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一百一十章 恶客临门
    第一百一十章

    尼克很上道,但是ump45还是得维护好尼克那伟光正的形象的——废土人嘛,处于无政府状态下的人们,总是会习惯性地对那些带有独行客属性的风云人物抱有好感的。所以,出了远港岛这个偏僻的岛屿,ump45是不会让【尼克·瓦伦坦】这个名字,与义勇兵组织产生过多的交集的……一个声名远扬的废土侦探,只有始终保持着中立的立场,才能让人信服。

    因此某些“黑活”,ump45不会交给尼克去做。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虽然ump45很喜欢搞点阴险的小手段,但她十分清楚,真正能够决定胜负的,始终得看基础建设——坑人这种事情毕竟是得看“缘分”的,挖好了坑就得耐得下性子去“等”,说到底这只是一项辅助手段,主次要分清。

    伴随着镒矿的出现,远港岛的战略地位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ump45对岛屿的战略安排已经无法适应新的环境。最初ump45的设想,是将远港岛打造成一个悬在联邦环境之外的海运中转站,充分发挥其海运的优势,同时建立起一套严格的训练机制,确保能够随时调出足够的兵力,支援联邦的战争需要。

    在这个海军技术基本已经断代的时代,东海岸一带最强大的战力可能就是波士顿东边海里潜水了两百年的赵船长了,想要封锁海域基本是不可能的。但为什么航运始终发展不起来,只能维持在小规模的状态,归根结底还是资源不够。战前时代石油资源极度稀缺,放到战后废土居民也没能力去开采那些为数不多的油田,而核能……在文明被毁灭之前,核能小型化走在最前沿的灯塔国,也只是将核能应用在了汽车等小型民用设施上,核动力的货轮游艇或许也只是差了临门一脚,但就和量子可乐一样,有些事拖延了几天,就再也没有面世的机会了。

    Ump45并不想要去捣鼓出核能的中小型船只。

    海洋的核辐射污染问题,始终是个不好深究的谜题,谁也不知道核辐射对大洋深处的生物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只是从泥沼蟹一家的生态来判断,就可以知道不容乐观。这也是为什么诸如英克雷这样的军事组织,陆军有新型动力甲,空中力量有飞鸟,偏偏海军完全就成了空气……赵船长的核潜艇,这么多年来也只是在浅海藏匿。

    生活在陆地上的废土人缺乏相关的概念,但ump45大胆猜想,可能这个世界的深海,已经是一个很不适合人类去探索的危险领域了。更让人不安的是,作为这个世界的“主题”,【核辐射】可以说是几乎所有怪事的导火索,让满载核能的核动力舰船航行在大洋上,如果这世界真有类似于哥斯拉这样追逐核能的怪物,那不是把自己当靶子吗?

    毕竟,核动力舰船只是具备了持久可靠的动力,不代表它有着核弹级的战斗力。

    但镒矿的出现,改变了这种尴尬的局面。

    镒矿的存在,使得核能一家独大的现象得到了缓冲的余地——对于那些因为辐射而得到了恐怖的变异增幅的怪物而言,这种全新的天外能源,可谓是前所未见的挑战者。面对镒矿,已经被核辐射变异“强化”到基因极限的生物,原本的优势被极大削减,它们的肉体和基因要针对这种能源展开新的进化,无论如何都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而人类没有这方面的限制,因为人类并不是通过肉体来适应和利用镒矿的。

    以前是大家没的选,这颗星球上抛开那些效率较低的传统能源,就只有核能一个选择。但核能对于人类可以说是一种非常不友好的能源,它对于人体的杀伤性过大,而且难以控制,现在出现了另一种选择,ump45相信学院和英克雷再怎么脑抽,也会做出正确的判断的。

    Ump45不会幻想着“独吞”镒矿,不仅是眼下的义勇兵没有能力做到,更重要的是,只有让那些野心家全都有分享新蛋糕的机会,才能确保不会有人因为没有吃到蛋糕而掀桌子。核子世界dlc里掀桌子的只是个匪帮,他们的能力撑死也就只能瘫痪一个发电站,但英克雷和学院……英克雷自不必说,即使是平时看起来费拉不堪的学院,真要发起狠不顾一切掀桌子,联邦起码二十年才能恢复一半元气。

    大家都有点盼头,才会老老实实地坐下来搞研究,即使要搞事也是优先考虑去“窃”对方的成果,而不是成天想着去炸别人的研究室。

    这样做,也能确保多方竞争之下,对镒矿这种新能源的研究进度可以尽可能的快。尽管到最后免不了一场残酷的拼斗,但胜出的那个,能将败者的资源尽数吸收,在最短时间内消化、整合,尽可能完善全新的能源体系,那也是好事。

    这是一份平等的挑战书。

    如果连这样堂堂正正的竞争都没有勇气接受,那么干脆直接退出废土的舞台得了,复兴废土文明不是请客吃饭,是注定要流血的,ump45只能将流血的过程,尽可能赋予积极的意义。

    因此别管ump45到时候偷偷给竞争对手下眼药,至少在镒矿的开采和研究上,她不会耍什么花招。远港岛接下来,必然会划分出给英克雷与学院这两个组织支配的区域,本质上留给核子教会和匕港镇的选择,已经只剩下两种了——要么放弃独霸岛屿的幻想,要么被无情地碾碎。

    ……

    “艾伦被杀了!一定是那些天杀的核子教徒与合成人一起合谋干的好事!我就知道,那个避难所的传言,就是一个阴谋!”

    艾伦的死讯传回了匕港镇后,那些艾伦·李的死忠支持者,顿时如丧考妣,对于这个结果难以接受——说到底,他们之中真的认同那样偏激的理念的人,基本不存在,因为他们真要是个有血性的战士,那还会龟缩在匕港镇里这么些年?都只是想要借着艾伦·李掀起的风浪趁机搞事的投机者罢了。

    真正全心全意支持艾伦·李的,只有他那个同样偏激而狂热的妹妹,也只有这个疯女人,是目前匕港镇里,唯一一个真心为艾伦·李的死讯而痛苦难过的人。

    “或许那帮新来的联邦佬也是帮凶!他们一起暗中撮合,害死了我的兄弟!我们一定要讨回公道,血债血偿啊!”

    ——噗嗤。

    镇上唯一的医生实在受不了这个疯婆娘的言语,直接一针麻醉针让她昏死了过去。

    “不能放这个疯女人害死我们大家了!把她赶紧捆了,然后和下一班开往联邦的渔船一起,直接送到联邦去!把她留在岛上,有益无害,非得把镇上所有人都推到火坑里去!”

    艾伦·李虽然也不怎么样,但是起码还是有基础的审时度势的能力的——就眼下的情形,匕港镇有什么底气去同时面对核子教会、义勇兵和阿卡迪亚三个组织?这不是脑子有病吗?也就当年某位扬言同时一打八的太后敢这么说……后果就是政权直接被打到瘫痪,天命尽失,很快戴青固伦就被铁拳无敌革了命。

    “我们现在得认清一个现实!那就是我们才是岛上最弱势的那个了!要战斗力没有,要凝聚力也不行,人家阿卡迪亚至少有拉拢的价值,我们呢?说句刺耳一点的话,原本我们的优势,在义勇兵出现后已经荡然无存了——以前岛上其他零散的岛民,面对合成人和核子教徒,只能依靠我们,现在有了竞争力强出十倍的义勇兵,谁还会稀罕我们!?老郎费罗早就跟着义勇兵走了,还不能让你们醒悟吗?以前我们看起来声势最大人最多,只是因为,岛上只有这么一个正常的人类当家的势力!”

    可笑一群看不清现实的家伙,还在做着白日梦。

    医生这些天也有所耳闻,那个叫做义勇兵的组织,本身在联邦那边风评就很好,莫说能力大小,至少他们会实实在在地帮困苦的人们,光这一点就远比常年不作为的匕港镇强太多了。更要命的是,在联邦据说实力也不强的义勇兵,一个远港岛分部的战斗力就远远强于匕港镇的全部力量!无论是实力还是热心,都比不过人家,还想着把义勇兵赶出岛屿?

    医生决定了,如果今天镇上的傻帽还是统一不了口径,那他当晚就做渔船离开——这破镇子是真的待不了了!

    “你疯了!你要把我们祖祖辈辈留下的土地,拱手让人吗?我决不答应!”

    “就是!你是不是暗中收了联邦佬的好处,这才想方设法撺掇我们去投靠?然后你就可以当大功臣,享受荣华富贵啦?”

    “艾伦一死你就急吼吼跳出来,我看他的死太蹊跷,说不定就有你在背后做推手!”

    “可是医生他平时一直在救助我们,不会是坏人……”

    “前后表现不一,那肯定他已经被替换成合成人了!打死他看他尸体有没有合成人的零件,就知道清白与否了!”

    ——这群人全都魔怔了!

    医生是个能从人体的各项细微异常中,察觉出病灶的伟大职业——这名在匕港镇给人治了二十多年伤病的医生,观察力是十分细致的,他那些吼得最大声的人,眼里蕴含的情绪中,明显夹杂了很多异常的色彩……要说愤怒,那撑死只有六七分,还是强撑出来的。

    让他们说出这些话的动机,不是愤怒,而是恐惧。

    他们不愿意交出土地和家产,不愿意放弃自定的远港岛主人的身份,不愿意自降尊严……总之,他们恐惧于“屈服”义勇兵的结局,害怕自己一无所有,因而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些完全经不起推敲的蠢话。

    可悲的是,有人带头之后,迎合这种思想的人,越来越多了。而当有人提出“医生已经被替换为合成人所以杀了也没事”的理论后,医生发现,很多最初沉默的镇民,也十分积极地加入了讨论……虽然他们没有明着支持处死医生,但这种场合下,不反对,就等同于支持了。

    “杀了他!把他吊死在路灯上!”

    “是他出卖了艾伦!杀了他祭奠艾伦!”

    医生看着“群情激愤”的众人,本能地握住了藏在抽屉里的左轮枪,但是紧握着枪柄的手指,在短暂的挣扎后,最终还是松开了。

    泰迪·莱特,匕港镇上唯一的医生,这双手这辈子只救过人,不曾伤害过任何人的性命。面临眼下这种绝境,【杀出重围】的想法只在脑中出现了一瞬,便被他苦笑着否决掉了——他不是朗费罗那样强大老练的猎手,面对这种状况是没有任何活着逃出匕港镇的可能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弄脏了自己的手呢?如果他杀了人,固然能享受短暂的一命换一命的快感,但也等于坐实了自己恶人的“事实”。

    之前至少还是有人愿意相信他的,只是面对占据压倒性优势的人群,这样微弱的抗议声,翻不起任何浪花……泰迪知道,自己被杀后,这些人肯定能明白,匕港镇已经彻底没救了,及早离开才是正理。如若如此,那他的结局也不算毫无意义。

    “不说话了吧?终于认罪了啊你这个合成人!那就去死吧!”

    见到泰迪放弃了抵抗,几个之前吼得最响,也最急于杀死泰迪的镇民,忙不迭地端起枪口,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数声枪声同时响起。

    紧接着,是数声异口同声的惊愕呼声,半途直接变成了惨叫声,同时伴随着的还有身躯倒地的闷响。

    匕港镇港口广场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除了那几个倒在地上的身躯发出的刺耳惨叫声。

    就在刚才,他们的枪口并没有瞄向泰迪医生,而是彼此对准了“同伴”。从他们那声不敢置信的惊愕声中,不难猜出,他们自己也完全没料到这样怪异的结果。

    “嗯,你们真的一个都没有犹豫啊~”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屋顶上传下。

    “我只是略微改动了一下你们瞄准的位置,要是你们之中有谁做做样子,哪怕犹豫个一秒钟,就会有一个人幸免于难……没想到,全军覆没!真是情理之中的结果。”

    头戴圆环,身上只穿了一件病号服,整个人透露出一股扭曲怪异的反常感的怪人,丝毫不掩饰自己愉快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