥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积极性……ump45打心眼里享受着改造废土的快乐。她对于这个世界都保持着非常宽容的态度,也就不难理解,ump45对于各色废土人的包容心了……前提是,不能妨害到她的“乐趣”。

    “我是第一次见到能把自己的‘任性’,解释的这么冠冕堂皇的人。”尼克只感觉自己一肚子的槽吐不出来,全卡在了喉咙里,“最可悲的是,我不但反驳不了,还本能地产生了向往的念头。”

    “所以说啦,干大事,固然要考虑到个人的奋斗,但更要看到历史的发展——废土文明要复兴,是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类共同的心愿。哪怕两百年来看起来一直在原地踏步,但本质依旧是螺旋上升,西海岸NCR的成立就证明了,秩序取代混乱,是不可抵挡的时代大潮。我个人的任性与胡来,掩盖不住我所行之事所代表的时代‘趋势’,对我有好感那就说明你是个向往文明秩序的进步人士,这是好事~”

    “我懂,我懂,和我唠嗑了这么多——说吧,有什么顺应‘时代趋势’和‘历史发展’的坏事,需要我帮忙了啊?”

    “什么叫坏事?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