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震撼学院一整年
    第一百一十八章

    “消息已经证实了——实验体【洛伦佐】被确认死亡。”

    又一次因为经费问题而热闹地好似钻石城集市的学院会议室,在尚恩说出了这个消息后,面红耳赤的众人齐齐停止了争论。这群学院的高层领导尽管白目,但大脑总不至于连一个极具突然性的讯息也处理不了,而当他们意识到这句话里包含的意思后,一些“日常”的经费分配问题就再也没了吸引力了。

    “这怎么可能!那个怪物解除了限制后,就算是三个追猎者也很难将其捕获!他的力量,别说是孱弱的废土人了,就算是死亡爪也难以威胁到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就死了?”

    “那么珍贵的实验体死了,今后我们的研究素材……”

    高层领导们对于洛伦佐的死讯表示了强烈的哀悼与不舍——论感情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只是这样一个具备唯一性的珍贵实验体,没了,也就意味着从此以后与其相关的一系列研究课题都被腰斩,而且产自实验体的珍惜素材也就此绝版……这对于一群科技死宅而言,简直就仿佛在高潮瞬间被踢爆蛋蛋那样刺激而痛苦。

    震惊过后,整个会议室迅速进入了哀鸿遍野的模式。

    “那个……我们能问一下吗……关于产自实验体的血清……”

    “提取的血清还保留了不少,只是……”尚恩顿了一下,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了少许,“因为这种血清已经不会再有产出了,所以借助血清来达到‘永生’已经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梦。是将它们保存起来继续进行研究,亦或者是分发给有限的人群进行延命,这你们自己投票决定吧。”

    尚恩知道此前有不少人在做着美好地白日梦——洛伦佐身上提取出的血清,已经在尚恩的身上证实了其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治疗效果,眼热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尚恩选择注射血清,是为了消除自己身体的不治之症,以更好的状态去继续挑战未完成的梦想,他本人并不在乎“延长寿命”……而有很多人,追求更为长寿人生的动机,却不是要继续奋斗,而是为了享乐。

    现在洛伦佐不仅离奇地从严格的管控中逃了出去,还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废土上,连一丝挽回的机会都不给。

    “到底是怎么被杀的?那个怪物……个体智能极高,表现出的超能力也相当强大,我不认为它会被一群废土人轻易杀死。而且——有尸体吗?如果还能找到完整……或者说部分的尸体,至少还能保留一定的研究价值。”

    “尸体?有,当然有。”

    一小块散发着怪异的紫色磷光的矿石,被装在密闭的容器中,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什么意思?实验体的尸体……就是这种矿石?”

    “看起来就像是某种拿来伪装宝石的拙劣合成物……”

    “这就是我们找到的实验体尸体的‘残骸’——这里只有一小块,剩余回收来的部分已经被严密封存起来了。莫要小瞧这块紫色的结晶矿石,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们,已经有几个对未知事物没有任何敬畏之心的蠢货,因为鲁莽的行为而死了……这种矿石之中蕴藏着堪比核能的未知能源,无论是效率还是危险度,都是如此。”

    “就这?”

    虽然会议室里待着的这些高层,很多人已经长期没有接触过一线的研究课题了,沉迷于权势和享乐,让他们的才能大大地退步,但尚恩将【核能】拉出来当靶子做对比,这对于他们而言,可谓是非常浅显易懂的比对对象了。

    “恕我直言,尽管您用上了专门盛放高放射性危险物质的容器,但从旁边的监控数值上,我完全看不出任何的不凡之处,倒不如说,这只是一块有点卖相的工艺品而已吧?”

    “嗯,用过时的经验去主观推测未知的新事物,那几个蠢货也是这么想的。”

    屏幕上切换出了几块巨大的深紫色结晶体,依稀能从起形状上看出些许的人形——这些正是因为鲁莽和无知,直接接触了【镒矿】的学院科学家的结局。

    “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导致了这种可怕后果的原因,尚且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唯一能确认的,便是这种矿石具有能将接触到的生物组织直接结晶化的可怕杀伤力……而令人不解的地方便在于,只要没有直接接触到,哪怕是隔着几张纸,都不会受到影响。”

    “您的意思是……这就像是霉菌一样,会扩散和传染吗?”

    “这不是重点——实际上,相较于这种矿石内部具备的能量,它所具有地危险性反而不值一提了。众所周知,核能具备强烈的放射性,辐射量一旦超过生物承受极限,就会危及生命,但我们之中有谁会因为放射性的危害就主动放弃核能?不可能,因为它能提供无与伦比的能量,如果没有核反应堆的巨大电能供给,我们的先辈也不可能在地下建立起这样一个世外桃源。”

    “能量?有多么强大?”

    一听到这种紫色矿石能够产生巨大的能量,瞬间所有人全都不困了,先前因为试验台洛伦佐的死亡而产生的苦闷气氛,也一扫而空——虽然洛伦佐的研究价值也是无法替代的,但说真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对洛伦佐的热情那能叫重视吗?那就是馋他的血清!

    人总归是很现实的生物。

    困扰学院发展最大的一个问题,不在地表之上,不在那个曾经就差一步便可缔成的联邦临时政府,就在这学院之中——电,不够用。

    当初核弹落下的时候,学院的先辈们在地下白手起家开辟家园的时候,地下建筑的规模远不及现在,那时候一台核反应堆的功率还是绰绰有余的。可是随着学院逐渐发展,在地下开拓出的空间也越来越大,其中自然不乏各种需要耗费电力的研究与生产设施,用电负荷与日俱增,但也算在反应堆的承受范围内——一直到分子传送技术被捣鼓出来。

    为了保持学院的神秘性,派遣往地表的合成人全都是以传送技术送出去的,这部分的电力分配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削减。这么一大刀劈下去,剩下来的电力自然就显得不够分了……尽管很多部门项目并非必须,严格来说完全可以压缩精简一下,但人嘛,遇到这类事情的时候,总会想着“既然有人要做出取舍和牺牲,为什么就一定得是自己”的想法——大家都不想成为那个被砍电力和预算的冤大头。

    现在尚恩说找到了一个可能替代核能,甚至潜力还要大过副作用一茬的核能的全新能源,要说大家不兴奋那肯定是假的。

    “这是一种与核能截然不同的神秘能源。”在尚恩的示意下,完全看不出任何死了老爹的痛苦的大孝子杰克·凯伯,上前说道,“或许大家都不太喜欢我接下来的形容,但我必须要说——用以往我们熟悉的物理法则去理解这种神秘矿石,事倍功半,徒废心力罢了。”

    “什么意思?”

    “这种矿石【释放能量】的方式,完全不同于我们熟悉的煤炭、石油、放射性物质,或者说,它一点都不‘物理’。”

    “你这话说的,不物理,难道就魔法了?”

    “正是如此!”杰克·凯伯一脸狂热地说道,“就和你们先前极为惋惜的那个‘实验体’一样!这种矿石是一种会对人的‘精神力量’起反应的物质!我甚至觉得,这种矿石本身就是一种精神力量的物质化的呈现!”

    “你在说什么疯话?”

    对于杰克·凯伯的这番言论,在场诸多科学家几近本能地开始反驳呵斥,但随即就被杰克一句话给呛了回去。

    “有意见,就解释一下‘实验体’心灵控制能力的原理啊!”

    杰克·凯伯表示自己研究老爹的年数都早就是三位数了,长期的接触,让他早已将那些难以用物理科学解释的事物视为平常了。这个世界上未知的神秘事物太多了,固执地用两百多年前传承下来的那一派科学理念去解释所有事物,并不见得就有多么高明。所以,他在发现用通常方法去研究紫色矿石并不顺利后,立刻改变了思路,转而换上了研究自己老爹的那一套。

    结果非常明显——或者说“太明显”了。

    那些用在洛伦佐上效果甚微的手段,在紫色矿石上获得了极为剧烈的反应。如果不是杰克·凯伯谨慎,以研究洛伦佐同等规格的防控措施严阵以待,紫色矿石能量爆发的瞬间,他就得去和老父亲“团聚”了。

    惊惧过后,便是震惊了。

    瞬间的爆发,不稀奇——核能的应用方向就有一点就炸的核弹,但真正能排上用场的还是核子反应堆这样能源源不绝提供能量的产物,前者能做到的只有杀人和毁灭。紫色矿石在短暂的能量爆发后,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破坏性,而是极为稳定地向外“流淌”出能量……是的,不是像光和热那样“辐射”出去,而是如同水流一般缓缓流出。

    当时,杰克差点没当场昏过去。

    最初看到那几个倒霉鬼变成结晶体的时候,杰克·凯伯还以为这是一种暴烈难驯的能源,结果却发现它在没有特别的干扰下,几乎温顺的像只小绵羊。

    等到杰克·凯伯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在狂热的状态中,消耗了不少“材料”了——所以学院追猎者们好不容易收集到的洛伦佐的遗体,就这么在他亲爱的儿子的试验中,永远地缺失了那么“一点点”。当然,结果也是很喜人的,直接就惊动了学院的“大头目”尚恩……因为后者在日常检查学院电力供应的时候,惊愕地发现一贯维持在红黄线之间的数据,竟然飙升到了绿线以上。

    这么形容吧,每天都要为电力分配吵破头的学院领导们,这次完全可以把囤积几个月的研究课题拿出来同时开拨,学院电力也不会瘫痪。

    尚恩自己都蒙圈了,要知道这么些年来,别看他作为学院的老大,实际上每天都得精打细算过日子,做个当家人可不容易了,忽然天上掉下来一笔“巨款”,没当场把他砸晕已经是他心性坚韧。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又是在何处发现的?”

    “这是从实验体洛伦佐死亡的岛屿上发现的——当我们的追猎者赶到的时候,实验体洛伦佐的遗骸已经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变成了这种矿石的模样。在那座岛上,还有不少暴露在地表上的矿石晶簇……至于这种神秘矿石的成因,我们也不甚清楚。但在那里,已经有组织在开采这种矿石了。我之所以会想到使用与研究实验体洛伦佐相似的方式去‘刺激’矿石,也是在接收了来自追猎者的现场情报。”

    根据追猎者们的描述,那座名为远港的小岛上,有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组织,不仅在开采,似乎已经找到了一些利用此种矿石的方法。

    “追猎者们说,他们在远港岛上见到了疑似以此种矿石为‘燃料’的能源反应堆。虽然我知道在座各位都对学院的科学实力非常有自信,但在这种神秘矿石的领域内,我们所擅长的知识好像并没什么用武之地——我认为应该尽快去与岛上的组织进行接触……以友好的形式。”

    杰克·凯伯虽然也算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死宅,好歹比起学院的这帮人,与废土人打交道的经验要高出很多。他很清楚,要是让这帮人来管事,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强取豪夺,其他时候“任性”一些倒也无所谓,反正学院家大业大经得起折腾,但这种时候,再采取这种方针就妥妥地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我知道大家都喜欢独吞蛋糕,但切莫忘记了一点——一个未知的神秘事物的诞生,往往会牵连出一大堆此前未见的东西。在不清楚状况的时候冒进贪功的下场……那几个不可燃的结晶垃圾还摆在那边呢~”